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华夏田氏网,传承田氏文化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田氏家谱共享数据库】
    站点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栏目 - 田氏名人 - 古代名人
     
    齐王田横
    作者:田氏网   访问量:1896    添加时间:2020-12-29 15:11:20
     

    齐王田横


    田横(?-前202年),秦时狄县(今山东高青东南)人。本为齐国贵族,秦末起兵,是当时著名起义将领。后称齐王。汉时因不愿向刘邦称臣而自杀,其刚烈为历代人们所熟悉和赞颂。

    田横兄弟三人,老大田儋,老二田荣,都是豪侠耿介之士,深得众人敬重。秦末,诸侯都反秦自立,加上陈胜、项梁起义,天下动荡。田儋于是以齐国贵族后裔的名义,自立为齐王,起兵反秦。田横也随之从军。田儋战死后,田荣立田儋之子田为王,自立为相,田横为将。项羽称西楚霸王后,大封诸侯。由于当初楚军与秦将章邯作战时,田荣未出兵助楚,因而项羽划齐地为三块,均有王封,独将田荣排除在外。田荣不服,遂联络赵将陈余反楚,因田市向项羽妥协,田荣一怒之下,杀田市取而代之,率兵尽并三齐之地。项羽闻讯大怒,出师伐齐.田荣败死。田横于是出来收集余部继续抗击楚军,得数万兵马,反击项羽于城阳(今山东莒县)。秦二世三年(前207年)四月,因刘邦攻彭城(今江苏徐州),项羽撤军回援,田横复得收齐城邑.立田荣子田广为齐王,自任相国,独揽国政,事无巨细,都由他来决断。历时三年,齐国渐渐趋于安定、强盛。这是田横政绩最佳的一段时间。

    这时,楚汉战争已愈演愈烈。田横最初主要与楚抗争,对汉,仅以华无伤、田解的军队驻守历下(今属济南)防御。汉王刘邦想劝降齐国,便派郦食其前往游说,齐国君臣为其所动。但防务撤掉不久,不意汉将韩信却率大军突袭历下,旋即攻入临淄,直逼齐国都城。田广、田横以为被郦食其出卖,拍案大怒,下令烹死郦食其。齐军不敌汉军,战败后,田广逃到高密,田横败走博阳,大将军田既跑往胶东。不久,田广联合楚军龙且部20万人马攻汉,在潍水一带战败,被韩信、曹参所杀。田横闻齐王死,自立为齐王,迎击汉将灌婴,兵败后便逃往梁地,投奔汉将、建成侯彭越。那时,彭越因刘邦分封不均而态度暧昧,试图在楚汉之间暗地保持中立,对田横又素无恶意,于是便收留了他。不久,韩信平定了齐国,也自立为齐王,至此,田横那个“齐王”,事实上已兵国皆无,只剩下了一个名分。

    汉高祖四年(前202年),刘邦战胜项羽,统一了国家,彭越也被封为梁王。田橫不肯称臣于汉,率众500余人逃亡海上,避居岛中(今青岛即墨市田横岛)。刘邦得知后,觉得田横兄弟在齐国经营多年,齐国人都依附于他们,如今田横逃匿海岛,早晚是个隐患,不如让他仍回齐国安定民众。于是特赦田横无罪,派人召他回来。田横以曾烹郦食其,而其弟郦商现为汉将,恐遭报复为由,坚辞不从。刘邦便特诏郦商:“齐王田横就要回来了,谁若是动他和他的人马,就诛谁的九族!”一面又诏告知田横:若回来,大者为王小者侯;若不回,即刻发兵诛灭。田横无奈,只得带随从二人前往。走到嵩山北麓离洛阳30里的尸乡驿(现赫田寨一带)时,田横借口见天子要沐浴洁身,支走汉使,对随从说,他原与汉王一样称孤道寡,现在汉王成了新天子,他却四处逃亡,若再以臣相称,则更为奇耻大辱。况且他先前烹郦商之兄,如今又与其并肩共事刘邦,能无愧于心吗?刘邦召见,不过想结识他,可将头送去,言罢自尽。刘邦闻讯,大为惊奇和感动,赞叹道:“嗟乎,有以也夫!起自布衣,兄弟三人更王,岂不贤乎哉!”见到田横头颅时,感慨田横能得士,再三称贤。于是命田横的两名随从为统领千人的都尉,以王者礼厚葬田横于尸乡。唐张守节《史记正义》注说:“齐田横墓在偃师西十五里。”田横刚葬好,他的两位随从,当即就在墓旁自杀了。消息传到海岛,岛上500壮士也都集体自杀殉义。这种壮烈的行为震动了当时和后世的人们。那个海岛,因此而被命名为“田横岛”。

