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华夏田氏网,传承田氏文化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田氏论坛  【田氏家谱共享数据库】
    站点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栏目 - 田氏才艺
     
    田世荣《 大羌故事》连载之十三 20200409
    作者:田氏网   访问量:1608    添加时间:2020-4-9 13:08:47
     


    作者写在前面的话:

    《大羌故事》上、下部,共80余万字,20169月出版,201712月荣获四川省社会科学一等奖。是届,全省仅两部作品获一等奖。

    由于是四川社会科学院专家们集体所评奖项,本奖的份量与意义可想而知。

    与宗亲们分享内容,系我历时三年时间,查阅大量资料撰写,为上部1——273页内容。

    获奖的原因,可能是本书策划的胜利。创作此书开始,由于面对众多羌族历史著作,感觉观点不一,并且优劣难分,难以论证。因此,我的观点是,本书决定以“故事”形式,讲述七千余年羌族历史。重在以信史为前提,提供羌族线索与信息。至于是否真伪,则渴望读者去论证。本书的目的重在讲述羌族历史故事,普及羌族历史。这个观点得到本书执行主编粟海先生的认可。

    编写此书初衷,是我的恩师粟海先生的强烈愿望。2014年,恩师倘在北京作文化事业,他母亲系北川人,他多年研究羌族历史,有强烈愿望编写一部羌族历史著作。他委托我与黎健先生共同策划。最后,提纲数易其稿,形成了独特性与高度性,开始编写。

    粟海先生委托我聘请了作家团队、摄影家、画家团队。创作团队达十余人。

    历时两年,初稿始成。

    粟海先生带队,七上成都,将此书请教羌族研究专家张善云教授,得到巨大肯定与指导。我进行了全书增删、总纂,反复修改,最后定稿。

    全书最后发行近两千套。

    羌故事

    田世荣


    6、夏王朝四百年历史经验


    夏朝四百多年的统治,经历了强盛衰落与灭亡,后来数千年历史中有几百年历史的王朝,基本上都是在重复着夏王朝的步履与影子。

    笔者认为,其历史经验主要有三点。

    仁德立国。正因为有大禹对于天下百姓施以的无比的仁德在先,所以才有天下诸侯对启的忠诚与拥护,大败伯益,禅让制因此也才能结束,启继承父亲衣钵有了帝位。如果没有大禹立下的盖世仁德,民心不归,夏朝没有出现的可能,也许早就被其他枭雄夺走了天下。

    奢侈弱国。启的后期开始享乐奢侈,他的后代太康、中康等,更加喜欢享乐奢侈,是奢侈与享乐的行家高手,青出于蓝胜于蓝,才有失去诸侯之心与民心,也才有失国,被后羿与寒浞等人中断夏统治几十年。少康复国成功,也要经历几十年的励精图治,呼吸才会慢慢地喘均匀。受苦的,总是百姓。

    残暴亡国。夏最后一个帝王桀,如果不是一个崇尚武功十分强大喜欢杀伐喜欢掠夺的帝王,如果他是一个软弱的帝王,没有力量讨伐诸侯掠夺欺压诸侯,可能夏王朝还会存在几十年或者上百年,即使是号令不了天下诸侯的名义上的帝王。偏偏桀就是一个残暴嗜杀骄奢淫逸的帝王,百姓本来就在天下诸侯大小奴隶主的疯狂搜刮中饥饿贫穷,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结果桀让他们更加水深火热,没有活路。正所谓打出去的力量大,还击的力量更是N倍,桀在天下诸侯结成的大军前惨败,最后灭亡。强的利大,害更大。

    被生祭的羌王

    时间定格在商朝武丁王在位第四十九年,距今约3100年前的某一个夜晚。

    前面的众峰上,是一轮巨大的明月。天空的干净与美丽,与下面即将展开的血腥杀戮,形成强烈反差。

    众峰之下,是商王朝历代帝王使用过的高大祭祀台。

    四周的几十堆熊熊大火,把这里照得如同白天。

    在震撼的鼓声下,跪在祭祀广场上的三百三十三名羌人将士与几名羌王,将在祭祀的仪式后,被一一杀掉祭祀上天。他们被捆绑着跪在地上,有持剑的商朝武士监视看守着他们。一待祭祀的从今仪式结束,武将们挥剑刺杀,羌人们全都会剑穿胸膛,倒地而亡。

    过去的祭祀一般都是十几人或者几十人,但这一次是三百三十三人!

