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华夏田氏网,传承田氏文化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田氏论坛  【田氏家谱共享数据库】
    站点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栏目 - 田氏才艺
     
    帅士象(田世荣)中篇小说《大悍匪传》连载·第二回 竹疙瘩洞落草为王
    作者:田氏网   访问量:1601    添加时间:2019-11-17 17:39:19
     

    作者寄语:中篇小说《大悍匪传》是一个表达智慧与美德,探索宇宙真理的一个佛教题材小说。系《今古传奇》杂志主编王博士2018年约稿。作品10.5万字,修改后以《大宋棋匪》之名,6.8万字篇幅发表于《今古传奇》杂志2019年9月第五期(全年六期,每期发五位作家五部中篇小说),这是我在《今古传奇》杂志发表的第二个中篇(第一个中篇《大明棋王》以8万字篇幅,发于2015年三期头条,并获集团全国小说征文一等奖)。今将未修改之全部篇幅《大悍匪传》与宗亲们分享,感受智慧与道德、文学与故事之美,乞多指教。

    帅士象,真名田世荣。四川绵阳市安州区人,现就职区委宣传部。三部文史著作共二百余万字,分别获得三个省级一等奖。目前著有七部长篇童话,一百余万字,均未发表;今年写有一部史诗性历史电影剧本,亦石沉大海。人生很努力,人生也很失败!不过心安,享受过程的快乐!

      

    大悍匪传



    帅士象

     

    第二回    竹疙瘩洞落草为王

     

