欢迎访问华夏田氏网,传承田氏文化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田氏论坛  【田氏家谱共享数据库】
    站点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栏目 - 田氏名人 - 现代名人
     
    田启元(西藏军区原副司令员)与塞西支队
    作者:田氏网   访问量:6027    添加时间:2016-7-23 23:31:00
     
        在安塞县的党史里,有一支英雄的游击队伍叫塞西支队,还有一位老革命,他与这支队伍血肉相连,他叫田启元。田启元年幼时就参加革命,南征北战,多次负伤,为陕北革命的发展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田启元,曾任西藏军区副司令员,成都军区副总参谋长。1921年12月出生于安塞县沿河湾镇,13岁时参加陕北红军,东征西战,英勇杀敌,在安塞县的干部群众中广为传颂。曾在著名的劳山战役中负伤,抗战后跟随一一五师转战冀、察、豫,参加过百团大战;1944年因负伤复员,回家参加了地方游击队,与来犯胡匪展开了不懈的斗争,创造了许许多多可歌可泣的英雄故事。
     
          汤洛初见田启元
          安塞县退休干部郭明才收集了当年的随军记者汤洛对田启元记载:初次见到田启元时,有点出乎意料,原以为田启元是一名威风凛凛的老军人,然而站在他面前的是位高大英俊,且只有26岁的青年。
          汤洛在新闻稿件中这样陈述:1947年秋末,在有名的小砭沟战斗后,在延安附近无人区的一个小村庄,他初次见到了游击队长田启元,第一感觉是这位年轻的指挥员有着可爱且直爽的性格!田启元看过他的记者证后,笑着说:“欢迎!我们欢迎报社的记者帮助我们写通讯,好!很好!”汤洛拿出写好的稿件让田启元审阅,他详细地阅读后指出:缴获的枪支数不对,没有那么多。汤洛向他说明了数据的来源后,他说估计是算错了,接着又重新计算了一会,最后确定了数字。他说:“咱们要老老实实,有多少写多少。”
          据安塞县历史资料记载,保护秋收胜利后的一天下午,队伍都在杜寨休息。蔚蓝的天空漂浮着一团团绵绵的白云,队员们个个神采奕奕, 享受着胜利后的喜悦和幸福,丰收的景象和胜利的喜悦勾勒出一幅美妙的水墨图。在一块平坦的田地上,一些年轻的队员正在玩“送信”游戏。缴获的枪械就放在不远处,田启元饶有兴趣地向随行记者一一介绍那些机枪的名字和来历,他指着三挺机枪并端起其中一挺,枪口对着天空,拉着枪栓对记者说:“神岭山战斗打得,美得太,一气打它个千儿八百发,从不发生故障。”说罢又端起一挺说:“这是小砭沟刚得的,是战防炮。”介绍完机枪,他又指着摆放在地上的枪支,带着胜利的口气说:“你看美国造的有多少!”据汤洛记录,缴获的枪支有美国造的、捷克式、法国式、中正式、双环马步枪等。参观完后,他半开玩笑地说:“别的游击队怕比咱们的还多?”记者说:“不,在我走过的游击队中,你们的美国造比较多,我看再过一个时期,你们会全部美械化了吧!”田启元说:“我们心里这样谋算着哩,走着看!”
     