    场外,是身穿重甲的商朝武士,他们里三层外三层地包围着祭祀的广场,即使是一只鸟,也无法来回。

    不会有人来救他们了。因为,他们是最强悍的羌人几大方国的将士与羌王。他们正是被后面主持祭祀仪式的女大将军,商王武丁的妻子妇好战败被擒的。他们唯一的结局就是成为商王朝向天祭祀,祈求平安的礼物。

    而武丁也不知道,他什么地方得罪了苍天,以致苍天要对他的王朝,作这样巨大的惩罚。他如果不用这三百三十三名彪悍的羌人祭祀上苍,上苍说不定还会对他发更大的怒,降更大的灾,进行更大的惩罚。

    坐在高大祭祀台上的武丁想到这里,看了看他的爱妻,正在主持祭祀仪式的美人女大将军妇好。此时的妇好,正闭目念着祈祷之词。此时,她仿佛已经与上天大神形意相通,完全进入了人非人神非神的境界,成为人神之间的使者。

    妇好是中国历史上在甲骨文中多次有记载的女大将军,后人甚至找到了她的墓葬。她首先是武丁王的爱妻。武丁的许多妻子中,像妇好一样是女将军的共有两人,但武丁最宠爱妇好。妇好长得修长苗条,面白美丽,非常智慧,却又力大无比,武功高强,所以妇好是一位武功高强的将军。她使一柄9公斤重的大斧,在战阵上逢人便砍,没有几个人是她的对手。再强大的男将军,抵不过她十大斧的攻击。不是重伤落地被擒,就是一斧砍为两段。所以那时的敌国将军,称她的大斧为“武将的恶梦”。最后,妇好也是一位女祭司,她从父辈那里学得了与天神相通的方法,精通祭祀之法,商朝有重要的祭祀,全是由她作主持。

    这次,祭祀场上三百三十三名羌人将士与羌王及羌王诸臣,都是妇好率领商朝13000人的大军,通过艰苦战斗,历经许多回合,才最后取胜生擒的。

    而在祭祀广场上的三个羌王,他们分别是商王朝西北部位于现在甘肃、陕西及青海一带的羌龙、北羌、马羌的羌王。其中,以北羌的羌王姜天龙为最大。他是西北数十个羌王邦国中最强大的羌王,其他中小羌王,都附属他,听从他的指挥。他们从小追随爷爷与父辈,与商王朝进行了一、二百年的战斗。过去一、二百年双方都是有胜有负,谁也没征服谁。但他们没想到,妇好这个女魔头一出现,强大的武功与她的智慧相结合,竟然将他们彻底战败,一一生擒,成了现在的生祭品。

    跪在地上的北羌羌王姜飞龙,高大强壮。他虽然被反绑着双手,跪在地上,但他顽强地挺直着身子,昂着头,绝不屈服。他非常后悔,冷峻的脸上充满憎恶与仇恨的表情,眼中闪着愤怒的火光。他觉得对不起战死的上万羌人将士,更对不起身边将作生祭的将士与羌王们。他内心真的非常后悔,悔不该没识破鬼方国君这个小人,中了妇好他们的诡计。不然,现在被擒的,极可能是妇好和鬼方国君。

    此时,他的脑中,又响起了震撼大地的战鼓声,他率领的将士与妇好率领的商朝大军激战的厮杀声。

    让我们从头说起这个故事。

    商汤取得天下后,商朝的统治中心,主要在中原一带。以他们的能力,是无法荡清广亵的北方方国,与西部大小数十个羌人方国的。所以,在他们统治的几百年时间里,北方与西北,存在着很多有强大实力的方国。

    在西北今甘肃陕西青海南部一带,存在着数十个羌人方国。方,在甲骨文中广泛出现。羌方,X方或方X等。

    那么,什么是方国?

