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华夏田氏网,传承田氏文化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田氏论坛  【田氏家谱共享数据库】
    站点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栏目 - 田氏才艺
     
    帅士象(田世荣)中篇小说《大悍匪传》连载·第三回 率悍匪攻打樊鲍二庄
    作者:田氏网   访问量:1647    添加时间:2019-11-17 18:12:00
     

    作者寄语:中篇小说《大悍匪传》是一个表达智慧与美德,探索宇宙真理的一个佛教题材小说。系《今古传奇》杂志主编王博士2018年约稿。作品10.5万字,修改后以《大宋棋匪》之名,6.8万字篇幅发表于《今古传奇》杂志2019年9月第五期(全年六期,每期发五位作家五部中篇小说),这是我在《今古传奇》杂志发表的第二个中篇(第一个中篇《大明棋王》以8万字篇幅,发于2015年三期头条,并获集团全国小说征文一等奖)。今将未修改之全部篇幅《大悍匪传》与宗亲们分享,感受智慧与道德、文学与故事之美,乞多指教。

    帅士象,真名田世荣。四川绵阳市安州区人,现就职区委宣传部。三部文史著作共二百余万字,分别获得三个省级一等奖。目前著有七部长篇童话,一百余万字,均未发表;今年写有一部史诗性历史电影剧本,亦石沉大海。人生很努力,人生也很失败!不过心安,享受过程的快乐!

     

     

    大悍匪传

     

    帅士象


    第三回  率悍匪攻打樊鲍二庄

     

    竹疙瘩洞大摆了三日宴会,请本洞各地兄弟回来庆贺。其他平时往来互助的大小匪巢首领,也都来庆贺。单田虎豹这八十万禁军都教头的名号,就让湘西的土匪们大感兴趣,想一见本神真身,切磋武功。田虎豹大醉了三日,同时也打败了与之交流的十几个大小匪首,那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湘西的土匪们,对一身真本事的田虎豹,真心佩服。

    第四日,田虎豹请三大首领在仁义厅里议事。他问巴飞猿:“我想将本洞的兄弟们,训练成一支天下无敌的精兵,至少我要将我的全身本事,传授与弟兄们,一丝也不保留。不知本洞兄弟,能否挑出得出来三千人?”

    巴飞猿说:“三千?不能。”

    “两千呢?”

    “也不行。”

    “那能够挑选多少?”

    “本洞平时聚齐的,也就五六百人。加上外地各地悄悄做生意,能够打仗的,召集回来,最多凑齐一千人。”

    田虎豹想了想:“一千人,也够了。我要将他们训练出来,干一番大事业。”

    巴飞猿说:“好。”

    从此,田虎豹就在洞外开辟了一个训练场,完全按照禁军演武场的样子建起来,他亲自训练众匪。训练的主要内容两大项:力量与兵器绝技。

    竹疙瘩洞前,从此天天杀声震天。

    田虎豹专心于训练众匪。他想尽各种办法,把众匪的力量训练出来。他的理由如此:在实战中,你武艺再花哨,要是没有力量,对方一招,力大势沉,如泰山压顶,你必然击败被杀。所以,场外一百个从五十斤、一百斤到三百斤的石锁,累坏了众匪。田虎豹以身作则,但见他一手一个三百斤石锁,舞动起来像舞动两片芭蕉叶,上下左右飞舞,进退自如,风声呼啸,吓坏了众匪。巴飞猿不得不佩服田虎豹,他一手一个一百斤的石锁,舞动起来都非常吃力。所以,巴飞猿亲自率领大家练习力量。

    田虎豹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最擅长枪法。因为枪法在与身强力壮的北方胡人面前,马战或步战时,长枪与胡人的弯刀相比,可占上风。田虎豹将本家祖传枪法,从八十八式,改成了最精湛的十八式,便于武功根基浅的众匪学习掌握。这十八式是田家枪的精华,杀法犀利,防守严密,循环使用,进退自如,防时天衣无缝,攻时凌厉无比。学会了这十八式,田虎豹告诉大家,你们至少个个以一敌十,甚至以一敌二十,水平相当于可统领一百人的副都头或下级武将,可以官拜从八品或者正九品啦。

    众匪听说有了本事后,有了差不多和一个小县的县令一般的官品,高兴无比,个个练习起来,十分卖力。因为当时的县令,京城内的才是正七品,京城外大县正八品,小县县令,仅为从八品。

    李笔梦天天跟着练习,感觉辛苦无比。这天休息时,他对田虎豹说:“大哥,我们从来都是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跑。让兄弟们苦练这武功,有啥意思?”

    田虎豹一笑,问他:“兄弟,你知道春秋战国时期,哪个国家最为厉害?”

    他想了想说:“可能最厉害的还是秦国,因为秦国最后灭了其他六国,统一了天下。”

    “对。是秦国。那你知道不知道,强大了几百年的秦国,最怕哪一国?”

    “这个,我不知道。”

    “你知不知道,有一个国家,在与秦国交战时,像样的大战七十二次,取得了六十四战全胜,八战不分胜负,基本上对秦国是完胜的奇迹?”

    李梦笔十分惊讶,这个他真不知道。他还以为,秦国在立国几百年中,从无败仗的。他只得说:“真不知道。”

    田虎豹笑了笑说:“在秦国的历史上,从来都是秦国占领别国的领土;恰好这个国家,对秦国打仗,从来都是胜仗,反而是他们占领了秦国五百里大好河山。”

    “太厉害了!”

    “你知道这是哪个国家?”

    “不知道。”李梦笔对田虎豹佩服得五体投地。

    “这是与秦国相邻的魏国。魏国国王正确地使用了一员大将吴起,所以创造了这个奇迹。”

    “吴起有那么厉害?”

    “吴起家庭富有,爱好学习。拜了当时许多军事家学习兵法,有一身冲天本事。但他散心家财,也没谋得一官半职。所以朋友们嘲笑他。他一怒之下,杀了三十多个嘲笑他的人,在列国中流浪。他的大本事,终于为魏王欣赏,所以拜为大将。他知道秦国厉害,大家都怕秦国,所以吴起在大家的怕中,做了一件务实的大事。”

    “什么事?”

    “吴起在魏国全国的军队中挑选,又重金在列国中招募勇士,组成精兵五万人队伍,年年苦练,终于训练出了一支天下无敌的精兵。这五万人的每一个士兵,都成了武学高手,每一个人差不多都达到了现在禁军八十万教头中副教头、教头的水平。至于什长、百长、千夫长,更达我这种都教头甚至将军的水平。士兵有千夫不挡之勇,军官有万夫不挡之勇。所以他们每个人,是真的有以一敌百的本事,厉害无比。吴起把这支队伍,叫做‘魏武卒’。阴晋之战,吴起就用他这支五万精锐而又彪悍的军队,打败了秦国十倍于已的五十万大军,占领了秦国五百里江山,大小几十城,名震天下!”

    “太厉害了!”李笔梦情不自禁地赞叹。“大哥,你是想把大家也训练成魏武卒那个样子,天下无敌?”

