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华夏田氏网,传承田氏文化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田氏家谱共享数据库】
    站点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栏目 - 田氏才艺
     
    (连载十六)田世荣《幽默的秘密(长篇童话)》 帅士象 著
    作者:田氏网   访问量:3945    添加时间:2021-10-31 18:37:31
     

    连载十六田世荣著

    幽默的秘密(长篇童话)

    帅士象  著


    士象简介:

    名田世荣,1962年6月出生,四川省绵阳市安州区区委党史研究室一级主任科员。发表与出版小说、诗歌、散文、理论二百余万字,获得大小奖数十个。2012年——2020年八年间,著有七部长篇童话,一百余万字,均未出版面世。其中以38万字长篇童话《幽默鸭骑士》(第六部)第一好,2020年春风文艺出版社拟出版,因要收2万元宣传费而作罢。《幽默的秘密》(15万字,第五部)第二好,2015年山东明天出版社编辑团队来信高度赞扬,认为其有创新性、有幽默新智慧,完全够省级出版社出版,亦因难言之隐问题而作罢。我在县级县志办上班,十分清贫,也不会支持书号贩卖之事。故先将长篇童话《幽默的秘密》连载一半,与天下宗亲、朋友们分享。



    螃蟹为何美过极乐鸟

    瓜南副校长差不多是拎着鱼龟生同学的耳朵走进来博士房间的。

    铜树干博士问:“怎么了?有什么事,这么让你生气?”

    瓜南:“这小子不知道心里出了什么问题,老爱揍一个女同学,你帮他治治好吗?”

    “好的。”

    瓜南副校长气呼呼地走了出去。

    他看着鱼龟生,很普通很平凡的一个同学。唯一突出的地方,就是他把头上的头发梳得笔直。这样子,只有喜欢女同学的男生,才有这兴趣,总想把自己打扮得帅气些。那些爱玩的小子们,一身总是臭哄哄乱糟糟的。

    他问:“鱼龟生同学,你为什么要揍一个女同学?哪班的?”

    鱼龟生:“我们班上的。”

    “为什么你总爱揍她?”

    鱼龟生说:“我也不想揍她,但就是看见她忍不住想要揍她。我也巴不得老师您给我分析分析,看看我心里出了什么毛病。”

    他说:“好的。你讲讲过程。”

    “开始要从我见到她说起。七年级新生的时候,我在班上报名后,你知道,很自然的,我要悄悄看一遍有哪些女同学。尽管我们只有十二、三岁,但那时,我真的喜欢看女同学。

    一个有着清秀卷发的女同学,因为她长得雪白,眼睛像寒星那些光亮,让我一下喜欢上了她。

    我后来知道了她的名字,叫紫榴红。

    究竟我为什么喜欢上了她,我想,我主要过去一直在乡村里生活,见的多是些乡村姑娘。我后来才查清楚,紫榴红的父母,是城里商业方面的精英。他们的女儿除了美丽,自然还有许多城里人的洋气。一只乡村的小土狗,见了城里的大世面,不可能不对城里的名狗产生喜欢与羡慕的情感。

    我看见她,我的眼睛总是痛。不知道为什么,总是痛。我看她是悄悄看的,但看了她,还是觉得眼睛痛。

    后来我在一本小说里才知道,你要特别爱一个人时,看对方时眼睛才会痛。

    她美丽的形象,一下刻进了我的脑海。刚进学校的那些天,我脑袋中根本没有书本,只有她。晚上做梦全是她的形象在我的脑海里飞舞翻滚,梦中全是花朵飘飞的世界,很香。

    但我知道,我与她,是两个世界的人。她在天上,我在乡村的干粪坑里。

    我不敢跟她说话。

    但我老是想看见她。

    在课堂上,我的眼睛老是瞟着她的后背。幸好她是坐在我前面的,如果她坐在我后面,我的头一天不知道要扭多少次。

    估计我一堂课至少要看她一二十次。老师,你可以想像,我一天下来,可能要看她几百次上千次。

    如果她天天都来上课,我心很踏实。如果她哪一天不来上课,我就很担心她。我怕她转学,怕她父母将她转到更好的学校去读书。如果那样,我不知道我还能活下去否。有一天她没来上课,我真以为她转学走了。我那天感觉到世界仿佛末日来临。晚自习她也没来,我真想在墙上一头撞死。

    第二天她终于来上课了。我放心了。但是我付出了巨大代价。我得了重感冒,高烧到40度,住了四天院!

