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华夏田氏网,传承田氏文化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田氏论坛  【田氏家谱共享数据库】
    站点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栏目 - 田氏才艺
     
    齐国田氏与即墨大夫
    作者:田氏网   访问量:3999    添加时间:2011-2-26 20:12:37
     

    李景智  /文

        公元前386年,发生在齐国的“田氏倾齐”,是春秋末期的一次重大历史事件。它的发生,使齐国的姜氏政权被田氏政权所取代,彻底改变了齐国的政治面貌,史学家把这次历史事件的发生,定为划分春秋与战国时代的历史界碑。
        田氏倾齐及田齐政权的建立,表面看似是统治阶级内部的争权夺利,实质则是春秋战国之交,新兴封建贵族势力与老牌奴隶宗主势力政治斗争的一个缩影,也是姜齐政权由鼎盛逐渐走向灭亡的一个历史过程。
        一、田氏专齐
        齐桓公十四年(公元前672年),陈历公子陈完,为避陈国宫廷之祸,出而奔逃齐国,齐桓公欲尊其为卿,陈完辞而不就,只担任了管理百工的工正(《史记·齐太公世家》)。陈完奔齐后遂改姓田氏,从此田氏作为一家新兴的贵族而世居齐国。
        陈完之后,田氏家族传至第六代田乞时,田氏在齐国的势力已仅在高氏、国氏、鲍氏三大贵族集团势力之下。这以前的田氏传人做为齐国大夫,并未显露出颠覆姜齐政权的政治野心,相反,田氏家族因辅佐齐国公室在与对抗晋及盟国的“夷仪会盟”、铲除旧贵族“崔杼、庆封集团”(《史记·田敬仲完世家》)的叛乱中都发挥了积极作用,因而很受齐国公室的器重。就在此时,田氏家族出了一位杰出的军事家叫田穰苴,此人被齐相晏子荐举为将,曾率齐军打败晋、燕两国军队,收复了齐国不少失地,因而被齐景公封为司马(齐国军事主官),田氏家族才得以在齐国与高、国、鲍三大贵族集团势力比肩。但过了不久,田穰苴即遭到高、国、鲍三大贵族集团的排挤,被齐景公撤职以至郁郁而死。由是“田乞、田豹之徒怨恨高、国等”,田氏家族也因此与齐国的高、国、鲍三大贵族集团结下了世仇(《史记·司马穰苴列传》)。其时,齐国在齐桓公小白死后,五公子间争夺嗣位,致使齐国内乱不断,在短短的四十余年间,齐国换了六位君主,使齐国在诸侯国中的地位受到极大削弱,致使霸权旁落。齐景公时,齐国的国力已远非昔日可比,但公室贵族却仍然声色犬马、穷奢极欲,“公室日更,淫乐不违。”(《左传·昭公二十年》)而齐景公“好治宫室,聚狗马、奢侈、厚赋重刑”(《史记·齐太公世家》)。据《盐铁论·地广》记载,“……时齐景公有马千驷”(即4000匹),这从1972年于齐故都临淄的齐都镇河崖头村发掘的齐景公殉马坑就可窥其一斑。该殉马坑的殉马总数在600匹以上,而且全部是5-7岁口的壮年战马,其数量及规模皆属前所未见。战马在古代是国家的重要军备物资,车马的多少是象征国力强弱的主要标志。古代一车四马为“一乘”,战国时期“万乘之国七,千乘之国五”。千乘之国即为大国,而600匹战马即可装备150多辆战车,这相当于一个小诸侯国的军事配备。如此大规模的殉马葬式,反映了当时齐国公室贵族是何等的奢侈豪华。但齐国公室对人民却是刑法严酷、重征暴敛,并无涓滴之恩惠及百姓,“民三其力,二入于公,而衣食其一,公室朽蠹,而三老冻馁”(《左传·昭公三年》)“齐国丈夫耕,女子织,夜以接日,不足以奉上”(《晏子春秋·内谏篇》)。百姓苦不堪言,致使民心丧失殆尽,正与齐相晏子所说,这乃是“公室弃其民而归于陈(田)氏也”(《左传·昭公三年》)
        在这种形势下,以田乞为首的田氏家族,充分抓住了机遇,与齐国公室争夺民心,而示惠于民。田乞以“山木如市,弗加于山;鱼盐蜃蛤,弗加于海。”(《左传记事本末》卷二十二)“收赋税于民以小斗受之,其粟予民以大斗,行阴德于民。”(《史记·田敬仲完世家》)通过这种方式,“由此田氏得齐众心,宗族益强,民思田氏。”人民“归之如流水”(《左传记事本末》卷二十二)。同时,田乞利用齐景公晚年喜爱晏孺子荼,欲废长立少,便投其所好,拥护齐景公。齐景公死后,田乞却一反往日之主张,利用众大夫反对立晏孺子荼的契机,联合权贵鲍牧,一举消灭了国、高两大贵族集团。使齐国大权尽落田氏、鲍氏之手。晏孺子元年(公元前489年)八月,田乞派人至鲁国接回公子阳生,同年十月拥立阳生为齐侯,是为齐悼公。由于在立齐悼公的问题上田乞与鲍牧产生分歧,田乞又假借齐悼公之手杀掉了鲍牧(《左传记事本末》卷二十二),至此,齐国政权为田乞所操纵,田乞“乃使人迁晏孺子于骀,而杀孺子荼。悼公既立,田乞为相,专齐政。”(《史·记田敬仲完世家》)。