    所谓方国,其实就是一些部落联盟,或者说是一些诸侯联盟。最贴切的理解,就是一些城邦国家。这种城邦国家,在古希腊城邦内存在着几百个。这种在一定时空范围内存在的大小林立的城邦国家,是历史进程的必然形式。

    在西北数十羌人方国中,必然存在强大的有着以指挥权为中心的强大城邦,其他一小城邦(或小部落),依附于他们而存在。他们之间有愿意依附的,也有通过征服迫使他们依附的,典型的弱肉强食。

    北羌羌王姜飞龙,就统治着一个强大的羌人方国——北羌。

    另外有几十个依附他的羌人小方国,其中羌龙与马羌,是实力仅次于他们的羌人方国。从他们的祖辈开始,就饮血为盟,世代结好,共同对付掠袭他们的商朝大军。

    这一、二百年里,他们不知道与商王朝进行了几百次大小的战斗。

    是他们联合进攻商朝,还是商朝大军进攻他们?

    羌人方国联盟主要是自卫。

    所以,主要是商朝大军进攻他们,掠袭他们。

    那么,商朝大军为什么要主动进攻他们?三点,他们的牛羊;抓他们当奴隶;他们是商朝祭祀用的最好的祭品,不论是祭祀上天的祭品,还是为大奴隶主陪葬的祭品。

    羌人方国的羌王、羌人们,他们是炎帝的后代,他们是从战争中锻炼出来的强大民族,是一个特别尚武的民族。所以,他们与商朝大军,在数百年历史上,进行了一次又一次掠袭与反掠袭的血腥战斗。

    帮武丁镇守西部的,是武丁最信任的陈公。公,在当时是一种极高的官位,都是文武兼备的能人。位列三公,是后世许多臣子的梦想。武丁为什么派陈公来这里镇守?陈公在朝里,是他最信任的大臣,几十年的合作,让他知道了陈公的忠心与能力。而西部,由于存在着几十个强大的羌人方国,其能力几乎可以与商王朝抗衡。所以,镇守这里的大将,事关商王朝的安危存亡。

    陈公来到这里镇守西部,发展农业,训练士兵,修建城池,还真的将他镇守的防线,弄成了一道羌人方国攻击不进的铁墙。

    三年后,考验陈公的大事来了。

    原来,武丁的母亲,此时得了十分严重的病。加上八十多岁的人,是不是医生都知道,她这一病下去,肯定是好不了的。

    所以武丁将陈公叫回去,悄悄地给他布置了一个任务,给他抓180个羌人,关进牢里,准备给母亲生殉。为什么是180个?因为他父亲去世的时候,活殉的人是200名。

    陈公虽然知道十分困难,但也只好答应。

    为什么十分困难?的确因为一、二百年对羌人的抢掠,羌人已经十分小心,稍有风吹草动,他们就逃之夭夭。这么大的数目,不好抓。

    但真正的困难,并不是这180名。陈公在这边防的几年,他在王朝内的一些朋友,一些大臣,早给他有帮助抓几十个上百个羌人当奴隶的请托。而且,他们早将他的礼抬进了陈公在京都的府内。显然,有奴隶真好,可以使用,又不支付工钱,可以买卖,但主要的是,还可以不经任何人同意,就可以杀死他们陪葬。许多奴隶主的一条爱犬或者一只爱猫去世了,都可以在他们悲痛之余,杀死十几个羌人奴隶陪葬,你说有奴隶多好。

    陈公在内心算了一下,他要解决这么多朋友的相托,还他们的礼,至少要抓七百多羌人才行。

    就是说,他必须要搞一次很大的抢掠俘获行动才行。

    陈公回到自己的帅府,想了许久,终于想到了一个办法。

    原来,再等十几天,就是西北方国羌人的一个节日。按照他们的习惯,他们肯定是要聚集在一起唱歌跳舞喝咂酒的。

    陈公想,等到半下午大多羌人喝醉的时候,突然袭击,或许可以捉一二千羌人。

    如何接近他们?唯一的办法,就是自己派二千精兵,装扮成羌人的样子,混进他们的队伍中去。战术上是先将他们几千人围在一个山谷,守住交通要道,等待大军到来,再进行最后的捕获。

