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华夏田氏网,传承田氏文化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田氏家谱共享数据库】
    站点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栏目 - 田氏才艺
     
    长篇历史小说(连载)之《田祐恭全传》之第六回 恩威并施平匪患,十里红妆迎佳人。
    作者:田氏网   访问量:2557    添加时间:2023-9-9 14:36:49
     

    《田祐恭全传》目录表:


    第一回:拜伏波士儒求子,降祥瑞英雄出生。

    第二回;得奇遇获赐兵书,遇名师武功渐成。

    第三回:逢乱世内忧外患。初征战替父从军。

    第四回:初掌帅印试锋芒,严明军纪树军威。

    第五回:奇缘喜娶将门女,凯旋川黔始留名。

    第六回:恩威并施平匪患,十里红妆迎佳人。

    第七回:奉旨助征交趾地,将军大战河内城。

    第八回:平安南再续伏波梦,祭铜柱划定边疆城

    第九回:回国受封思州地,士儒临终话族源。

    第十回:杨聪叛逆反播州,祐恭挥师平越城。

    第十一回:棋逢对手遇良将,兵不厌诈破播城。

    第十二回:返故地剿灭土匪,服五安枭雄投诚。

    第十三回:……待续……。



    长篇历史小说(连载)之《田祐恭全传》之第六回

    恩威并施平匪患,十里红妆迎佳人。


    大军东征战火重,将军铁衣透甲红。恩威并重平匪乱,犹如孟获服卧龙。

    书接上回:话说田祐恭与杨老寨主商定完联姻事宜后,与众人商议平匪之策,杨再成开言道:“现在彭和尚并不知道我们的内情,他的山寨势力强大,地形比之我寨更为险峻,如强攻即便取胜也会伤亡惨重,只有奇袭智取,想办法混入山寨,里应外合出其不意才能将伤亡降到最小。不如我就以兵败投奔他为借口,反正我与他本就熟识,又一起同为匪首,应该能成功的。”祐恭沉思良久,开言道:“杨老之言有理,只有智取,不过还是由我闯进山寨才对,杨老你也为我们付出的太多了,我作为平匪主将岂可将安危推向你们。你只要把我军利用声东击西的方式攻破山寨的消息散布出去,我们再一起带领败兵前去投奔他,我与姊夫则化装成你的卫兵即可。杨先生与田锋则带大军向靖州(今怀化)进发。我欲亲自会会他!”杨载与杨老齐声道:“不可!你作为三军主将岂可亲涉险地。”祐恭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昔关公尚能单刀赴会,我辈又何惧之有!况我现在声名不显,认识我的人不多,况彭和尚自视其高,狂妄之极,只有接近他出奇不易擒贼擒王,里应外合方能把损失降到最小。”二人还想再劝,祐恭道:“吾意已决!二位不必再说,先生此去再无险关,你与田锋率大军即刻岀发,不可延误!吾与杨老和姊夫带杨家寨亲军超小道前去。”杨载领令下山与田锋带大军拔营出发不表;祐恭与杨老自率山寨精兵五百择小道前去靖州彭和尚处,除杨老外,祐恭与张泽皆化装成卫士混迹于队伍之中。

    杨老寨主将女儿杨莹和二子叫到大厅,开言道:“我随子礼(祐恭字子礼)东去靖州。山寨安危就交与你们了!你们两兄弟需听莹儿号令,不可造次!从今日起不可再打猎了,放岀五方哨卡,打探各方消息,平时紧闭山门,就在寨中操练兵马,遇敌来攻不可迎战需固守待援。”一切安排妥当后,即与祐恭等人率队星夜出发。

    数日之后,杨老一行已到靖州,彭和尚的山寨正是建在通往湘中的要道上,主峰高插入云,左右两山刀劈斧削一般成环抱之势,悬崖绝壁,原始森林遮天蔽日,且学梁山泊设有三关,真乃是一夫当关万夫莫敌!

