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华夏田氏网,传承田氏文化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田氏论坛  【田氏家谱共享数据库】
    站点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栏目 - 田氏才艺
     
    帅士象(田世荣)中篇小说《大悍匪传》连载·第一回 索神器太尉难虎将
    作者:田氏网   访问量:1577    添加时间:2019-10-23 22:00:38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作者寄语:中篇小说《大悍匪传》是一个表达智慧与美德,探索宇宙真理的一个佛教题材小说。系《今古传奇》杂志主编王博士2018年约稿。作品10.5万字,修改后以《大宋棋匪》之名,6.8万字篇幅发表于《今古传奇》杂志2019年9月第五期(全年六期,每期发五位作家五部中篇小说),这是我在《今古传奇》杂志发表的第二个中篇(第一个中篇《大明棋王》以8万字篇幅,发于2015年三期头条,并获集团全国小说征文一等奖)。今将未修改之全部篇幅《大悍匪传》与宗亲们分享,感受智慧与道德、文学与故事之美,乞多指教。
    帅士象,真名田世荣。四川绵阳市安州区人,现就职区委宣传部。三部文史著作共二百余万字,分别获得三个省级一等奖。目前著有七部长篇童话,一百余万字,均未发表;今年写有一部史诗性历史电影剧本,亦石沉大海。人生很努力,人生也很失败!不过心安,享受过程的快乐!
     
     
    大悍匪传
     
    帅士象
     
    第一回  索神器太尉难虎将
     
    公元1044年寒冬,宋仁宗在位。
    在西夏皇帝李元昊的猛攻下,西北渭州城危在旦夕,守城大将黄天龙一日三道求援信疾驰送京,说最多再坚守半月。宋仁宗命掌管天下兵马的殿帅太尉马斌智马太尉,率领大军救援。由于宋朝此时要面对付西夏与辽两个北方劲敌,且已经与西夏进行过三次大的战役,均战败损失惨重,基本无兵可派。马太尉想尽一切办法,冒险从拱卫京师的已经很空虚的禁军中狠心抽了一万人,再加上地方杂牌,勉强凑了三万军队,号称五万大军,飞驶到渭州城救援。
    李元昊自称帝以后,与北宋三大战,辽国一大战,均取得了胜利,帝国根基基本稳定。特别是与北宋三大战大胜以后,他信心大增,心想作为炎帝后代,正统羌帝后人,想一举灭了北宋,国土延至长江以南,成为可比秦皇汉武的大帝。他这次亲自率领20万大军,杀到渭州城下,破城南进横扫大宋。守将黄天龙只守不战,数攻不下,损失惨重,他也没有办法,只得驻兵城下。
    这天,西夏兵如旧在城下叫战,一直高挂免战牌的城门却慢慢打开。只见马太尉率领大军,在城门外排开阵势。李元昊听说懦夫北宋将士开门应战,不觉大喜,亲自来到阵前。
    马太尉策马上前,先是责备了李元昊一番。说他作为北宋属臣,受恩多年,不应该恩将仇报,反叛建国,还自称皇帝。你是辽国的女婿,攻打辽国,更不像话,无情无义,不忠不孝。李元昊只是冷笑,不作回答。在这个弱肉强食的时代里,说那么多废话有什么用?打赢就是一切,抢了你的财物、金银、人口回去作奴隶,女人作妾,这个很实在,民心也会大快,这就是他鼓励将士南下作战的唯一理由,大家都盼着去宋朝抢东西,像在汉境里抢吝啬地主箱子里几十年攒起来的金子一样容易。
    马太尉最后说:“大军杀戮,都是百姓遭殃。开国护国,不过在于名将。不如我今天派五员猛将,你也派五员猛将,决一胜负如何?”
    李元昊大喜,他手下擅长杀人的猛将多了去。他问:“如果你败,则如何?”
    马太尉说:“我败,则将此城献给你,某自当回去承担灭族之罪。要是你败了呢?”
    李元昊:“你说条件。”
    马太尉说:“要是你败了,从此退兵,西夏对宋称臣,双方和议,永不侵犯。”
    李元昊想了想,点头答应。在他看来,他只怕你不战,他是不可能败的。
    所以,李元昊将手下最厉害的五位猛将,派了出来。他们个个都是身经大小数十战的一流猛将,可谓开国功臣,个个厉害无比。
    马太尉喝一声:“田虎豹等众将出列。”
    高大威武的田虎豹答应一声,手提长枪,策马出来。宋朝五位大将,个个威风凛凛,出队应战西夏五猛将。
    马太尉敢如此与李元昊谈条件,他内心有绝对的信心。原来,田虎豹等五位将军,是马太尉从八十万禁军教头中(宋朝号称八十万禁军,其实不过十来万。此时的禁军,由于连年战争消耗,仅有三万),挑选了五位最好的教头,个个都有万夫不挡之勇。马太尉绝对相信,田虎豹这五位将军,最差也是和对方打个平手。万一当中有位教头超水平发挥,赢了对手呢?他觉得赢的可能性极大。
    双方十员大将也不多说,在阵前捉对杀将起来。
    田虎豹对阵的是西夏第一猛将李罴。此人使一柄异形大斧,力大无比,自西夏与北宋开战以来,已经斩了宋朝十余位大小将军。田虎豹使一根长枪,毫不畏惧,杀了过去。
    十员大将在阵前杀得尘烟四起,两边士兵的呐喊山摇地动。半个时辰过去,十员大将全是平手,并且已经激战了近百回合。
    马太尉所以对自己的五将有绝对信心,是这些禁军教头,本来就是经过层层比试,天下武艺最好的才能成功应聘。而这五人,又是教头中最好的。他们可以说是北宋最厉害的一百战将之一,个个有万夫不挡之勇,只有平或胜,不可能有败。
    但是结果还是让马太尉吃惊。
    西夏大将吼一声,一刀将一位教头剁下马来,瞬间身首异处。
    一位教头一锤将西夏一位大将脑袋打开了花。
    西夏另一猛将一锏将一位教头打下马来,再补一锏,教头脸上立即鲜血四溅,死于非命。
    北宋一位教头佯败之时,反身一箭,又将西夏一猛将射下马来。
    西夏大宋各胜两场。
    剩下的,就看田虎豹与西夏第一大将李罴的结果了。
    对方势大力沉,田虎豹枪法再好,也捡不到便宜。他心想力战不行,只得计取。于是田虎豹交手之中,有意示怯,露出败式。田虎豹一败,策马就逃。西夏猛将占了上风,哪肯放过,双脚夹击跨下宝马“万里风卷”,闪电般追上来。西夏猛将看得真切,一斧朝田虎豹背心砍去。田虎豹无处可躲,只得落马坠地躲过这致命一击。古代对阵,人从马上掉下来,已经百分之九十输了。李罴心中大喜,一斧补去。突然他感觉心有物堵,一身无力,双眼黑暗,大斧从手中掉了下去。原来,这是田虎豹的祖传绝学,号为“弃马枪”,败式中在险中险里取胜,从马下绝不可能的角度,一枪穿透李罴的胸膛。田虎豹用枪挑起西夏第一猛将,在空中划了一个孤形,漂亮地甩了出去。
    两边大军一齐喝彩。
    胜负已分,马太尉对李元昊说:“称臣之诺是否兑现?”
    李元昊冷酷的一张脸默默点点头,率领大军向北退去。李元昊灭亡北宋的心,顿时烟消云散。北宋毕竟立国近百年,人才太多,猛将如云。自己呢,才立国数年。要想烧水烫鸡般几下灭掉大宋,是不可能的。
    一个月后,西夏使臣来到开封,与北宋签订协议。西夏向宋称臣,李元昊接受宋的封号,取消帝号,称夏国主;双方数年战争中所掳掠的将校、士兵、民户不再归还对方,史称“庆历和议”。
     