    “对,我正是这样想的。大家武功练成以后,到时做些轰轰烈烈的大事。”

    “明白了,大哥!”从此。李梦笔率领手下众匪,刻苦训练。

    巴飞猿学了这田家枪十八式后,大为震惊。他虽然也会功夫,但都是野路子。他细细体会这十八枪,包含了武学的上乘奥妙。全部掌握后,面对当朝任何一员大将,都会处于不败之地。

     

    对于众匪的训练,慢慢步入了正轨。

    田虎豹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特别想念妻子董玉莲。反复想了很久,在自己不能克制内心冲动以后,他终于对巴飞猿说,他想回开封一趟,把董玉莲接到山上来。

    巴飞猿当然高兴地同意了。有嫂子在,大哥心更专,才快乐。那么,竹疙瘩洞的大业,才会一年比一年好。

    话头按住,先说一下田虎豹丢了国宝,逃匿无影以后,董玉莲的遭遇。

    田虎豹大江翻船没了国宝,马太尉在皇帝面前交不了差。眼巴巴盼望稀世珍宝回来的宋仁宗,盛怒至极。他差点杀了马太尉,认为他用人不当。啥人不用,选个围棋白痴,结果出了大事。

    宋仁宗也的确冤枉了马太尉,他已经选了最好的人去办。不过,世间任何事,都有意外。这也是一个天大的意外。

    皇帝不可能不惩罚田虎豹。他让马太尉想办法将田虎豹抓回来,施以极刑,给其他的将军教头看。为皇帝办事不尽心,只有极惨的下场。

    马太尉遵旨,下来寻思抓捕田虎豹的办法。

    茫茫人海,去哪里找他?何况田虎豹武功盖世,真有三五个捕头找着了他,也敌他不过,抓他不回,反伤了公差。

    他终于想到一个办法:守株待兔。

    马太尉想,田虎豹是极重情义之人,很爱董玉莲。他不可能不回来将她带出开封,到另外的地方去隐匿生活。要不了三五个月,至多半年一载,他一定回来。因此,要抓田虎豹,只需要在他家里里外外埋伏好高手抓捕就行了。

    所以在田虎豹的家外,马太尉特意租了四处房子,里面住着京城一流捕头与禁军教头,共十余人,分四组,日夜监视。田虎豹回来接董玉莲,他便插翅难飞。

    房子中的董玉莲,当然不知道外面的事。她只是知道田虎豹出了事,回不了开封,躲到不知道哪里去了。只要他安全,她内心便安心。只是,过去那么好的日子,夫君时时在身边,夫妻恩爱,她又好欺负他,他的年俸又高,日子何等幸福快乐。突然家里没了人,又没了财源,一切都没了,以后的日子不知道如何过,夫妻不知道何时相见。玉莲时时想起,时时心酸,时时止不住掩泪而泣。

    没想到,一场大祸,正悄悄朝董玉莲袭来。

    在四周悄悄监视董玉莲家里,等待田虎豹回来的禁军教头、捕头,共十来人。他们分成四组,每组分别轮值,每组均有一名武功高强的人为首。

    两个月以后,轮到了八十万禁军都教头白腾当首领轮值。白腾是马太尉的心腹,武功高强,不在田虎豹之下,这就是马太尉派他来的原因。但白腾武功虽高,却有几大陋习:好赌、好酒、好色。借债、喝酒、打架、嫖娼,是他的最爱。这家伙结婚两次,都因为酒后的拳脚太重,将夫人打跑了。烂人的日子只能是,一个人过。

    有一天,白腾在赌场里手气极好,竟然先后押中了三次豹子,赢了不少的钱。所以他走进青楼,在里面喝得大醉,叫了妓女。折腾到天亮,他才从醉中出来,来办自己的公差。

    本来没醉醒,中午他又喝了一斤多,大醉。副官劝他别喝,说万一田虎豹回来,如何办。他说:“守了近两个月他没回来,能回来?他永远也不会回来。我喝喝酒解解闷,有何不可?”

    副官哪里劝得住。

    晚上白腾又喝了一斤多,还把其他几个兄弟也灌醉了,钱赢多了嘛。

    大醉中的白腾,突然对监视对象董玉莲,起了淫心。

    他平时胡搞的女人,都是妓女或者暗娼之类,没有良家妇女。在男人的内心,这些女人都是不洁的,低贱的。

    董玉莲经常在他的对面,是一个冰清玉洁的人。她不但长得美貌,而且清纯可人。更重要的是,她信佛,经常去庙中烧香做善事,所以她的面相上,美貌清纯还加善良妩媚,洁如莲花,她就是男人最想要的那种女人。

    此时,白腾看见兄弟们都大醉在那,而董玉莲一个人的房子里,灯还亮着。他内心突突地跳动不止,想了许久,忍了又忍,终于忍不住,走下楼来,跃进矮墙,跳进了田虎豹的家。然后,轻轻撬开了董玉莲的门。

    董玉莲来不及叫出声来,他一下捂住了她的嘴,匕首已经冰凉地按在了她的脖子上。求生是人的本能,董玉莲不敢大叫。白腾捂住她的嘴,脱干净她,将她玷污。

    事毕,白腾舒服地穿衣而逃,嘴上还有董玉莲的种种何体香。真的非常舒服,死都值得,他边逃边想。

    董玉莲冰清玉洁,哪受得了这般污辱。当天晚上,在房间里自缢而亡。

    等田虎豹看见董玉莲房子里的灯火,想进去与她相见时,董玉莲已经自缢一个多月。

    武功高强的人,内心最紧要的就是谨慎与细致。他有意把自己打扮成一个乞丐,一身褛褴,面孔肮脏,任何人也认不出是他。然后,他在自己家的四周细致观察了两天。晚上,董玉莲房间的灯亮至上半夜,便熄灯休息。白天,他看见董玉莲偶尔在院落里走动,指挥仆人做家务。董玉莲也许是忧愁,有时还要去荡一下院中的秋千,田虎豹很高兴他当初为她制作了这个秋千。

    两天以后,他确信董玉莲与过去一样,只是多了些忧伤。另外,他觉得外面也没有可疑的人暗中布防,所以决定第三天晚上下半夜,把董玉莲唤醒带走。

    下半夜的时候,他翻进自己的家,到董玉莲的闺房窗下敲打。灯亮了,董玉莲问:“谁在外面?”

    “是我。”

    “你是谁?”

    “我的声音你都听不出来了?”

    “你到底是谁?声音有些陌生。这半夜在外面鬼鬼祟祟的,我要叫人了。”

    田虎豹想一想,自己的声音,的确与过去不同。过去是养尊处优惯了的,声音柔软,现在的确有些粗糙。他说:“夫人,是我,田虎豹。”

    “相公回来了?”里面发出欢喜的声音。

    “对,玉莲,是我。”

    “好的,我马上开门。”

    田虎豹听得里面一声悉嗦的响声过后,门开了,裂开一条缝。田虎豹一下从缝中钻了进去,轻轻关了门。

    田虎豹第一念响就是抱住妻子,好好亲热一下,表达对她的抱歉与思念。谁知道,他还没有张开双臂,董玉莲已经手持双刀,向他杀了过来。

    田虎豹一楞,知道这绝不是妻子的玩笑,因为董玉莲从不会武功。

    他细一看身形,这个女人身材结实得多了,面相虽然相似,显然是化过妆的,绝对不是董玉莲,所以急忙一闪,躲了双刀的刺杀。而这个伪装玉莲的女人高喊着“田虎豹回来了”,双刀如风般缠杀了过来。

    原来,白腾强暴了董玉莲让她自缢以后,马太尉大怒,差点杀了白腾。念在一片旧情上,马太尉打了他一百军棍,发到遥远的伊梨充军去了。

    守株待兔捕捉田虎豹的事得继续做下去。他与京城总捕头商议一番,决定让京城最好的女捕头打扮伪装成董玉莲,住在董玉莲的房子里,继续等待田虎豹。女捕头长期练习武功,身材极好。远看有董玉莲的纤细,近看则非常结实。女捕头的伪装术,自然一流。她在院子里指挥仆人们做事,俨然就是一个真的董玉莲。思妻心切的田虎豹,在远处哪里看得清这一切?