    田虎豹知道,自己只有选择亡命天涯。回去向马太尉报告国宝沉江,等于自投罗网。几个禁军和教头想追随他,他挥挥手说:“你们回京城吧,向马太尉禀告时,将所有的责任推在我身上。虽然你们也会受罚,但一定不是我的死罪,最后总会可以与家人团聚。”面对田虎豹的大义,大家只得与他挥泪而别。到哪里去?当然是离开封越远越好。他先想到海南,太远,听说那里的毒虫厉害,一咬就死。最后想到了躲到偏远的巴蜀比较好,那地方是真正的穷乡僻壤,山高谷深,处处森林,马太尉即使派出天下最好的捕头追捕他,想找也难。他花了些银子,在一艘沿长江而上去巴蜀的货船上买了个睡觉的木舱。他买了一大包煎饼、一些皮蛋、一筐水果、一些卤牛肉、几坛子酒,每天醒了喝,醉了睡。他想,随船沿长江上行,任何人也找不到他,他是安全的。偶尔,深夜,他走出船舱,坐在甲板上,看着满天星斗,心情无限沉重。他感觉身体里装了几座大山。头顶上一座大山,左肩上一座大山,右肩上一座大山,心脏里一座大山,肺里一座大山,胃里一座大山,肝中也有一座大山,肠子里装满几十座小山头。头重无比,像一块万斤巨石压在天灵盖上,鼻子仿佛被木棍重击了发木发堵不能呼吸。内心感觉丢魂落魄,生无可恋。突遇灾祸,犯了王法,这种沉重焦虑压抑与苦痛,是任何人也无法体会到的。他看见过去温暖的太阳,此时都是挂在天上的冰轮。看见美丽的月亮,像块黑炭。所有的花草树木上面,都摇曳着忧愁与哀伤。本来好好的人生,突然就毁了,面临死罪,亡命天涯,他脑袋里还真转不过这个梦,仿佛一切是梦。他想起了一个人在开封的妻子董玉莲,不知道如何面对如狼似虎的马太尉,不知道会受什么折磨,肝肠寸断。只有一醉解千愁。酒是不能真正解愁的,但至少可以想粗些,醉与睡那时不想。船在长沙坏了。船老大告诉他,至少半月才能修好,劝他好好在长沙城里享受一下。租间干净的旅馆,找几个女人玩玩,喝些酒,啥忧愁都过去了。总不能住在货船上。他去城里最偏僻的小店,租了个单间,悄悄地住了下来。田虎豹在小店里闷睡了几日,十分无趣。去江边看船,船老大说,只怕这修理的时间,不止半个月,二十天能够修好,都算烧了高香。船老大说:“你耐心在城里喝酒耍吧,船好后我让人来喊你。”田虎豹只得走回城里。第二天,他穿得像个做小生意的,任何人也认不出,他曾经是八十万禁军都教头田虎豹。他悄悄地坐在城里的一个大茶楼“碧玉轩”的一角,在那慢慢喝茶,听茶客们讲故事。茶客来自天南海北,本地居多,吹啥都有的。甚至还有半个时辰,大家在吹他下棋沉了那三大砗磲的事。他内心一惊,细看四周,以为被人发现。但这只是人们喝茶聊天的话题,大家很快把话题转移到其他的上去了。虚惊一场。喝茶第六天,田虎豹刚一坐下,茶还没喝一口,有人就说:“才来长沙作官不久的冯将军,真的把那两百多年的匪巢乌云洞灭了么?”另一人说:“吹牛。还说冯将军率众斩首三百六十六颗土匪人头,绝对不可能。”田虎豹问他:“什么冯将军?什么乌云洞?有两百多年的匪巢?会斩首那么多?”那人说:“你不知道?这几天长沙城闹凶了,四处沸沸扬扬,说从福建到我们湖南来任职的冯将军不得了,发誓要剿灭湘西十万大山中的十几个百年匪巢甚至千年匪巢,再将其他大小匪巢全部毁灭。这不,乌云洞是几大匪巢之一,听说冯将率领二千将士,最先灭了乌云洞百年匪巢,立了一大功。”田虎豹说:“湘西有这么多土匪?这么厉害?”旁边喝茶的一个白胡子老者,埋头喝了几口茶,然后哈哈大笑,说:“这绝不可能。冯将军不可能有这本事,他这是吹了大牛皮啦。”田虎豹看这老者,有七十多年纪,胸口上一把雪白的胡子,少说也有一尺多长。一身富贵穿着,样子十分精明能干,不像一般的市井俗人。田虎豹:“老人家,请问贵姓?”一个茶客口快,说:“我们叫他冉老爷,在长沙城里一口气连开了五个大店,银子像水一样流进他的家里。前年冬天,一家人才从遍地匪巢的湘西搬来长沙的。”田虎豹说:“冉老爷,在下有礼了。”冉老爷说:“不必客气。”田虎豹问:“冉老爷为何搬来长沙,离开生活了七十多年的湘西?”“一言难尽。我家祖产在湘西,几百年经营,家里也有数千亩良田,一些药店绸庄。所以为了平安,平时与湘西各股土匪,都有交往。大土匪们派小土匪来要些金银或绸缎,我都尽量满足。我与湘西三大匪首,也暗中结为兄弟。过年免不了为他们送些酒肉金银,因此数十年一直相处无事。谁知道去年夏天,突然在晚上来了上百土匪,满脸蒙布,将我家洗劫一空,损失非常惨重,并且找不着是谁干的。想着几十年与众匪小心相处,最终还是这个下场,我内心十分恐惧。所以我将湘西的一切田产家产,全部变卖,从此搬进长沙生活。好活歹活,求个平安,长沙城里,最好的就是没有土匪。”大家笑起来。省城要是土匪盛行,那还有王法?田虎豹问:“冉老爷,那你怎么会说,冯将军是吹大牛皮的?”“我在遍地匪巢的湘西生活了七十多年,长期与大小土匪打交道,我还不知道那里的一切情况?土匪们狡兔三窟,不,狡兔七窟,厉害无比,绝对不是我们可以想像的。要是冯将军有那么大本事,除非土匪们个个挺着胸膛,反绑了双手,让冯将军砍头才有那种可能。