    大军班师回到开封,即使大雪纷飞,也止不住两边街道上万民众的欢呼声。
    马太尉得意地骑马走在前面,尽显荣耀。
    田虎豹等一众将军教头,骑马跟在后面。
    后面是大队的禁军与士兵。
    无意中,田虎豹的脸朝一条巷子望去。但见两个衙役,用车将两具老人的尸体,从雪堆中拖了出来。丢上车后,朝城门外走去。
    田虎豹心中一紧。他知道,这一定又是冻饿而死的流民。自西夏与宋开战数年,北宋大败三阵以后,北方的边民,大量流入京城。这里倒是没有野兽般的西夏兵烧杀抢劫他们,可是寒冷与饥饿,甚至比西夏兵更狠。流入京城各个角落的数万流民,也许夜夜都会冻饿而死不少人。想到这里,他一声叹息,低头前行。在前方取得的战功,此时在内心顿时高兴不起来。
    班师回朝,大喜的宋仁宗封赏了大家,赐宴以后,田虎豹回到家里。
    已经有近两个月没见到美貌贤惠的夫人了。所以他进门就问仆人:“夫人呢?”
    仆人说:“在暖阁抄写佛经。”
    田虎豹一笑,来到了暖阁。果然,夫人董玉莲正在抄写佛经。原来,玉莲生长在一个数世礼佛的家庭,从小礼拜佛菩萨,学习佛经,喜欢做善事。这一点,让田虎豹内心十分愉悦。
    他说:“夫人,可曾想我?”
    她说:“当然。不过,教头此次北征,可否立下战功?”
    他得意地说:“力杀西夏第一猛将,为国立下第一战功。”
    “好!教头果然厉害,佩服佩服。不过,立下如此战功,皇上可否有赏?”
    “当然有赏,第一赏。”
    “赏的什么?”
    “黄金五十两,白银五百两,绸缎十匹。”
    “你立下第一大功,皇上才赏这么点?”
    田虎豹有些吃惊,说:“这么点?不少了吧。想我大宋县令,一年也才三百两银子。这黄金白银,当一个县令三五年的俸银了,还少?”
    董玉莲伸出手道:“当然少,我希望你有百两黄金千两白银的赏赐。不过,少也有用。把金银拿来,我有急用。”
    田虎豹命人将装金银的箱子从后面抬来给她,问:“给你那是自然的。不过,夫人有何急用?”
    “我捐给大悲寺。”
    田虎豹有些不高兴:“夫人,这钱是我舍命换来的,你应全部用于家用。花园中的厢房,不是早就该修了?我还想用这些金银,在家里给你盖座佛堂呢。怎么拿去捐给大悲寺?”
    董玉莲边看金银边说:“大悲寺在这寒冬,最需要金银,多多益善。”
    “大悲寺八方都在施钱给它,够有钱了,不差你这几个。”
    “他们差,现在很差。”
    “他们差这钱做什么?”
    玉莲说:“你想想京城有多少北方涌来的落难流民?在这寒冷的天气里,他们度日如年。大悲寺天天在舍粥舍馒头,排起的队看不见尽头。所以,他们再多的钱也不够用。”
    田虎豹一听,想起回来街上所见,不再言语。
    但这么多皇上的赏赐,被她拿去给了大悲寺,他心有不甘,所以他说:“夫人,你心地善良。但我想悄悄地问一问,你敢保证,大悲寺的僧人,把你的金银,全帮助了流民?”
    “我相信。”
    “你保证他们没有挂羊头卖狗肉,从中赚了许多?”
    董玉莲把头抬起来问他:“相公,你怎么有这么奇怪的想法?”
    田虎豹咳嗽一声,说:“实在是,我清楚地记得一百多年前,唐武宗的灭佛事件。”
    原来,唐武宗的时候,看见天下佛庙财产太多,削弱了国力,所以下诏灭佛。一年时间,灭佛结果吓人。皇帝下诏向天下人宣布灭佛结果:“天下所拆寺四千六百余所,还俗僧尼二十六万五百人,收充两税户;拆招提、兰若四万余所,收膏腴上田数千万顷,收奴婢为两税户十五万人。”唐武宗灭佛以后,国力大增,国家出现中兴气象。
    董玉莲:“相公,唐武宗归西以后,唐宣宗马上兴佛,至今已达两百年,为何不衰?”
    田虎豹:“这个不知。”
    “相公,因为佛家之人不是你说的赚了多少。正如佛经所说,佛家从来都是无相布施。”
    “什么叫无相布施?”
    董玉莲说:“就是给予不求回报。既然佛家讲究给予不求回报,像大悲寺里的高僧大德,又怎么可能赚?”
    田虎豹说:“我有些惭愧,夫人。”然后在一边咕哝道:“要是给予的不是金银,那就好了。”
    董玉莲放下金银,对着他哈哈大笑,说:“相公,佛家的给予有多种,金银只是其中最不足道的一种,你想听听吗?”
    田虎豹来了兴趣,只要给予不只是金银,那就太好了。但是,除了金银,你还能给他人什么?所以他说:“夫人,我洗耳恭听。”
    董玉莲说:“相公,佛家认为,给予金银固然可以,但是比金银可贵的给予还有很多,比如笑给予。”
    “笑给予?”
    “不论你对任何人,穷人、乞丐、病残、老弱等等,你含笑以待,像太阳照亮阴霾,明亮温暖他们的心,就是笑给予。”
    “新鲜。”
    “再比如心给予。”
    “什么是心给予?”
    “用好心帮助穷人,给他出好的主意。有时,一个好主意,可以帮助一个人一生,那比金银更可贵。”
    田虎豹说:“有道理。”
    董玉莲:“再比如眼给予。”
    “眼给予?”
    “用一双温暖仁爱的眼睛看着穷人,而不是用一双鄙视厌恶的凶神恶煞的眼睛看着穷人,这温暖的眼光,可能会温柔温暖他们一生。”
    “有趣,夫人!”
    “再比如话给予。”
    “何谓话给予?”
    “不是用恶毒的话杀死一个本来就可怜无助的人,而是用甜美的话慷慨地鼓励一个人,欣赏一个人,肯定一个人,赞美一个人等等,给他们自信,让他们内心获得力量,从困厄中走出来,可能比金银还好吧?”
    田虎豹内心顿时有些惭愧,心诚悦服地说:“夫人,谢谢你,你真是让我长了智慧。我这区区一点金银,给予的是太少了。好好,你全拿去!”
    夫妻在那哈哈大笑。
    然后,田虎豹叫仆人备车,陪夫人朝大悲寺走去。好一对恩爱夫妻。
     