    假董玉莲一边大战田虎豹,一边呐喊,很快就从外面扑进来两个捕头,协助她大战田虎豹,他们是女捕头的同事,号称京城八大捕头之一,十分厉害。他们都知道田虎豹武功高强,一点也不敢大意。田虎豹闪电般明白这是陷阱,妻子可能早已经遭遇不测后,顺手掰掉两条椅腿,与他们大战起来。

    田虎豹突然听得院子中一声炮响,感觉天空中亮光一闪。他知道,这是另外埋伏的人在放信号,更多的人马必然杀来。心中一急,绝招就使了出来。他先一椅腿打伤女捕头,让她倒在一角无法再战。然后急攻两大捕头,八个回合之后,他又击倒了两人。让他高兴的是,其中一个捕头,使用的是枪。他擅长的是枪而不是椅腿,抢了这枪,他相信杀出去,逃回竹疙瘩洞,绝对没有问题。

    但是,当他跳到院子中准备逃跑的时候,一位身材高大身体结实的人,手持朴刀,拦住了他的去路。周围的火光中,他看清了此人的脸,不觉大惊。

    原来,此人是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第一副总教头姜七星。总教头是马太尉,意思他就是教头中武功最好的。姜七星不教御林军的武功,只教教头们的武功,田虎豹也经常与教头们一道,向姜七星学习功夫。当然,他那把朴刀,肯定天下无敌,无人可战。

    田虎豹一看姜七星,内心倒吸一口冷气。他知道,硬敌不过,只有找个机会,闪电般逃跑。好在这是黑夜,他有许多机会。

    他内心只有早点逃跑的意念掠过,姜七星早已经手持朴刀,杀了过来。

    周围的人打着火把,观看这一对天下无敌的教头,如何厮杀。一个是八十万禁军第一教头,一个是斩杀了西夏第一猛将身犯死罪的田虎豹。一个要擒拿,一个要逃跑,必是一出好戏。

    姜七星的刀法诡异,力大势沉,田虎豹这杆枪,处处都落下风。外行看虽然一直是打个平手,但田虎豹知道,不到一百个回合,姜七星就会消耗掉他的体力与信心,最后会打掉他的长枪,一刀背将他砸在地上,让周围的小捕快们将他五花大绑,押赴刑部。

    田虎豹在内心悲哀地叫了一声:“玉莲!”

    他痛苦的是,他不知道玉莲是凶是吉。显然,凶的可能性极大。

    然而,让田虎豹觉得不可思议的事,他虽然处在下风,却发现姜七星的刀法,竟然有破绽。按理讲,姜七星是八十万禁军的总教头,无论是攻是防,他的刀法永远不会有破绽。有一点破绽,就意味着死亡。也许,京城的好日子,真的可以让一个绝世高手,出现懈怠。

    但真的有!

    田虎豹也不管那么多,心想,要是他再有一个破绽,我必痛下杀手。对方人多势众,我处在铁笼之中,弱势的是我,我必须逃跑。

    所以在战到第七十九回合的时候,姜七星在田虎豹的家传五大绝招之一“望月枪”使出,姜七星一个踉跄,防守出现破绽后,田虎豹一枪刺中了姜七星的右臂。好个姜七星,即使是天下第一,沉重的朴刀也掉在地上。

    田虎豹绝不想取姜七星的性命,数枪摞倒上来的二三流高手以后,一枪点地,飞出自己家的墙外,迅速消失在茫茫黑夜。

    姜七星坐在地上,心里说:“兄弟,你的恩,大哥报了。”

    原来,田虎豹绝对不是姜七星的对手。这里面,有一个只有他们两人才知道的天大秘密。他们的师傅是同一个人,崆峒山北崔家村的崔谷。崔谷是一个武学奇才,年轻时曾在江湖历练了二十余年,与各派高手交手,学得一身无敌本事。后来败在崆峒道人玄风剑下,从此在此定居下来,拜玄风为师。但他绝不遁入道门,娶妻成家。十年后,学得玄风全部本事。他冥思天下各门武功,自创门派,成为武林一绝。为了将平生武学传下去,晚年他开门收徒,寻找天下武学奇才,传授各种功夫。

    田虎豹与姜七星,就是他的两个徒弟。姜七星是武学罕见奇才,崔谷说,也许三百年才会出现一个。因此,崔七星的功夫,在那时就比田虎豹高。

    偏师傅只有一个女儿崔艳樱,虽然是他们的师妹,却美如天仙。自然地,田虎豹与崔七星都在追求她。

    在追求女孩子这事上,崔七星就远远不是田虎豹的对手了。崔七星只知道埋头练习武功,舌头吞吐木讷,哪似田虎豹的口才像枪法一样流利。自然地,面对看着她一头大汗的姜七星,与口才流利里面夹着乐府唐诗与花月的田虎豹,师妹喜欢上了田虎豹。何况,田虎豹是将门之后,另有一番优雅潇洒。

    而田虎豹的内心,也一定要胜过姜七星,打败他,追求到师妹。

    姜七星更加忧郁,一个人有时在山谷里练习大半天武功,也不出来,甚至田虎豹与师妹送的饭,他都不吃。

    开始看着姜七星的忧郁,田虎豹是开心的,因为追求师妹,他占了上风。

    可是三年下来,姜七星因为爱极师妹,却口舌笨拙无法讨得师妹的欢心时,他非常忧郁痛苦,甚至忧郁得都有些疯疯颠颠,说话也糊里糊涂的了。他对田虎豹说:“心好痛。那一个痛里,仿佛有万千尖刀捅杀。师弟,怎么我有时看见东西,都是双影子?”

    田虎豹这才觉得出了大事,觉得自己相当残忍。

    他追求师妹虽然占了绝对上风,却伤害了口才笨拙的姜七星。

    所以在师傅与有意他闲谈,不知道将女儿许给谁而烦恼时,田虎豹说:“师傅,爱师妹的师兄弟,大有人在。我看,师妹应该配给最优秀的师兄弟。所以公平起见,只有比武招亲。”

    师傅大为高兴,认为这办法最好。自己的位置,当然要传给最好的徒弟。

    师妹却是万般不愿意,她只中意田虎豹。她在背地里骂田虎豹是个蠢才,不知道骂了多少次。田虎豹只得傻傻地笑,装作不知道。

    但父亲之命,她也是不可违。

    师兄弟们暗中都笑他,说田虎豹这个建议,相当于他让出了师妹。

    田虎豹只笑不语。

    果然,师兄姜七星击败了所有的师兄弟。在与田虎豹的决战中,处于上风。大战了二百多个回合,于二百五十八个回合,一刀挑飞了田虎豹的长枪。

    田虎豹大败。

    师妹归了姜七星。

    师妹与姜七星结婚那天,田虎豹喝得大醉。他虽然巧妙地救了姜七星的爱情,但自己是真爱师妹的,失去她万般心痛。

    这就是第二天,他为什么告别师傅,回到家里的原因。

    这一切,口才木讷的姜七星,两三年后自然悟了出来。原来他还以为,自己是凭真功夫得到师妹的。师妹与他在一起的前两年,都非常不开心。他想,要是田虎豹与他硬争,他绝对不可能获得师妹。田虎豹建议比武招亲,就是将师妹让给了他。

    十年后,姜七星与田虎豹同成为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因为师傅有令,在外师兄弟间不得联络,当面亦不相认,唯一心报国,不讲私情。他们虽然同在禁军里面当教头,但从无私下交谊。

    所以今天晚上的大战,姜七星从使出第一刀,就决定要自残放他。他想,有恩必报,方为英雄。关公可以放曹操,何况我辈?