所以我说冯将军,百分百吹了大牛皮。”“哦,冯将军其实没有攻下乌云洞?”田虎豹问。“不,可能是攻下了的。”“那你为什么说他吹了大牛皮?”“冯将军可能率领众将士去打了乌云洞。土匪们也可能与他交了几次手,没打赢。冯将军可能也是最后攻进了乌云洞,火烧了乌云洞,毁了乌云洞,但他绝对不可能斩首三百多个土匪首级,五十个可能都没有。最后,冯将军也不可能剿灭这乌云洞的土匪。土匪们是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躲,让你人影也找不着一个。你一撤,他们又马上回来。也许,现在乌云洞里又住满了土匪,还是过去那一帮土匪。”“冉老爷,怎么这么怪?”冉老爷哈哈一笑,说:“我在那里生活了七十多年。听我的爷爷们讲,又听我爷爷的爷爷们讲,我们那一带,从秦汉三国乱世开始,到魏晋,到五胡乱华,至隋唐,再到今天,一千年历史中,百年匪巢,三五百年匪巢,都多的是。湘西的土匪,明的暗的,少则数万,多则十余万。有的是一世为匪,有的则是受了朝庭招安,率领数千或者上万人组成一军,封为将军,北征扰边的胡人。那些世代作匪的人家,这百千年历史中,官府经常围剿,但从来都无法真正把他们剿灭。”田虎豹一听,很有兴趣:“为何?”冉老爷:“那些洞,大洞套小洞,小洞套大洞,非常纵深,复杂得不得了。少则十几里,多则几十里,出口极多。这些洞容量大,少则数百土匪,大则数千土匪,呆在里面,还绰绰有余。土匪们百年居住在里面,对洞的情况了如指掌。冯将军此次剿匪的真实情况,一定是土匪们打不赢就跑了,散了。等冯将军们走了,再恢复洞里的一切,继续为匪。这就是为什么有那么多百年匪巢的原因,官府根本把他们没办法。三十年前,省上的欧将军带领五千多人,在湘西驻扎了半年,发誓要全部剿灭九九八十一个匪巢,二八一十六个大匪巢。打是打得凶,也杀了不少土匪。结果,他驻军一走,后面两三个月内匪巢又全部恢复。比起欧将军的阵仗,小小的冯将军这点算啥?”茶客们听冉老爷说得有理,点头称是。田虎豹问:“冉老爷,这湘西,为什么有这么多土匪?”冉老爷:“天高皇帝远,太偏远,管不着,是一大原因。你看这长沙城附近几百里内的山区,哪里存在得了上百年的土匪?一有就灭了。”“哦?偏远?”“对。这湘西,地处湘、巴蜀、黔三地交界处。穷山恶水,非常偏远,成了三不管,也无法管的地方。”田虎豹想了想,说:“那是偏远了些。我有次保护钦差去过贵州,那些山,是真正的穷山恶水,想想都怕。”冉老爷说:“湘西的人,生性蛮勇,对打打杀杀也非常有兴趣,非常爱好,就像我们这喝茶的茶馆里,一些人爱好下棋爱好打麻将一样。”田虎豹一笑,说:“哦?还有人爱好打打杀杀?”冉老爷说:“当然。”“冉老爷,这些土匪都是些什么人?是不是全是地痞流氓,土匪恶霸?”“不,以两种蛮族为主。”“哪两种蛮族?”冉老爷喝了一口茶,不紧不慢地说:“一种是土蛮。”田虎豹:“啥土蛮?”“湘西的蛮族,以当地的土家族人为主,称为土蛮。但土蛮又不是纯粹的土蛮,仅仅是土蛮,也不会这么厉害。”“不纯粹是土蛮?”“对。所谓土蛮,是官府志书里面对当地土家人的称呼,他们在湘西已经存在了四五千年,北方炎黄存在的时候,土家人就存在了。在数千年历史中,又从贵州涌入了‘乌蛮’,再从巴国涌入了‘廪君蛮’和‘板楯蛮’,再从湖南涌入了‘荆蛮’。这些蛮族,个个都伴随炎黄时代而产生的,多是被黄帝战败的民族南迁,都有数千年历史。他们都是在与周边民族枪刀拼杀中生存下来的,舔着刀口的血生活,好战也善战。数千年历史上,汉人再与他们杂居。汉人最厉害的,就是智慧、仁德、文化与礼仪。在这片土地上生活的‘土蛮’,已经是一个综合性的土蛮,成了一个非常强大的蛮族。蛮族永远都是充满血性的,所以他们对打仗为匪这件事,不是害怕,而是感兴趣、兴奋、激情。田虎豹问:“原来如此!另外一种蛮族是?”冉老爷说:“苗人。”“哦,怪不得。”田虎豹在那自顾自说。一茶客说:“苗人一听,就喜欢打打杀杀。”冉老爷说:“那是。苗人可不得了。苗人是谁的后裔?蚩尤的后裔。蚩尤是谁?炎帝从神农氏开始,即一世炎帝姜石年开始,共有九世,经历五百余年。蚩尤是四世炎帝姜黎的后人,也是帝王血脉。正因为如此,他成为当年敢与最后一位炎帝,即九世炎帝姜榆罔,与九世炎帝同时代的黄帝轩辕氏叫板。蚩尤传说是战神转世,手下的将士,都是铜头铁臂,刀枪不入。真的是铜头铁臂刀枪不入?肯定是。因为蚩尤在炎黄二帝的北面,精通冶炼术,特别是冶铜术与冶铁术。他们的将士大多戴着铜盔,手脚上披着铁甲,所以称为铜头铁臂刀枪不入。炎帝与黄帝联合起来,打了很多年,最后才打败了蚩尤。充满战斗血液的蚩尤后人不服黄帝的统治,一部分南下进入湖南,又有一部分移居到了湘西,成为了苗蛮。田虎豹说:“原来是这样。冉老爷真的是学富五车,在下佩服。”冉老爷见有人赞扬他,大为高兴,继续说:“本老爷当年差点中举,现在也是资深秀才。你想,土蛮与苗蛮居住在这里,本来就不怕打打杀杀,再加一口百千年油锅的煎熬,不产生土匪才怪。”“油锅煎熬?”