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华夏田氏网,传承田氏文化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田氏论坛  【田氏家谱共享数据库】
    站点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栏目 - 田氏名人 - 古代名人
     
    田武魁传记
    作者:田氏网   访问量:1923    添加时间:2019-5-10 18:08:06
     

     

    田武魁传记
     
    原作者:田宗真
    改   编    
     
    土司王朝是一部湘西地区八百年变迁的雄伟史诗。
    清初顺治、康熙、雍正年间,武陵山地最大的土司。
    容美土司田氏家族,在群雄逐鹿中原之际偏安一隅。
     田明如最终成为了容美最后一位土司。
    老司城则是一座神秘而古老的土司王都城,在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永顺县灵溪河畔。
    土司制度在宋初无变化,至淳化以后,南江诸地各自向朝廷入贡,只北江(今永顺、保靖、龙山、古丈、花垣等)保其原地,并不入贡。
    元代统治者对西南各部族的大姓,因其请而以土司之职受之。明袭元制,凡结族来附者,均以原官,并加以重用,土司便成为统治王朝倚重的疆吏,甚至同于藩国。
    在明代,土司与朝廷的关系甚为密切,土司制度更为完备。土司在其辖区内具有无上权威,为名符其实的"土皇帝",自设总理、家政、舍巴、土知州、土中军等。自宋代开始,所辖最小行政单位为洞。
    洞与洞之间有固定地段,一般以山坡河流为界,颇与今日的区、社相似。
    洞下为旗,旗是土司政权兵民合一的组织,有事则调集为军,以备战斗,无事则散处为民,以习耕凿。
    永顺司所屏的三州六长官司,其下有五十八旗。那时坡脚岩板山田氏明山公曾先祖家业丰裕,就是其中五洞一旗管辖,膝下有四子四女。
    大小两房妻室,大房生有三子,小房生有四女一子。
    长子借日玛(土语)意思是(务农)住岩板山,操持祖业耕织农桑。
    老二借嘎咔(土语)、意思是(猎户)在多松岭落户。
    老三唛咔(土语)、意思是(牧羊的)迁居齐家湖。
    老四呜咔(土语)、意思是(放牛的) 住上排养牛持家。
    四兄弟明公对其都有封地划分,各自安身立命。
    后有长子借日玛(土语)娶了大小两房妻室也生养了五男四女,男丁分别是田龙、田虎、田豹、田虎、和田蛟,唯有田蛟是小房生养。
    后来因为坡脚岩板上田公故去,家道中落, 田蛟年幼便随母改嫁,后更名田代义及田武魁。以下故事便从这里开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 无奈的童年
     
    话说明末清初时期,莽莽武陵山腹地(今龙山县境),湘西800年土司王朝的鼎盛时期。
    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带着自己的幼子从坡脚岩板山下嫁到庙溪尚姓窝努的一个元外家。
    此幼子原名田蛟到尚家后更名田代义,(有代养义子之意)因田家变故系随母改嫁带过来的。其母之后又为尚家又生一子名叫尚仁义。
    后来尚家又从庙溪迁往尚家寨, 老爷偏爱己出,代义所受委屈自然不少,然而尚家富裕,日子也过得其乐融融。
    尚家老爷和代义生母,两老宅心人厚,后来又收养了姚家一名孤儿,取名姚奉义,意思是奉养的。
    田代义自小就生得骨骼粗壮,饭量奇大,力量惊人。酷爱耍枪弄棒。十几岁就夺得武科府试魁首。
    便取其字名武魁,此后便带领仁义、奉义两兄弟习武强身,都练得一身好本事,两异姓兄弟在田武魁的教授下分别逐年也夺得武科府试的第一名。
    然后就有了田武魁、尚武魁、姚武魁异姓三兄弟之称谓。
    兄弟三人虽然姓氏不同,但彼此感情融洽,友谊深厚,至此三人便立下毒誓,"从此以后田、尚、姚三姓永不开亲,就跟亲兄弟一样相称"
    听说祖上的誓言,历代都很尊从,往后也有不信邪之人,开了亲的都没有善终而至。
    三兄弟长大成人后,因田武魁是岩板山来的,祖上在坡脚街上有一些祖业和场子,每遇逢场赶集可以收得到一些份子钱。
     (才咱田氏宗亲也有一份,此份子钱一直收到解放前)。所以尚老爷给田武魁分得稍差些到才咱,田少土多。
    才咱这地方,三面高山环抱,一条奔流清澈的小溪从山坳的高处蜿蜒向下一直流入酉水河。
    山寨就畔溪而建,此地坡高坪地稀少,筑寨后进去只有唯一的一条路可行。这里树木高大,林幽人静,物珍水甜。
    是安家居所的理想之地,武魁自然也很满意。
     ( 给姚武魁分到庙溪,自给自足有余。)
    界线就在尚家寨滕家大屋的口前,后来田武魁仙逝葬于此处大田里。可惜解放后才咱的地盘被削走了一大半,这些后话。
    田武魁墓地也在文革期间被开了田,记得小时候在七妹家前的灯光球场里,还拿祖宗爷的钢盔铁甲帽当玩具戏耍,逆天了!童真无邪,祖上莫怪。
     