        二、田氏倾齐
        田乞死后,其子“田常与监止俱为左右相,相简公。田常心害监止,监止幸于简公,权弗能去。”(《史记·田敬完世家》)田常害怕大权旁落,于齐简公四年(公元前481年)发动政变,杀监止、弑简公,立简公弟骜,是为齐平公。
        田常任相专齐之后,为巩固田氏在齐国的既得权力,一是派出使者与诸侯大国交好。“田常既杀简公,惧怕诸侯诛己,乃尽归鲁、卫侵地,西约晋、韩、魏、赵氏,南通吴、越之使。”(《史记·田敬仲完世家》)。二是掌握刑罚大权,不遗余力地铲除旧贵族残余势力,以达到消灭异己的目的。“田常言于齐平公曰:‘德施人之所欲,君其行之;刑罚人之所恶,臣请行之’。”让齐平公只拥有施恩于人的权利,如此“行之五年,齐国之政皆归田常,田常于是乃尽诛鲍、晏、监止及公族之强者。乃割齐自安平以东至琅琊,自为封邑,封邑大于平公所食。”(《史记·田敬仲完世家》)。三是继续与公室争夺民心。田常采取父亲以“大斗出贷,以小斗收入”的做法,与公室的盘剥政策针锋相对,“君重敛,而田成(即田常)氏厚施。”(《韩非子·外储说右上》),“齐人歌之曰:‘妪乎采芑,归乎田成子!’”使民心尽归田氏。
        另外,据《史记·田敬仲完世家》载,田常为培植亲信,壮大田氏家族的势力,便多生子女,“选齐国中女子七尺以上者为后宫,后宫以百数,而使宾客舍人出入后宫者不禁,及田常卒,有七十余男。”这样,田氏家族人口便迅速膨胀。田氏家族的这一传统在田氏倾齐之后,仍被保留下来,如齐威王之子田婴“有子四十余人”(《史记·孟尝君列传》)。到田常之子田盘任齐相时,“使其兄弟宗人尽为齐都邑大夫……且以有齐国。”(《史记·田敬仲完世家》)这一时期,姜齐政权已名存实亡。
        齐国田氏传至第十代田和(田齐太公)任相时,田氏家族的势力在齐国已无能出其右者,因而就没有必要再保留姜齐的傀儡政权了,于是,“齐康公十四年(公元前391年),太公(田和)乃迁康公于海上,食一城,以奉其先祀。”公元前387年,“太公(田和)与魏文侯会浊泽,求为诸侯。魏文侯在使使言周天子及诸侯,请立齐相和为诸侯。周天子许之。康公十九年(公元前386年),田和立为诸侯,列于周室,纪元年”(《史记·田敬仲完世家》)。至此,齐国田氏正式取代姜齐政权,而完全拥有齐国。
        三、齐国田氏的由来
        关于齐国田氏的由来,各载体众说纷纭,《左传》及《左传记事本末》所载的为齐国陈氏,而《史记》与《史记·正义》等皆为齐国田氏。如《史记·田敬仲完世家》载:“陈完奔齐,及卒,谥敬仲。敬仲之如齐,以陈字为田氏。”《史记·正义》载:“敬仲即奔齐,不俗称本国号,故改陈字为田氏,盖田、陈声相近,故田、陈可互称。”《新唐书·宰相世系表》载:“田氏出自妫姓。陈完仕齐,初有采地因号田氏。”《通志·氏族略二》也载:“田氏即陈氏,陈完奔齐,遂匿其氏为田,陈、田声近故也。应劭云:始食采地,盖齐无田邑。”《史记·志疑》载陈氏改为田氏的时间为“篡齐时改,时陈国久灭,故不以本国号为氏,改称田氏。”
        以上诸说各异,一说陈完奔齐即改为田氏;一说陈氏篡齐后改为田氏;一说陈氏的封地在田邑,故称田氏,但又说齐国无田邑。多说认为陈、田读声相近,可互称。到底哪种说法正确,难以确定。梁方健在《山东金文的史料价值》一文中认为,如果“证以齐国金文中的陈氏诸器,问题便昭然若揭。在陈氏器铭中,无论春秋还是战国时期,陈字均为‘ ’而并无‘田’字。在陈国金文中,陈字则多作为‘ ’字。”由此可见,陈完奔齐后,为与故国号陈字相区别,改“ ”字为“ ”。齐国陈氏改为田氏的时间当在倾齐之后,因此时陈国灭亡已久,齐国陈氏不愿以亡国之号为氏,亦因古代陈、田读声相近,遂改陈氏为田氏。