“对。百千年来,到湘西作官的官,不论是县官还是州官,怕来这里作官。来了之后,看见这里穷山恶水,无油水可捞,又产生天大的贪婪之心,强行向本来就十分贫穷的土蛮与苗蛮征收沉重的苛捐杂税。在他们看来,当官本就是弄钱,无钱当什么官?所以穷困的土蛮与苗蛮,在被过分的盘剥之下,根本生活不下去。我们那里,就有个‘一牛十五命’的故事。”“莫不是死了这么多人?”冉老爷在茶盅里吹了几下,喝进一口茶,咂咂嘴,才说:“冉通是土蛮,他的妻子苗桂花是苗蛮。他们结婚近二十年,已经有了六个孩子。加上老人,一家十口人吃饭。只有五亩薄地,还要租地主十几亩田地耕种,不然,除了给官府与地主的,根本无法糊口。这么多田地,全靠一条壮实的水牛。没这牛,一切就不可说,是不是?”田虎豹及众茶客点点头。“冉通一家人日子本来就难过,可是官府与地主这税那税的,一年额外很多起,让他非常气愤与心烦。气愤与心烦,也还得交。这一年,州上来了位知府,可能是花钱买的官,来到这里凶恶得很,恨不得地皮都要刮几层熬出银来带走。知府天天都想着如何从民间搜刮钱。他主要向县令们下手,县令向地主们下手;而地主们,自然要向租地耕种的冉通们下手。所以,当地主又要冉通额外增交二两银子的租金时,冉通愤怒了,说没有,坚决不给。”一茶客说:“这当官当地主的,真够狠!”冉老爷继续说:“地主就叫冉通把水牛卖了。说你那水牛,还可卖三两银子,交二两,还剩一两。冉通说,我卖了这水牛,那十几亩地如何耕种?一家十口,不要饿死?地主要向县令交一千两银子,他也逼急了,管不了那么多,限冉通三日内卖掉水牛,交上银子,否则别怪翻脸不认人。冉通绝对是不会卖牛的,卖了牛,田地无法翻耕,一家人不是只有活活饿死?他不卖牛,也不交钱。三天后,地主带了十几个家丁,见冉通交不出钱,便喝令抢牛。结果双方大打了起来。结局是地主与家丁一个没死,冉通的父亲气死,妻子被打死,还有三个孩子被地主的狗腿子打死,牛也抢走了。”田虎豹摇头说:“这也太惨了!”冉老爷说:“从小在山中庙里与高僧练过几年武艺的冉通,那天晚上提刀潜入地主家,杀了地主与家丁十人,拉回了自己的水牛。加上自家死去的五人,‘一牛十五命’的故事由此传开来。冉通知道活不下去了,带着一家人,拉着水牛,投了百年匪巢的大土匪,红石洞洞主冉鲲鹏。从此,一家人都在山上当土匪。战时舞刀弄剑,平时就与众匪种山中数百亩山地,日子倒也逍遥快活。不当土匪,就活不下去。”田虎豹说:“看来有些土匪,还真是良民被逼的。”“正是如此。很多土匪,官府怕,百姓欢。因为,他们虽然是土匪,但盗亦有道,这就是湘西到处是匪,有百年匪巢千年匪巢能够存在下去的原因。”“盗亦有道?”“有个‘樊首领痛斩亲弟’的故事,大家知道不?。”“快讲来我们听听。”茶客们与田虎豹都想听。冉老爷很高兴今天有机会讲这么多东西,而且大家有兴趣听,所以沉吟了一下,说:“那樊首领是湘西五大土匪之一,对附近的百姓秋毫无犯。他的弟弟,本来是在另外一个省的一家书院读书,他暗中资助,本意是要他考个功名,至少也要满腹才华,不及第就做生意,总之是过正派生活。但他弟弟因为与老师女儿私通,大了肚子,被老师赶了出来。浪荡江湖,无法生存,最后投奔了哥哥为匪。樊首领是最不想弟弟为匪的,但到了这步,也无话可说。于是在大厅里,他当着大家对弟弟说,我们这有三条规矩,上至我,下至任何一个人,都必须遵守,否则杀无赦。弟弟问,哪三条?樊首领便当众宣布了三条规矩。然后问,记住了?弟弟说,记住了,表示坚决遵守。”田虎豹说:“哪三条规矩?”冉老爷卖个关子,说:“且听我讲。但是这个弟弟,天生好逸恶劳,而且小时候在家,就喜欢挑战大哥,他要求的,偏对着干。所以他表面服从大哥,背地里偏与大哥对着干。一年以后,他带着自己的两个亲信,在山下十里外的一个村子里一户人家吃饭时,看着主人家的妻子漂亮,酒后强奸了她;男人反抗,打个半死;抢走了那家人一百多个铜钱。更严重的是,那家有头黄牛,一条小黄牛,也牵去市场卖了,几天内喝酒嫖娼花光。当那男人与妻子找上山来,指认出弟弟后,樊首领让众匪将弟弟绑在一棵大树上。”田虎豹:“莫非真要杀亲弟弟?”“樊首领当众问弟弟,你是不是抢了这家穷人?弟弟认账。你是不是强奸了他的女人?弟弟也承认。你是不是拉了他们家的两条牛卖了?弟弟同样承认。弟弟笑着回答,根本不相信哥会杀了他,因为哥哥非常孝顺母亲,而他是母亲的心头肉。要是哥哥杀了他,母亲知道,那还得了?就在弟弟笑着看着哥哥当着大家会把他如何办的时候,樊首领从旁边的小匪手上抢过大刀,大吼道,我当众告诉你的三条规矩,一不抢穷人,二不抢耕牛,三不奸妇女,你都犯了!该死的畜牲,丢我们土匪的脸,去死吧!说完,一刀将亲弟弟的人头砍在地上打滚。”田虎豹一下站了起来:“真杀了?”“当然。”田虎豹坐了下来:“好!大义灭亲,盗亦有道!”冉老爷:“很多土匪首领,从来不骚扰就近的老百姓,对仁义行善的地主,也不侵犯。他们多是在远方去打百姓痛恨的恶霸地主,行凶作恶之辈;也抢贪官,夺不义之财。”田虎豹说:“这些土匪,还有些侠义之气。”