    田虎豹因为立了大功,皇帝除赐他黄金白银外,也下旨晋升他为都教头。京城禁军八十万教头,无战事情况下,禁军保持在十万人左右,教头有三千余人,其中大部分是副教头,教头有三百多人,而这都教头,则只有数十人。
    所以都教头的军阶已经很高。
    马太尉给大家放了十天假。
    假期满了以后,田虎豹像过去的时间一样,照常上班画卯。但坐班的房间,已经由过去的四人一间房,变成一人一间房了,这显示了战功获得官阶提升后的不同。
    衙役过来说,马太尉有事找他。
    田虎豹高兴地过去了。在他看来,马太尉是他真正的恩师,他的靠山。
    进去后,马太尉连忙让座,然后对他说:“此次与西夏大战,多亏你力斩西夏猛将,大胜回朝。要是我们真的败了,我和我的家人,可能都身首异处了。所以本帅十分感谢,对你的武功,也十分佩服。”
    田虎豹连忙谦虚了一番,说:“太尉过奖,不敢当。虎豹身为太尉属下,理应尽力为国效劳,为陛下分忧。”
    马太尉说:“所以我有个想法,事先与你通一下气。”
    “太尉有什么想法?”
    “我想让你去渭州,作兵马都监。想那地方,与西夏接壤,西夏每次入侵,那是首要位置。你此次力斩西夏大将,威震番邦。在那里去作兵马都监,主管军事,手下随时有近两万大军,胜过在这里作都教头。”
    田虎豹一听,热血沸腾。都教头在禁军中地位虽高,但毕竟只是教头,说到底是闲职。如果去做一州的兵马都监,知府管地方政事,他主管军事,可以说是每个教头都渴望的。赫赫战功之下,极可能做到省级的兵马都监,那可就是将军。将军之上,或可做到率领十万大军征战四方的大将军,封侯挂帅,皆有可能。这可是天大的好事。想到这里,他的额头上冒出细汗,手指也在微微颤抖。他就不信,这么好的事,会落在他的头上。
    马太尉自然将这一切看在眼里,问他:“不知虎豹是否愿意?”
    他说:“谢谢太尉,当然愿意。”
    马太尉一笑,说:“既然你同意了,我马上奏明圣上。你如此盖世武功,自然应该建立大功,扬名天下,封侯挂帅,为国出力,光宗耀祖。”
    他说:“太尉之恩,虎豹一生不忘。”
    马太尉说:“为国荐才,马某的职责所在。你就等着圣恩浩荡吧。”
    田虎豹谢过太尉,正想起身想走时,马太尉说:“不过,我倒是有事相求于你。”
    田虎豹大惊,太尉是什么样的人,有什么样的事求他?那是根本不可能的。所以他恭敬地问太尉:“太尉,不敢!只要虎豹能够办到,万死不辞。”
    太尉哈哈大笑,说:“好!我想借你家祖传神秘兵器︐一看。
    田虎豹一听,如晴天霹雳。他内心先是一惊,然后非常慌乱。但是,他长长吐纳一下,马上静下心来,说:“太尉,您在说笑话。我们家,绝对没有这个东西,那都是外人的传说。”
    太尉说:“是,我听到的是传说。虎豹教头,要不要我给你讲一下,我听到的这个传说?”
    田虎豹说:“洗耳恭听。”
    “八十八年前,你家先祖田蛟将军,随周世宗北伐的时候,被北汉皇帝联合契丹大军,围困于卧阳山谷。世宗大军不超过十万人,敌方约十五万人。虽然世宗率兵坚守一月有余,但最终失败的,必是世宗大军。”
    田虎豹问:“为何?”
    “世宗并无救兵,小股救兵也被击败溃逃。山谷虽然有水,但粮草有限。十万大军,每天消耗巨大。所以北汉皇帝也不着急,知道只是紧紧围困,对方粮草自尽,便可不战而胜。”
    田虎豹:“后周大军危急,世宗危急。”