          田启元的指挥艺术
          据安塞县的干部群众回忆,田启元虽然领导的只是一支农民武装游击队,这支队伍却创造了许多惊人的战绩,常常令当时驻守延安城的国民党守敌心跳肉颤。敌二十旅某团团长齐天然,当他的军事排哨在小砭沟受到歼灭性的打击后,带着极度的愤恨说:我姓齐的消灭不了“烂袄队”,团长就不干了。但他每次带着匪军出来抢粮、抢草,总是抬着两三具尸首或伤兵灰溜溜地回去了。为什么田启元的队伍能不断取胜?许多过去在田启元部队当过兵的人都认为,田队长指挥的好,“龙带龙,虎带虎,英雄带的英雄兵!”无疑,许多胜利与田启元卓越的指挥艺术是分不开的。
          “坚决、果断、大胆、沉着、勇猛、迅速、机动、灵活”这十六字方针,田启元每次布置战斗任务时,都要反复强调,这也是他军事指挥的特点。
          还有一个特点,就是无论哪次战斗,他们都以三人组成战斗联手,这成了惯例。一次夜晚的战斗,联手的组织有手榴弹组、步枪组,两组相互配合。平时战斗,运动与隐蔽都是联手在一起,你便可以看见三个人一线一线地散兵群,散布在阵地上。
          他还惯于夜间作战,田启元最喜欢漆黑夜晚作战,有一个月六次战斗,有五次是夜间进行的。田启元常说:“黑夜打仗,敌人是瞎子,咱们是主动。”
          这支队伍在兵器使用上,最大的特点是善于用手榴弹,如果谁要向队员要一、二排子弹,他会毫不犹豫地给你,你若要一颗手榴弹,他们都会说:我们全靠这铁锤吃东西。的确,他们用这“铁锤”换来了许多胜利。小砭沟战斗,用手榴弹106颗,阎店子战斗,一个堡垒打进去了73颗手榴弹。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神岭山战役
          1947年7月15,田启元将安塞茶坊乡公所赶到沿河湾,早饭后,敌人出发了一个精锐排,全部轻装,追击田启元的一中队,田启元边打边退,诱敌深入神岭山。这时孙立生的二中队赶来增援,孙立生问咋办?田启元获悉敌人仅一个排,自己两个中队,占绝对优势,坚定的说:“坚决消灭!”占据有利地形,与敌对抗片刻后,立即进行反冲锋,将敌人一个排全部歼灭。
          据汤洛所留资料记载,田启元常说:“敌人没啥可怕的,咱们游击队是活的,吃得了美美吃他一口,吃不了他就走。”曾有一次,田启元的部队准备攻打沿河湾,据侦察员的情报,沿河湾有敌正规军一个连,住在山顶的工事里。保警队一百多人,住在街上,岗哨设在街头。田启元知道胡匪有两个弱点,到晚上最恐慌,任游击队如何打,也不敢离开工事,同时,保警队与正规军之间,互不相助。分析清楚敌人的弱点后,田启元便决定晚上分三路打进沿河湾。战斗进行了四五十分钟后,敌人越来越多?找了个老乡一问,才知道在天黑时敌增兵一个营。敌情变化了,他便命令队员马上撤退,这一战杀敌四十多名。
     
          小北泉打汽车
          胡匪大“清剿”时,田启元在胡匪内脏动脉上打了一次杰出的战斗——小北泉打汽车。那天,田启元身着胡匪的黄军衣,戴着他常在风雪地戴的一副黄色眼镜,嘴里叼支香烟,坐在延安至高桥的公路旁,揭开了盖的手榴弹被埋在身旁的土内,数着从眼前开过去的汽车,突然,中间一辆车上的一个胡匪大声问田启元:“看见副旅长过去没?”他佯装着回答:我没见。数到三十多辆时,后边的一辆突然停下了,车上站起一个人,用望远镜左右张望(此时田启元的的队伍正埋伏在山头上)。而后汽车又向前开进了,田启元觉得这辆车与别的车不一样,猜想里边一定有重要的战略物资!当汽车开近时,田启元猛地将手榴弹扔上车,车上的敌人哇哇直叫:是自己人,自己人!“老子认得你是自己人”田启元骂着。敌人像一群惊弓之鸟,到处乱窜。这次缴获了敌一师师长罗列的信件、电报密码,一个月的口令,过端午节的礼物等。这次胜利,是他沉着、机智灵活的结果。
          有一天,大家正在吃午饭,侦察员回来报告:“川口没有敌人,每日天明,阎店子的敌人只派出一个哨在川口墩儿峁上。”得到这个情报,田启元决定要在第二天早上捉哨兵。找来分队长,命令:“今晚派两个班出发,赶天亮埋伏在川口墩儿峁上敌人的工事里,等哨兵明早来,少了捉活的,多了用手榴弹,如果太多,就悄悄退出来。记下了没有”?分队长答:“记下了”。田启元常说:“我这人说干就干,怕的是三顾虑两犹豫,结果敌情有变,甚也弄不成。”
     
          生活上关心队员
          在与队员的交谈中,每当提起田队长,队员们都会敬爱有加,他们常说:“我们的田队长是个好队长,打仗能行,对大伙也好!”他们为有这样一位优秀的指挥员而骄傲无比,常常上下联系,生活在团结和睦的气氛中。
          据汤洛记述,他刚到田启元游击队的那晚,与田启元同住一条土炕上。半夜时分,田启元拿着手电筒走了,起初汤洛还以为队长是查哨或小便去了。很久以后他才回来说:“有些队员连被子都蹬开了,队员是太累了!”。他还经常嘱咐分队长们,让他们晚上多关心战士,如查看被子盖好没有?翻开了就给盖上?
          队伍一到宿营地,便总能听到田启元喊:“伙房多烧些开水,让队员们喝开水,洗脚洗脸。”他还经常问队员们:饭够不够吃?饭做得热不热?如有队员回答饭不够,他马上找管理员了解清楚。如队员负伤生病了,田启元关怀与爱护更是无微不至。队员们偷偷地告诉当时的记者:“后边伤病号的生活,比我们的生活强的多!”
          田启元经常说:“照顾伤病员是应该的,他们为人民带了彩、生了病,咱们医疗条件不好,生活上照顾好些,让他们心里欢喜、满意。”每隔一个时期田启元总要派人或亲自到后方慰问伤病员。在他们的战场纪律中有一条:“绝对不扔掉一个伤号和阵亡队员的尸体。”
          如果有干部、队员做出损害工作的事情,就会受到严厉的批评。在打阎店子时,一个中队长因私请假,外出未归,田启元严厉的提出:今晚这个战斗他赶不上参加,明天非批评不可。“最后这位中队长按时赶来了,在其他队员还未到达目的地时便赶上了部队。
     