        秦并六国之后,田齐政权随之灭亡。但田氏在齐国掌权已久,宗族强盛,支派盘根错节,田氏家族的影响力不可低估,楚汉之际齐王后裔田儋、田荣、田横等田氏宗族兄弟也曾几度复国。汉高祖刘邦一统天下之后,心忌“田氏宗强,能得人,齐人贤者多附”(《史记·田儋列传》),乃依刘敬之言,将齐国的田氏家族,强行迁徙至关中地区与故齐国隔离开来,以绝后患(《史记·刘敬叔孙通列传》)。
    从此故齐国的田氏几近消亡,宗族势力受到极大削弱,但迁徙到关中地区的田氏后裔,凭着齐人善于经商的传统技能,很快发展起来,如田氏家族的田啬、田兰皆为关中巨富,“关中富商大贾,大抵尽诸田”(《史记·货殖列传》)。
        四、即墨故城的建立与即墨大夫的姓名
        即墨的名称在《史记》中初现于齐威王召见即墨大夫之时。即墨故城(遗址在今平度市古岘镇小朱毛村附近)的初建年代,清道光版《重修平度州志》载:“即墨故城,齐初并莱,以莱故都辽远,建此城于莱之中,北倚群山,南控介莒,名朱毛城,后为即墨。”《左传记事本末》卷十六载:鲁襄公六年(公元前567年)“齐军攻入莱国,莱共公浮柔逃亡棠邑……齐大夫晏弱率军围棠邑,于十一月丙辰日灭棠(棠邑古城遗址在今即墨城西35公里处的移风店镇前古城村与后古城村之间,俗称北古城),并把莱子迁至倪(今黄县地),齐大夫高厚、崔杼将莱国的土田归齐国。”如果齐在初并莱时就建立了即墨故城,建城年代应在灭莱后的第二年,即公元前566年。因为齐国在公元前567年11月才把莱国疆域划归齐国,不可能在当年冬天建城,故第二年修建即墨故城较为合理。
        齐建即墨故城后,曾派大夫“朱毛”镇守,所以叫“朱毛城”,后因“城临墨水”(墨水河,源自平度城东北墨山)因而又叫“即墨城”。
        战国时期,即墨大夫是即墨都的最高军政长官。《史记》与《资治通鉴》记载的即墨大夫共有三位,第一位是齐威王召见的即墨大夫,被封之万家;第二位是燕军围困即墨之时,出城与之战死的即墨大夫;第三位是劝谏齐王建不要降秦的那位即墨大夫。这三位即墨大夫皆是刚直不阿、吏治卓著、视死如归的能员干将,但多少年来人们皆说史失其名,莫能考辩。其实不然,经多方考证,笔者认为文献中记载的即墨大夫至少应有四位,有名有姓的就有两位。
         第一位即墨大夫的名字叫“田种首”,也就是齐威王召见并封之万家的那一位。齐威王时任邹忌为相,而邹忌曾为齐威王推荐了一大批贤能之士,其中之一就有即墨大夫。据刘向《说苑·臣术》中记载,邹忌在向齐威王夸耀自己功绩时说:“……忌举田种首子为即墨而于齐足究;忌举北郭刁勃子为大士而九族益亲、民益富。王枕而卧耳,何患国之贫哉?”这里说的“田种首子”为即墨就是齐相邹忌荐举为即墨大夫的“田种首”,“子”乃系人名下的美称。
        那么怎样确定田种首就是齐威王召见的那位即墨大夫呢?《史记·田敬仲完世家》载:“威王初即位以来,委政卿大夫,九年之间,诸侯并伐,国人不治。于是威王召即墨大夫……”这里让人觉得齐威王是在即位后的第九年才召见即墨大夫的。但《史记·滑稽列传》载,时任齐大夫的淳于髡,为人滑稽,擅长辩才,他用隐语劝谏齐威王“国中有大鸟,止王之庭,三年不飞不鸣,王知之何鸟也?王曰:‘此鸟不飞则已,一飞冲天;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于是,乃召诸县令长七十二人,赏一人,诛一人,奋兵而出。”从这段话可看出,齐威王乃是胸怀大略的一代雄主,虽然初即位以来委政卿大夫,但不可能九年不理国政,而是三年之后就一鸣惊人了,这有齐威王四年的齐军“围魏救赵”之战为证。从齐威王斥责阿大夫“昔日赵攻鄄,子弗能救,卫取薛陵子弗知……”的话来看,卫国攻取薛陵、赵国攻打鄄城分别在公元前372、370年,比齐威王即位分别早了18年和16年。也就是说,阿大夫所犯的罪大部分是在齐威王父亲桓公午时期,可知齐威王在为储君时就已在留意吏治了。再看齐威王时代的齐国青铜器“陈侯因齐敦”(齐威王名因齐)上的铭文“皇考孝武桓(指田齐桓公午),恭哉,大谟克成,其惟‘因齐’扬呈考昭统高祖黄帝,迩嗣桓、文(指姜齐桓公小白、晋文公),朝问诸侯,合扬厥德。”这段铭文表示齐威王在继承父亲桓公午的事业之后,决心远以远祖黄帝统一九州、近承齐桓公小白、晋文公称霸诸侯为榜样,再创齐国在诸侯中的霸主地位。有这样雄心壮志的一代枭雄,怎么可能九年不理国政呢?再者,《史记》是一种纪传体裁的史书,它以人物为中心,兼顾时间、事类,各部分之间在叙述上难免重复脱节,年号的记载不同于按年代叙述历史事件的编年体裁,所以在体现历史事件的发展顺序上不是那么条目清晰。