“岂止!有些土匪首领,十分聪明。他们悄悄把自己的孩子,送到杭州或者金陵去读书,争取考个秀才举人进士啥的。我大宋之初,杭州进士冉进百,就是后来在广东各地为官二十余年,留下一世清廉名声的那个冉知府,据说就是已经有四百年历史的飞龙洞匪巢大首领冉腾蛟的儿子。”“真的假的?”“真的假的不知道,我与他们相处几十年,我倒是知道很多土匪大小首领,抢了个大贪官或者打了个大恶霸,有了用不完的金银后,真的是悄悄把孩子送到江浙去读书。”田虎豹说:“这些人,还像土匪吗?”冉老爷说:“这也是人间苦人的一种活法。”田虎豹想了许久,想不问,最后还是问道:“冉老爷,现在湘西还有几家厉害的土匪?”冉老爷勾着指头算了算:“现在湘西还有大小六十八洞,其中最大的还有七洞。”“这其中势力最大的,是哪个洞?”“靠近黔地的竹疙瘩洞。”“有多少人?”“常住洞里明的土匪,有五六百人。暗地里的,就不知道有多少了。”“暗地里?”“通常,各洞的土匪,抢的钱多了,多有在外省悄悄投资做生意的。”“哦。洞中有几大首领?”冉老爷说:“号称‘湘西三飞仙’。”“何谓‘湘西三飞仙’?”“就是说,他们三人,飞行的暗器都非常厉害。其中老三是飞钉,老二是飞剑,老大是飞斧。”田虎豹就说:“天已经不早,我请冉老爷吃个晚饭,喝点好酒,就当你为我们讲故事的谈资。”冉老爷一笑,内心高兴,嘴上却说:“何必客气。”田虎豹再选了两个面相和善的茶客,请他们去了对面的大酒楼“香飘飘酒店”。他对这些话题很感兴趣,不能让冉老爷白讲。六杯酒后,田虎豹问:“冉老爷,你说这湘西三飞仙,为何盘踞的叫‘竹疙瘩洞’?竹疙瘩与洞,有何关系?”冉老爷再喝一杯,说:“好酒。你不知道,我家距竹疙瘩洞仅有一百多里,而且这几十年。我上竹疙瘩洞十几次,所以对这洞,非常了解。甚至还知道一些竹疙瘩洞的机密。”“哦?那,为何叫竹疙瘩洞?”“湘西多竹子。若是上面有一片竹林,而这竹林也有几百年的话,你知道下面的竹疙瘩,是个什么情况?”“不知道。我从小就生长在京城。”“那下面的竹疙瘩,其分枝只有藕那么大,手臂粗。纵横交错,不知道有几千几万个分枝,上面的竹林或只有一间房子那么大,下面的竹疙瘩,因为几百年上千年,可能就是院子那么大一团。纵横交错,无头无尾,千头万绪,难以找清。用这样的竹疙瘩来比喻那个洞,最为贴切,所以叫竹疙瘩洞。”“我还是有些不明白。”田虎豹是北方人,真的无法想像这竹疙瘩洞有何玄妙。“具体地说,竹疙瘩洞,不知道有多大,因为从没有人探究清楚过。总之是可以容纳七八千兵马甚至几万兵马的。洞里是大洞套小洞,小洞又套大洞。正洞套邪洞,邪洞套横洞。看似没有路了,斜上又有一条洞。加之几百年聪明的匪首经营,又在里面有意做了许多石门,你看似石壁堵塞,可是一接暗处的机关,马上打开,里面的洞窟如七八亩大的宫殿,而且还分上、中、下三层,容纳五六千人,轻轻松松。这就是我最后一次去时,他们给我看的秘密。”田虎豹说:“天啦,怎么会有这么多洞?”冉老爷说:“那里与贵州相连,贵州不是多石头山吗?有时,很大一座石头山,里面全是空的。”“不可思议!”“竹疙瘩洞的玄妙,在于它的出口。”“有多少出口?”“不知道。只知道竹疙瘩洞有七八十里长,或者通往一两百里的外面。沿途都有出口,也许三四个出口,也许十几个出口。到底有多少出口,只有首领才知道。有的出口是一个普通的洞,荆棘丛生;有的出口是一条暗河的出口;有的出口则在一座巨大的天坑里面,天坑里面全是毒蛇,上百年也没人敢下去,他们却有驱蛇灵药,根本不怕毒蛇,在里面躲半年一年,毫无问题。”“天下竟有如此奇洞!”“更重要的是,竹疙瘩洞里的百年土匪,不论谁当老大,都有个规矩,必须找够储藏可以吃三年的粮食。”田虎豹说:“可以称王了!”“而且,竹疙瘩洞的历任匪首,个个都武功了得。更奇的是,在竹疙瘩洞坐头把交椅的,只能是巴氏匪系。”“巴氏匪系?什么意思?”“就是过去九百多年,在竹疙瘩洞坐头把交椅的,都是巴氏一脉,姓巴的人家。他们世代做匪为生,可以说是职业土匪,至今已经传承了大约二十七代。”田虎豹惊奇得站了起来,说:“二十七代?九百年?不可能!”“有啥不可能?”“那会经历多少朝代?总有一朝大军,必然可以将他们剿灭。”“可是他们一直存在。巴氏人家还写了本《竹疙瘩洞志》。里面记载,在这九百年里,官府派大军来剿灭了四十多次,小的更是无数。但都是官兵前脚走,他们后脚重回洞里立起巴氏大旗。官兵来了,他们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躲在洞里逃走,官兵永远找不着。官兵一走,他们又回来继续当匪!而且,巴氏老大,有秘诀可以躲避官兵或者怨恨下属的暗杀。”“什么秘诀?”“通常,匪首在洞里有八九个住处。一旦外面有官兵攻打,或者匪首与人结仇,觉得有人要暗杀他的时候,他一晚上睡觉,要换几个地方。秘诀是什么呢?匪首在小脚指头上绑一枝无味的香。香尽一烧痛他的脚指头时,他马上换一个地方睡觉。”“有那个必要吗?”“非常有。