    马太尉说:“对。正在焦头烂额走投无路之际,你家先祖田蛟将军,有了奇遇。”
    “什么奇遇?”
    “田蛟将军是世宗手下三大猛将之一,时刻在世宗身边。这天,他率兵击退了三千攻入谷内的敌军后,又累又渴。喝了一大罐清泉后,便令手下警戒,他倒在三棵松树下睡觉。睡梦中,便有了奇遇。”
    “不可能有奇遇。”
    “想来那已经是半夜,他梦见一位仙女,踏着彩云,从有月的天中冉冉而下,在田蛟将军面前停下。她自称九天仙女,对田蛟将军说,世宗是人间贤帝,其后人将让位于一位有道大帝,有天下二百余年。那时天下太平,百姓安康,故他不能在此战死。受天之命,特来告你,去取爨刃︐神器。”
    “哦?这么神奇?”虎豹十分惊奇。
    太尉说:“九天仙女对田蛟将军说,此山谷西面半山腰上,有破庙一座。主殿供奉帝释天,佛教中战斗之神,佛陀之大护法神。然而庙久失修,僧人全无,金像帝释天亦被盗走。但原来帝释天所站之坛下,有‘爨刃︐神器一枚。挖掘出来,可助世宗解围。田蛟将军问‘爨刃︐为何神器?九天仙女告诉他说,田蛟将军所使大刀八十斤,‘爨刃︐仅八斤,削铁如泥,故可挥舞如风,有八百斤甚至八千斤的威力。敌国精锐大将,均将为‘爨刃︐所杀,则卧谷之围自然化解,可退兵南回。仙女说罢,飞升上天。而你先祖田蛟将军蓦然醒来,明月晃晃,四处静寂。于是,田蛟将军将信将疑,带着数十精兵,去寻找半山腰破庙。果然有此一庙。田蛟命兵士在帝释天所站坛下挖掘,三米深处,果然掏出一柄‘爨刃︐神器。
    田虎豹说:“爨刃︐兵器,到底是何模样?
    马太尉一笑:“你应该十分清楚。”
    “我绝不知道!”
    “好的,我给你细说爨刃︐形状爨刃︐神器,上天所赐,威力无比。‘爨刃︐众人所见,非常清晰。有丈五长罕见奇木为柄,虽然极轻,却坚硬如铁。‘爨刃︐的形状,如双面斧,形成一个圆形刃面,任何兵器削铁如泥;‘爨刃︐的当中,还有一根蛇矛,约一尺长,任何甲胄如刺纸穿。
    田虎豹说:“太厉害了!”
    马太尉说:“爨刃︐神器,不但田蛟将军那么多手下亲见,而且在后来几天的大战中,你先祖均用此神秘兵器与北汉契丹大将单挑,连杀敌国四十八员大将。都是交战不到三回合,田蛟将军借‘爨刃︐之轻盈灵活,削铁如泥,在兵器上占绝对上风,毁敌兵器,斩敌将于马下。所以北汉与契丹皇帝十分骇惧,撤兵北回。而卧谷之围顿解,周世宗南回中原。世宗后人,果然让位于有道大帝,这便是我大宋江山的来历。
    田虎豹说:“太尉,好精彩的故事。但我的确从没见过爨刃︐神器。
    “真没见过?”
    “是的,太尉。”
    “是不想给我看吧?”
    “的确没有。”
    “我看后保证还你!若不信我,我可将我府上三件宝贝,清风剑、芙蓉刀、黄金锏押你那里。”
    田虎豹知道那是殿帅马太尉府上三件镇守帅府的宝贝,足见太尉心切。他一笑,说:“要是真有爨刃︐神器就好了,不是借,我一定奉送太尉。
    马太尉脸一沉:“这么说,你是不给我看了。”
    田虎豹说:“真的没有。太尉,九天仙女下天梦告爨刃︐神器的故事,都可信么?这世上真有九天仙女这样的神仙么?这不可信,绝对不可信。
    马太尉索然大怒,拍桌子喝道:“本帅数梦爨刃圣器,欲见之心如饥似渴。本帅今天苦口婆心,你却装聋作哑,油盐不进,让本帅失望至极!退下!”
    田虎豹内心仿佛在崩溃满山冰雪,忐忑不安地退了出来。
     