        据上分析,齐威王召见即墨大夫的时间,应在即位后的第三年,即公元前354年较为合理。齐威王即位之初虽然委政卿大夫,但他已经在着手于齐国各方面的改革了。他招揽了邹忌、田忌、孙膑、淳于髡、孟子等一大批有识之士,并任邹忌为相,委政于他。据《史记·田敬仲完世家》载,邹忌在人才选拔上秉承齐威王的意志,“谨择君子,毋杂小人其间,”并“谨修法律而督奸吏”,因而为齐国选拔了一大批优秀官员。尔后,齐威王派出大批亲信,深入各地考察吏治,在时机成熟际,便召集大臣及“诸县令长七十二人,赏一人,诛一人。”然后整顿军备,奋兵而出。齐威王四年,以田忌为将,孙膑为军师的齐军,创造了历史上“围魏救赵”的典范战列,于桂陵大败魏军,使齐威王一鸣惊人,齐国霸业初成(《史记·魏世家》)。
        《史记·田敬仲完世家》载,齐威王二十四年(公元前333年),当魏惠王向齐威王夸宝,说魏国有径寸之珠照车前十二乘者十枚时,齐威王则以人才为宝向魏王夸耀“……吾臣有‘种首’者,使备盗贼,则道不拾遗,将以照千里,岂特十二乘哉!”可见,此时的即墨大夫田种首,因文治武备,吏治突出,已被齐威王升迁为司寇,成为齐国的五官(司徒、司马、司空、司士、司寇)之一。
        第二位有名的即墨大夫是田单。《史记·田单列传》载:“田单者,齐诸田疏属也,闵王时,单为临淄市掾,不见知……燕引兵东围即墨,即墨大夫出与战,败死。城中相与推田单,曰:安平之战,田单宗人以铁笼得全,习兵。立以为将军,以即墨拒燕。”
        这里的立田单为将军,并非齐国公室任命的将军,而是即墨城的军民推选的领头人,是因即墨大夫战死,无人带领即墨军民抗拒燕军,觉得田单不但“习兵”,而且田单还是齐国田氏王族的远支宗人,是以共同推选他担任即墨大夫的职务“以即墨拒燕”。再者齐闵王在首都临淄被燕军攻陷后,与公室大臣投奔卫国、又奔邹、鲁,最后辗转逃亡到了莒,也被燕军围困。后齐闵王被楚使卓齿杀害,齐人又杀卓齿,公室大臣忙于寻找齐闵王的儿子法章另立君主(《史记·田敬仲完世家》)。亦因即墨与莒两地遥远,又都遭燕军围困多年,信息不通,因而在莒地的公室大臣无暇也无能力顾及即墨的事情。另外,田单在逃亡即墨之前,只担任过齐都临淄佐理市政的市掾小吏,人们连他的名字甚至都不知道,在国家存亡之际,齐国公室怎么可能任命这样一位无名小卒来担当复国重任呢?这里还要弄清楚即墨大夫的职能,战国时期,以秦为代表的国家多已实行郡县制,惟齐国实行的是都县制。其时,齐国共有五都七十二县。据《史记·注解》载,齐国的五都包括临淄、平陆、高唐、即墨和莒。但根据都的长官称大夫来看,如《孙膑兵法·擒庞涓》载:“孙子曰:‘都大夫孰为不识事?’田忌曰:‘齐城(临淄)、高唐’。”五都应是临淄、平陆、高唐、即墨和阿,不管那种说法,即墨都是齐国的五都之一。战国时期五都均设有常备军,为齐国的主要军事力量,又称“五都之兵”,所以五都大夫既是都的行政长官,又是军事首领。如《史记·燕召公世家》载:“齐王令章子将(帅)五都之兵,以因北地之众伐燕。”《新叙·杂事》载,燕军在连下齐七十余城后“乐毅谢罢诸侯之兵,而独围莒、即墨,时田单为即墨令。”可见其时的田单,就是即墨都的大夫。后来,田单依靠即墨都的军民,以天才的军事指挥能力,使用反间计、巧布火牛阵,“以惴惴之即墨,敝卒七千,擒其司马(燕将骑劫),而反千里之齐”(《战国策·齐策》)。田单击溃围困即墨的燕军后,齐国军民群起而响应之,协助田单赶走燕军,复国成功。田单从莒城将齐襄王接回临淄,齐襄王因田单有救国之功,封田单为安平君(封地在安平),一年后任以为相,后又“益封安平君夜邑(东莱掖县)万户”。
        斗转星移、沧桑变革,即墨大夫的英名在历史的长河中埋没了2300多年不为人知。但即墨大夫刚直不阿、勤政惠民的品德;冲锋陷阵、慷慨赴死的高义;殚精竭虑、忧国忧民的精神;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气概,却为我们即墨人民留下了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