          训练农民武装
          田启元的游击队,和其他的游击队一样,是一群脱离农村生活不到一年的青年农民。当他的游击队第一次在敌人面前出现时,八个人中只有他一个人会使枪。一年来不断地战斗,不时地整训中,一群农民已经发展成为一支不可战胜的人民武装。部队一休息下来,便发布当天的课目,或瞄准、或演习。
          刚开始,队伍的班长、分队长大部分都是朝气蓬勃的20岁左右的青年,这些人在战争初期还有很多不会用枪。如分队长刘志祥、杨占贵,在一年来的战斗中,他们在田启元的领导下,已成为一个班和一个分队的合格指挥者。李秀英在战争初期还是个普通队员,后因屡建奇功而升为中队长。还有些老不进步的“老牛筋”,他则毫不留情地让他们从领导岗位上退下来。有关这个问题,田启元认为,对年轻有办法的要大胆提拔,对那些落后的“老牛筋”、缩前退后影响战斗的,就让做个队员。新提拔的经验少,平时勤训练,多实战,进步很快。
          有一次分区司令来了命令,调司号员去学习,统一号谱。司号员像要离别自己的家一样伤心。田启元劝慰道:“不要怕,解放军到处都一样。”他还让管理员为其多带些伙食费,还发给一些零花钱。并嘱咐道:“到那里好好学习,有啥困难,写信来。”这个司号员是刚解放了两个多月的解放兵。在他的游击队里,有好几个解放兵,这些人最初都有一段苦闷的日子,经过生活上的关照与教育改造,都变成优秀的队员了,有的甚至立过功,升为干部了。如三月楼坪战斗中解放兵荆某,是个青年孩子,刚被解放后,整天闷闷不乐,在一次行军中得了点小病,便号啕大哭,以为部队会将他扔掉。田启元便让他骑骡子,派班长伺候,过小河时,荆某掉进河里了,鞋袜全湿了,班长拿出自己的新鞋袜给换上。不到半个月,这个解放兵也就说说唱唱的快乐起来。
          田启元不仅熟悉军事知识,而且非常重视政治。凡是从后方到他部队来的同志,他总会邀请他们给队员们做时事报告。在每次战斗动员会上,他最后一句宣誓性的话是:“努力为人民立功!”他特注重群众纪律,梁家沟战斗时,有个别队员侵犯了群众利益,田启元即刻命令:“交还群众物品,并向群众道歉。”同时他还斥责道:“你们刚背上枪就忘了老百姓!”
          随着战争的发展,田启元领导的游击队一天天的壮大起来。田启元信心百倍地说:“我有决心,把我们这个部队在战斗上、政治上,再提高一步!”。
     
    相关评论  
    暂无评论

    登陆评论!


    上一条信息: 田二鸿--陕甘宁边区劳动英雄模范       

    下一条信息: 田蔚--广东省广播事业管理局原局长、党组书记




    图片新闻
    空政中心演员 田玲
    空政中心演员 田玲
    田水承:西安科技大学教授、博士、博士生导师
    田水承:西安科技大
    田水 田丰(田毓锟)
    田水 田丰(田毓锟
    田起山:西河大鼓田派创始人、书法教育家
    田起山:西河大鼓田
    田启元(西藏军区原副司令员)与塞西支队
    田启元(西藏军区原
    田宏耀:山东省书法家协会会员
    田宏耀:山东省书法
    热门信息
    ·  田文科:原荣成市成山镇西霞口村党支
    ·  田氏近现代名人录
    ·  田刚:湄潭县县委书记
    ·  田仁明:现在还健在的田姓老红军
    ·  松桃现代田姓名人
    ·  田伏洲 田新利  田莉
    ·  田慧:山东台《综艺满天星,我是大明星
    ·  田爱习: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文化
    ·  田姓将军辑录
    ·  田理阳:武当玄武派第十五代传人兼掌




    Copyright @ 2019-2020 华夏田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田氏谱务垂询:13616327059 家运   点此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投稿邮箱:13206324978@163.com   田氏家族微信群
     田氏网备案号:鲁ICP备15019233号
    田氏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