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华夏田氏网,传承田氏文化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田氏论坛  【田氏家谱共享数据库】
    站点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栏目 - 田氏才艺
     
    帅士象(田世荣)中篇小说《大悍匪传》连载·第七回 育人杰豪舍千万两
    作者:田氏网   访问量:1447    添加时间:2019-11-24 0:02:34
     

    第七回  育人杰豪舍千万两


    田虎豹等一帮首领在仁义厅商议,认为官兵在短时间内,再难组织起大队人马前来进攻。因此,他决定,留下巴飞猿与冉雪梅夫妇守洞。他和李梦笔一道外出,去做他内心想给予天下人更多好处的大事。

    巴飞猿说:“大哥,你与三弟放心去吧。有我们夫妇率领兄弟们守洞,即便皇帝老官派十员大将三万大军前来进攻,我们也可保证他们无功而返。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跑嘛,老祖宗给我们的好法子!”

    大家一阵笑。

    第二天,田虎豹与李梦笔,率领五个武功了得的太保,背着几个箱子,扮成商人,向杭州出发。

    半月后到达杭州。好个杭州,外有西湖,清波荡漾,游人如梭无数才子美女;市井繁华,空弥香气,涌动天南地北客。繁华的景象,天下罕见。

    田虎豹一行在一家普通的客栈住下,花了十天时间,了解杭州的情况。

    在打听清楚一切后,他们来到“开封钱庄杭州分号”。李梦笔对管家说:“你们老板可在?”

    “在外喝茶。客官有何事?”

    “想在贵号存几百万两银子,需要与老板谈谈。”

    管家一听,大喜。连忙将他们请进贵宾室,说:“客官请坐,喝香茶。我马上叫人去请老板回来。”

    李梦笔与田虎豹坐下,说:“好,我们等他。”

    一会儿,一个胖胖的老板,满头大汗地从外面归来。一听得说有客人要存几百万两银子,那可是财神进门,所以他飞快地赶了回来。

    老板问:“客官贵姓?”

    李梦笔说:“在下朱大富。”他又指了指田虎豹,说:“这位是我家老爷姬金虎。”

    老板对姬金虎一拱手说:“姬老爷好。听说你们要在我号存银几百万两?”

    姬金虎说:“有这个想法,要谈一谈。”

    老板说:“不知姬老爷在哪里发财?”

    姬金虎说:“我家在南洋爪哇,已经居住了三百多年,我是第六代。原籍江西人。我们有一座金矿,开了二百余年,现在已经无金可采了,所以想回杭州定居,落叶归根,再另谋他业。”

    老板一听,一家开了二百多年金矿的人,那可是大大地有钱。于是说:“开封钱庄,是天下第三大钱庄,你大可放心。我们钱庄的股东,有大商人,也有高官,台柱是相当的硬。我们实力雄厚,在大宋境内开有二百多家分号。不知姬老爷,想在我庄存多少?”

    姬金虎问:“年息每两多少毫?”

    老板说:“每两5毫。”

    “少了点。假如我存五十万两呢?”

    “每两6毫。”

    “存一百万两呢?”

    “每两7毫。”

    姬金虎说:“要是我在贵号存一千万两呢?”

    老板吓了一跳,这个数目,比他钱庄的本金还多。要是有一千万两借贷,在杭州这地方,一年少说也要赚一百多万两。所以他虽然心惊肉跳,心情激动,但还是面不改色地说:“若姬老爷真能在我号存一千万两,每两8毫。”

    朱大富说:“若每两年息1钱,我们就存一千万两。”

    老板一听,直摇头:“太高太高,杭州从无这样高的利息。”其实他内心已经愿意了,一千万两,那可是多少银子。

    姬金虎摆摆手,对朱大富说:8毫可以了,要给老板留下利润空间。要知道,一千万两,年息也是80万两,足可以供我们家几十口一年生活。”

    老板大喜,说:“谢谢姬老爷!你真是位仁慈的大菩萨!真正的财神爷!”老板却在心想,他有一千万两,拿一半放高利贷,一年少说也要进账180——250万两!

    朱大富便让手下的兄弟抬进一口箱子,从里面拿出一千万两的银票,交给老板。这些银票都是小钱庄的,有十几家之多。

    姬金虎用如此的方法,存了五家,共三千万两。

    最后,姬金虎用三千万两银子,作了天下第一钱庄“仁鑫钱庄杭州分号”的股东,占三分之一。姬金虎主要想取得“仁鑫钱庄”的名号,然后好名正言顺地办他想办的事。

    姬金虎与朱大富想了三天,终于将“大宋‘西湖杯’围棋排位大奖赛”的公告搞定,并以主办方“仁鑫钱庄”的名义,告知天下。

    姬金虎在开封时最爱下围棋,所以对围棋界人士十分了解。江湖围棋人的生活,那就一个字,苦!