    其实我就是想她。想她看我。想她与我说话。再没有这些想法以外的任何想法。说真的,我觉得我内心十分朦胧,十分混乱。

    开学两个月后,我对自己说,可不可以不想她?我内心说,应该不想她,好好学习。但是脑袋全是她,眼睛一天仍然要看她成百上千次。

    接着的问题就有些严重。我想她,开始夜夜睡不着。

    同学们一个个睡得打鼾,我却在黑暗中睁着双眼看着漆黑的房顶。

    眼睛里、脑袋里,全是她。

    到了要天亮的时候,我才有睡意。仿佛才闭上眼睛,起床铃已经响起。我不可能赖在床上,必须与大家一起去上早操。

    开始不觉得晚上失眠有多严重。直到后来在课堂上连自己都不知道地将头趴上桌上睡觉,老师一次次拎起来站在教室外,我才知道问题的严重性。

    每个白天都像梦游,头昏脑胀,非常难受。

    但晚上还是睡不着。

    老师,你问我的学习呵?很糟糕。晚上睡不着,白天仿佛在梦游,哪里学得进去,记得住东西?三个月过去,我就掉在了班上最后一名。

    铜树干博士说:“你这种现象,的确非常突出。我倒是知道你们这年纪会早恋,但大多是把这贼心藏在心里的,不会影响学习。你这现象太严重了,对学习、心理已经产生了非常严重的负面影响。”

    鱼龟生:“老师,严重的还在后面。”

    “哦?后面更糟糕?”

    “简直糟糕透了!”

    “如何个糟糕透法?”

    鱼龟生:“那段时间在放一部伟大恋爱的电影。我出于好奇,去看了那部恋爱电影,我觉得男主人公的心理,许多地方那么像我。不同的是,里面的女主角,对他有意。而我呢,我对紫榴红是暗恋。我们连爱的影子都不沾边。我观察了至少一万次,她对我没有任何兴趣,她对班上那个足球王有兴趣。恰好那小子数学又是全校第一。我太痛苦了。因此我大病了一场,害了一个多月的病。吃不进,睡不着,晚上感觉不是躺在床上,好像是倒立在床上睡觉似的。”

    铜树干博士:“你何必如此苦苦折磨自己?”

    鱼龟生:“可不是?病将好的时候,我内心产生了一个可怕的想法。”

    “什么想法?”

    “我想,我再不能像这样去想她了。再这样下去,我可能要相思成一具干尸。我只要能够抱一抱她,当然是强行地抱一抱她,如果她反抗,我就永远不想她了,将她在我心里彻底抹去。”

    铜树干博士吃惊地问:“你真是这么想的?真的太可怕了!”

    “真是这样想的。恰好我发现,也有这样一个机会。”

    “什么机会?”

    “我发现,紫榴红经常与一个乡村女同学回到某个村上去。我发现很奇怪,就想法问那女同学,她为什么要与你一道去乡村?她家不是城里的吗?她告诉我,紫榴红的爷爷婆婆,与他们在一个村。她的父母是从乡村考了名牌大学进入城市的。爷爷多病,父母又不空,所以她经常回乡下去看爷爷婆婆。她还在那个村里生活了六、七年呢。我觉得我就有了机会。”

    “哦,你是要潜伏在那个村子里去?”

    “正是。我想,学校里放假的时候,我可以悄悄地潜伏到那个村子里,看紫榴红的动静。她一定有和其他小伙伴出去玩的时候。她一定有单身回来的时候。”

    “你这想法很危险。”

    “的确非常危险。其实我后来真那么做了。去她那村子里潜伏了四、五次后,终于弄清楚了她的活动规律。她爱去小河边的草滩上与过去的小伙伴玩耍。回来时,要走一条很长的乡间小道,两边的庄稼很多。”

    “你想在庄稼地里下手?”

    “完全正确。”

    “付诸行动没有?”

    鱼龟生兴奋地说:“怎么没有?我那天准备好了蒙面的黑面毛巾,准备了一根绳子,一根木棍。”

    “准备这些做什么?你不是只想抱一下她吗?木棍与绳子,应该算凶器了。”

    鱼龟生一笑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准备这些,也许是以备万一吧。”

    “结果如何?”

    “我躲在她必经的庄稼地里,心想,她走来时,我一下跳出来,脸上蒙有东西她认不出我,我抱她一下,狠狠地抱她一下,甚至可能还会亲她一下,然后将她丢在地上就跑,以后永远也不想她了。结果,在她离我还有几十米的时候,我心跳得最急的时候,我还没有跳出来去抱她的时候,突然,一群人朝我躲着的庄稼地里跑来。”

    “什么人?”

    “他们一群人朝我跑来。将我身边的许多庄稼踩在地上。我吓得尿都流了出来,以为是来抓我的。结果他们并没有抓我,而是从我身边跑了过去。他们跑过去很远,我才站起来看。原来前面有两个人在逃,后面有十几个人在追。最后终于追上了前面的两个人,将他们绑了起来。我突然高兴起来,去看热闹。才知道这两个人是偷牛贼,他们正在拉牛出村的时候,被发现了,最后被抓了。原来前面两个逃跑的人是惯偷。”

    铜树干博士说:“但破坏了你的好事。”

    鱼龟生说:“也许破坏了,才是好事。这一惊一吓,把我对紫榴红的万千想法,全吓跑了。我发誓再不到她爷爷的村子里,去强行地搂抱她。”

    “嗯,这事情应该结束了?”