     
    () 追爱的趣事
     
    传说田武魁从小生就一块好身板,虎背熊腰,手长过膝,身高八尺,目赤口阔,威风凛凛。
    经常带领尚家、姚家、滕家、朱家、彭家子弟习武炼身,个个功夫甚是了得。(朱家后来出了过武举,还有一个武师,后代中有一个厉害人闯荡江湖到了省俯长沙,从此再无音信)。
    田武魁为人正直,好打报不平。是一个远近闻名的侠义之人,不但力贯千均,而且十八般武技样样精通。
    也是家喻户晓的狠人,一般人不敢招惹,也惹不起。
    但他秉性善良,性格敦厚。从不持强凌弱,欺行霸市。曾被一江湖高人看中,暗中授武,也曾远游各方拜师学艺。
    有一年腊月的一天,武魁游学归来,途经叶家寨,有一大户人家嫁女,此女名叫叶大妹,长得特别好看,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不算倾城倾国,也算人中之凤,远近出了名的大美人。
    但对自己婚姻很不满意,一心只仰慕英雄好汉。得听此事,武魁暗喜,到夜晚潜入叶家,待天亮前寅时抢走了新娘,这下惹了爆天大祸。
    叶家有钱有势,人丁兴旺,当即出动百来十人去追赶武魁,时值寒冬,天上下起了鹅毛大雪。
    经过一夜地上已是白茫茫的一遍,一尺多厚雪地留下了一溜脚印,所以追兵顺着足迹很快就追上了。
    但追到小垻里凉亭子边不见了人影,四处张望,原来武魁抱着叶大妹脚穿钉鞋早已串上了凉亭子河边一棵三人合围大河柳树上。
    此刻武魁正憨笑着看追兵的到来,待来到树下才看清抢走新娘子的是田武魁。
    叶家人晓得武魁功夫厉害,不敢招惹,急的围着这课大树打转转。
    于是用好言相欠,骗他下来,请至家中高酒大席相待。
    一边又暗中派人去官府报案,偏偏叶美人又看上了他,偷偷来给他透露了信息,叫他快跑。
    可惜晚了一步,武魁被叶家人灌得大醉不醒,被官兵逮了过正着押往了永顺府土司衙门。
    后来才咱人和叶家寨人晚辈间开玩笑时,经常拿这些故事打趣他们,叶家人觉得很无奈,一脸尴尬。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惹来的福气
     
    田武魁因抢走了叶家姑娘被官府的人缉拿归案,并被押送到永顺府,用铁链锁住,就地画圈坐了牢。
    当时土司王彭氏正扩建王府司城(老司城)。只见能工巧匠百十来人忙上忙下,加紧施工。
    一天早上,有十来个人抬着一块长长的青岩石条,看起来十分沉重,吆喝着慢慢地向老司城大门走来。
    原来是立老司城大门,用来作门梁的,可是这些人试了半天,硬是抬不上去,精疲力尽,无计可施。
    而此刻正好被在城门外画地为牢圈里站着的田武魁看见,觉得好笑,便发出了轻蔑的笑声。
    工匠门本来就搞老火了,听到圈里的犯人在笑他们,很生气,便骂到:老子搞得要死,你未必比我们还狠些?武魁答到:你们也太差了,我要不是在这圈地坐牢,老子一个人就能搬上去。
    好大的口气,一伙人便围拢来了,领头的开口道:当真!你真的一个人能搬上去?武魁道:我从不讲假话。
    领头的说:那好,我去跟土司老爷讲,你不用坐牢了,留到这里跟到我们一起修老司城。
    说完飞奔而去,直告土司王,土司王彭氏原本也长得牛高马大,气力过人,一身功夫响当当,从没把人放在眼里。
    听说有如此大力士,就立刻望外赶来。对着武魁说:你去把那那块石梁搬上去,我马上赦免你,不用再坐牢了。
    倘若抬不上去,罪加一等,休怪我不客气,说完用眼示意武魁快点。
    武魁却道:好,但我有个条件,我要吃饱了,才搬得起。土司王答应了他的要求。
    据说这餐吃了一甑子饭,然后仅凭一己之力硬把石梁顶上去了。
    接着一个鹞子翻身,双脚扣在梁上来个倒挂金钩,抡起拳头,呼呼两拳把门柱上石栓卡上了石梁,干净利落、一气呵成、稳稳当当,赢来了工匠门一片喝彩。
    待武魁下来,土司王高兴的对他说:今后你就是我兄弟,帮我把司城修好,然后我给你个将军,去平定贼寇。
    这是后话。后来才咱的长辈门还经常挖苦才咱的单身汉,死卵!学学田武魁的本事,没得婆娘抢一个回来。讲不到还赚个将军当当。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丢失的机遇
     