    天下下围棋最好的,当了棋待诏,陪皇帝下棋。可是,天下围棋下得好的人,可能好几百,而陪皇帝下棋的,只有那么几个。至于爱好者,就是百万千万人了。

    所以各省、府、县更多下围棋下得好的人,多是靠彩棋生活。何谓彩棋?就是赌钱。但知道下不过你的人,如何肯拿钱与你赌?与你赌的人,多是下得好的。强中更有强中手。为了有人与他下棋赢钱,便提出让三子、五子、七子甚至九子的,有时经常偷鸡不成蚀把米,自己反而输得倾家荡产。

    累得吐血,还可能要输,这可不是人干的活。

    围棋下得好靠彩棋为生的那些江湖人士,真的过得辛苦。过得好的人,极少极少!

    姬金虎想借此棋赛,帮助一下天下这帮下围棋很辛苦的江湖高手。

    所以他的公告主要有以下内容:

        参加此次大赛的所有棋手,食宿全部由主办方负担;

        往返车马船钱等路费,均由主办方报销;

        奖金大为优厚:

        70——100名,每人奖白银10两;

        50——69名,每人奖白银20两;

        30——49名,每人奖白银30两;

        10——29名,每人奖白银50两;

        7——9名,每人奖白银60两;

        6名70两;

        5名80两;

        4名90两;

        3名200两;

        2名500两;

        1名1000两。

    姬金虎的意思,下棋人苦,所以希望每一位来下棋的人,特别是全国前面一百名的高手,都有收获而归。这样,他相信,下天最好的棋手,都会来参加比赛。因为第1名的1000两,相当于棋待诏三年的薪俸,也是一个中等县的县令几年的薪俸。

    天下的围棋高手,听说有此大赛,个个热血沸腾。只赚不赔的好事,从来没有过。所以大家奔走相告,结伴前往杭州。

    在报名的一个月内,报名人数竟然达到588人。当时围棋已经达到极盛时期,太平盛世,连皇帝都极爱下围棋,更不说普通的百姓与官员了。

    姬金虎见报名人数极多,立即扩大了获奖名额。重新公告,第101——200名,每人奖白银8两。第201——400名,每人奖励5两。

    就是说,只要你是高手,在奖励上绝对不会漏网。有点基本功的棋手,都会有收获而归。这简直相当于给大家送钱。

    市井上传说,这可是有史以来,甚至是伏羲发明围棋以来,绝对没有过的围棋盛会。观棋者从四面八方涌来,真是人山人海。

    姬金虎与朱大富清了清,天下下围棋最有名的前五十多人,全部来报名参加大赛。他们中有青年才俊,也有七十多岁的白发老翁。姬金虎内心十分高兴,人来了,他就成功了。虽然人如此之多,吃、住、场地、裁判要花不少的钱。但,他不缺这点钱。

    比赛进行了六天。

    结局有些出人意外。最后进行一二名之争的,不是在江湖上成名十几年或数十年的围棋高手,更不是须发皆白高徒遍天下的棋界名宿,而是两个根本无名的青年人。北宋围棋达到历史上的一大高峰,当时北有马、张、钱,东有王、赵、白、刘,南有吴、朱、欧,西有陈、杨、梁、诸,中有秦、任、廖等十余名高手,都是国手水平,竟然无一人进入决赛。进入决赛的两人,一名来自山东济南,一名来自成都。

    两人一路杀来,全无败绩。倒在他们手下的,都是北宋围棋界成名数十年的巨人。

    姬金虎大为高兴。他就是希望发现新人。长江后流推前浪,新人总比旧人强。如果世界仅是旧人强,新人弱,这世界还如何前进发展?

    两人的决赛用大盘讲解,围观的人,除了下棋的人,百姓更是人山人海。

    杭州知府,都率领了衙门一帮人,坐在当中观看比赛。

    决赛出了意外。围棋不比象棋,盘盘都是要分出胜负的,不像象棋和棋多。由于两人水平太高,第一局竟然下出了“三劫连环”的珍局。这在围棋史上有,并不多见。真正“三劫连环”的棋谱,有,很少,见到的多是残谱。

    总裁判对姬金虎说:“名局出现,这只能算和棋。”

    姬金虎说:“如何办?”

    “再下一局。”

    “好,再下一局。”

    第二天,两位青年高手,再下一局。

    从下午太阳升起到下午日落,两位青年高手才下至残局。棋局让天下棋士震惊,让总裁判也大惊失色。两人竟然下出了更加可怕的“五劫连环”妙局。

    在历史上,这只是传说,从无棋谱。在场所有的围棋高手,都震惊与叹服了。他们下棋一生,“三劫连环”都没下出过,更别说“五劫连环”。这是神仙才能下出的棋啊!

    总裁判对姬金虎说:“只得再下一盘?”

    姬金虎说:“不!两人并列第一,每人奖白银1000两!”

    在场的人顿时欢声雷动。

    第二天,颁奖会在西湖旁边的“碧荷园”进行。

    发奖之前,姬金虎对天下棋士,发出一个更大的奖励公告。

    姬金虎说:“每位棋士,不论是获奖的围棋大棋士,还是没有获奖的爱好者,均可以收授少年徒弟。每人都可以收1——100名徒弟不等。每三年,我要举行一个大宋全境围棋少年排位大奖赛,设重奖,而且至少在三十年内先办十届,这才是我举办这次全国成人围棋排位大奖赛的真正目的。”

    有人问:“你如何重奖?”