        来源:http://www.jimo.gov.cn/jmzhengxie/news/20105615344756768.shtml?typeid=1510&videos=

    相关评论  
    暂无评论

    登陆评论!


    上一条信息: 君王之梦       

    下一条信息: 田景文(田郁周)诗、文选




    图片新闻
    田氏家族姓氏图腾
    田氏家族姓氏图腾
    田维华《贵州建制史新论》出版
    田维华《贵州建制
    【祭文】壬辰年华夏田氏祭祖祭文
    【祭文】壬辰年华
    田普和许世友的老照片
    田普和许世友的老
    田慧中和他的“田氏脊柱骨刀”
    田慧中和他的“田
    郓城田氏返故土拜祖敬拜始祖仪式:田绪科宣读《拜祖文》
    郓城田氏返故土拜
    热门信息
    ·  中国趣姓及人数最多和最少三个姓氏
    ·  最新最全田姓名字
    ·  田氏香火神龛对联选录
    ·  徐悲鸿《田横五百士》 赏析
    ·  国艺书画馆:田氏家族及其作品欣赏
    ·  田纪云:我是怎样步入中南海的
    ·  中国最原始的十二姓氏及姓氏宗法
    ·  从副总理(田纪云)故居所想到的
    ·  田氏家族姓氏图腾
    ·  《冯谖客孟尝君》原文、注释及译文




    Copyright @ 2019-2020 华夏田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田氏谱务垂询:13616327059 家运   点此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投稿邮箱:13206324978@163.com   田氏家族微信群
     田氏网备案号:鲁ICP备15019233号
    田氏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