    武功如棋,只高一点,便如泰山,万顷压顶,根本难敌。

    田虎豹逃回竹疙瘩洞,派李梦笔再去开封访董玉莲的事。终于打听得她早自缢身亡了。他听了李梦笔的禀报后,在外默默坐了半天,然后口吐鲜血,大哭一场。“玉莲!玉莲!我苦命的玉莲!是我害了你!是我害了你呀玉莲!”

    其声之悲怆,撼动了巴飞猿等一众土匪。

     

    一年以后,原来松松垮垮的众匪们,在田虎豹严厉的训练之下,不觉成了一支厉害无比的精兵。

    这天,四大首领又在仁义厅议事。

    田虎豹问:“各位兄弟,大家想不想打些该打的有钱人,让我们竹疙瘩洞内,有可以吃上七八十年甚至上百年的金银财富?”

    巴飞猿一笑,说:“大哥,当然想。那是我们梦寐以求的。”

    “那么,周围五百里内,有没有特别富裕的庄主?比如说,他们家的金银,值几百万两,甚至上千万两的?”

    “有三十多家吧。”李梦笔回答。

    “这三十多家中,有没有作恶一方,百姓苦不堪言的?”

    “有啊,大哥。距此三百八十里外的樊家庄,作恶几十年,家财至少几千万两以上。早就想打了。”

    “过去为什么不去打?”

    巴飞猿大笑:“哪打得赢?这湘西的土匪,哪个不想打他,但都知道打不赢,不敢去打。”

    田虎豹问:“为何?”

    巴飞猿说:“樊家庄樊老爷,他当庄主后,成为近五十年来那一带最有名的恶人。他是典型的弱肉强食,为富不仁。强买、强占或者灭门,是他强占别人土地的黑暗手段。所以樊老爷至今八十不到,却在周围三十多个县,占有良田十六万多亩。城里的钱庄、店铺一百余家,遍布周围五个省。樊老爷如此凶狠,其他方面也自然了得。他娶有二十九个大小妻妾,生有十八个儿子,二十多个姑娘。家里的金银,少说也在五千万两以上。这就是湘西众匪想单独或者联合去打他的理由。”

    田虎豹问:“四五十年了,你们为何又没去打下来?”

    巴飞猿说:“大哥,能够打下来吗?樊老爷自知道作恶多端,不义之财太多,想灭他们的人无数。他除了收买地方官兵以外,自己还长期养有一支千人家兵。加上协助作战的农户,兵力少说三千。最厉害的在于,樊老爷有一位军师,据说精通各种阵法。一进入他布的阵,绝对有去无回。还有更厉害的。”

    “哦,啥更厉害?”

    “樊老爷花重金请了三个枪刀教练,一个总教练,两个副教练,据说都是与西夏和辽国交手未得公正封赏,官场失意或遭陷害的将军。个个经历大小数十阵,从死人堆里杀出来,都有万夫不挡之勇。樊老爷的十八个儿子,与二十多个姑娘,在三教练的长期训练下,个个功夫了得,多人成为千人敌或者万人敌。樊家庄差不多成了一个强大的小国,哪个还敢去攻打他们,想他们家的金银,那不是去自寻死路?”

    田虎豹一笑:“三位首领,那你们看,我们现在的力量,可以一试么?”

    巴飞猿一拍桌子:“绝对没问题。我终于明白大哥说要做些大事的意思了。”

    准备了三日后,备齐一个月的粮草,田虎豹与其他三首领,率领八百精兵化装成商队,朝樊家庄进发。留下两百守洞。

     

    五天后,田虎豹率领八百精兵,在樊家庄前集合起来,布下阵势。樊家庄,好大一个庄园,两边是高山,当中的坝上至少有数千间房屋,围墙高大。正中的城门高大,旗帜四处飘扬。前面一道人工深河,拦住去路。田虎豹率领的精兵,在河这边的空地上排下阵势,有意为对方留下数亩空地。

    一通炮响之后,副教练曹胜北手提大刀,率领手下十三徒弟,樊老爷八个儿子五个姑娘,及五百庄兵,开门出来迎战。

    三公子樊靖是武功最高的三大儿郎之一,他纵马出来骂道:“哪里来的土匪,自已来找死?湘西的强盗,听见我樊家兵,从来都吓得屁滚尿流。莫非你等想癞蛤蟆吃天鹅肉,要攻打本庄,夺取我家的金银?”

    巴飞猿骑马冲了出来,手舞狼牙棒直奔樊靖说:“废话少说,先取你狗命!”

    樊靖哈哈大笑说:“先杀了你这强盗再说。”手舞方天画戟,直杀巴飞猿。

    两人开始势均力敌,但二十回合以后,巴飞猿渐渐占了上风。巴飞猿的狼牙棒在田虎豹的指点下,比过去上了多个档次,厉害无比。他瞧准时机,卖个破绽,有意放他方天画戟刺杀过来,形成空档,然后大吼一声,一棒打在樊靖的脑袋上。可怜一个英勇公子,立即脑浆四迸,落马死在地上。

    他的三个妹妹见哥哥战死,娇喝几声,一齐来攻巴飞猿。冉雪梅挺枪迎了上去,巴飞猿退了下来,根本不屑与三个姑娘一战。冉雪梅已经在田虎豹那学得一手好枪法,她学的不是田家枪十八式,而是五十三式,厉害无比。三个姑娘哪是她的对手,冉雪梅在马上躲闪灵活自如,四人搅成一团,三五十个回合下来,樊家三姑娘,全被冉雪梅用枪刺于马下伤命。

    樊家同时出来三个公子,悲愤无比,要杀冉雪梅。巴飞猿与李梦笔两人同时出战,以二敌三。十几回合下来,樊家三个公子又全部毙命马下。

    樊家余下四位公子要出马大战的时候,副教练曹胜北用刀拦住了他们。他知道,这是平生所遇最大劲敌之一,徒弟们上去也是送命。不如他出马先杀几个,显示一下樊家庄的实力,震撼一下强盗们的肝胆,也展示一下自己的威风与本事。所以,他提刀慢慢纵马,走了出来。

    巴飞猿再要出战的时候,田虎豹拦住了他。他说:“此人威风凛凛,的确有万夫不挡之勇。待我去会会他。”

    田虎豹放马出来,直奔曹胜北。他也不多说,挺枪直取曹胜北的大刀。双方你来我往,大战三十多个回来,不分胜负。两人武功的确高明,在那杀得难解难分,让人眼花缭乱,两边一齐喝彩。巴飞猿看后心中吃惊,心想,若是他上,可能早就死于曹将军的刀下了。

    一边战,曹胜北一边说:“阁下武功如此纯正,显然有深厚武学渊源。请问阁下大名。”

    “在下田虎豹。”

    “原来是你!”曹胜北一惊,知道他是谁,力斩辽国第一猛将的八十万禁军教头。知道自己战不过,撤退回去商议再说。他心一虚,一分心,手上动作只慢了一点,田虎豹手中的枪,闪电般刺穿了他的咽喉,一枪杀了曹胜北。

    剩下的樊家儿郎姑娘,看见副教练被杀,心中大为恐惧。心想他们再一齐上,也是送死。所以发声喊,率领几百家兵,逃回了庄园。

    庄门紧闭,任土匪们如何叫战,对方不开门应战。田虎豹对巴飞猿说:“不着急,我们利用十天时间攻下此庄。先让大家吃饱饭,后几天,打的都是恶仗。”

    樊家兵退入庄内,儿郎们报告了大败的结果。樊员外见自己死了那么多儿女,心痛无比,瘫在椅上半天喘不过气来,干嚎而无泪。要不是家养神医用一种波斯特效油塞入鼻中,让他苏醒过来,可能当即死了。醒过来的樊员外问军师戴道人,总教练朱将军,副教练牛将军:“大敌当前,我们现在怎么办?”