    姬金虎一笑,说:“重奖到足可以让少年的师傅一生丰衣足食。”

    “具体如何奖呢?”有人继续问。

    姬金虎说:“每届,我取前100名少年棋才重奖。第50——100名,每人奖师傅八亩地。”

    下面一片喧哗。因为八亩地,的确够一个五六口人家的全年温饱了。

    姬金虎继续说:“第20——49名,每人奖师傅十亩地。第7——19名,每人奖师傅十五亩地。第6名奖师傅二十亩,5名奖二十五亩,4名奖三十亩,3名奖四十亩,2名奖五十亩,第1名奖一百亩。”

    下面的人欢声雷动。大家都知道,姬老爷这个目的,是为国家培养人才,于他个人并无多大益处。同时,认真教棋的师傅,有大收益。

    姬金虎大声说:“重要的是,奖励不设限制与嫉妒。如果一个师傅教出五名或者十名徒弟都得了奖,可以重复得奖,田亩合计全给师傅作为师资,一亩不少!徒弟的奖励,占师傅获奖总额的三分之一即可。此举重奖师傅,没有好师傅,哪来好徒弟?而好师傅,需要一生心血才能练就。”

    下面的欢呼声,连姬金虎与朱大富面对面的说话声,都听不见了。

    在场的几十大象棋名宿,立即有了回家发现天才少年,收授徒弟的想法。有了田地,生活安定,就可以认真下棋,享受下棋,何乐不为?

    大家说,没想到,把围棋下好,也可以下成地主。

    颁奖毕,北宋一场盛大的围棋盛事,在杭州圆满结束。

    晚上喝酒时,朱大富对姬金虎说:“这样一来,围棋对弈在天下,就成了一场盛事。你想,从此有多少少年,拜师学棋。有多少师傅,会认真教棋!”

    姬金虎喝了一大杯,说:“重要的是,一个少年如果成为围棋高手,智慧达到较高境界,他一生在其他方面,就能够做出更多大事!”

    高兴至极的姬金虎没想到,一场大祸,正悄悄靠近他与朱大富。

    比赛结束后,他们在客栈逗留了三天,去看了看西湖的风景,然后收拾行礼,准备朝下一个目标走去。他想做很多无相布施的事。

    谁知他们刚一出客栈,就被三百多官兵包围。带头骑在马上的,竟然是两浙路刺史陈必可。刺史出面,手下厉害猛将自然无数。

    原来,有一个来自开封的棋士吴蛟,获得了第十六名。发奖时,他左看右看,这姬金虎极像开封街上悬赏缉捕的田虎豹。再在心里一想,姬金虎如此慷慨大方,必是田虎豹无疑,因为姬金虎用钱,太大方了。作为棋士,他本应该感谢姬金虎为天下贫寒棋士所作的好事,他自信教授几名弟子,也可得一二十亩田地。但是,缉拿田虎豹的奖励,太诱人了。缉捕告示写得非常明白,捉拿田虎豹,赏黄金万两;提供线索缉拿成功者,赏白银一万两。

    可见田虎豹犯的案子之大。

    有了这万两白银,他几代也用不完。

    所以,待姬金虎颁奖完毕,吴蛟悄悄来到两浙路衙门,密告给刺史陈必可。

    陈必可大喜。要知道,捉了田虎豹,在皇帝与马太尉那里,立下大功一件。可能因此立即进京,在皇帝面前做个二三品大员,主管国家某一方面的事,比在两浙路好多了。日本来的浪人,这时已经成百上千地组团来大宋沿海抢劫,两浙路是重灾区,要迅速离开这是非之地。他把手下几个武功最好的将军召集在一起,准备人马,前去捉拿。

    周蒙将军说:“那田虎豹力斩西夏第一猛将,我等绝对不是他的对手。万一捉拿不成功,反坏了刺史大人的好事。我有一计,可以稳拿田虎豹。”

    刺史问:“何计?”

    “城西有个清莲村,清莲村里有一武术世家,叫越剑庄。庄主欧阳凤凰,是越女剑第六十五代传人。据说他们训练的越女剑阵,天下无敌。如果请欧阳凤凰庄主协助,保证让田虎豹插翅难逃。”

    陈必可大喜,亲自来到越剑庄。

    欧阳凤凰见刺史大人亲自光临,十分惊讶。听了刺史大人请求相助的话,却是断然拒绝。天下英雄敬英雄,他敬佩田虎豹,不想英雄相残。

    而刺史的一番话,却又打动了欧阳凤凰。陈必哥说:“我请大侠协助捉拿田虎豹,不是为那万两黄金,也不是让你名扬天下。而是成功以后,我在陛下面前保举你为四、五品将军,率上万大军驻扎北方,抗击西夏与辽国,为国建功,为百姓保平安。作为英雄,这不是最想做的事吗?”