    司马迁在田横的传记中赞叹道:“田横之高节,宾客慕义而从横死,岂非至贤!余因而列焉。”对田横的“守义不辱”,蔡邕在《述行赋》中称赞:“壮田横之奉首兮,义二士之侠坟。”唐代大文学家韩愈,在他前往洛阳的途中,专程到田横墓前“取酒以祭”,并写了著名的《祭田横墓文》。文中写道:“田横的事迹已经很久远了,但仍然使人感动;如果不是他的那种精神为现实中所少有,怎么能使我如此感动呢。从古以来的人那么多,但只有田横您的精神至今仍闪耀光芒!"现代著名画家徐悲鸿曾画有一幅田横的画像。[来源(历代名人与嵩山)]


    田横墓,位于河南省洛阳市东约25公里偃师县城西赫田寨(古称尸乡)村南公路北侧。墓冢早已湮没,存墓碑和赞碑各1通,均为清代刻立。墓碑高1.66米,宽0.54米,厚0.16米。碑阳“齐田横之墓"5字。上款为“嵠嵠庚戌(乾隆五十五年)舂秋邑令汤毓倬勒石”.碑下端刻写:“按《史记》,田横与其客二人乘传诣洛阳,至尸乡,遂自刭。高帝为之流涕,发卒两千人,以王者礼葬田横。既葬,二客开冢旁孔皆自刭,下从之。唐韩昌黎有吊文”。左侧竖立的赞碑,高1.34米,宽0.67米,厚0.21米。赞碑上刻“谒齐王田横墓古歌一首”共184字.道光八年(1828年)西蜀宋之睿撰。诗后刻有小字跋语。


    田横五百义士墓,在即墨市洼里乡东部海面3.5公里处,一面积为1.4平方公里的东西狭长岛屿----田横岛。此岛因汉初齐王田横率部在此栖居而得名。岛西西峰的最高处,石砌着一座周长30余米的圆形大墓,这便是负载着田横岛传奇故事的“田横五百义士墓”。《史记》载:汉刘邦称帝后,齐王田横率五百徒属退,居海岛。公元前202年,刘邦谴使臣召田横赴洛阳,同时宣谕:田横来,大可封王,小亦封侯;倘违诏不至,将发兵加诛。为了岛上五百人的性命,田横毅然带着两名门客奔赴洛阳。田横路上想:同时起兵为王,今天却要跪在刘邦面前称臣,真是奇耻大辱!所以,行至偃师,自刎而死。留居岛上的五百士闻此噩耗,慷慨悲唱《薤露歌》后全部自杀。当地士民感其义举,于西峰最高处修筑了五百义士合葬墓,俗称“田横顶”,此岛也因此取名田横岛。田横碑亭立于基冢偏北侧,始建于1982年,亭正中为田横史碑,碑文详述了田横自刎及500义士慕义死节的史实。墓冢南侧为17米高的花岗岩田横雕像及义士群雕,威武庄严,气势非凡。


    附:韩愈《祭田横墓文》

    贞元十一年九月,愈如东京,道出田横墓下,感横义高能得士,因取酒以祭,为文而吊之,其辞:
    事有旷百世而相感者,余不自知其何心;非今世之所稀,孰为使余欷而不可禁?余既博观乎天下,曷有庶几乎夫子之所为?死者不复生,嗟余去此其从谁?当秦氏之败乱,得一士而可王;何五百人之扰扰,而不能脱夫子于剑?抑所宝之非贤,亦天命之有常.昔阙里之多士,孔圣亦云其遑遑。苟余行之不迷,虽颠沛其何伤?自古死者非一,夫子至今有耿光。陈辞而荐酒,魂仿佛而来享。


    谒齐王田横墓古歌

    齐王古墓高,??尸乡地。

    适墓读残碑,叹息当年事;

    与其谒洛阳,不如东海藏;

    称孤已南面,岂屑封侯王?