    马太尉生气地退进了书房,早有几位副将,坐在那里等他消息。他们都想一见爨刃”神器的神秘真面目,见他生气而来,知道事情肯定没有办好。朱将军说:“看来太尉并没有在田虎豹那里借到‘爨刃︐神器。”
    马太尉哼道:“不识抬举。”
    鲍将军说:“这就是田虎豹不对了。想太尉要推荐他作渭州兵马都监,一方诸侯,天大的好事,我等均无如此荣幸,竟然不给太尉面子。”
    马太尉说:“我说用清风剑芙蓉刀黄金锏三宝贝作质押,他也不干。”
    陈将军说:“田虎豹可恶!太尉,你不必在皇上面前保奏提拔他!”
    马太尉说:“我还有那个心情?”
    一干将军因为嫉妒田虎豹的功劳,见太尉此时生气,便在那里七嘴八舌地诋毁。
    马太尉更是一肚子气。
    盛夏来临,马太尉被宋仁宗叫去,给他布置了一个风险极大的任务。皇上要马太尉派一最得力能干之人,去宁波府押送三件国宝回来。
    三件什么国宝?马太尉听仁宗一说,也感觉压力巨大,内心发虚害怕。
    原来,浙江宁波府为天下几大富饶之地,自唐至今的进士,出得极多,因此那里多巨富世家。那里的知府,随时是正四品充任,与普通知府的五品,完全不同。原因是什么?就是皇帝看重那里产生与进奉的财富。现在的宁波知府席及第,原来是吏部衙门的从四品官员,因为诗画极好,对国策的理解,也深合仁宗之意,所以仁宗有意让他去那里历练,有了地方官的经历,以后好重用。这席及第可以说是天下极聪明之人,亦深通为官之道。一到那里,便暗中差派了一个得力心腹之人,在宁波各地暗访天下宝物,以便送给皇上讨取欢心。世上就怕有心人,这暗访的人暗访了半年,果然为席及第找到了国宝级宝物,三个超级砗磲。这三个砗磲,每个近三米大,重量都过了八百斤,是平常砗磲的两个大。一米大二三百斤的砗磲,都已经是人间罕见珍宝了,何况出现的是这么巨大的砗磲,简直是空前绝后的奇迹。
    这砗磲是如何找到的?
    原来,是一支在海上横行了二十多年的强大海盗队,他们在巢穴近海的海沙中发现的。几个海盗那天游泳中,阳光照射下,突然发现海水下面的海沙中有巨大的白色宝光闪闪发亮。结果他们去刨掘,竟发现了这埋葬在海洋深处上万年形成的珍宝宝石。
    后来,宁波一巨商,得知这个消息,卖了三条街,花巨资购买了这三个砗磲。
    暗访的人找到他,说明席及第的意思,表示宁波的盐,他可以垄断供应。那巨商何等聪明,立马表示愿意献给皇上。
    席及第万分高兴,立即密报了仁宗,禀告找到了天大的宝贝,要进献皇上。仁宗大喜,把押运砗磲的任务,就甩给了天下兵马大元帅马太尉。
    砗磲是什么?
    砗磲本来是海洋深处的一种双贝壳动物,通常个体巨大。神奇的是,这种动物死亡后,贝壳埋葬海洋深处的海沙中,上万年或者十数万年后,会成为世界上最好的白色宝玉。个体达到八百斤以上的,那简直是价值连城,比黄金更贵。
    所以砗磲被佛家列为七宝之一。佛祖释迦牟尼在他的讲经中反复说,他的理想之国,就是用七宝建设成的天堂,人们在那里享尽生命的各种幸福。金、银、琉璃、珊瑚、琥珀、砗磲、玛瑙,就叫佛家七宝。
    仁宗对马太尉说,他想用这三个巨大的砗磲,世界上最极品的美玉,让大宋最好的工匠,雕刻成横三世佛:释迦牟尼佛、阿弥陀佛、药师如来佛,在宫内皇家寺院供奉,他也好经常去礼拜。
    马太尉压力巨大的地方在于,他知道,宁波到开封,路途遥远。而且这么好的宝贝,绝对要遗漏消息。那有多少强盗一路尾随,想抢劫而去,一夜巨富,一个少说就是一条街。何况,路途遥远,江海湖河风浪无定,有无尽的危险埋伏在那里。
    他必须要选最能干得力之人。
    他想到了田虎豹。原因之一,就是他的武功了得,强盗想要抢劫的话,也要掂量一下自己的命运有多大。田虎豹也是个精细之人,沿途的风浪,他知道如何躲避。派田虎豹去办这事,他放心。换作其他任何人,他很不放心。这件事办砸了,他知道,别说自己这太尉当不成,只怕全家人的性命都不保。伴君如伴虎,可不是虚言。所以他此时无法恼恨田虎豹先前对他的拒绝,爨刃”事小,性命前程最大
    他差人叫来了田虎豹,让他从海上乘船押运这三个砗磲,进大运河,直抵京师。任务完成后,他即保奏田虎豹去渭州作兵马都监。
    本来心中冰凉的田虎豹,以为这兵马都监做不成了,却突然来了运气与风险并存的差事。他无法拒绝,也想办这件差事,所以他愉快地答应了。
    马太尉一百个不放心,对他的北上路线进行了周密的布置。田虎豹一一答应。
    第二天,田虎豹就率领三十名他亲自挑选的强悍禁军及五个亲如兄弟的教头,去了宁波府。
     