    刺史说的让他率兵抗击辽国与西夏的这番话,打动了欧阳凤凰。他早有此心,可是报国无门,那时的许多英雄都报国无门。报国是大义,捉拿一个人是小义,欧阳凤凰很自然地作出了选择。于是他率领自己的三大高徒,随陈必可的三百精兵,前来捉拿姬金虎。

    此时姬金虎一个人先走出大门,朱大富在柜台付钱。朱大富听见外面吵嚷,出来的时候,官兵已经包围了姬金虎。

    朱大富大惊,躲在一旁观看。

    陈必哥认定姬金虎是田虎豹无疑,喝令官兵拿下。

    好个姬金虎,知道可能被人认出,也不多说,抢了支枪,与官兵大战起来。官兵当然不是他的对手,他手拿长枪,仿佛一个农人,扫小鸭一样,将官兵纷纷打倒地下,后退不前。

    陈必可对欧阳凤凰说:“只能靠大侠的越女剑阵了。”

    欧阳凤凰便带领三大弟子扑了出来,四人用越女剑阵,将姬金虎围住,展开厮杀。

    纵是姬金虎武功再高,也敌不过这天下一流武功的人组成的越女剑阵。诡异的剑阵,让姬金虎无法招架。只抵抗到三十多个回合,欧阳凤凰就一剑刺中了姬金虎的右手腕。姬金虎长枪掉地,官兵一拥而上,将他五花大绑起来。

    陈必可大喜,率领官兵回到衙门,将姬金虎打入死牢。

    朱大富内心万分焦急,也没有办法。他只得在第二天花了许多黄金,贿赂了死牢的狱卒,才知道陈必可不敢把田虎豹关在杭州。而且他请功心切,派欧阳凤凰与另外两位将军,再挑选出武功高强的军官,组成了一个二十人的精锐押送队,要以最快的速度,将田虎豹押送开封,交给马太尉请功。

    第二天,他看见田虎豹囚禁在大车里,在一帮人的押送下,走出了杭州,望北朝开封行去。朱大富内心只有一个想法,他骑最快的马,回到湘西竹疙瘩洞,让巴飞猿与冉兵法组成一支劫人大队,一定要提前赶到开封地界,在欧阳凤凰他们到达开封的百里之外,劫车成功,救出田虎豹。

    有利的地方在于,无心怕有心。

    欧阳凤凰他们并不急着赶路,而是徐徐前进。他们到达扬州地界,准备坐船从大运河北上开封的时候,李梦笔已经换了七匹快马,日行千里,回到了竹疙瘩洞。

    巴飞猿一听,大惊。立即召来冉兵法,与李梦笔一道,挑选了一百最精锐的悍匪,前后行进在两里的距离内,朝开封奔来。他们在欧阳凤凰的必经之路,开封地界内离开封城还有百里远的京东驿住了下来,静待囚车通过。

    李梦笔向店老板四下打听,可有一队押送囚犯的人马通过?酒店老板说,但凡进入开封的囚车,都会从他酒店前的官道上通过,这是唯一的通道。他还没有看见囚车通过。

    李梦笔大喜。他算了算,五日之内,囚车一定会通过此地。便与巴飞猿冉兵法观察了地形,将一百悍匪,布置在旅馆最集中的官道上。只要囚车通过,立即杀出救人。

    第四日,但见欧阳凤凰一行人,押着田虎豹的囚车,从酒店前的官道上走来。李梦笔看得十分清楚,欧阳凤凰与他的三大弟子,囚车前两人,后两人,前后才是官兵。就是说,如果武功低等,休想劫车成功。

    冉兵法与巴飞猿李梦笔三人早就分好工。巴飞猿与众兄弟劫车救人,冉兵法负责对付欧阳凤凰师徒四人。冉兵法冷笑道:“要说用剑,我这峨眉太极剑,还极想遇到对手。”冉兵法非常自信,他可以以一敌四,对付欧阳凤凰的越女剑阵。

    囚车通过酒店前时,巴飞猿打个长长响亮的口哨,一百悍匪,立马杀了出来。巴飞猿李梦笔与众太保直取囚车,而冉兵法则直取欧阳凤凰师徒。

    欧阳凤凰与冉兵法的剑一相交,便大惊。如此飘逸阴柔却又沉重无比的犀利之剑,招式之诡异莫测,一生未见。敢来劫车,说明艺高人胆大,必非凡人。所以他喝一声:“布阵!”师徒四人四剑合璧,立马形成了杀气腾腾的越女剑阵。

    冉兵法在阵中,全然不怕。一个人斗四个人,打成平手。要知道,近战之时,田虎豹也落在下风。

    冉兵法缠住了欧阳凤凰四人,那边巴飞猿早用狼牙棒杀死两位将军,十几个官兵,劫下囚车,救出田虎豹。二十人的官兵,哪里经得住一百悍匪的攻击?