    此身远归汉,同于虏亡窜;

    忍辱以求降,吾头宁自断!

    吁,嗟乎!

    歹骨已灭陈诛,韩彭菹醢充疱厨;

    威加四海更猜忌,遗孽那肯留根株?

    我羡齐王是人杰,愤不见汉死尤烈;

    拔剑自刎五百人,一时俱化苌弘血。

    海角之血流作河,中波二客不蹈海;

    慷慨尤足多长陵,不闻有殉葬视此。

    魂魄当如何手荐,芳荪歌《薤露》,一语聊慰英魂怒。

    六国苗裔同灭亡,至今荡然无一墓。

    清道光八年(1828年)戊子季秋上浣。西蜀宋之睿敬撰

    田横挽歌(晋干宝)

    挽歌者,丧家之乐,执绋者相和之声也。挽歌辞有《薤露》、《蒿里》二章,汉田横门人作。横自杀,门人伤之,悲歌。言人如薤上露,易稀灭;亦谓人死精魂归于蒿里。故有二章。


    薤露(乐府诗集载)

    薤上露,何易晞!

    露唏明朝更复落,人死一去何时归!


    蒿里

    蒿里谁家地?聚敛魂魄无贤愚。

    鬼伯一何相催促!

    人命不得少踟蹰。


    后人有诗云

    战败兄亡弟顺承,收残聚散又兴兵。

    宣忠自可立田广,泄愤焉能烹郦生。

    汉帝宽宏捐大罪,齐王愧疚陨长星。

    忽闻五百贤宾客,赴死同传义士名。


    田横墓(唐/胡曾)

    古墓崔巍约路岐,歌传薤露到今时。

    也知不去朝黄屋,只为曾烹郦食其。


    咏田横(唐/许浑)

    三千客里宁无义,五百人中必有恩。

    却赖汉庭多烈士,至今犹自伏蒲轮。


    哭田布(唐/李涉)

    魏师临阵却抽营,谁管豺狼作信兵。

    纵使将军能伏剑,何人岛上哭田横。


    喷玉泉冥会(唐/李玖)

    佳人暗泣填宫泪,厩马连嘶换主声。

    六合茫茫皆汉土,此身无处哭田横。


    蒙求(唐/李瀚

    伏波标柱,博望寻河。李陵初诗,田横感歌。


    奔亡道中/李白)

    苏武天山上,田横海岛边。万重关塞断,何日是归年。


    赠云阳裴明府(唐/韦庄)

    南北三年一解携,海为深谷岸为蹊。

    已闻陈胜心降汉,谁为田横国号齐。


    咏田横(唐/李白)

    海上五百人,同日死田横。

    当时不好贤,岂传千古名。


    哀诗田横(唐/杜甫)

    永系五湖舟,悲甚田横客。

    千秋汾晋间,事与云水白


    田横墓偃师西(宋/司马迁)

    昔时南面并称孤,今日还为绛灌徒。

    忍死只能添屈辱,偷生不足爱须臾。

    一朝从殉倾群客,千古生风激懦夫。

    直使强颜臣汉帝,韩彭未必免同诛。


    《闻见后录》论田横(宋/费衮)

    邵公济博著《闻见后录》云:“田横居万里海外,高祖必欲其来,不则发兵诛之。四皓近在商山,以高祖之暴而不能致。盖四皓振世之豪,与高祖同,高祖已帝,则可隐矣,故高祖全之,非不能屈也。大父康节云。”公济之说如此,予窃以为不然。方高帝时,群雄逐鹿,惟田横最得人心,至从海岛者五百人,蹈死不变,其得士可知矣。高帝汲汲欲其来,万里召之,岂真有意于招贤人哉?其意谓同心协力,数百人萃于一国,彼岂终帖帖四者邪?外以礼诱之,终以兵胁之,必使之死而后已,此高帝本心也。若夫四皓,则高帝视之邈然,其于进退,初无益于汉之成败,当时逃秦人,皆此徒耳,汉初无轻重于其间也。其后为太子羽翼,适会高帝势有不可,又叔孙通之徒争之力,故子房倡为“上素高此四人”之语,以遮当世耳目。而邵氏独以道里远近为言,又谓康节之说如此,岂其然邪?