    田武魁因祸得福,皆因用上了一身蛮力,自从得到土司王的赏识,便留下来修建土司王府。
    他以一当十,老司城的那些大柱子、大石头,别人抬不动都是田武魁来搬,为老司城的建成立下了汗马功劳。
    土司王见他为建老司城出了大力,又精通武技,便给他封了武将。
    此时正至清朝乾隆年间,湘西土司承袭了明朝原体制,正是土司王朝的全盛时期,跟朝廷关系密切。
    朝廷降旨要土司王彭氏派兵东征江浙、福建沿海,因日本海盗猖獗,袭扰我沿海各地,自明朝剿灭匪患后,今又死灰复燃。
    自明朝就有土司东征的先例,而且战绩辉煌。
    于是土司王亲帅兵将东征,武魁这员猛将正好派上用场。武魁在战场上如虎入羊群,斩杀倭寇无数,威震敌胆,立战功无数。
    土王彭氏为得此悍将,非常满意,后又随土王西征,配合朝廷扫平了突厥蛮夷。
    武魁跟随土司王南征北战,平定了四方賊寇,立下了赫赫战功。
    土司王要论功行赏,问到武魁要什么头衔时,武魁说我什么都不要,土司王问,那你到底要什么呢?
    武魁不好意思地说到,我是因为什么来的就要什么。
    土司王一愣,突然想起,说道,原来我兄弟是想娶婆娘了,那好办。
    随即叫人取了一对银手镯,递给武魁,说:今后你出门,看起了哪家姑娘,就把这对银手镯放在她家,她就会到你家来。
    当真!武魁非常高兴,土司王想这下应该安心了,不会惦记婆娘事急着回去了。
    于是就张罗庆功宴,为兄弟们庆功祝贺。土司王与各位武将文臣端起酒杯,正要干杯。
    忽听外面碰、碰、碰三声礼炮炸响,武魁一惊!五指用力一握,咔嚓一声青铜酒杯竞被捏碎。
    土司王一看就双眉紧锁,暗道,此人力大无穷,但有勇气无胆略。没想到因礼炮会受惊。故有放他回去之意,加上武魁本人也不愿府上做官,一心想要回家。
    等到春柳河开时,便踏上了回家的路。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风光的历
     