    所以很快就形成百名悍匪与街上赶集的人,看冉兵法与欧阳凤凰剑阵的攻杀。大家想看一看,到底是峨眉太极剑厉害,还是越女剑阵厉害。

    但冉兵法以一敌四,不落下风,打成平手,已经是胜了,这一点,欧阳凤凰内心最清楚。他慢慢看出了冉兵法的剑法来路。这峨眉太极剑,天下最好三大剑法之一,排名在越女剑之前。他知道他们要取胜,是极难的。

    酣斗之中,欧阳凤凰突然看见田虎豹已经被救下,在那里指点他师徒四人与冉兵法的剑法。犯人已丢,一切完蛋。当将军报国的事,已经是一场春梦。所以他便出绝招“风里芙蓉”,仍然被冉兵法轻轻飘逸地躲过之后,喝声“走”!师徒四人突然跳出圈子,收了剑,向南飞奔而去。

    田虎豹与剩下的九十多悍匪,立即向湘西归来。

    半年后,姬金虎与朱大富,来到了西边的益州府路。他们住在成都一家普通旅店里,想考察一下,做些事。签于杭州被认出的经验,田虎豹把自己化妆成了另外一个人。

    姬金虎所以选择在成都做些事,成都从夏商周开始,从秦汉开始,就十分繁荣。八百里秦川,经金牛道,过剑门关,直通天府成都。到了宋朝,成都更是人文荟萃,适合做他心中想做的事。

    姬金虎与朱大富,先在府南河中段,买下一块地皮,开了一家气派的大酒店“贵满堂大酒楼”。姬金虎用高薪聘请了三大地道的川菜大厨,仅用了两个月时间,就在成都闯出了名号。大家都说“贵满堂大酒楼”的菜,好吃又便宜,真不知道老板如何会这样做生意。

    舍得给大厨钱,就是唯一诀窍。

    “贵满堂大酒楼”的生意好起来以后,姬金虎让朱大富陪着他,在成都四周的郊区转悠。他要找一处他想找的房子。功夫不负有心人,结果还真给他找着了。

    原来,在李冰杰作都江堰西边数十里的一处山上,有一处破败的庙,叫鹤鸣庙。里面只有一个老和尚,两个小和尚住持。但过去这里不是庙宇,而是书院,叫“鹤鸣书院”。书院所以成了庙宇,是书院的资助人驾鹤西去之后,他的后人不再资助书院。于是教书先生们走了,读书人也走了。空着的房子,自然成了和尚们的事业。和尚们很快在书院里塑起佛菩萨,钟鼓一敲,信众云集,钱油自来,便成了庙宇。

    对面山上更有一大庙。姬金虎给老和尚一大包银子,让他带领两小和尚到对面的庙宇住持。老和尚本来就从对面的大庙里来,突然看见有人施舍这么多银子让他们交出书院,心中高兴。就带了两个小和尚,回到师兄那里去了。

    姬金虎让朱大富请出佛菩萨,送到乡村那些无钱塑不出佛菩萨的小庙里。然后,请来成都的高手匠人,要把这里装修成天府之国最漂亮的书院。

    最重要的是,要在成都、国内,购数十万卷书收藏于书院,供读书人阅读。

    朱大富做这事的时候,姬金虎就四处去寻访有资格能在书院主讲的先生。按照他的想法,他要请来一位辞官归里,现在隐居乡村的进士,到这里讲书。还能考上进士的人,都有真功夫。让他来主持书院的讲学,必能招来更多的学士讲学。那么在此学习的少年或者没有功名的秀才们,就能学到真东西。

    有没有隐居乡村的进士?

    姬金虎在成都周围的县中及更远的地方寻找。

    梓州路南山村的马檀楠,已经气了三个月,那气还没有消。想起那场突然的大火,烧了他在浙江买的一套三十卷古籍,他就有想吐血的感觉。

    马檀楠祖居南山村。少年时代,他就是本地有名的少年才子,读书过目不忘,诗词楹联俱佳。村里的老秀才说,此子今后必然高中富贵。

    马檀楠十六岁就考上秀才。二十九岁时,高中乡试,成了一名举人。第二年去开封参加皇帝主持的殿试,名列二十二名,高中进士。

    由于马檀楠擅长儒家学说与诗歌,对许多历史大事件有自己见地,所以入选翰林院,编修史书。南山村的人,昵称他为马翰林。

    马檀楠的诗歌,当时被称为京城十大家。

    由于诗歌有名,皇帝近臣郝雎桥有意拉拢马檀楠。马檀楠始终不买郝雎桥的账,离他远远的,敬而远之,所以让郝雎桥十分烦恼。

    原来,历代皇帝身边,最吃香的人,并不是忠心的大臣,并不是有才的人,而是皇帝喜欢的人。哪种人是皇帝喜欢的人?挖空心思给皇帝弄好吃的,找好玩的,逗皇帝开心的,奉承夸奖皇帝的,等等。皇帝也是人,要是他耳朵里天天都是忠臣们的忠言填满的针乱插着,头皮发麻,脑袋剧痛,他也很恼怒。这个道理,大家很容易懂。

    郝雎桥夜夜都在想让皇帝高兴的事,所以皇帝越来越喜欢他,官越当越大。

    马檀楠恼怒郝雎桥这种人。他十数年寒窗,一身本事,高中进士,就是想为大宋做些大事。北有虎狼般的西夏与辽国,西南有大量的蛮族需要教化。如果是为国做事的忠臣,会忧愁得夜夜睡不着。所以他想为国家做些大事,他想做的大事,绝不是郝雎桥这种人做的事。