    过田横墓二首(宋/唐庚)

    成则为王败则亡,英雄成败本寻常。

    沧溟无际何妨死,却死东郊未耿光。

    九江梁楚竟诛夷,自古才高必见疑。

    脱使郦生犹未死,将军来此亦何为?


    田橫墓(宋/懒雲)

    荒冢臨歧尚隱然,春風吹緣草芊芊;

    牧兒亂唱黄昏後,猶似悲歌薤露篇。


    田横/陈普)

    宗族几为孔子焚,为秦未几又为尘。

    田横更欲横河岳,不把英雄让与人。


    田横墓(元/陈基)

    门兄帝王齐中,耿与群臣事沛公。

    五百余人同日死,也胜疋马向江东。


    田横客(元/杨维桢)

    黄鸟在楚,良死太苦。黄蛇穿土,良死其所。

    尔良栗栗,百七其人。我良忻忻,五百同身。

    君辱臣死,臣等弗疑。大王小侯,臣等弗知。


    田横墓歌辞(元/王恽)

    至元丙子,夏六月,奉堂移偕节斋陈公以事。东之偃师,过横墓下,慨慕耿光,悲歌而去。歌曰:秦以帝称,鲁连之所耻兮。汉以剑起,布衣之所极兮。横王东海,意不充其觊兮。天命攸归,吾将奚所适兮。死或当理,庶烈士之则兮。


    咏田横二首(元/马臻)

    汉家天子诏遗臣,恰是恩多虑转深。

    忠义自能轻一死,可怜门客尽同心。

    海日荒荒海气凉,一思前事一心伤。

    繇来匪石终难转,不是将军畏郦商。


    田横砦(明/刘嵩)

    田横砦乃在北海之湄蓬莱之阴波涛下漱石齿齿云雨正轶天沈沈,田

    横古强族,北海亦齐地。王侯富贵本自致,豢养于人岂良计。田横不返北海头,假王亦亡云梦游。剩基沙门高屹屹,五百义魂海中泣。丈夫一死百世雄,至今海市神愤切,褰旗跃马行空中。


    田横固歌(明/谢肃)

    田横固在绝岛,上出青天之冥冥,下临沧海之浩浩,迥隔三齐绝两淮,洪涛日夜碎层崖。蛟龙所窟猿狖宅,孰谓英雄堪遁匿。向来秦鹿走中原,挥戈共逐烟尘昏。汉家得之只三杰,五百贤士徒喧喧。便应入海长不返,犹冀王侯斯可哂。慨然决剑气仍豪,何面长安见隆准。隆准功成百战馀,酆侯系狱淮阴诛。子房不托赤松去,一落猜忌宁全躯。腹心爪牙今若此,敌国争衡定何似。始知夫子识先机,万古谁能无一死。香风壁垒树参天,主客游魂俱可怜。虽乏奇勋立当世,且将高义垂千年。


    田横墓(明/谢榛)

    一辞海上敢西行,壮士归心共死生。

    遣恨至今烹醉客,乱山风雨作悲声。


    田横墓下益堪愁(明/柳如是)

    钱塘曾作帝王州,武穆遺坟在此丘。

    游月旌旗伤豹尾,重湖风雨隔头。

    当年宫馆连胡骑,此夜苍茫接戍楼。

    海内如今传战斗,田横墓下益堪愁。


    咏史田横(明/刘基)

    田横不事汉,刎颈送咸阳。

    二客既穿冢,岛中皆自戕。

    虽非中庸道,要亦有耿光。

    英雄久沦没,世俗但炎凉。

    嗟嗟翟廷尉,慷慨令人伤。


    五百人墓(清/袁枚)

    五百英雄骨,相传墓此乡。

    韩彭虽列土,高冢在何方?


    田横岛(清/魏坤)

    蹈海谁能帝汉高,同时一死等鸿毛。

    只怜五百忠魂散,不及鸱夷有怒涛。


    咏史田横(清/丘逢甲)

    有士五百人,岛中犹可国。

    何事奉头来?秋风洛阳陌。


    道过田横墓(清/高一麟)

    昔年曾得田横传,今吊田横墓上云。

    刎颈甘辞高帝诏,伤心悔弃海邦军。

    扶碑劲草零朝露,哭树寒鸦噪噪曛。

    五百英雄同日死,九泉谁起礼荒坟。


    田横(清/李福)

    平原一败事难成,得士犹传海上名。

    生有英铮摧楚汉,死无辱行见儋荣。

    群雄他日归俎醢,诸项何人殉谷城。.

