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华夏田氏网,传承田氏文化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田氏论坛  【田氏家谱共享数据库】
    站点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栏目 - 田氏名人 - 古代名人
     
    钓鱼城抗蒙英雄田都统田应寅传略
    作者:田氏网   访问量:1540    添加时间:2020-10-5 21:51:33
     

    钓鱼城抗蒙英雄田都统田应寅传略


        田应寅,字东卿,南宋思州(今贵州务川)人,少师思国公田祐恭六世孙。田祐恭生汝端生祖衡生宗翰生庆裕生兴隆,田兴隆生应丙、应寅。兴隆公在世时,田应寅即已接任思州知州兼四川制置司参议等职(据下图《佛鉴禅师语录》,南宋淳祐辛亥(1251年),田兴隆田应寅父子赞助出版,现存日本皇宫)。《黔南田氏宗谱》,田应寅又接任御前忠胜军都统制之职谱载田应寅生于咸淳十年甲戍(1274年)卒于元至治二年壬戍(1322年),享年四十九岁。考于史书可知谱中宋末元初人物生卒晚了一个甲子六十年,概因原始记录仅干支纪年,田应寅或出生于1214年甲戍,卒于1262年壬戍。

        宋蒙战争中,思州田氏与世姻播州杨氏跻身御前诸军的行列,成为了西南地区抗蒙的支柱力量。田应寅与播州杨文、大将吕文德等修建了思州三隘、镇远城、黄平城、播州海龙屯等以防蒙古斡腹之谋,上书朝廷要求加强泸州、叙州(今宜宾)的布防,向宋理宗提出荆、蜀、思播三路直取大理敌窟的奇谋,曾亲率思播军在碉门之外大渡河畔击溃蒙军,又与吕文德突破涪州蒙军浮桥封锁救援合州钓鱼城,多次被宋理宗下诏嘉奖,为士人所称道。   

    蜀中名士阳枋作《送田使君都统离夔赴合州》曰:英雄才略暂临夔,绿依红诧小儿肯向稠人识毛遂甘从走督得神师鱼城人喜景星出象滪猿惊仙仗移七十老翁怕趋走峡江亭上倍临岐” 又作《贺田都统再帅夔》曰:“十乘由夔入钓鱼,饮江无马雁安居。瞿唐催要金城壁,即墨争迎铁裹车。八阵旌旗蛇势整,九关风月虎符虚。白盐万丈齐天石,揭日奇功大字书。”

        


        一、田应寅之父田兴隆沔州抗蒙事迹


        自南宋初年田祐恭起,田氏世袭思州知州、夔州路兵马钤辖使、思珍南平军沿边都巡检使等职。忠胜军本为宋神宗御赐给黔州义军的称号。《皇宋通鉴长编纪事本末》载:“熙宁七年(1074年),四月辛卯,赐泸州军前效用黔州弩手号忠胜义军,人赐钱三千,有功者别议赏。淯井蛮寇边,此军出力死战”。北宋黔州辖思、南、费、溱、播、夷六个黔内州,至南宋初改置为思州、珍州、南平军,以田氏为沿边都巡检使。到田兴隆时,又因抗蒙功绩被任命思州驻扎御前忠胜军都统制,其赞助出版《佛鉴禅师语录》时称节制忠胜军马

        《宋史》载,嘉熙元年(1237年),四月丙午,诏:“沔州诸镇将帅,昨以大元兵压境,皆弃官遁。夔路钤辖、知思州田兴隆,独自大安德胜堡至潼川,逆战数合,虽兵寡不敌,而忠节可尚,特与官一转。”《元史》载:“即从南征,断嘉陵,捣大安。田、杨诸蛮结阵迎敌,(汪)世显以轻骑驰挠之,宋曹将军潜兵相为掎角,世显单骑突之。” 《杨氏家传》曰:“端平中,北兵犯蜀,围青野原,价曰此主忧臣辱时也,其可后乎?乃移檄蜀阃请自效。制置使赵彦讷以闻,诏许之,驰马渡剑帅家世自赡之兵五千戍蜀口。围解,价功居多,诏授雄威军都统制。未几复白锦堡为播州。” 随同田兴隆北上抗蒙的姻亲白锦堡堡主杨价升雄威军都统制、播州知州。杨价之妻田氏墓室曾出土一件银烛台,上刻“乙卯田都统司公用”。