    另外的八千大军,也以化妆的形式,悄悄地散布在十里以外的地方。在约定的时间,迅速赶到羌人聚会的地方。

    原来,在北羌中部一条不大的河上,有一座巨大的石拱桥。每到那个节日,会有几万人在那聚会一天。在桥上过六次,往桥下丢些旧衣服与小钱,据说可以消灾祛病。这节日已经有三百多年历史了,从没有间断过。

    陈公要解决那些问题,只有借助这一节日了。

    但问题也很严重。想也能够想到,姜飞龙等羌王,肯定年年都十分注意这个节日。说不定哪几个山谷里,就隐藏着几支羌人精兵。如果商王朝的大军敢趁这个机会抢人的话,说不定就是消灭商人的好办法。

    所以,商人从没有哪位大将敢在这个节日去抢人。这几百年里也从没有在这个节日上发生过商人抢掠羌人的事发生。也许,双方都有顾忌。

    但陈公这次要在这个节日上动手了。

    陈公也很害怕。万一对方的准备比他好,那么,他这一万军队,可能会被西北大小几十个方国的羌王全吃掉。

    那样的话,后果不堪设想,甚至事关商王朝的存亡。

    但这一次,形势逼陈公必须要趁这个节日抢羌人,顾不得那么多了。他只有冒险。

    节日的这一天,四处都是成片的花朵。

    西北大小方国的数万羌人,大多穿着节日的盛装,来参加这个聚会。

    中午的时候,桥上已经是人山人海。人们来来回回,作六次循环。丢到桥下的旧衣服,已经像小山一样。桥下,有几十个人在那捞钱,他们可不怕大家丢下来的灾。他们巴不得全收了这些钱,受了这些灾。

    在河的两边,到处都是卖咂酒的小摊。但见每一个小摊前,都是坐着满满的人,大家吃着烤羊肉,喝着咂酒,在那说着一年来的各种故事。

    到了半下午的时候,小摊摊主的羊肉基本卖完了,大家包里的钱满了,酒也快没了。但见四处都是醉着睡在那的羌人汉子,太阳温暖地晒着他们,这就是幸福。这就是许多羌人年年都想来,一年都在为这一天存钱的原因。

    几百年来,每年都没有任何事发生。

    今年,大家也认为不会有任何事发生。但是谁也没有想到,危险早就存在于他们中间了。

    桥的北边,恰好是一个巨大的山谷,里面可以容纳五六千人。好多年轻人在开满鲜花的里面,躲在树后谈情说爱。开始大家都没在意。但是到了半下午的时候,山谷口有一千多人结成了人墙,让人只准进去,不准出来。

    不让出来的羌人问啥原因,啥事不让他们出去?人墙里的人说,等会有几个羌王要来给大家赠送意想不到的礼物。大家问啥意想不到的礼物?人墙里的人说,知道了还叫意想不到吗?

    里面的羌人,就大多留在里面,等待礼物。

    只有极少的羌人,必须要到外面去办事,人墙里面的人才少量放出来。

    半下午以后,东边突然出现了喊杀声。但见一支有数千商朝大军组成的军队,朝这边杀了过来。他们见人就杀,十分疯狂。

    过节日的羌人哭喊着迅速逃去。

    人墙里山谷里的几千姜人要想冲出去四散逃跑,人墙突然变成了一堵刀墙,一二千人堵在这里,只要他们敢冲出来,一出就砍。

    有几十个像是羌人大小首领的人的样子,组织数百人去阻止砍杀过来的大队商兵。但仿佛是泥沙去堵大河的缺口,哪里起作用?