    骑着战马,身着铠甲,头戴钢盔,手持宝刀的田武魁衣锦还乡。
    离开了“红灯万点人千叠、一片缠绵摆手歌”的老司城。
    先是下溪州到王村,再沿河而上到保靖,后循酉水而上。
    一路游山玩水,看到的美女如云,美景无数,结交权贵,遍认朋友,春风得意,好不风光。
    却偏偏错过了一件大事,忘记了土司王临別时的嘱咐。
    一是见美人抛银镯   ,二是见良田走马脚,三是见河滩拖船索。这些人、田、河就归你了。
    此时此刻有点懊悔,决定好好把握这最后的机会。
    一天中午来到了老寨,有点口渴,
    于是走近一户人家,走近一看,屋前坪坝里只有一个姑娘在结麻,模样清秀,特别好看。
    于是喝完水后就把一对银手镯悄悄地丟在麻篮里。
    走到了庙溪就下河拖船,一直拖到十里开外的捞车河惹巴拉。
    然后就走到苗市街上的田垻里骑马跑了一圈就住在了田坝里,(田坝里因此而得名)。
    (直到解放后苗市街上知青农场那一块地都是才咱人的麻田,可惜后来新政府把它一块一块划走了)
    后来连启八道以上的田土都白送给尚家寨人了。想当年解放前谁要到庙溪两河口至捞车河捉鱼、捞虾都必须征得才咱人的同意。
    想我祖宗那时是何等荣耀,武魁在田垻里住了一段时间,因嫌周围田里克玛(青蛙)叫太吵,就搬到才咱里面安营扎寨安了家,后来才搬到才咱老水井旁(现田德敏家所在地)安居。
    话说回来,武魁将手镯放在麻篮走后,姑娘也没发现。
    父母都在山里做阳春(干农活),后来在清理麻团时看到了手镯。
    父母亲是又惊又喜,知道这是土司王爷的信物,姑娘的喜期到了。
    只是不知这放手镯之人是何处英俊少年。于是叫来女儿,问道,这几天可有人到过我屋里?女儿答,没有啊,就是几天前有一个威猛高大的年轻人,骑着马路过进屋讨了口水喝,我也不认识此人。
    就把穿着模样相貌如此这般地叙述了一番。父母听后,知道了这就是才咱的武将--田武魁。
    骂到这背时崽崽,手镯丢哪里不好,偏偏放在我家,唉……原来这家人也姓田,同姓不同宗而已。
    但这是土司王的旨意,不敢违抗,于是连夜打着火把,由哥哥背着妹妹送到了武魁家。
    从此以后田家嫁女都要在没天亮之前由哥哥背着送妹妹一程。后来叶家人拿这个事又反之取笑我们才咱人。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六)陨落的武星
     
     “才咱”才是田武魁的最后落脚地。东北背靠不老山,东望魏晋岭,北眺天堂山,西南远瞭隆头交椅山。
    周围有将山、獅山、关山、可谓群山环抱,出寨一座山堡形似一枚翻天印。
    站在山堡回望山寨恰似一张太师椅,山堡下是悠悠捞车河。
    这得天独厚的条件使生活在当时的才咱人无比幸福快乐。
    后来清朝雍正五年朝廷实施"改土归流",老司城土司王彭肇槐率湘西土司六长官司向朝廷纳土,实行县制管理,才有了现在的龙山县、永顺县等县。
    田武魁再也没有出仕了。娶妻养子,繁衍生息。直至终老。
    田武魁一生时期既是800年土司王朝的极盛时期,死也是终止土司王朝的消亡时期。
    武星陨落后“才咱"传下了很多祖上武魁的故事。
    有人说咸丰年间黔江地方发生地震,才咱寨前的山堡岩梯坝处垮坎一方,有人看到一条金龙游入了庙溪河走了,随即在岩梯坝悬崖绝壁上出现了天书。
    说哪个有缘人认到了立刻就会出来金马,金船等金银财宝。
    又有人说乾嘉年间,上湖南要出反王,于是皇帝下旨挖断其龙脉,征派了千人万马到天堂山开挖,挖了一个缺口,至今仍在。
    据传挖山时,白天挖下去,晚上又填满了,总是挖不完。
    一天凌晨,天堂山中的龙与隔河相望的庙溪锁湖山中的龙对话,“阿果唉,煞歇歇太(土话即伙计啊有没有事噢)”,“且煞(土话即那不要紧的),那怕他千把锄头万把刀,只怕铜钉钉断腰。”
    这些话被皇帝梦中听到,也算是清朝命不该绝,又苟延残喘了几十年。后来皇帝下令挖坑灌铜钉,在后来才咱没出大脚色。
    还有人说,才咱是块宝地,不能坐杂姓,坐则会绝后,只能座正村外旁边。或者改姓田。
    才咱民谣传“手持翻天印,脚踩紫金城,要出大脚色,要等铁船开进来”时至21世纪,修了碗米坡电站,铁船(机帆船)也开来了,才咱是不是要出大脚色了呢?好期待啊!
    也有人说才咱人强马壮,土匪不敢进寨行抢,有百步穿杨的好汉,有夜行八百的高人。
    男人们团结如钢铁,从来就是欺负贼,不曾来贼过个夜。
    但又传说寨东南有一山突出,形似尖刀,指向才咱,倖有阳头护宝崛起,方有宁静。
    但内人爵舌,免不了争执,窝里斗。
    为此坡脚岩板山家族帮忙建了一座尖山庙,后叫庙山。
    以镇妖邪,但建庙后,下面的八吉、同胡、帕扯湖,鸡不鸣狗不叫,只好又废了,毕竟是同宗族人。
    再传解放前西科洞又塌了一次山,也有人看见又有一对金马顺河游走。
    于是才咱开始了下坡路。70年来再无杰出人才出世,只有走远方的人才能有出头。
    其实是才咱闭塞落后了。才咱因田武魁而自豪。
    而今武魁子子孙孙经过三百多年的时间已经遍布全国各方,想当初武魁仅有大小二房,大房生五子,老大住阿蒙,老二住启八到,老三住关山,老四住阳头,老幺住老屋。
    小房住下寨,二百多年前(清朝咸丰年间)迁往百福司。武魁逝世后因身材高大,没有那么大的棺椁,就用两个大树兜抠空合拢去的。
    文革时被掘。两棺椁分开,也印证了大小两房子孙各自东西。
     