传说一百多年前有位匪首,用此秘诀,一生躲过了十九次暗杀。”“不可思议!不可思议!”“在竹疙瘩洞里坐头把交椅的,必须熟读兵书,懂得打仗。而且,他们个个武功了得,有真功夫。”“哦?现在竹疙瘩洞的几位首领,武功如何?”田虎豹问。“他们武功独特,而且,还有奇异故事。”“武功如何个独特法?”“为什么叫湘西三飞仙?他们三人,除武功了得外,暗器在大小数十洞的土匪群中,最为厉害。老大巴飞猿,他妈生他时梦见一只白色的飞猿扑进肚里,以此取名。他背后始终有一个皮口袋,里面暗藏三十把小飞斧,每把半斤,锋利无比,百步砍人,万无一失。老二李梦笔,左右各有一个皮褂子,各藏十把小飞剑,百步穿杨。老三冉雪梅,挎一个皮口袋,里面有飞钉百根,每根中指长,冷不防中索人性命。”田虎豹赞叹道:“的确厉害。他们还有啥奇异故事?”冉老爷说:“先说老二李梦笔。他原本是县城中一个药店的学徒,记性极好,加之又勤学好问,所以八年后,二十多岁时,就成了药店的坐堂医生,医术仅次于老板师傅。可惜师傅没有女儿,就在乡下亲戚中认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干女儿,将干女儿,许给了李梦笔。李梦笔大婚的那天,迎亲轿子走到黑风山下时,被黑风庄庄主的大儿子马良驹带领十几个恶丁,迎头拦住。马良驹就在路边的草里强暴了她,然后让手下的兄弟轮番上去淫乐。”田虎豹道:“畜牲!一帮畜牲!”“恐怖的是后面,这帮恶徒完全没有人性。”“没有人性?”“马良驹等众恶丁们享受完后,派人拉下路边一棵楠竹。然后,将已经昏迷的新媳妇翻过来,几双脚踩住她,喝令手下用尖刀将她的肛门从屁股上掏掉,然后拴在竹尖上。恶丁一松竹子,她立即惨叫绝亡!”“怎么了?”田虎豹问。冉老爷喝了一口酒道:“惨不忍睹!那竹尖一飞上天,女人的肠子就从肚子里哗啦哗啦拖了出来,随竹尖飞向空中。这是马良驹一帮恶徒最喜欢的作乐方式。女人在哀嚎中,肚内全空,惨绝而亡。”田虎豹内心发颤,一拳砸在桌上,酒杯与碗盘都跳了起来:“魔鬼不如!”冉老爷说:“所以,你们完全能够想像得出,李梦笔有多么伤心愤怒与痛苦。他一声不吭,泪长流而不哭,辞了药店的事,消失于江湖。他游历天下,四处拜师,终于在一山上道观里,遭遇了一位道学大师。大师同情他的痛苦,传授了飞剑绝学。李梦笔回来后,直奔黑风庄,用几十把飞剑,杀了马良驹一家二十七口,可以说是灭了马门。然后,直奔竹疙瘩洞,拜在巴飞猿手下,结拜为兄弟,成了二当家。”田虎豹说:“李梦笔这土匪,是逼的!太惨!”冉老爷说:“冉雪梅的故事,更加奇异。”田虎豹与茶客问:“难道比李梦笔的故事还奇异?”“那是当然。”“快给我们讲讲。”“冉雪梅是竹疙瘩洞百里外樊家坪半坡村的一个土家族姑娘,父母早亡,随婆婆生活。她从小就出落得像一枝雨后的梨花,脸雪白无比,比书中的羊脂白还白。真的是明眸秋水,唇红齿白。这姑娘从小就喜欢跟旁边的铁匠师傅舞刀弄枪,所以一身健美,不管怎么吃喝,一身没有半点多余的脂肪。十八岁时,县城一位富商,派媒来说,请她嫁给富商的大公子,一位酷爱读书的秀才。冉雪梅的婆婆答应了。眼见得雪梅未来一片幸福,谁知道天降横祸,让冉雪梅落入地狱般的苦难。”“发生了什么事?”“这天她上八里外的清水镇去卖一只公鸡,买些油盐回来。回家走到半路,路过邝家庄的时候。她只听得一阵呐喊,邝家二公子邝江南,带领十几个庄兵,冲了出来,将冉雪梅围住。她问,你们要干什么?她心里感觉非常不好。因为邝家庄二公子邝江南,是有名的恶棍。邝家有良田三千亩,房屋六十多间,庄兵三十余人,周围近百里势力最大。大公子是痴呆,邝老爷也管不了二公子,所以邝江南横行这一带,无人可管。邝江南对冉雪梅说,干什么?本公子今天要当你的新郎,让你舒服。冉雪梅大怒,与他厮打起来。她如何打得过邝江南?所以十几个回合下来,她被邝江南一帮匪徒制住,他捆绑她强暴了她。众庄兵哪里肯放过这种好事,一个个都上去轮奸了冉雪梅。”田虎豹说:“这三不管的地方,的确让弱者如挣扎在地狱!”“城里的富商一听此事,立马撤了婚约。冉雪梅本是受害者,却成了人人看不起的荡妇。冉雪梅内心的悲愤与痛苦有多大,可能我们都无法想像。冉雪梅知道自己无力报仇,就对四周尚武的青壮年发下话:杀贼陪睡。”田虎豹问:“什么叫杀贼陪睡?”“冉雪梅对他们说,谁能杀得邝家庄一个庄兵,提头来见,然后,她陪他睡一晚上。”茶客甲:“哟!”冉老爷继续说:“若是能提两颗脑袋来,陪他睡三晚上。”茶客乙:“奖励杀人报仇!”“要是提三颗脑袋来,她就陪他睡七晚上!”田虎豹说:“可怜的姑娘!”冉老爷说:“冉雪梅这话一出,邝家庄的庄兵可就遭了殃。邝家庄的三十多个庄兵,就一个个地消失。有时少两个,有时也少三五个。”茶客乙:“被暗杀了。”“冉雪梅这边,一诺千金,严格按人头对帮她报仇的勇士们进行奖励。”大家笑了起来。“当然,邝江南在乱草堆里找到一具具庄兵的尸体后,立即警觉。所以他的庄兵总是三五成行,相互保护。倒是周围会武功的青壮年勇士,一个个在慢慢消失。”“被杀了。”茶客甲说。