    突然,羌号四起,早有准备的几支羌兵,从隐藏的山谷里杀将出来。冲来的商兵,有一半马上去阻击冲杀出来的羌兵。

    一部分骑着战马的商兵终于冲到了人墙边,与人墙里化妆成姜人的商朝精兵合作,立即就将一千多羌人捉在马上,飞逃而去。

    由于捉的多是姑娘、儿童与一些妇女,只有极少的青壮年,马上的商兵用刀抵着他们的脖子,他们根本不敢动弹与反抗,只得让他们横担在马上,飞驶而去。

    陈公的精兵,在前面乱刀砍着开路。更多的精兵,则是在两侧保护着中间马上绑架有羌人的战马。

    后面阻击羌兵的大队伍,一边死战,一边撤退。

    这一场混战,陈公的军队占据绝对的上风。因为他们早有准备,前几天都在睡觉喂马,为的就是这一恶战。而羌兵呢,坦率地说,他们在这美好的节日,不可能枕戈待旦,他们中有一少半都喝酒了,甚至喝多了。当然,节日敢喝酒的人,大多是军官,他们可是军队的精华。精华醉了,这仗真不好打。

    于是,羌兵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陈公的队伍,抢了一千多人走。

    后来,被围着山谷里的羌人才知道,原来所谓羌王要送给他们的意外礼物,就是商兵将他们横在马上抢走呵。那些逃脱了的人,几年了想起这事还在梦中吓得喊爹叫娘,醒来后一身冷汗。

    这一仗,以陈公的大胜,羌人大败而结束。

    陈公胜在早有准备的突然袭击上,而羌人败在意想不到上。

    姜飞龙的王宫里,很多人在那哭喊着请他出兵打败陈公,救回他们的亲人。他手下有十多个大臣的儿女与妻子,在商兵这场突袭中被抓走了。

    羌龙国的羌王黎盘跪在他的面前,对他说,大哥,我的一个儿子被他们抢走了,你要帮我救回他们呵。

    等了一个时辰,马羌的羌王姒腾豹也跑来跪在他的面前不起来,说他唯一的儿子,两位妃子还有母亲,也被商兵抢走了。

    姜飞龙站在那里,嘴角咬出了血。最后,他才告诉大家,他的一对双胞胎儿子和一位爱妃,也被抢走了。

    看来,救人是必须要做的事。

    姜飞龙召集所有羌人方国的羌王来研究营救方案。他判断,陈公抢了这么多人,第一,防守肯定十分严密,现在进攻代价会最大;第二,他不会马上将人送走,至少一个月内不会,这样在救人上就有了时间。

    如何救?

    姜飞龙的意思是,派一支精兵,化妆成商人,潜伏进陈公防守的边防重镇,弄清楚里面的情况,把情报送出来。然后,在下一个月的最后一天,里应外合共同袭击,才有成功的可能。

    大家觉得这个主意好。关键是,派谁带领这一小支精兵,去完成这个任务?

    姜飞龙想去。大家不准。

    有几位将军想去,姜飞龙又觉得他们不够份量。

    最后,马羌羌王姒腾豹申请去完成这个任务。姜飞龙想了想,他的确是最佳人选,同意了。

    于是,姒腾豹率领一支由三百精锐羌兵组成的突击队,化妆潜进了陈公的边城。他们首要的任务,就是弄清楚陈公大军的军事布置,弄清楚被抢去的羌人集中关在什么地方。然后,把这宝贵的情报送回来,供姜飞龙布置战斗方案。

    都半个月时间了,陈公还沉浸在自己这得意的偷袭战中。虽然路上损失了三百多姜人,但实际上抢回来九百多姜人,可以解决方方面面的需要,而且,他还可以拿出一百多个奖励手下功劳最大的将军们。最后,都还可以留几十号人,来满足以后另外的需要。

    当然,他是不知道里面有羌王们那么多亲人的。陈公看了看战利品,只是觉得里面有许多妇女很美,有很多少年很俊。美貌的女人,他自己选了两个。其他的,准备送京都里自己最要好的王公大臣们。至于英俊的少年,他可以选一批献给商王武丁,那可是殉葬的最好的祀品。