        
     
    田武魁是才咱田氏家族历史最近的祖先。根据家族辈份排例:
    万永启朝
    学成宗德永隆昌,
    大啟文明其泽长。
    国正官清天心顺,
    高贤志士安家邦。
    田武魁是()字辈之上,与现在最小辈()字辈相隔在十二至十三辈。按每一辈二十五年来计算,也就是300325年左右即往后推应该是公元(16921717)年,正是清乾隆与朝雍正王朝期间。
    由于湘西田氏一族,自九节牛角事件之后,兄弟各奔一方,又长期生活在封闭土司制度时期,使我们很多田姓分支处于有语言(土语)无文字记载历史尴尬局面。
    家谱、家训、家规、和奇人异事只能靠祖辈相互口中传授,这样就造成了记述事件的真伪和时期时间产生了误差。(象坡脚田氏一族只有花鼓戏词形式的传讼方法)来记录田氏家谱和家族中所发生大小事件,也只能听懂一个大慨意思,不能确定准确的日期和各代人的具体情况和姓名。
    所以田武魁祖先生活年代的准确日期也只能推算出一个大慨,关于他的传说还有很多。
    自从田武魁回才咱安家后,用土司王奖励的钱财修善房屋,购置田土勤劳持家,为田家子孙后代打下雄厚的基础。
    (鹧鸪天)
    杖藜深山醉风光,
    不觉暮色转苍茫。
    捉迷云儿扑面雨,
    萝径幽处现村庄。
    青竹扉,红花墙。
    野老共话三更长。
    莺乱牧歌惊起望,
    东坡黄牛西坡羊。
    从此以后武魁在这风景奇秀,美的象诗画一样的才咱长期安定了下来,采桑养蚕,开荒拓地过着男耕女织的安逸生活。
    此地物产丰盛有稻谷、红薯、玉米、大豆、红豆、蚕豆、绿豆、小米、高梁、板粟、抽子、木材、宣麻,烟叶、茶油、桐油等经济作物,山中各种珍贵药材飞禽走兽取之不歇,才咱是一块真正的宝地。
    供稿:田阳
    相关评论  
    暂无评论

    登陆评论!


    上一条信息: 田绍日诗文20190512       

    下一条信息: 从“王牌团”战机师转变为“旗杆设计师”的田明光




    图片新闻
    清白宰相田从典-“清谨公方”
    清白宰相田从典-“
    田叔 汉代名士
    田叔 汉代名士
    载入清史的阳城田氏仨廉臣
    载入清史的阳城田
    一个将军世家的三代传奇--田兴恕、田应诏、田景祥
    一个将军世家的三
    热门信息
    ·  田姓始祖--田完(敬仲)
    ·  帝王国君:田因齐 田辟疆 田地
    ·  田氏古代人物(贵州名人)
    ·  大田县田氏古代名人
    ·  明末兵部尚书田仰
    ·  田氏古代名人辑录(增加中)
    ·  田兴恕:清代贵州提督兼巡抚
    ·  田顼 田一俊 田琯 田奎
    ·  田何 田承嗣 田九成
    ·  田弘遇:明朝游击将军




    Copyright @ 2019-2020 华夏田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田氏谱务垂询:13616327059 家运   点此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投稿邮箱:13206324978@163.com   田氏家族微信群
     田氏网备案号:鲁ICP备15019233号
    田氏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