    田虎豹在宁波府见过席及第,半个月后,即从海路出发北上。原来,席及第知道这个任务的艰巨与危险,事先就征用了一艘特别坚固的大船,再进行了加固。将三个巨大的砗磲,分别装在三个铁皮箱里,又藏在三个大舱里。即便有万一,匪徒们也一时找不到砗磲。
    田虎豹监督着这艘大船,沿杭州湾北上。准备从长江口进入镇江江面,再北入扬州,沿大运河北上,直达开封。
    船到嘉兴海面时,遇上了两艘小一点的海盗船,拦住了去路。
    为首的海盗,高达1.99米,体重三百余斤,眼睛被箭射瞎一只,使一柄66斤重的铁榔头,力大无比。他是海盗世界排名第一的杀手,海上独眼龙郑大榔。他们的老大名气比他大,智慧比他强,但是武功却比他差。郑大榔那沉重的铁榔头,舞起来如木棍般轻巧。但铁榔头砸在任何人的胸口或者背上,必定口吐鲜血而亡。要是砸在了脑袋上,任你如何铜盔金盔,都会直接穿透进入脑袋,脑浆四溅而亡。所以海盗世界的其他海盗,连他的名字都是怕的,更别说亲手交战。郑大榔接到田虎豹押送三大砗磲北上的密报后,立刻率领海盗精锐近百人,乘两只船,算准了路线,在这里拦住了田虎豹。如果成功,会是他做成的最大一笔买卖,少说也是上千万两银子,够吃十几年了。
    田虎豹率领三十五名禁军,手提长枪,隔船喊话:“来者何人?”
    郑大榔哈哈大笑:“听了别发抖拉稀。我是人见人怕的海上独眼龙郑大榔,这一生也不知道杀了多少口吹牛皮的英雄豪杰。”
    “你可知我是谁?”
    “不知道。”
    “我是八十万禁军都教头田虎豹。”
    郑大榔对左右说:“田虎豹是谁?好吓人的名字!可我真的不知道你是谁!”然后,与两边的海盗哈哈狂笑。
    田虎豹冷冷地问他:“你想做什么?”
    “交出你船上的三个大砗磲,便饶你们不死,放你们一条生路。”
    “我们船上没有你说的三个大砗磲,请放我们过去。”
    “禁军会无缘无故地在海上行船?这一点就说明了你们船上有大宝贝。快交出来,不然我们开始进攻了。”
    田虎豹说:“胆敢抢劫,杀无赦!”
    郑大榔哈哈大笑,吼道:“放箭!抛绳!攻上船去,一个不留!”
    说时迟,那时快,两艘海盗船上顿时放出百千支箭。数十根绳子,前系铁钩,纷纷抛上船来,挂住大船。海盗们纷纷跳上船来。
    幸好田虎豹走时选了三十精锐禁军。他们以一挡十,与海盗们大战。五名教头,更是厉害无比,一人迎战二三十海盗。虽然禁军有伤亡,但海盗们死得更多。
    田虎豹直扑高出自己一大截的海上独眼龙郑大榔。这家伙的确力大无比,66斤重的铁榔头,横扫则船上的绳断桅折,纵砸则船上立即一个大窟窿。几个禁军,被他铁榔头扫进了大海。田虎豹接连攻击十八枪,都被他挡住或者躲过。
    两人大战起来。
    郑大榔见自己六六三十六下都没砸死田虎豹,不觉急了。要知道,平时他都是二四得八就砸死对手,或者三五一十五砸得对方脑浆四溅,今天都七七四十九下了,还没砸死对手。要是传到舟山八十三岛及整个海盗世界,他脸还往何处放?所以他看得真切,动作放慢,招招致命地砸或扫向田虎豹。
    田虎豹冷静地躲闪腾挪,枪尖寻找着对方的致命死穴。他知道,最后的胜者,绝对不是个子大力气大的莽夫,而是心静技好的智者。谁犯错谁完蛋,谁冷静谁获胜。只要对方一有致命破绽,神仙也要被杀。所以田虎豹在进攻躲闪虚虚实实中,努力引诱对方犯错。突然,他捉住了对手的一个空档,一个致命的错误。郑大榔不知道他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对手,所以有些骄狂。一个猛力横扫以后,未及时正身防范。田虎豹抓住千载难逢的杀机,一枪从他的右肋,直捅进了他的身体。郑大榔狂吼地声,将巨大的铁榔头丢进了海里,泰山般倒在甲板上,鲜血瞬间从身体内奔流出来。
    其他海盗见无敌的郑大榔被杀,个个吓得心惊胆战,纷纷跳海逃命,驾着两艘海盗船急急逃跑,迅速消失在大海深处。
    田虎豹也不追击,他的任务可不是打海盗。他让手下将船上的海盗尸体抛入大海,船用海水冲洗干净,煮些好东西犒劳活着的兄弟们,然后直接北航。
     