    他知道羌人肯定会来相救,必有一仗。而且,只有他打败了来报仇的羌人大军,消灭了羌人的军队与他们内心的怒火,他才能安全地将七百多羌人俘虏送进商都。

    所以,在陈公的安排下,城里城外,戒备都十分森严。

    但是,戒备再森严,马羌羌王姒腾豹,也率领三百多化妆后的羌人精兵,出现在城里的大街上。

    姒腾豹们做得最多的,是坐在茶店、旅店、酒店、饭馆里打听消息。凡是在酒店茶店里来消遣的人,大多是这里的常客,而且他们多是地方上一些出众的人,也许他们有几十个手下在为他们提供可以来酒店茶馆消遣时的话资。所以,姒腾豹在这些地方呆着,一边吃酒喝茶,一边搜集到了不少军事情报。他弄清楚了陈公将重兵布防在哪里的情况,也知道了自己的骨肉同胞关在哪里,更弄清了陈公这一仗,是为即将去世的武丁的母亲寻找的生祭品。姒腾豹一下明白了,陈公为什么会搞这么大一场偷袭战。

    姒腾豹叫人将情报给姜飞虎送了回去,自己与其他人潜伏在城里,准备在约好的那一天,里应外合,大败陈兵。

    但姒腾豹不知道,他们突然陷入了意想不到的危险当中。

    这一天,姒腾豹与几个手下在酒店里喝酒。他们因为完成了姜飞虎安排的任务,十分高兴,闹得比较厉害。谁知道,一个同在酒店喝酒的陈公的手下,官居大戍的校官朱成德,被他们的声音屡次打扰。他细细一看那几个人,不觉大惊。他甚至根本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原来,朱成德是一个长期驻扎在这里的屯兵中的中级军官,官拜大戍。不管镇守的大将或者元帅换了多少人,他们这些兵,是永远不可能离开的,除非战死,或者老到杀不动了,才有可能归乡。他在这里已经服役二十多年。由于他武功与智慧在同级军官中都比较出众,他经常被派到羌人部落去搜集情报,为抢掠羌人做准备。这么多年,他化妆进出羌人方国,已经不知道多少次。正因为这样,他在一次大型的羌人集会上,认识了许多羌王,其中就有姒腾豹。

    朱成德看了许久,回忆许久,看他们的举止口音也是那边的,他认定没错。于是,他悄悄离开了酒店。

    他回去报告了陈公。

    (待续)

    供稿:田世荣


    相关评论  
    暂无评论

    登陆评论!


    上一条信息: 清明念父母—写于2020年清明节 田家振       

    下一条信息: 田完文化四川研究会会长田远鸣和夫人一行前往田完祠祭祖




    图片新闻
    田氏家族姓氏图腾
    田氏家族姓氏图腾
    田维华《贵州建制史新论》出版
    田维华《贵州建制
    【祭文】壬辰年华夏田氏祭祖祭文
    【祭文】壬辰年华
    田普和许世友的老照片
    田普和许世友的老
    田慧中和他的“田氏脊柱骨刀”
    田慧中和他的“田
    郓城田氏返故土拜祖敬拜始祖仪式:田绪科宣读《拜祖文》
    郓城田氏返故土拜
    热门信息
    ·  最新最全田姓名字
    ·  中国趣姓及人数最多和最少三个姓氏
    ·  田氏香火神龛对联选录
    ·  徐悲鸿《田横五百士》 赏析
    ·  国艺书画馆:田氏家族及其作品欣赏
    ·  田纪云:我是怎样步入中南海的
    ·  中国最原始的十二姓氏及姓氏宗法
    ·  从副总理(田纪云)故居所想到的
    ·  田氏家族姓氏图腾
    ·  《冯谖客孟尝君》原文、注释及译文




    Copyright @ 2019-2020 华夏田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田氏谱务垂询:13616327059 家运   点此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投稿邮箱:13206324978@163.com   田氏家族微信群
     田氏网备案号:鲁ICP备15019233号
    田氏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