    戴军师说:“樊员外不要悲伤。集合庄里所有能用庄兵,我布下一阵,放他们进来,保证让这几百强盗,有来无回。”

    朱将军精通各种阵法,问:“何阵?”

    戴军师说出此阵,见过大世面的朱将军也大为点头,称此阵极好,保证一战全胜。

    三天时间,戴军师在庄内演练他的神秘之阵。田虎豹听得里面时而鼓声,时而钟声,时而号角,知道他们是在演练阵法。他内心全然不怕,战士精锐,任何战阵都像纸一样,刀削即破。

    第四天,樊家庄打开大门,另一副教练牛将军率领数百人,出门迎战。巴飞猿大吼一声,舞动狼牙棒战了上去。牛将军与巴飞猿激战几回,佯败,回马便走。牛将军率兵退入庄内,庄门大开。田虎豹率领八百精兵,杀进庄内。

    好一个豪华之庄,处处亭台楼阁,荷田花园,根本不像一个土豪乡绅的居所,倒像是巨宦的官邸。突然一阵号角吹响,田虎豹抬眼望去,但见不远处,有一高大碉楼。楼顶上,两面旗帜舞动,樊员外与一道士和将军,站在上面指挥。

    田虎豹说道:“杀向碉楼,擒了樊员外,捉住几个首领,让他们拿出我们所要的金银,此战即告成功。”

    巴飞猿说:“好。孩儿们奋勇杀敌,回去论功赞赏。敢有后退者,杀!”

    “杀!”早成精兵的众匪,非常急迫地想大战起来,展示自己的绝学。田家十八枪,让他们非常有信心。

    田虎豹一众人还没有冲到碉楼下,四面早涌来层层伏兵,杀向他们。田虎豹立即将众匪分成三路,他、巴飞猿、李笔梦各带一路,又相互联络,奋勇杀敌。激战两个时辰,庄兵像蚂蚁般不断涌出,自己这面也损失过百。田虎豹感觉不对,立即让大家聚集一股,由他率领,拼死杀出一条血路,才退出樊家庄。

    巴飞猿一清点,众匪损失一百六十多人。

    巴飞猿说:“不知道樊家庄有多少人,布的啥阵。这仗,悬!”

    李梦笔说:“哥哥不要烦恼,我在师傅那学习飞剑时,学习过一切阵法的攻防。先准备下云梯,我们明天进去时,我上云梯一看,弄清什么阵法,再来破解。”

    田虎豹说:“好。”

    第二天,田虎豹率领余下的六百悍匪,进入樊家庄。像昨天一样,樊员外与戴军师、朱将军,站在碉楼上指挥。

    李梦笔叫众匪搭起准备好的云梯,爬上去看。看了许久,在上面下不来。田虎豹见此情形,就上了云梯,也去观看。他作为八十万都教头,自然熟悉各种阵法。只是他没想到,李梦笔竟然也懂此道。

    田虎豹问:“何阵?”

    李梦笔长叹一声:“大哥,我熟悉各种阵法的编排演练。自古传下的战阵,最著名的不过十大阵。”

    田虎豹:“哦?你知道的是哪十大阵?”

    “哪十大阵?一字长蛇阵,二龙出水阵,三才太乙阵,四象漯河阵,五虎群羊阵,六宇连方阵,七星北斗阵,八门金锁阵,九曲黄河阵,十面埋伏阵。但此阵怪异,不是十阵中的任何一阵。有点像八门金锁阵,主将在中,但周围又无八门。所以,我看不懂此阵。”

    “我见识一下。”

    田虎豹便在那细细观察。

    许久,田虎豹才说道:“这个戴军师,极不简单,是个绝世高人。”

    李梦笔问:“摆的何阵?”

    “你说的十大阵,适合几万人十几万人的厮杀。对方这只有两三千人的阵法,却是不适合十大阵。这个阵,最适合几千人防守厮杀,所以我说这个军师,是个绝世高人。”

    “奥妙何在?”

    “戴军师一定在日本游历过,到日本军队中学习过阵法,而且时间不短。这个阵,叫鹤翼之阵,是适合几千人厮杀的经典阵法。我们昨天吃亏,那是必然的。”

    “此阵的奥妙在哪?”

    “主将在中吸引,前面是精锐。精锐减员,再从后面调入精锐补充,所以很难攻到主将面前。而两边,则是强大的鹤翼。”

    “这鹤翼的何妙处?”

    “两大作用。当敌人进攻主将时机成熟时,主将号旗招展,号角吹响时,两只强大的鹤翼,从两侧包抄过来,形成合击之势。两翼再分兵从后面包抄,形成全部的包围之势。敌人陷入铜墙铁壁,插翅难逃。”

    “所以我们昨天吃亏了?”

    “要不是大家强悍无比,杀出一条血路,一般的土匪,昨天可能就全部灭亡。”

    “可以破解此阵否?”

    田虎豹一笑:“当然可以。”

    “何阵来破?”

    “鹤翼之阵,最怕龟甲阵。”

    “啊?请教大哥,何谓龟甲阵?”李梦笔对田虎豹更加钦佩。

    “所谓龟甲阵,即是我方兵力不再分散,收缩一体,像一只巨大的铁龟一样,直插敌人主将位置。鹤翼阵的要点是包围后不顾一切攻击,要吞掉包围之敌。所以我们像一只强大的铁龟一样,不管四面进攻,直攻主将。敌人必定不顾一切救援主将,而我们则消灭一切吸引来的援兵。”

    “好!”