    众人到了下面关卡前,只见一道响箭飞向云端,守山的众喽啰拦在山前,大声喝道:“站住!来的是什么人?再走就放箭了!”杨老上前一步,大声道“我乃雪峰山杨再成,山寨被官兵偷袭攻破了,走投无路,今带手下败将特来投奔彭大寨主,还望兄弟们让我们上山。”当中一人道:”你们等着,我上山通报寨主。“说完又吩咐一下众人才转身上山去了。

    过了半天,先去报信的喽啰才又到山前说道“诸位请随我上山吧!”自己则前面引路,杨老一行跟随着向山上走去,祐恭边走边看,叹道“如此布局看来山中有高人啊!”不觉到了主寨,引路的人回头说“寨主有令,只杨寨主及亲随进寨,其他人就驻扎在外面。”杨老吩咐亲兵队长带众人随接应的扎营,又向队长耳语交待了几句这才和祐恭,张泽等十余人向主寨走去。

    到了寨门前仰望主寨,好一座依山傍水而建的堡垒!寨墙是青一色的小青石石磴修筑而成,宽大的寨墙上分布四个箭楼,四角的瞭望哨卡上的哨兵巡回走动,外面包裹着铁皮,门上刻着的兽头张着血盆大口狞笑着看向世人。

    正看出神间,寨门打开的的声音响起,一伙人从大门里魚贯而出,走在前面的一个人顶着非常显眼,闪着油光的大脑袋,面部鹰眉倒立,一道刀疤斜跨脸的全部,披着一件青衫,胸部的黑毛令人生出恶寒!这不是铁头和尚是谁?人未到破锣般的声音先传来:“不知老哥哥光临,迎接来迟望勿见怪。”

    杨老上前一步抱拳作捐道:”寨主客气了哈,老儿愧不敢当,败军之将前来投靠,还望寨主收容,“说完作势下跪,彭和尚忙扶住道:“老哥休要如此,折杀小弟了,快进去说话。”一行人走进山寨大厅,真别说他这个大厅比之杨家寨气派多了!大厅上一字排着五把交椅,中间那把要大一号,上面铺着虎皮,大厅正中的斗方上大书一个“義”字,彭和尚径直居中而坐,左右两边分坐着二三四五当家!杨老则在客位落席,祐恭与张泽二人分列其左右。彭和尚一双阴恻恻的双目冷冷盯着杨老寨主看着,气温瞬间降到冰点!良久才开言问到:“老哥山寨实力并不逊色于我,怎么就被攻破了呢?小弟百思不得其解。”这时一道冰冷的声音传来“莫不是你们的苦肉计吧!”众人一望说话的正是坐在左手二当家位置上的赵鲁,但见此人三十岁左右,白净的脸上双目似闭非闭,一柄羽毛扇在手中不紧不慢地摇着,颇有一付世外高人的模样。

    杨老只得又将被官軍声东击西,将山寨人马调出,趁虚派奇兵攻破山寨的事又重述一遍,最后又道:“朝庭这次动真格的了,居然派出的是思州田家军,领军的则是新一代首领田祐恭,此人年纪虽少,确是一位了不起的旷世奇才!据说是本朝高家将的传人,也是我轻敌大意了才导致兵败。哎!”彭和尚道:”我也希望你说的是真的如此,如是敢欺骗我你可知道我铁头手段!“杨老连忙点头称不敢。祐恭暗思,彭和尚凶残歹毒血债累累,做事不择手段,此人必不可留!只有寻机用雷霆手段将其斩杀立威,方能控制局面,算来大军应该也快到了,到时内外夹击,如此大事可成矣!只是二当家老谋深算只怕节外生枝,待我今晚去会会他。