        二、田应寅镇守碉门夔州获理宗嘉奖


        阳枋《通夔守田都统劄子》曰:“某半生碌碌,未得晋谒光仪。毎闻襟量豁达,浩无边际,用不敢赘,时俗长语,上渎融明,首乞崇谅。某前年奉华光先生诲语,闻谈及判府碉门(四川天全)隽功,老仙(蜀帅余玠)抚掌击节称诵再四,坐间诸名公莫不钦服,判府投机应变之妙略不世出,谓边钥得贤如此太平有期,咸欲赓滴博蓬婆之诗为判府贺。比来老仙视师汉沔,乃烦牙纛镇夔(重庆奉节),殆有深意,此地荆襄咽喉,西蜀根柢,知判府必能以守碉门者守夔,则可无后顾,直指汉中。今果坐殊勲。凡我师得志于外者,不可谓非守于内者之力。公论如此,非佞!非佞!

        南宋以来,思播田杨多协同作战。思播一起参加碉门之战三年后,播州杨文派人参加蜀帅余玠组织的北伐汉中之战,田应寅则率军移镇夔州,以解北伐的后顾之忧。夔州路兵马钤辖使,本是思州田氏自田祐恭起历代所兼之职。《杨文神道碑》曰:“淳祐戊申(1248年),制□□□威,步骑三千,由碉门出雪外,遇虏于□(岩)州之马鞍山,皆三战三捷,擒贼酋秃懑于大渡河。捷闻,升职环卫。淳祐辛亥(1251年),制使余君欲捣汉中,选锐卒五千,命总管赵寅领之,□(首)战于罗村,再战于□子头,三战于□(西)县。皆我军贾勇先登,俘获颇众。余帅当时亲书“忠勇赵寅之旗”以旌之。”

    《宋史全文》载,理宗宝祐二年(1254年),秋七月己酉,诏:“思播两州,连年扞御,其守臣田应寅、杨文各官一转,余推恩。”《宋史》略同,但记应寅为应庚,当为形近之误。


        三、宋蒙战争中思播田杨的战略地位


       《宋史》载牟子才奏言:全蜀盛时,官军七八万人,通忠义为十四万。今官军不过五万而已,宜招新军三万,并抚慰田、杨二家,使岁以兵来助。如此,则蜀犹可保否则,不出三年,蜀必亡矣。

    阳枋《上宣谕余樵隐(蜀帅余玠)书》说:“一曰控扼形势…今宜以重兵镇渝(重庆),别选忠勇之将一守合一守泸一守梁山,坚城完壁为渝藩蔽…又宜引思播之甲,布列南岸以为声援……二曰防遏间道…敌人知我沿江守备严固,计必斡腹,若图斡腹必于泸叙(泸州、宜宾)径攻田杨,田杨万一不支则其路可通辰靖等州(湖南怀化),出我之背以闯朝廷之后户,宜力谕思播深警防度、训练甲兵扼控险要。”

        湖南安抚大使兼知潭州兼节制广南李曾伯,上御边五事奏曰:“臣以为叙州(四川宜宾)两江之防,当用桑愈之说,増兵屯驻扼塞要冲。思播田杨之族,当推赤心,置其腹中,相为犄角,以为乌蒙国(云南昭通)之籓篱,使借兵出汉之谋不得逞,则西蜀之南徼屹然如金城之不可