    二十余天后,大船终于到达了长江与大运河的交叉处镇江。此地江面十分开阔,在南之港是镇江,在北是扬州,扬州之北是大运河,北归之路。田虎豹想到余下的十八个禁军与五个教头兄弟们不容易,决定在此歇息一晚上。一半守船,另一半上岸游玩。按照马太尉事先的要求,田虎豹将大船停在镇江一边,却是离岸上有五十米的长江之中。这样的目的,是防备晚上有强盗袭击抢劫。
    安排妥当,田虎豹乘小船,一人上了岸。他生性洒脱,讨厌有人跟着他。
    他来到一家非常豪华的酒店吃饭,其店前的牌坊,竟然有六七丈高。
    里面坐的都是有钱人。田虎豹点了一尾三斤重的糖醋鲤鱼,价格竟然是其他地方的两倍。当然,味道的确有独到之处。
    他喝着陈年女儿红,问伙计:“你们此地,可有围棋高手?”两三个月没下围棋了,棋瘾本大的他,早感觉如乱爪搔心。
    田虎豹从小痴迷围棋,水平在禁军中是一流的。即使是与陪伴皇帝下棋的当今八大棋待诏对弈,对方从来也让不下三子的。
    伙计说:“有呀,还挺厉害的。”
    “谁?有多厉害?”
    “他是前棋待诏石双飞。”
    田虎豹一听,十分高兴。他知道这个人,从没有与他交过手,听说棋力高深莫测。皇帝与他对弈,他总是输一子。皇帝就不信,他次次赢石双飞,只能赢一子,赢两子都不行。他怀疑石双飞在让他,因此对他说:“若你再让我赢你一子,我就认为你在下假棋,有意让我。欺君之罪,是杀头之罪,我将杀了你。”石双飞称赞皇帝的棋是真正的高,便全力以赴。结果,第二局的结果,让皇帝哭笑不得,石双飞竟然与皇帝下出了一局三连环劫,三个连环劫都是和棋。围棋基本上是盘盘要分出输赢,和棋只有百分之一的可能。石双飞的棋力暗中之高,天下人无不佩服。伴君如伴虎,伴喜好围棋的皇帝,更是伴最凶狠的虎,所以石双飞找个机会,就辞官南归,远离了危险。
    田虎豹当下急问:“石双飞现在何处?”
    伙计说:“南山般若寺中扫地的老和尚,便是。”
    田虎豹也不喝酒吃鱼了,胡乱吃了碗面,保持脑袋清醒,叫伙计租了匹快马,直奔般若寺来。
    果然有个扫地老和尚,此时已经扫完了地,坐在大殿前的石亭中喝茶。
    田虎豹上去行礼道:“前辈可是石双飞大高手?”
    老和尚一笑:“已经记不得此名,贫僧现在法号净虚。”
    田虎豹一笑,说:“我是八十万禁军都教头田虎豹,我在朝中办事时,您已经辞了棋待诏南归,所以无缘请教。”
    老和尚说:“我知道你,与西夏一战,名扬天下。”
    “晚辈十分痴迷围棋,甚至用在围棋上面的时间,比武功还多。”
    “那不好。你是武将,自然应以武第一,时刻准备为国立功。”
    “所以特来请您救我。”
    “我如何可以救你?围棋救人,这不是怪事么?”
    “求你解我围棋心中之结。”
    “何结?”
    “我已经明白大雪崩的三十多种变化,但似乎我远没有弄清大雪崩最奥妙的变化。或许,大雪崩有数百种变化?所以大雪崩号为围棋古今之最难。我今天特来拜见大师,就是想请教大雪崩最深奥的变化。”
    “为何你如此纠结这大雪崩?”
    田虎豹便为石双飞说出心中苦结。
    原来,在八十万禁军的都教头中,有一名双鞭高手叫展金龙的,像他一样,也是围棋高手。围棋发展至北宋,已经相当成熟。上至皇帝赵光义,下到市民坊间,痴迷围棋的人极多,高手极多。展金龙的棋,始终强田虎豹一两个子。原来他拜了棋待诏徐三公为师,特别在大雪崩上用了不少苦功。因此他与田虎豹下围棋的时候,均在四个角,与田虎豹进行大雪崩的复杂较量。这大雪崩是围棋世界三大难题之一,展金龙用功极多,又有师傅徐三公的指导与研究,最后总是要占田虎豹一些便宜。田虎豹可以赢其他任何人,但是每次与展金龙下毕,总是要败在展金龙的大雪崩下,输一两个子。有时崩盘,大龙被杀,要输二三十子的,那相当丢人。有时也赌些银子,输得极惨。
    田虎豹表示想与石双飞详细研讨一下,大雪崩中最深奥与最经典的变化。悟透了大雪崩,心结解除,可以更加专心武功修炼。
    老和尚不语,将他让进禅房,泡上粗茶一杯。然后拿出一副质地极好的棋盘棋子,开始与田虎豹摆大雪崩的各种定式,详细分析各种巧妙与隐藏的变化。
    不知不觉就过了一个通宵。田虎豹在老和尚在这里,学到了六种最经典最深奥的大雪崩变化,从没见过,奥妙无比。他在内心想了一下,用这些变化与展金龙较量,极可能占上风,至少持平,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研讨完毕,老和尚倒头便睡。
    他走出老和尚禅房,天早已经大亮。他看见寺庙中的几棵古树,都撕裂倒在了庭院中。他问守门的年青和尚:“莫非昨夜狂风暴雨很大,古树竟然都倒了几棵?”
    和尚说:“庙里最老的和尚说,至少三百年不见。”
    可他一夜之间,全然没有感觉。迷入棋中,耳朵外的世界,竟然全都不存在了。他能够想像昨夜有多大的雨,多大的风,可是他真的全然不知。他昨夜的全部世界只有围棋,只有最难的大雪崩中的各种复杂变化。
    田虎豹一听,内心惊慌起来,那停在长江中的大船,如何了?
    他以最快的速度奔到江边,天啊,浊浪滔天的宽阔长江江面上,哪里还有他的大船?
    几个从船上逃命坐在岸边等他回来的禁军和教头,看到他回来了,哭喊着朝他奔来:“大人,船沉进长江,也不知在水底飘到哪去了!”
    “狂风暴雨来时,你们为何不将大船开进江边港湾躲避?”田虎豹跺脚责备他们。
    “我们也想。可是没有你的军令,我们怎么敢擅自开船?”
    田虎豹脑袋里全是嗡嗡的巨响。丢了皇帝做梦都在想的三大国宝砗磲,大家都是杀头之罪。他熟悉与喜欢的禁军军营回不去了;不,他的娇妻董玉莲,将不知有何悲惨结局。
    想到这里,他心如刀绞,眼睛一黑,一下栽倒在了地上。
     