    入夜,残月如钩,偌大的山寨渐渐寂静下来,只有山风吹拂树林的呼啸声,使人觉得诡异非常!二更时分,祐恭悄然下床,换上黑色夜行衣,避开巡逻的哨兵飞身跃上房顶,他深山苦练十年,轻功也是每日必修功课,况他白天借故探查了一番,也知几个寨主的大概栖息之地,但见他身轻如燕像疾风般穿行在寨房上,不多时来到二当家的房前,这是一座四合院,祐恭跃过围墙如棉花一般轻轻落地,见几个哨兵巡回,飞身而出抓住最后的人,手中剑趁机架在此人脖子上将其拖入暗处,低声喝道:“要活命就别声张,我问你啥说啥。”哨兵吓得发抖连忙点头,祐恭问道:“二当家住哪间屋?”哨兵道:“后院第一间便是。”祐恭从怀里取岀一粒药丸塞进他的口里道:“这是一粒断肠丸,六个时辰即断肠而死,你若听话我自会给你解药,你岀去就对你的同伴说你屙尿去了,你什么都没有看见。”待哨兵回神过来只见一阵轻风,人已消失不见了。

    此时二当家趟在床上并未睡着,回想白天发生的一切,越想越不对劲,忽然一声轻响,屋内也悄无声息地站着一人,手中剑也抵在他的喉边,二当家喝道:“你是什么人?你可知道这是什么地方?”祐恭冷笑道“我当然知道,不然也不会深夜打扰,你觉得你的手下还来得及救你?”二当家静下心来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一切都好商量。”祐恭道“当然是来救你的,给你指明一条光明正途。”二当家道:“好,且请书房说话。”说着穿衣下床来到书房坐定,祐恭直言道:“久闻二当家文武全才但少不得志,只为报答彭和尚之恩才随他上山的,不过他的为人肚量你比我更清楚,不知道二当家可为自己的前途考虑过?难到你就甘心做一辈子反贼,屈居人下?况目前大军压境,连杨家寨都不是对手,你们又能抵抗几日?识时务者为俊杰,况我既然敢深入虎穴岂没有万全之策!留下后手,只是不想过多杀戮罢了。”二当家道:“你是什么人,我凭什么信你?你又凭什么保证你对我说的一切?”祐恭道:“这个你不必担心,我能作主,想必你也知道这次官兵主将是谁了吧。”二当家这才认真打量着祐恭,这不是杨寨主的贴身卫士吗,随着心里一震,一切都明白了,只是明白得有点晚了。暗叹道!官军有如此奇才哪还有抵抗下去的信心和必要!想明白后立刻转身单膝跪下对祐恭抱拳道:“罪人赵鲁谢谢将军指点迷津,使我免受万劫不复之罪,我愿追随将军鞍前马后至死方休!”祐恭起身扶起他道:“难得你迷途知返,你若真心投诚,我必不负你!”赵鲁道:“小人幼读诗书,本想光宗耀祖,做一番事业,然时年不济,遭奸人陷害,进了大狱,幸遇大当家相救,委与信任,本当生死相随终生不负,然大当家生性多疑,凶残豪横将自己凌霸于各寨人马之上,实非良主况以湘西一地之力造反,终难成大事。”田祐恭道:“彭和尚恶名闻之已久,双手沾满血腥,绝难共事!况古来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舍小义而全天下,若能还靖州百姓一个太平,我不惜斩他以谢湘西!今日你可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切我自有安排。”说完起身,赵鲁正待相送早也失去人影,祐恭悄然回到住处,并未将此事与杨老相说,这也是祐恭慎微之处,身处险地凡事留个心眼,少一个人知道少一分危险。