    千载昌黎凭吊意,墓旁松柏起悲声。


    田横墓(清/张素含)

    浪里登坛气欲吞,棱棱丰骨至今存。

    雄心已失中原鹿,义士空归海外魂。

    十尺丰碑余蔓草,千年荒岛泣鲸鲲。

    西风落日洛阳道,冷雨寒烟锁墓门。


    田横寨咏古(清/赵执信)

    骨换黄金赤骥趋,何烦绝海觅龙刍。

    但令和氏能知玉,谩道齐门总滥竽。

    舍客三千两鸡狗,岛人五百一头颅。

    凭谁寄问重瞳子,死到虞兮更有无。


    田横(清/罗惇衍)

    王头驰奉三十里,客岛骈捐五百身。

    自古英雄能得士,于今推解遂无人。

    东齐地望归兄弟,西汉天颜耻主臣。

    千载昌黎增感慨,墓文一读一伤神。


    田横岛(清/黄遵宪)

    生王头,死士垄,一毛轻等丘山重。

    臣头百里走见王,王自趋前头不动。

    五百人头共一丘,人人视头问赘疣,背面事仇头亦羞。

    横来横来大者王小者侯,臣戴头来王勿忧。

    呜呼死士垄,乃为生王头!


    咏史(清/龚自珍)

    避席畏闻文字狱,著书都为稻粱谋。

    田横五百人安在,难道归来尽列侯?


    田横(陈耀球)

    谒帝何如伏剑芒,士人五百共刚肠。

    陈词慕义悲韩愈,百世昭然有耿光。


    田横墓(王新桢)

    田横岛在大海中,田横踞岛称英雄。

    五百义士联指臂,气吞海水凌海风。

    汉皇手提剑三尺,秦狼项虎驱无迹。

    一纸诏书东海来,田横西驰挟二客。

    传车匆匆行复止,末至洛阳三十里。

    自念身为南面王,北面事人实所耻。

    仰天大呼气弥烈,向风刎颈溅颈血。

    帝命葬以王者礼,二客拜官总不屑。

    不屑偷生甘从死,五百义士皆如此。

    蒿里薤露听挽歌,阴云惨惨北风起。

    我向西走马过,揽辔狂吟感慨多。

    残碑犹题田横墓,汉家陵寝竟如何?


    田横墓(黄宏荃)

    岛上云横失大风,皇孙无愧古重瞳。

    千金难买一心马,九死犹为百足虫。

    诸葛渡江夸壮士,昌黎旷世哭英雄,

    如何六代君臣际,都在诸公齿冷中?


    咏田横展览(茅家琦)

    去三齐不复归,千年谁断是和非。

    大风赤帝成灰烬,海岛孤悬鸟自飞。


    田横自刎


    徐悲鸿木炭画稿田横


    徐悲鸿田横五百士图


    田横岛图


    田维亮于2020/12/25整理辑录

    供稿:田维亮


    相关评论  
    暂无评论

    登陆评论!


    上一条信息: 田绍日诗文20201220       

    下一条信息: 田宝仓诗文20201229




    图片新闻
    清白宰相田从典-“清谨公方”
    清白宰相田从典-“
    一个将军世家的三代传奇--田兴恕、田应诏、田景祥
    一个将军世家的三
    载入清史的阳城田氏仨廉臣
    载入清史的阳城田
    田叔 汉代名士
    田叔 汉代名士
    热门信息
    ·  田姓始祖--田完(敬仲)
    ·  帝王国君:田因齐 田辟疆 田地
    ·  大田县田氏古代名人
    ·  田氏古代人物(贵州名人)
    ·  田氏古代名人辑录(增加中)
    ·  明末兵部尚书田仰
    ·  田兴恕:清代贵州提督兼巡抚
    ·  田顼 田一俊 田琯 田奎
    ·  田何 田承嗣 田九成
    ·  田弘遇:明朝游击将军




    Copyright @ 2019-2020 华夏田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田氏谱务垂询:13676322658 家运   点此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投稿邮箱:13206324978@163.com   田氏家族微信群
     田氏网备案号:鲁ICP备15019233号
    田氏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