“冉雪梅见没人提邝家庄人头来见,又发出话。谁要是能够杀邝家庄庄兵十颗脑袋,她就嫁给他。”茶客乙:“可能不容易,邝江南已经知道有人杀他们,警觉得很。”冉老爷喝了一口酒,说:“这话传到了竹疙瘩洞巴飞猿耳里,他听说过冉雪梅的美,也在心里同情她,就与二弟李梦笔商量,是不是他们带六十个小匪,去灭了邝家?李笔梦当然同意。于是——”冉老爷卖了个关子,喝酒。田虎豹说:“肯定消灭了邝江南!”冉老爷说:“几天后,就有几个人,挑了邝江南等邝家庄的二十二颗脑袋,来到冉雪梅家。冉雪梅认得最上面的那个胖大脑袋正是恶人邝江南,见大仇已报,就随他们来到了竹疙瘩洞。巴飞猿一见冉雪梅,果然非常喜欢。精心准备了三天,到处挂红贴红,鼓乐喧天,大摆酒宴,非常认真地娶冉雪梅为妻。”“好!”大家一片声叫好。冉老爷说:“冉雪梅本来就爱好武艺,在巴飞猿与李梦笔的精心传授下,三年练出飞钉绝技。于是,这湘西三飞仙的故事,就流传湘西各地。”田虎豹一听,心有所动,独自喝下一大碗酒,结账告辞而去。 田虎豹回到住处,心想,何必去蜀地躲避?何不投了竹疙瘩洞,手下有一帮兄弟,有打不败的百年匪巢。这个,比在巴蜀一个人躲避好。万一时运来了,被招安,北去征伐西夏辽国,说不定还可咸鱼翻身,建功立业,成为真正的大将军。第二天,他去告辞船老大后,就从长沙出发,直奔湘西竹疙瘩洞。三十五天风餐露宿四处打听后,他来到冉老爷讲述的竹疙瘩洞前。原来这是一座高山,山顶是一座周长五六里的石峰,云雾盘在峰腰上,石峰锁在白云中,神秘、壮观、美丽。石峰下面,就是竹疙瘩洞。前面是一片上千亩的树林。田虎豹在五里外,就被放哨的土匪捉住。土匪们听说他是来投奔入伙的,就蒙了他的双眼,带他来到竹疙瘩洞里。当田虎豹眼睛上的黑布去掉之后,他看见了冉老爷讲的湘西三飞仙,坐在上面。他认真看了一下,认定当中的是巴飞猿,左边是李梦笔,右边是冉雪梅。田虎豹说他是丢了三个大砗磲的八十万禁军都教头田虎豹时,巴飞猿大笑,行礼道:“知道。知道。江湖上早就传闻,你迷棋误了大事。这么说,田教头不是潜进来的奸细,是真找地方落脚的。你这样的大高手,我们兄弟当然欢迎。”田虎豹拱拳回礼道:“谢谢三位首领!”巴飞猿说:“田教头名扬天下,我们很想见识一下你的武艺,不知肯否赐教?”田虎豹想了想说:“听说你们三人都擅长飞斧、飞箭、飞钉暗器。我试着用一枪,防守你们三人同时的暗器攻击。万一失手任命,绝无怨恨。”三人在那里面面相视,不敢相信。几百小匪一听说田虎豹如此寻死,不觉一齐兴奋,在那鼓动三大首领出手。在他们看来,别说三人同时攻击,就是老大一人的飞斧,甩十把出来,田虎豹的性命,就插翅难逃。巴飞猿悄悄对李梦笔与冉雪梅说:“他可能厉害,但口气也狂妄了些。如果能够杀了他,就杀了吧。能够杀掉,他就是狂妄之徒,只有虚名。”两人点头,准备痛下杀手。三人起身,刚要从各个角度发射暗器的时候,田虎豹说:“慢!”巴飞猿说:“后悔还来得及。”田虎豹说:“请蒙上我的双眼。”洞内几百土匪,一齐震惊与呐喊。巴飞猿示意蒙上。然后,他打声口哨,三人从各个角度,将几十枚飞斧、飞剑、飞钉,同时向田虎豹发来。田虎豹将一枝枪,舞得水泼不尽。闪转腾挪,灵活无比。大家只听得叮叮之声不绝,旁边大胡子土匪三颗花生还没在嘴里嚼烂咽下,三大首领的暗器已经全部发射完毕。田虎豹的身边地上,全是三位首领被打落的暗器,躲过的暗器钉在远方地上。田虎豹站成马步,一手握枪,枪尖刺向天空,显然他没有中一枚暗器。巴飞猿喝声“厉害”,三人走了下来。田虎豹再舞出一套满地生风的枪法,待他们走扰,方才住手,竟然无气喘之声。巴飞猿取过自己最擅长的狼牙棒,对他说:“田大人的枪法,天下一绝!我等三人的暗器,伤不了你。我用狼牙棒,再向你请教一盘。你可别小瞧了我,我在这狼牙棒上,花了二十多年功夫,从无敌手。”田虎豹说:“请赐教。”巴飞猿毫不客气,使出全身本事,攻了上来。但是,仅仅三个回合,只有三个回合,田虎豹就一枪挑飞了巴飞猿攻势凌厉的狼牙棒,闪电般插在了旁边的一根石笋上。而巴飞猿,也被田虎豹重重的枪风,击倒在地上。他双手的虎口,还有被田虎豹嗑飞狼牙棒的麻痛。若对方要杀他,他铁定没命!田虎豹丢了枪,将他扶了起来。巴飞猿大笑,说:“厉害,太厉害,终于见识了天下一流武功为何物。田大教头,我是真心佩服,非常佩服。”田虎豹说:“兄弟们可同意我留下入伙?”巴飞猿说:“当然同意。从此以后,你就是老大,我们三人,交椅依次后退。”田虎豹说:“我绝对不当老大,如果看得起,最多当老四。”巴飞猿说:“从古至今,贤者居上。大哥,您,我是真心佩服。从此,这山洞您就是老大,我们齐心协力,干些大事。弟弟、妹妹,快来叩拜大哥!”田虎豹坚决不干。巴飞猿硬将田虎豹按在当中他坐的交椅上,叫来李梦笔与冉雪梅,喝叫几百土匪一齐跪下,叩拜田虎豹为老大:“大哥在上,请受我们兄弟叩拜!”田虎豹连忙扶起面前三人,说:“快快请起!快快请起!真是愧不敢当!愧不敢当!”从此,田虎豹在竹疙瘩洞落草为寇,成了竹疙瘩洞的大王。
    (未完待续)