    可是郝雎桥需要一帮像马檀楠这样的人做朋友。郝雎桥也是进士出身,也写得一手好字,也写得诗。他需要真正的诗人马檀楠们夸奖他的字写得好,诗也写得好。那样,他在京城也很有面子。

    历朝历代都有这样附庸风雅的俗官。

    郝雎桥是浊流,马檀楠是清流。

    两种不同的水流,不可能汇在一起。

    如果汇在一起,只有剧烈的斗争。

    郝雎桥花了很多心思拉拢马檀楠,马檀楠始终不买他的账,不夸奖他的诗与字,不对他的东西写任何诗词附和与评论。

    正直的人就像李白,小人们就像李林甫。

    李林甫嘴上的蜜再多,再会说,如何说得服高贵的李白跪着去他的屁股前闻屁臭,并写出类似“白发三千丈”,“疑是银河落九天”这样宏大的诗歌意境去赞美屁臭?

    马檀楠不买账,让郝雎桥很没面子,十分恼怒。

    看不起我是不是?郝雎桥想。

    山野村夫,粗鄙之人,看我如何收拾你小小的马檀楠!

    六年之后,还终于给郝雎桥找到了收拾马檀楠的机会。

    这些年,一心做学问的马檀楠,在翰林院编了几部有用的书出来。皇帝阅读完毕,十分高兴,所以放马檀楠连续去做浙江、广东、江西诸路的提举学事司,主管一路的教育。北宋的路管府、县,相当于省。

    谁知,他在江西的任上,发生了乡试考题泄密事件。

    考题泄密,本是他的手下,没有经受起一巨商儿子重金的诱惑,泄露了考题。其结果是有学问的人,没有考上举人。没有学问的几个富商孩子,竟然高中举人。没有学问的人高中,在城里高调庆贺,气坏了有学问的人,所以有人举报。皇帝震怒,派人来查,买题事件水落石出。罪犯是马檀楠手下,但郝雎桥,将一切罪过,全推在了马檀楠身上。更可怕的是,郝雎桥早准备有马檀楠通辽的“罪证”,在他的许多诗里都有可疑的迹象。皇帝虽然也知道是莫须有的事,一介文人,不可能通辽叛国。皇帝虽然免了马檀楠的死罪,活罪却大。

    皇帝将马檀楠流放海南最南的一个小县。由于海南多瘴气毒虫,流放那里的人,大多病死在那。因此,流放那里,相当判了慢性死罪。

    君命不可违。马檀楠虽然仰天痛哭,喊冤不迭,也无济于事。半年之后,他颠沛流离,到达流放地。

    马檀楠在那呆了三年,大病了五场。最后,在当地土人的帮助下,煎服草药,九死一生,一身伤残地活了下来。幸好朝中几个同年进士好友在皇帝面前一再营救,皇帝心知马檀楠也是冤枉的,所以赦免了他,让他到一个州去当儒学讲授。

    马檀楠受此磨难,感觉奸臣当道,伴君如伴虎,前程凶险,坚决辞了此官。在他看来,自由才是最可贵的,家乡南山村的每一亩秧苗之青,麦花之香,茄子之紫,辣椒之红,桃红李白,月明星稀,林梢横霭,炊烟肉香,鸡鸣狗叫,鸟鸣空山等等,那才是人生最好的陪伴。

    他与家人回到了南山村,买了几十亩地。

    种田。

    喂鸽。

    养狗。

    画猫。

    赏花。

    读书。

    对弈。

    论道。

    饮酒。

    写诗。

    著述。

    然而几年下来,正是壮年的马檀楠,也感觉到了人生的寂寞。

    正是好年华,一身大本事,好为国效忠的时候,却闲居乡村。豪杰报国无门,却也惆怅忧郁。

    所以,他时时不与家人打招呼,骑一瘦马,四处云游。

    当姬金虎寻到马檀楠的南山村要拜访他时,第一次,管家说,老爷在外云游去了。

    等几天,第二次去,还在外。

    第三次,一样没回。

    第四次,还是查无音讯。

    第五次,管家对他发出无奈的笑。他对管家说,他可以在哪里找到他?管家说,四川这么大,也不知道是不是沿金牛道去了长安,你在哪里去找?

    天下路万条,不知哪条中。

    姬金虎去了十一次,才见到了云游归来,一身疲惫的马檀楠。

    马檀楠听说他来找了他十一次,大为感动。他请姬金虎走进“竹斋堂”,里面几把竹椅,一张竹桌。然后他自己烧开一壶水,说:“这后山上有一种白茶,虽不值钱,却也珍稀。只有一棵茶树长着这茶。茶摘下炒出之后,放在那里,颜色呈白色,所以本地人叫白茶。但泡出来的茶水,浓稠清香,非常好喝。平时我都舍不得喝,感谢先生十一次来找我,我以此茶谢罪。”

    姬金虎说:“先生客气了。”

    马檀楠问:“不知先生找我何事?”

    “我觉得有一种人十分辛苦。”

    “哪一种人?”