    两人下得阵来,召集六百余人,布置龟甲阵。田虎豹一再强调,六百余人要形成一个巨大的铁龟,绝不分散兵力,抱成一个团,消灭一切吸引而来的敌人,然后直捣碉楼,捉拿樊员外、朱将军与戴军师。

    第二天,准备妥当,大家饱吃一顿,肉饭管够,个个一身力气。田虎豹率领他的龟甲阵,进攻樊家庄的鹤翼之阵。

    龟甲阵果然厉害。聚兵一处,绝不分散,吸引敌人前来,一一消灭。朝碉楼越近,援兵越多,血战越厉害。从下午杀到日落西山,樊员外组织起来的三千庄兵,已经消灭五分之四,其他的再没了战斗力,躲在远处不敢近来。楼下作战的牛将军被巴飞猿一棒打死。樊员外的儿子与姑娘们,也大半战死。田虎豹的兄弟们也损失惨重,武功再高,杀人三千,自伤八百,还剩下五百多人。但是,他们终于攻到了碉楼下,将碉楼围了起来。

    碉门打开,朱将军率领他的两个爱徒,迎了出来。那是樊员外的大郎与五郎,是众儿郎中武功最好的,得到了三位将军的真传,个个有万人敌。

    战况至此,大家也不多说。田虎豹直取朱将军,巴飞猿直取大郎樊华明,李笔梦直取五郎樊华清。六人捉对厮杀,田虎豹与朱将军打个平手,巴飞猿与李梦笔却落在下风。但是,田虎豹对巴飞猿与李梦笔,一点也不担心。

    果然,战到六十回合的时候,李梦笔败走。樊华清大吼:“哪里跑。”挥枪追了上去。逃在前面的李梦笔一个踉跄,滚在地上,翻了几个跟斗。而樊华清就在他的几个跟斗之后,捂着中在脖子上的飞剑,倒了下去。

    田虎豹知道,这是李梦笔的绝学“躺地剑”。他连发的九剑中,必中几剑,神仙怕也难以躲过。

    巴飞猿见三弟取胜,才记起什么,也拖棒败逃。朱将军大叫“不要追!”但已经晚了。巴飞猿早已经甩出六把飞斧,其中一斧,正中樊华明的额头,仰天倒在了地上,翻滚而亡。

    朱将军早知道自己的对手是谁,他自认可以打个平手,但是绝对没有取胜的把握。见两个高徒瞬间阵亡,心中发虚,枪法散乱,想寻机逃跑。樊家庄没有了,他后半身只有隐居各地度日。心思有疑,枪法出现破绽。这破绽一出,田虎豹哪肯放过,一枪击中他的右臂,朱将军大吼一声,长枪落地,田虎豹再补一枪戳中咽喉,瞬间没命。

    李梦笔率人冲向碉楼顶部,一会儿,就提着樊员外与戴军师的人头下来了。

    攻打樊家庄,取得大胜。

    田虎豹命令众匪将樊家庄所有的金银、古董、字画、贵重如黄花梨木楠木家具等值钱之物,一一装车,竟然装了八十九车。地契全部烧毁,任田地所有者自行收回。将樊员外霸占的二十多妻妾,每人一百两白银,全部遣散。所有的家奴每人三十两银子,全部遣散。然后一把大火,烧了樊员外的三百多间房子。将这一恶霸的痕迹,在此地彻底毁灭。

    回到竹疙瘩洞,李梦笔主持清理了两个半月,才算出此次攻打樊家庄,收获黄金十万九千三百两,白银三千六百八十二万余两,其他折合白银一千三百余万两。

    田虎豹拿出五百万两白银,奖励巴飞猿、李梦笔、冉雪梅三首领及其他有功人员。再拿出八百多万两分别抚恤战死的兄弟们,将银两送至他们的家人手里。

    百年匪巢竹疙瘩洞,顿时成为一片欢乐的海洋。

     

    竹疙瘩洞的土匪们在田虎豹的带领下,打下湘西土匪们都想打而又不敢打也打不赢的樊家庄,劫得八十九车财富的事,名震湘西。一时间,江湖上那些贫穷得走投无路的豪杰们,纷纷来投奔竹疙瘩洞。竹疙瘩洞周围百里的大小匪巢首领,也投奔门下,表示愿意效劳,共同富贵。三个月时间过去,田虎豹损失的精兵,迅速补充了起来,而且总数达到了一千五。就是说,留下守洞的,他至少也有一千多精兵可以带出去打仗。

    这天,田虎豹在仁义厅对几个首领说,要跨州去打三百里外鲍家庄的鲍大官人。

    巴飞猿说:“为何要去打他?鲍大官人,好像不太出名,怕也没钱。”

    田虎豹说:“如果打下鲍大官人,抵几个樊员外也不止。”

    李梦笔吃惊地说:“他是什么人?”

    田虎豹慢慢对他们讲起鲍大官人的事,他在京城呆了几十个,对鲍大官人的事太熟悉了。

    原来,鲍大官人,是朝庭中的宰相、大学士、太子太傅,正一品。这种大官,满朝也就那么几个。他是侍候两位皇帝的老臣。在皇帝与太子看来,他是天大的忠臣,万事都听他们的,而且把他们吩咐的事,特别是国库空虚,抵抗北方辽国大兵南下进攻的大事,办得非常完美,能力强大。在皇帝与皇后看来,他关键时刻为国分忧,清廉无比,衣服很旧却一身正气,可以说是历史上少见的贤臣。但是在百官看来,在天下百姓看来,鲍大官人却是天下最大的奸臣。天下油水最多的地方官,他都是安置自己的亲信去做。朝庭中,凡是顺从他的,晋升很快;不听他的,排斥到边沿衙门,或安排到穷山恶水的地方去作官,甚至陷害致死。向皇帝告他罪状的状纸,会被他的爪牙压住不上报,而这个人一定会被他诬陷致死。有官员在朝堂上当面向皇帝告御状,皇帝也不信,让其他人处理,而其他人是鲍大官人的爪牙。四十多年来,天下的官员,送给他的银子,无法估量。地方官往往先给他送,再给皇帝送,甚至送给他的礼,比送给皇帝的还多。但是鲍大官人绝不张扬,不扩建官邸,也不开商店,更不买下半个城,而是在自己的府第中,修建了一个巨大的金库,所有的财富,全部装在那里。十年前因为装不下,又在西院修了第二个更大的金库。

    在他八十岁的时候,他决定收手,辞官归故里。他知道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好事也不能让自己一个人独占。所以他在宋仁宗面前,哭啼着要告老还乡。仁宗再三挽留,他去意已决。仁宗想到他也是八十的人了,啥事不能靠一个老人,也应该让一些年轻的臣子上位,最后同意了他的请求。这时,鲍大官人意外地给皇帝献上了九百九十九万两的白银。他痛哭着说,这是这么多年,地方官悄悄送给他的,他一两也不敢用。他早就准备着,在辞官归里的时候,把这些脏银全部退还给国家退还给皇上。宋仁宗正愁国库没有银子,连一百万两的银子都没有。突然有忠心的贤臣献上九百九十万两白银,他简直高兴坏了。

    因此,他大大地表扬了一番鲍大官人的忠心,赐给他许多荣誉称号,还有一张免死的圣谕金卷,最后让他荣归故里。

    鲍大官人回到了故里湘西。富贵不归故里,等于白富贵,所以鲍大官人并没有选择江南等更好的地方。

    他在老家买了三万多亩良田,在良田的正中,建立了城池坚固的鲍家庄。几年后传出消息,据说鲍大官人是天下两大钱庄的最大股东,在浙江与江苏还有七十多条街,全国各地有六十多万亩良田,五百多个店铺。据说他献给皇帝的九百多万两白银,仅是他拥有财富的八分之一。他若不献上这九百多万两白银,人走茶凉,朝庭里的监察御史,肯定会死奏他几十条贪污受贿的大罪,皇帝不怀疑不可能,不处死他不可能,不没收他全部财产不可能。因此,李代桃僵,丢卒保车,是他这位巨贪国贼的大智慧。献出九百多万两,他就平安着陆,荣归故里;否则,他肯定人头落地。大家猜测,鲍大官人的财富,少说也有八九千万两。

    田虎豹讲完,巴飞猿等三位首领,听说鲍大官人有这么多钱,兴奋不已。

    田虎豹问:“这种巨贪,该不该打?”