    次日天明,彭和尚与众头领相聚大厅为杨老一行接风洗尘,正吃喝热闹之间,山下突然传来呐喊!只见火光冲天,手下慌张来报:“寨主不好了!官兵攻山了!”原来杨载因担心祐恭安危,率领大军昼夜兼程急行军,也于半夜前赶到,稍着休整即指挥大军发起进攻。用军中的硝石火药点起大火,(注:火药在五代十国时即也发明应用)用投石车投向林曼,正值山风吹拂,火借风势,风助火威!一时间浓烟滚滚,可怜若干喽啰还没整明白就葬身火海!彭和尚闻报大怒!从座上一跃而起,喝道:“赵宋小儿欺吾太甚,老子跟你们拼了!儿郎们随我杀贼,打退官兵重重有赏!”说着抓起身后大刀就走,忽然,几道人影挡住去路,祐恭大喝道:“彭和尚哪里去?思州田祐恭在此!”说着飞身上前,手中白虹剑如匹练一般劈向彭和尚,彭和尚气极反笑道“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儿,正好拿你祭旗!”手中刀拨过祐恭的剑,径直向祐恭拦腰砍去,二人瞬间杀在一起!彭和尚的心腹正欲上前,张泽双手连挥,飞刀化成片片残影将他们都送进了地狱!大乱间外面又一队人马杀入,正是随杨老而来的卫队,一时间大厅上刀光剑影,血肉飞溅!杨老用枪逼住欲动的其他人。张泽则挥舞五凤朝阳刀如砍瓜切菜一般,刀刀红光闪现,招招追魂夺命,不过片刻,大厅上人头滚落一地!张泽之名从此名场湘西!彭和尚见大势已去,更加凶残!披头散发目光赤红狰狞无比,手中刀疯狂地乱劈着,刀刀如银球一般环绕着祐恭,将铁头和尚的凶名体现得淋漓尽致,也看得众人胆战心惊!这时祐恭反而冷静异常,他的武功也大成,只是缺少实战磨练,差的是血的洗礼!上次斗杨莹时多是戏耍,否则那用七八十回合。但这次确是性命相搏,自然打起十二分精神,追魂枪本质上是遇强则强,每一场激战他的功夫都会增强几分,这一场大战也将他的潜力彻底激发岀来了!二人越打越快,翻翻滚滚从大厅斗到院中,斗到分际只见祐恭大喝一声,寒光一闪,彭和尚的人头也滚落地上,未倒的躯体上鲜血喷射而出!

    祐恭淡定地收剑回鞘,喝道:“匪首彭和尚也死,尔等放下武器既往不究!”众匪徒纷纷放下刀剑,伏地投降!

    这时二当家赵鲁先伏拜于地,大声说道:“罪民愿归顺将军,望将军收容!”如果说昨晚赵鲁归顺多少还带有几分协迫性,但经今日一战也是彻底心悦诚服了,这胆识,武功智谋也是彻底征服了他!祐恭道:“起来吧,你该知道怎么做了。”赵鲁大声说到:“山寨儿郎听令!我等今日已归顺朝庭,快随将军一起下山平定这场祸乱吧!”

    祐恭带着赵鲁及山寨人马从山上奔跑而下,沿途赵鲁边走边喊“我是二当家,大当家已死,停止抵抗!”众喽啰听到二当家发话,纷纷放下武器伏于路旁。不多时也与猛攻到第二关的杨载田锋等汇合,大家见祐恭安然无恙齐声欢呼“将军威武!思州军威武!”由于山寨被控制,他们攻山还是比较顺利的。三军会合,祐恭与众人重回大厅,下令清理各寨人员的伤亡与财物,赵鲁献上各寨的名册及库存,杨载与张泽等一一清点,造册登记。

    真别说铁头和尚盘踞此山多年,收刮到的金银钱财还真不少!至此这场靖州匪患才算彻底平息,祐恭下令犒赏三军,在大厅的庆功宴上,祐恭举杯道:“诸位,这次剿匪多承诸君同心协力,杨老寨主深明大义,倾力相助居功至伟!赵鲁迷途知返放下屠刀,避免了将士们的伤亡功不可没!还有杨先生与张泽随军征战呕心沥血,我将逐一上报朝庭论功行赏!