    “我也是见过世面的人。正因为见过世面,所以我觉得这种人很苦。有一种秀才,读了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书,从少年读成了白头,永远只是秀才,在乡试上考不上举人,没有考进士的资格。所以他们极穷,甚至家人都十分厌倦。你想,一个人只读书,不干活,却永远也考不上举人进士当不了官的穷秀才,而且说话还十分尖酸刻薄的人,多让身边的人讨厌。”

    “那是。这种穷秀才,天下极多。”

    “所以一些穷秀才,被家人憎恨。于是他们图耳根清净,就住在破庙烂观里,甚至住在桥洞下古墓中苦读。不管如何苦读,他们还是考不上。”

    马檀楠长叹一声:“那又有什么办法?考举人进士,是一种大如天下的学问。天下读书人多了去,几十万上百万,可是三年只有一百八九十人能中进士。如此残酷的挑选,自然,穷秀才就多了。”

    姬金虎一笑:“如果有个书院收留他们,供以粗茶淡饭,听大儒讲《四书》《五经》,诸子百家,历代诗词歌赋,治国之策,状元范文,然后认真读书,苦苦领悟,那会增加多少机会?”

    马檀楠一拍桌子:“那当然好。可是,这要多少钱才行!”

    姬金虎一笑:“还有许多穷人家孩子,在乡村读书。请不起好老师,仅在私塾听老秀才讲学。老秀才是找碗饭吃的,他如何教得出滔天本事?所以,白白地浪费了许多天才少年的聪慧。”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

    “我一直在想,要是有人设一书院,请大儒在里面讲授,可以接收那些贫穷的天才儿童读圣贤之书,先生觉得,是不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几个天那么大的好事!”

    “如果有座书院,能够供养一些像先生一样被国家弃用被埋没的能人,给学生讲课之外,专心做学问,认真著书,再刊刻于世,让天下人阅读美妙的学问,那该多好!”

    马檀楠问:“你什么意思?”

    “先生有山峰那么高的真学问吧?”

    “没真学问能够考上进士,当几省管教育的官?”

    “是的。先生忠君吧?”

    “当然忠君。”

    “先生被国家弃用了吧?”

    “都是奸臣当道!可恨的马雎桥!要不是他的陷害,我还在为国家效劳,可能已经做出了些成就。”

    “现在先生被埋没了吧?”

    马檀楠叹息一声:“处在乡村,虽有诗酒娱乐身心,有力却不能报国,恨英雄无用武之地,怕这一把老骨头葬于寂寞荒草之中,所以有时也独自泪流满面,伤心绝望!”

    “像先生这样的人,蜀地中还有吗?国内还有吗?”

    “蜀地当然有。我经常去拜访他们,借酒浇愁。国内就更多了。”

    “那太好了!先生,你知道都江堰那里的鹤鸣书院吗?”

    “知道。可惜现在成了一座小庙。”

    姬金虎一笑:“不!先生,那里我买了下来,恢复成了书院。而且,装修一新。”

    马檀楠一听,十分高兴:“真的?”

    “那是当然。而且,我还在书院四周,买了八百亩地,作为书院的地产,供里面的老师与学生四季开销。”

    “你哪来那么多钱?”

    “在下从小没读过多少书,一生遗憾。好在经商还成,在成都经营贵满堂大酒楼。此外,也是‘仁鑫钱庄’小股东之一。”

    马檀楠双眼明亮:“仁鑫钱庄,那可是天下最大的钱庄!”

    “钱没有智慧重要。”

    “那是。那么,先生,你要我做些什么?”

    “我想请你作鹤鸣书院的院长。除了请大儒来驻院讲学,自己也讲学外,也负责接收那些贫穷得走投无路的秀才来书院住读,免费供他们吃住。还要最大限度地接收聪慧过人的少年读书,学费减半。先生喜欢不喜欢作鹤鸣书院的院长?”

    “当然喜欢。只是……

    “只是什么?”

    “我有能力作鹤鸣书院的院长么?”

    “你是进士出身,你不行,谁还行?”

    “那倒是。不过……

    “不过什么?”

    “我这一家,大小也是十几口人,我是主心骨,管理着几十亩田产,一年四季耕作,维持全家生计。我怕我走了,他们做不出来,挨饿受冻。”

    姬金虎哈哈大笑:“我既然请先生作院长,难道我让你白做么?每年我要给你开薪俸的。先生想知道是多少?”

    马檀楠说:“惭愧!那是多少?”

    “先生猜一下。”

    “待我如正九品儒林郎?”

    “低了!”

    “从七品县级儒学教谕?”

    “还是低。”

    马檀楠站了起来,有些激动地说:“莫非要待我如从六品州级儒学教授?”

    姬金虎说:“先生满意否?薪俸月50两,年600两。八百亩田产收入十成中的一成,也分给先生家用。”

    马檀楠一身发抖地说:“这,这,这这这也太多了。”

    说真的,这些年,老母与妻子生病,长期卧床,四处借贷,受他受尽贫穷之苦。

    “先生衣食无忧,方可尽心育人。如果先生同意,明日就与我一同前去鹤鸣书院,全家人也可搬去居住。请其他讲学大儒,书院杂役,随着天下投奔秀才与书童的增多,我想花费定然不少。我暗中先给先生一百万两白银银票,先生细心收藏,支付书院费用。不够时即到贵满堂大酒楼告知,送下一个一百万两。”

    马檀楠摇头说:“先生不是人。”

    姬金虎大惊:“我不是人,难道是兽么,鬼么?”