    巴飞猿说:“当然该打!”

    “是不是说,平安着陆的贪官,他就应该过上好日子?”

    “绝不可能!要把他的脏钱打出来,拿出一些帮助应该得到帮助的人,特别是需要帮助的穷人!”李梦笔说。

    冉雪梅说:“这等狗贼,哪怕他现在是一位慈悲的活菩萨,他也没有活在世上的理由。”

    田虎豹说:“但估计他不容易打。他的城池坚固,我上个月派人去侦察了一下,庄兵也多。所以,这次我们带一千三百人去。如果你们同意的话,各自去做准备,五日后出发。”

    竹疙瘩洞及归附的其他大小洞土匪,一听说要去打更大一个富翁,高兴得不得了。显然,他们知道,奖惩分明的大首领田虎豹,不论他们是死是活,都会让他们得到不少的银子。

    半个月后,田虎豹率领一千三百兄弟,在鲍家庄前布下阵势,攻打鲍家庄。

    鲍大官人没有露面,而是他的儿子鲍金龙全身披挂黄金甲,站在城墙上问他们:“来者何人?吃了豹子胆,也敢来打我鲍家庄?这几年,来攻打我家的强盗不少,但都抬着大量的尸体滚蛋。聪明的,早点滚,我饶你们不死,放你们一条狗命。”

    巴飞猿骑马出来,用狼牙棒指着他说:“我们必定攻下鲍家庄,必定杀了鲍大官人这个老奸贼,必定将你家几千万两脏钱拿走。”

    鲍金龙哈哈一笑:“那我开门来收你们的狗命。”

    一会儿,鲍家庄巨大的铜兽铁门打开,一队队庄兵,从里面跑步出来,在外面布起了阵势。田虎豹看这阵势,非常奇怪。庄兵们个个高大无比,都在一米八到一米九五之间,他们个个全身皮甲,戴着铜盔,执着巨大的盾牌。他们的兵器也与平常的不同,个个手中持一根非常尖细的标枪,腰中挂着一长一短两把宽剑。阵势是典型的方阵,前面五个方阵,每个方阵大约有五十名庄兵,每个士兵间隔两米左右,每个方阵有五排士兵。每个方阵有十二三米的间隙,后面又列着七个方阵。

    鲍家庄三位大将走出阵前,田虎豹一看,大惊。

    原来,当中是鲍金龙。左边却是一位外国人,鹰眼突鼻,满头金发,像是罗马的将军,他高大无比,少说也在一米九以上。右边,则是田虎豹在八十万禁军中结拜的生死之交,都教头欧白象。他不明白,欧白象怎么会在这里。

    田虎豹纵马出来,说:“贤弟,很久不见!为何在这里?”

    欧白象说:“从京城到湘西,从繁华到偏远,无非是一个钱字。”

    “比当都教头挣得还多?”

    “十倍以上。”

    田虎豹叹息道:“贤弟不如跟我,打恶霸土豪,挣得比那还多。”

    欧白象一笑:“那就不忠了。不必多说,你我虽然是生死结拜兄弟,各为其主,阵上交战,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情义归情义,忠心归忠心!”

    田虎豹不断摇头,好生烦恼。

    巴飞猿说:“大哥,不必管他,我们攻打鲍家庄要紧。各位兄弟,准备进攻!”

    巴飞猿率领大小首领,带领这一千三百精兵,一齐压了上去。

    对面的罗马将军吼着田虎豹完全听不懂的话,立阵迎敌。方阵的庄兵,在他的吼叫下,变换着各种阵列,准备迎敌。

    在巴飞猿率领一千三百兄弟冲到他们三十多米的地方时,第一排的高大庄兵,将他们手中的标枪,一齐投向了竹疙瘩洞的兄弟们。立即有一排兄弟被穿过胸膛,或者穿过身体,倒了下去。接着,对方第二排高大的庄兵,又投了出来,直至五排庄兵都投完了手中的标枪。然后,他们急速地向后退去,后面七个方阵的庄兵,又从间隔的地方涌了出来,后排变前排,一排排的标枪,又投了出来。

    竹疙瘩洞的兄弟们还没来得及交战,惨叫之声已经不绝,瞬间死亡了三百多人。

    冲上前去的众匪,与鲍家庄的庄兵肉搏,立即处在下风。鲍家庄的庄兵个个高大,盾牌也十分巨大,他们将盾牌抵在前面,前、左、右、上全无空隙,就是一个铜墙铁壁的“铁乌龟”,找不到地方下手。而对方的庄兵,则从盾牌阵的空隙中,用宽大的短剑与标枪刺杀,众匪死十个,也伤不到对方一个。这场战斗,竹疙瘩洞的兄弟们完全处在下风,仿佛是对方菜板上的活鱼,任其砍杀。

    不到半个时辰,众匪已经死亡五百多人。

    田虎豹立即让巴飞猿发令撤兵。

    对方也不追击,而是一队队退入鲍家庄。

    田虎豹与众首领坐在帐中,还沉浸在刚才惊心动魄的血肉搏杀中,沉浸在失败的害怕与情绪低沉中。巴飞猿从没想到会是这种结果,他以为自己强大无比的兄弟们,一战就可打下鲍家庄,几百车的财富就会到手。没想到,死了几百兄弟,完全处在下风。更重要的是,在对方的方阵前,他看不到胜利的任何可能。

    田虎豹处在思考中。他没想到,对方竟然有罗马将军指挥,而且还有这简单却是威力无比的方阵。这是怎么回事?湘西大山中,竟然会出现罗马帝国的铁军方阵?

    列位看官,听我道来,这就是鲍大官人的又一智慧之处了。

    原来,鲍大官人在七十多岁的时候,就想到了退路,并在作一切准备。他知道,荣归故里,那里土匪如毛,保命为第一要务。自己要有坚固的城池,更要有一支百战百胜的精兵保卫庄园。除了那时就观察八十万禁军中的特等教头,准备将来重金聘请一位外。他再派儿子鲍金龙去东罗马,学习罗马军事。

    此时的罗马,早已经分成东西罗马两大帝国,东罗马在拜占庭,所以又叫拜占庭帝国,首都君士坦丁堡。虽然罗马的辉煌已经不在,但他们仍然有强大的罗马军队,在欧洲与亚洲称雄,对一些小国与游牧部落保持着统治地位。

    罗马与波斯人,在隋唐甚至秦汉时候,就开始到中原与各帝国进行商业与文化的交流。有不少的骑士,为保护主人的商队,往返两地。骑士们来到中原,显然要与中原帝国的将军或者武士交流军事谋略与武功。历史上,罗马帝国骑士们的武功与修养,在中原留下许多美好的传说。

    鲍大官人好学习,好接收新的东西。他在内心想,要是自己有一支罗马方阵那样的精兵,别说几个土匪,就是万一皇上叫禁军来捉拿他,他也可打败他们,有时间逃跑,甚至上山去百年匪巢当山大王。那样的话,谁也杀不了他。只要有金山银山,可以自己作主,世代为臣与世代为匪,也没啥差别。