    (未完待续)
    供稿:田世荣

     

    相关评论  
    暂无评论

    登陆评论!


    上一条信息: 潼川府三台县田氏一支部分       

    下一条信息: 浙江杭州萧山欢潭田氏始迁祖大司空墓暨十四世祖仪一公墓揭碑仪式隆重举行




    图片新闻
    田氏家族姓氏图腾
    田氏家族姓氏图腾
    田维华《贵州建制史新论》出版
    田维华《贵州建制
    【祭文】壬辰年华夏田氏祭祖祭文
    【祭文】壬辰年华
    田普和许世友的老照片
    田普和许世友的老
    田慧中和他的“田氏脊柱骨刀”
    田慧中和他的“田
    郓城田氏返故土拜祖敬拜始祖仪式:田绪科宣读《拜祖文》
    郓城田氏返故土拜
    热门信息
    ·  中国趣姓及人数最多和最少三个姓氏
    ·  田氏香火神龛对联选录
    ·  最新最全田姓名字
    ·  徐悲鸿《田横五百士》 赏析
    ·  国艺书画馆:田氏家族及其作品欣赏
    ·  田纪云:我是怎样步入中南海的
    ·  中国最原始的十二姓氏及姓氏宗法
    ·  从副总理(田纪云)故居所想到的
    ·  田氏家族姓氏图腾
    ·  《冯谖客孟尝君》原文、注释及译文




    Copyright @ 2019-2020 华夏田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田氏谱务垂询:13616327059 家运   点此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投稿邮箱:13206324978@163.com  加入收藏 田氏家族微信群
     田氏网备案号:鲁ICP备15019233号
    田氏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