        宋理宗本人对思播也极为重视。《宋史全文》载:“宝佑三年(1255年)十一月甲辰,上谕辅臣:“思、播当严为备”。槐等奏:“已力谕宣、制两司,令结其心,助其力,为表里备御之计”……四年(1256年)五月甲申,槐奏:“蒲择之申罗氏鬼国报思、播州,谓北兵留大理者招养蛮人为向道,此不得不忧”。上曰:“宜令择人多方扶持之,彼不能支,则骎骎及我矣。”《宋史》载:“甲辰,罗氏鬼国遣报思、播言:大元兵屯大理国,取道西南,将大入边。诏以银万两,使思、播结约罗鬼为援。”


        四、田应寅挫败蒙军斡腹思播之谋


        在田应寅推动下,南宋修建了思州三隘、播州海龙屯、思播以南的黄平镇远、泸叙以南的凌霄城等关隘城堡。《宋史全文》载,宝佑四年(1256年)八月丙子,上谕辅臣:三边备御稍密,惟斡腹一事,尚当加意。元凤奏:近田应寅申乞重泸叙(今泸州、宜宾)以为思播之援,已行下制司区处《宋史》曰:“宝佑五年(1257年)二月壬戌,筑思州三隘…宝佑六年(1258年)正月二十四日,下诏枢密院编修官吕逢年到四川兵营,督办关隘、屯栅、粮饷,视察黄平、思州、播州各处险要缓急事宜…夏四月丁酉,诏田应己思州驻扎御前忠胜军副都统制,往播州共筑关隘(今海龙屯)防御…十一月甲寅,筑黄平,赐名镇远州,吕逢年进一秩,诏抚谕沿边将士。”《宋季三朝政要》曰:“鞑靼兵犯安南,田应寅乞屯泸叙、援思播,乃修筑思播关隘,调兵防播州支径,差官相度置黄平屯,趣徐敏子防邕宜。鞑靼兵侵罗氏鬼国,屯兵为交人声援。长宁军修筑凌霄城成。”   

        田应寅提出荆、蜀、思播三路直取大理,广西配合夹击的奇谋,受到宋理宗高度重视,下旨边臣商讨。广南制置使李曾伯回奏:“恭准圣旨宣谕田应寅所陈可行,以大理敌狡穴并力驱之名义甚正,降下应寅书令臣条具进呈。臣缔观奏劄,恭诵宸谟,将使一大治而终身创,此忱兵家捣虚批亢之良策。但详应寅之议,欲得荆、蜀、思播共出兵三万,虽曰欲各取某路而入,其实同取乌蒙一道而南,是乃唐韦皋遣崔佐时出南诏之路。有此兵力、有此粮饷、又有此三万人之大将,方可用其说,然胜负犹未可逾度。此荆、蜀事也,陛下必已与荆、蜀二阃图回审度,臣不敢妄议。其中一项,欲别遣兵一万戍广西,阳为守备、阴图夹击,若荆蜀进兵亦令间道相应…必有此兵有此粮有此将帅有此夫役屯之境上,乃可俟报而进…” 思播本身或兵强马壮,故田应寅敢提此策,然广西主帅李曾伯(兼湖南安抚使,曾任四川宣抚使)以缺乏兵力、粮饷、将帅作罢。

        由于思播及周边进行了充分的防御准备,大理蒙军进攻播州失败,绕道更偏远的越南、广西进入湖南,战斗力大为削弱。《新元史》载:“是年,宪宗大举伐宋。八年(1258年),侵宋播州,士卒遇炎瘴多病,兀良合台亦病,遂失利。诏兀良合台还军趋长沙。兀良合台率骑三千、蛮僰万入,拔技山寨,入老苍关,徇宋内地…自贵州(广西贵港)入静江府(桂林),连克辰、沅二州(湖南怀化),直抵潭州(长沙)。宋将向士壁固守不下。世祖遣铁迈赤迎兀良合台于岳州,乃解围引军而北。”