    有金子啥事都好办,鲍金龙在拜占庭呆了三年,他的老师就是这位高大的罗马将军J·亚历山大,拜占庭帝国一位杰出的骑士,皇帝眼中最优秀的五大骑士之一。·亚历山大所以愿意跟随鲍大官人来到这土匪如毛的湘西,当然是金子的原因。他在拜占庭皇帝手下一年仅九十六个金币的薪水,而鲍大官人每年给他的金子,是他过去的十倍。所以·亚历山大将军,把全家人都带到了这里,因为有钱,湘西的山沟沟里生活着一家金发的罗马人。他征集挑选招募出高大强壮的五六百人,建成了这支湘西大地上的鲍家庄罗马军团。

    鲍大官人还弄了个双保险,又重金聘请了八十万禁军超一流都教头欧白象,教庄兵们十八般武艺,特别是盾牌后面短剑的各种精髓刺杀法。

    鲍大官人用重金打造出这支天下无敌的汉人罗马军团,看见它的威力,并击败了十几股数十人到数百人的土匪后,每夜都睡得香极了。甚至,八十多岁的他,因为有钱经常吃昂贵的野人参,还让十多个小妾中的两个小妾有了身孕,绝对是他的。在鲍大官人看来,上苍对他真是太好了,他太聪明,太强大了。

    巴飞猿对田虎豹说:“大哥,今天一战,我们死亡五百多兄弟,对方死伤极少,再打几仗,我们可能死伤更多,甚至全军覆没。这鲍家庄,我看是打不下了,不如我们回去,另外再找其他的地方打?”

    田虎豹一笑,说:“硬攻是不行。好在我在开封呆了那么多年,对罗马方阵,也有所了解。它是威力巨大,但也有弱点。我们作些准备,下一战,保证全胜。”

    李梦笔非常吃惊:“可能吗?我看没有任何办法打败它。他们远投标枪,近成一个铁乌龟,我们丝毫杀不着他们,他们只能杀我们。这阵势,太可怕了!”想着战场上的惨烈,他还心有余悸。

    田虎豹哈哈一笑,对他们说出一番话。三位首领听了,顿时大喜。

    第二天,李梦笔带着八十多个兄弟,化妆成商人,去长沙买秘密武器了。

    十天后,李梦笔就带着田虎豹要他买的秘密武器,返回了鲍家庄。田虎豹在看了李梦笔一帮兄弟的使用后,十分放心。所有害怕罗马方阵的士兵一看这秘密武器,大喜,坚信他们下一仗,一定能打败杀伤力巨大的鲍家庄罗马方阵。

    第二天,田虎豹带领余下的八百兄弟,又来叫阵。

    鲍金龙带着他的两员大将,五百庄兵组成的罗马方阵,出庄摆阵立在了那里。鲍金龙对田虎豹笑道:“我以为你们这十几天吓得拉稀生病了,不敢对阵,逃命要紧。怎么,现在一个个好了嘛?胆子不小,死了五百多人还不滚蛋,是我早逃了。我今天不杀光你们,决不收兵!”

    田虎豹也不多说,指挥兄弟们一齐压了上去。前排的兄弟们抬着一张张买来或者拆来的木门与木板,抵挡对方的标枪。尽管如此,还是有不少的兄弟们中了标枪,穿过身体,惨叫着死在地上。

    在抵进鲍家兵进行肉搏的时候,鲍家兵又用盾牌组成攻不进的“铁乌龟”。这时,田虎豹吼一声:“烧死他们!”但见李梦笔率领兄弟们,抬着一个个的柜子,柜子中喷出一团团火焰来。火焰在盾牌上燃烧,又喷进里面,鲍家兵一个个全身着火,丢了武器,在地上四处惨叫打滚。那些跳入水中的庄兵,竟然熄灭不了身上的大火,反而烧得更加厉害。竹疙瘩洞的精兵强将,再去杀他们,简直就像杀无力还手的草地上一条条蹦跶的草鱼一样。

    原来,见多识广的田虎豹,知道当时军队中在使用一种叫“猛火油”的武器。这种武器,就是从波斯与罗马的将军与骑士们那里传过来的。猛火油其实就是现在的石油原油,那沾在身上燃烧,水肯定是浇不灭的。而那些喷出火来的柜子,就是田虎豹让李梦笔去买的秘密武器“猛火油柜”,一种原始的火焰喷射器。由于有火药与原油的混合组合,火焰喷射极远,威力无比。

    ·亚历山大将军做梦也没想到,他无坚不摧的罗马方阵,还有这样的克星。但是知道也晚了,在李梦笔率领的火焰喷射军面前,盾牌、短剑、一米八九以上的大个子等,全排不上用场。一身是火的庄兵只顾逃命与被杀,哪里还能够组织阵势搏杀?鲍金龙、·亚历山大将军与欧白象三人,被巴飞猿李梦笔冉雪梅率领的强悍土匪围困起来,李梦笔指挥兄弟们用猛火油柜一喷,三人身上全部是火。可怜三位勇猛无比的大将,自救不及,无力反抗,全身是火被一顿乱枪刺死。

    竹疙瘩洞的兄弟们杀进鲍家庄,杀败了残兵后,活捉了鲍大官人。田虎豹鄙视地看着他说:“想我也是朝庭命官,被你等狗官陷害,才有如此。我知道你是巨贪国贼,也知道你现在已经平安着陆。但我不让你平安,偏要杀你。”

    田虎豹挥挥手,手下兄弟拖着屎尿从身上落下来,双脚已经瘫软走不动连叫着“饶命”的鲍大官人,在天井里的一棵古梅树下手起刀落,老巨贪人头落地。

    田虎豹轻易地让鲍大官人的几个管家,说出了三个地下金库的所在,找到了全部的金银、古董与字画等贵重财物,大小车装了二百余车,打道回洞。

    李梦笔回洞统计清楚后向几大首领禀告,合计有八千余万两。田虎豹让巴飞猿拿出二千万两,奖励与抚恤参战的兄弟们,守洞的兄弟们,其他匪巢的兄弟们。余下的金银,和打樊家庄的金银一起,分别收藏在七个仅他们四人知道的大小石窟里。那些石门天衣无缝,任何人也看不出,找不到。 (未完待续)

    供稿:田世荣

    相关评论  
    暂无评论

    登陆评论!


    上一条信息: 山西省应县田氏族谱编纂委员会隆重召开编修工作会议       

    下一条信息: 元世祖忽必烈招谕思州田氏圣旨




    图片新闻
    田氏家族姓氏图腾
    田氏家族姓氏图腾
    田维华《贵州建制史新论》出版
    田维华《贵州建制
    【祭文】壬辰年华夏田氏祭祖祭文
    【祭文】壬辰年华
    田普和许世友的老照片
    田普和许世友的老
    田慧中和他的“田氏脊柱骨刀”
    田慧中和他的“田
    郓城田氏返故土拜祖敬拜始祖仪式:田绪科宣读《拜祖文》
    郓城田氏返故土拜
    热门信息
    ·  最新最全田姓名字
    ·  中国趣姓及人数最多和最少三个姓氏
    ·  田氏香火神龛对联选录
    ·  徐悲鸿《田横五百士》 赏析
    ·  国艺书画馆:田氏家族及其作品欣赏
    ·  田纪云:我是怎样步入中南海的
    ·  中国最原始的十二姓氏及姓氏宗法
    ·  从副总理(田纪云)故居所想到的
    ·  田氏家族姓氏图腾
    ·  《冯谖客孟尝君》原文、注释及译文




    Copyright @ 2019-2020 华夏田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田氏谱务垂询:13616327059 家运   点此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投稿邮箱:13206324978@163.com   田氏家族微信群
     田氏网备案号:鲁ICP备15019233号
    田氏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