    马檀楠大笑:“是活着的佛菩萨。”

    姬金虎说:“这都是亡妻教我的,无相布施,给予不求回报。”

    马檀楠赞道:“无相布施,好!先生真圣人也!先生如此修为,已经达到十地菩萨前五地菩萨的境界了!”

    十地菩萨,前五地菩萨?姬金虎真听不懂。

    鹤鸣书院重新开张,而且由马檀楠等一帮饱学大儒讲学,接受天下贫困秀才寄读,特别聪慧的少年免费入学,其他少年书院录用后,学费仅收一半的事,立即震惊了巴蜀大地。甚至传至云南贵州与荆楚大地,中原大地与江浙岭南地区,甚至远在海洋深处的流球都知道了。因为有一些穷秀才与学生,就是从这些地方来的。

    截止报名时间,竟然来了穷秀才一百八十余人,招了少年三百余人。

    真成了好大一个书院。

    马檀楠有些害怕,怕养不活这么多白吃白喝的穷秀才。姬金虎哈哈一笑,说:“让秀才们参加春耕秋收,吃些苦头,更有利于学业精进。八百亩地,还是能够养活三五百人的。万一不够,我再买五百亩送给书院。”

    马檀楠大喜,那自然够了。

    开学典礼上,马檀楠请姬金虎给学子们训话。

    姬金虎话简单,却十分激励下面数百学子。他说:“我不管你们认真不认真读书,是不是在这里混日子。我只宣布奖励方案。凡从学童中秀才者,奖励白银三百两。凡从秀才中举人者,奖励白银三千两。凡从举人中进士者……

    他有意停了下来,在那喝茶。

    一高瘦的秀才站起来问:“那不是要奖励白银一万两?”

    姬金虎说:“不!”

    “那是多少?”

    “一分也无。中了进士,还说金银?他必须回到书院拜谢恩师,承诺八个字。”

    马檀楠问:“哪八个字?”

    姬金虎面对学子,铿锵有声地说:“一世清廉,为国尽忠!”

    马檀楠带头鼓掌,书院内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未完待续)


    作者寄语:中篇小说《大悍匪传》是一个表达智慧与美德,探索宇宙真理的一个佛教题材小说。系《今古传奇》杂志主编王博士2018年约稿。作品10.5万字,修改后以《大宋棋匪》之名,6.8万字篇幅发表于《今古传奇》杂志2019年9月第五期(全年六期,每期发五位作家五部中篇小说),这是我在《今古传奇》杂志发表的第二个中篇(第一个中篇《大明棋王》以8万字篇幅,发于2015年三期头条,并获集团全国小说征文一等奖)。今将未修改之全部篇幅《大悍匪传》与宗亲们分享,感受智慧与道德、文学与故事之美,乞多指教。帅士象,真名田世荣。四川绵阳市安州区人,现就职区委宣传部。三部文史著作共二百余万字,分别获得三个省级一等奖。目前著有七部长篇童话,一百余万字,均未发表;今年写有一部史诗性历史电影剧本,亦石沉大海。人生很努力,人生也很失败!不过心安,享受过程的快乐!


    供稿:田世荣


    相关评论  
    暂无评论

    登陆评论!


    上一条信息: 帅士象(田世荣)中篇小说《大悍匪传》连载·第六回 官兵恶战竹疙瘩洞       

    下一条信息: 一个将军世家的三代传奇--田兴恕、田应诏、田景祥




    图片新闻
    田氏家族姓氏图腾
    田氏家族姓氏图腾
    田维华《贵州建制史新论》出版
    田维华《贵州建制
    【祭文】壬辰年华夏田氏祭祖祭文
    【祭文】壬辰年华
    田普和许世友的老照片
    田普和许世友的老
    田慧中和他的“田氏脊柱骨刀”
    田慧中和他的“田
    郓城田氏返故土拜祖敬拜始祖仪式:田绪科宣读《拜祖文》
    郓城田氏返故土拜
    热门信息
    ·  中国趣姓及人数最多和最少三个姓氏
    ·  田氏香火神龛对联选录
    ·  最新最全田姓名字
    ·  徐悲鸿《田横五百士》 赏析
    ·  国艺书画馆:田氏家族及其作品欣赏
    ·  田纪云:我是怎样步入中南海的
    ·  中国最原始的十二姓氏及姓氏宗法
    ·  从副总理(田纪云)故居所想到的
    ·  田氏家族姓氏图腾
    ·  《冯谖客孟尝君》原文、注释及译文




    Copyright @ 2019-2020 华夏田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田氏谱务垂询:13616327059 家运   点此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投稿邮箱:13206324978@163.com   田氏家族微信群
     田氏网备案号:鲁ICP备15019233号
    田氏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