    供稿:田世荣

    相关评论  
    暂无评论

    登陆评论!


    上一条信息: 浙江杭州萧山欢潭田氏始迁祖大司空墓暨十四世祖仪一公墓揭碑仪式隆重举行       

    下一条信息: 龙安府通判田茂颖




    图片新闻
    田氏家族姓氏图腾
    田氏家族姓氏图腾
    田维华《贵州建制史新论》出版
    田维华《贵州建制
    【祭文】壬辰年华夏田氏祭祖祭文
    【祭文】壬辰年华
    田普和许世友的老照片
    田普和许世友的老
    田慧中和他的“田氏脊柱骨刀”
    田慧中和他的“田
    郓城田氏返故土拜祖敬拜始祖仪式:田绪科宣读《拜祖文》
    郓城田氏返故土拜
    热门信息
    ·  最新最全田姓名字
    ·  中国趣姓及人数最多和最少三个姓氏
    ·  田氏香火神龛对联选录
    ·  徐悲鸿《田横五百士》 赏析
    ·  国艺书画馆:田氏家族及其作品欣赏
    ·  田纪云:我是怎样步入中南海的
    ·  中国最原始的十二姓氏及姓氏宗法
    ·  从副总理(田纪云)故居所想到的
    ·  田氏家族姓氏图腾
    ·  《冯谖客孟尝君》原文、注释及译文




    Copyright @ 2019-2020 华夏田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田氏谱务垂询:13616327059 家运   点此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投稿邮箱:13206324978@163.com   田氏家族微信群
     田氏网备案号:鲁ICP备15019233号
    田氏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