    大军择日班师,着令杨老寨主与赵鲁暂时主持湘西大局,候朝庭分派调令。(后朝庭正式下令杨再成为靖州镇守使,世袭镇守湘西,赵鲁官至新晃知县,也算是祐恭对他的交待了,最终修成正果。这是后话不表)。

    几日后田祐恭帅大军回师思州,行至雪峰山杨家寨时,手下来报,父亲派人来了,随即手下送上田仕儒亲写的家书,祐恭打开阅读,上面写着:播州杨家家族显赫,与我思州也算是门当户对!他非常赞同这门亲事,并按思州婚礼习俗派人送来聘礼,称言若非年迈定当千里相迎!祐恭将书信转递给杨老寨主,杨老寨主也非常满意田仕儒的看重,双方都给足了面子。杨载道:“老哥哥,少将军。我有一个建议,思州到这里千里迢迢,往来极不方便,不如将大军班师之期与亲迎之期结合一起,来个双囍临门如何?”杨老与祐恭相视一笑道:“如此甚好!”谁想这么复杂的事就这么愉快的定下来了!

    杨老寨主立刻着手安排女儿的婚礼,山寨上下全体出动,热闹非凡,整个雪峰山张灯结彩,而祐恭这个新郎官更是喜形于色!一切都按当地风俗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佳期是杨载择定的,四月初八,是难得的黄道吉日!这几天天公作美,紫阳高照,整个湘西地区碧空如洗,中国历史上难得的婚礼奇观正在上演!杨老视女儿如掌上明珠,集万般宠爱于一身,浩浩荡荡的嫁妆几乎搬空了整个山寨,足足五百多台抬盒。(注:抬盒是湘黔地区结婚的专用工具,用来抬各种嫁妆。)更兼气势恢宏的三军健儿组成的押运夫子,在崎岖的山路上形成了十里红妆!不!应该是是百里红妆!书写了举世无双的婚礼奇迹!

    正是:思播田杨朱陈固,千里姻缘一线牵!欲知思州田家的盛世婚礼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作者简介:田仁刚,微信名天地有情,贵州务川县丰乐镇庙坝村人,一九六四年生,高中毕业,曾在多家网络平台发表过诗文,及《田祐恭演义》节选。


    供稿:田仁刚


    【编者注:本文版权属作者田仁刚所有。作者授权田氏网原创首发,陆续连载,敬请关注!

    相关评论  
    暂无评论

    登陆评论!


    上一条信息: 湖南省辰州府(今沅陵县) 石牌楼田氏家训       

    下一条信息: 【田光】名闻天下,彪炳后世​ ——田氏历史名人先贤印存之“田光”印




    图片新闻
    田氏家族姓氏图腾
    田氏家族姓氏图腾
    田普和许世友的老照片
    田普和许世友的老
    田慧中和他的“田氏脊柱骨刀”
    田慧中和他的“田
    田维华《贵州建制史新论》出版
    田维华《贵州建制
    郓城田氏返故土拜祖敬拜始祖仪式:田绪科宣读《拜祖文》
    郓城田氏返故土拜
    【祭文】壬辰年华夏田氏祭祖祭文
    【祭文】壬辰年华
    热门信息
    ·  《冯谖客孟尝君》原文、注释及译文
    ·  徐悲鸿《田横五百士》 赏析
    ·  最新最全田姓名字
    ·  田氏香火神龛对联选录
    ·  田纪云:我是怎样步入中南海的
    ·  中国趣姓及人数最多和最少三个姓氏
    ·  田氏家族姓氏图腾
    ·  国艺书画馆:田氏家族及其作品欣赏
    ·  从副总理(田纪云)故居所想到的
    ·  中国最原始的十二姓氏及姓氏宗法




    Copyright @ 2019-2020 华夏田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田氏谱务垂询:13616327059 家运   点此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投稿邮箱:13206324978@163.com   田氏家族微信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13206324978          举报邮箱:mistertian@163.com 
     田氏网备案号:鲁ICP备15019233号
    田氏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