        五、田应寅随主帅吕文德救援钓鱼城


        吕文德从思播境内的黄平出发,攻断涪州浮桥,解围合州钓鱼城。《宋史全文》曰:“宝佑五年(1257年)十月戊申,上曰:“”付出札子言斡腹事及守臣有当易者。”元凤奏:“已行下宣抚司。吕文德既入播州,而沅、靖支径尚多,责令措置,其守臣容拟进。”…开庆元年(1259)春正月初九,下诏:“吕文德筑城黄平,深入蛮地,抚集有方,给转三官。”…三月已酉,都省言北兵见在涪州兰市大渠缚桥…五月乙卯,宣司奏:“蜀江雪涨,水冒桥趾。吕文德等与宣司所调兵数战皆克,攻断浮梁。”…六月甲戌,宣司奏吕文德乘风顺战胜,遂入重庆…辛丑,上曰:“吕文德力辞阃寄,可敦勉之。况合州之围已解,亦其应援之力。”《吕文德授四川宣抚使制》曰:“筑砦而思播之备严,燔梁而嘉渝之围解。”

        思播田杨是救援合州钓鱼城的吕文德军主力(元人直接称为思播军),蒙古汗在钓鱼城外驾崩之日,田应寅、杨文恰得宋理宗嘉奖。《元史》曰:“纽璘至涪,造浮桥,驻军桥南北,以杜宋援兵。闻大军多虐疠,遣人进牛犬豕各万头。明年春,朝行在所(钓鱼城外),还讨思、播二州,获其将一人。宋将吕文焕(吕文德弟)攻涪浮桥,时新立成都,士马不耐其水土,多病死,纽璘忧之。密旨督战,不得已出师,大败文焕军,获其将二人,斩之,遂班师。文焕以兵袭其后,纽璘战却之。”又曰:“是月,帝不豫。秋七月辛亥,留精兵三千守之,余悉攻重庆。癸亥,帝崩于钓鱼山。”《宋史》曰:“开庆元年(1259)秋七月癸亥,以知播州杨文、知思州田应寅守御勤劳,诏各官一转。”

        钓鱼城上的护国寺是田应寅先祖田祐恭所建,当时所植桂树,至今犹在。桂树下的石碑记曰:“栽植于南宋绍兴二十五年(1155),思南宣慰田少卿捐资扩建护国寺之时。”原始记载应该是《明万历合州志.钓鱼山记》“峰顶有寺曰护国,宋绍兴间,思南宣尉田少卿所建。” 实际上,宣慰是元明时的官职,田少卿应该是田少师,即田祐恭。或许正是欲保护祖先遗迹,田应寅对救援钓鱼城格外积极,肯向稠人识毛遂,甘从走督得神师



    供稿:田荣兴

    相关评论  
    暂无评论

    登陆评论!


    上一条信息: 田氏梅坡公文化研究总会2020年度工作会议纪要       

    下一条信息: 田宝仓诗文20201005




    图片新闻
    清白宰相田从典-“清谨公方”
    清白宰相田从典-“
    载入清史的阳城田氏仨廉臣
    载入清史的阳城田
    一个将军世家的三代传奇--田兴恕、田应诏、田景祥
    一个将军世家的三
    田叔 汉代名士
    田叔 汉代名士
    热门信息
    ·  田姓始祖--田完(敬仲)
    ·  帝王国君:田因齐 田辟疆 田地
    ·  大田县田氏古代名人
    ·  田氏古代人物(贵州名人)
    ·  田氏古代名人辑录(增加中)
    ·  明末兵部尚书田仰
    ·  田兴恕:清代贵州提督兼巡抚
    ·  田顼 田一俊 田琯 田奎
    ·  田何 田承嗣 田九成
    ·  田弘遇:明朝游击将军




    Copyright @ 2019-2020 华夏田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田氏谱务垂询:13616327059 家运   点此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投稿邮箱:13206324978@163.com   田氏家族微信群
     田氏网备案号:鲁ICP备15019233号
    田氏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