    “没有结束。回到学校,想到那一劫,我十分害怕。但想想躲过去了,我安全了,而且永远不去了,那一切关我什么事?看见她的美丽,我还是忍不住想。小朋友也许就是忘性大。我想,抱她,是不敢了。但是,我要让她注意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我。”

    铜树干博士说:“不可能。”

    鱼龟生:“我做到了。”

    “你用的什么办法?”

    “我开动聪明的小脑袋,想了个既让她注意我,我又不被学校处罚的妙法。你猜是什么?”

    “这个,我猜不着。”博士说。

    “我将许多废纸折成火柴棍大小。然后,再折成V形,做成子弹。”

    “这是什么子弹?什么枪可以发出去这样的奇怪子弹?”

    “枪就是女孩用作扎头发的橡皮筋!”

    铜树干博士说:“我明白了。”

    “对。我趁她不注意,就朝她脸上打。打痛了她,你说,她不注意我吗?”

    “天啦,你是这么个妙法?”

    “对。开始打不准。两三个月后,差不多发发命中。”

    “她骂你吗?”

    “她脸上经常打成一小块一小块红的紫的印子,她能不骂我吗?骂我不理。她就告老师。”

    “老师对你怎么样?”

    “批评我。没收枪与子弹。”

    “老师做得好。”

    “批评我可以不在乎。这点小事,不可能将我开除学校。至于枪与子弹,我可以源源不断地制造,这种军火生产线太容易了。所以,她不防的时候,我就一梭子打到她脸上。百发百中。她脸上总是青一块紫一块的。”

    “没人管你?”

    “怎么没有管?班委会批斗我。许多爱慕她的男同学集体揍我。老师喊去办公室批评了几十次。也找我家长谈了话。检讨写了无数。”

    “你总应该收手了?”

    “我也想收手。但是看着她,我还是一梭子子弹打过去。为什么要打,打着了她,我内心非常舒服。我要让她一辈子都记得我。瓜南校长专门负处理我这事。但他根本治不了我,头痛死,烦死他了。这就是他将我拎到你这来的原因。”

    铜树干博士:“对你的这些,我怎么说呢?”

    鱼龟生:“老师,你批评我可以,但你一定要说服我,别让我这样。说真的,我也不想这样。但见了她,又不能跟她在一起,她肯定也永远瞧不上我,我只有这样做内心才愉快。”

    “所以,我尊敬你。”博士突然说。

    “尊敬我?老师,你没搞错吧?我这还值得你尊敬?”他也吓了一大跳。

    “是的。我尊敬你的这份情感。你知道你对她是什么情感吗?”

    “爱情?你觉得是不是爱情?”

    “每个人的内心,总会有第一次爱情。你对她的这份情感,是爱情,又不是爱情。”

    “为什么?”

    “是爱情,是因为你内心第一次对一个人产生了爱情。如果不是爱情,你为什么对其他人又没有这份痴迷与胆大妄为?”

    鱼龟生:“我想,我对她是有狂热爱情的。”

    “但这又不是爱情。爱情的结果是婚姻。爱情的基础是一个人成年,能够承担对爱人、孩子、老人的责任。这些你现在都不具备。你现在只是青春期,所以你这只是青春期的冲动。所以是爱情,又不是爱情。爱情,是一份值得他人与自己尊重的情感。相反,一个人没有这些冲动,反而是怪事,不正常。”

    博士没有一棍子打死他,似乎理解他,让鱼龟生内心仿佛明白了许多,问:“既然是青春期的冲动,我应该怎么办?”

    铜树干博士:“根据我们研究所一位专家二十多年的研究结果,统计表明,在初中阶段恋爱并最后结婚的,只占一千对夫妻中的0.1%,高中占0.7%。所以,我觉得,即使你现在觉得爱她爱得要死,但是最后你会对她没有任何兴趣,你们不可能结婚。”

    “为什么?我想如果她爱我,我会爱她一辈子的。”

    铜树干博士哈哈大笑,说:“你听好几个如果。如果你上了高中,你可能会发现有比她更美丽的女孩;如果你上了大学,你会觉得可能有比高中更好的女孩;如果你大学毕业在发达城市工作,你可能会发现发现还有更好的女孩;如果你最后选择在国家的首都工作,全国最优秀的女孩有一半都云集在这里,甚至还云集着世界上最好的美女,她们一定比她更好。对不对?”

    鱼龟生:“那是……当然。”他一下泄了气。

    “你以后能在首都工作吗?”

    “那是肯定的。”一股豪气在鱼龟生内心升起。

    “你可以不选择首都,就在一般城市工作生活。”

    “不,我肯定选择在首都生活。我为什么不选择在顶级的城市生活,要到一般的城市去浪费我的生命?”

    “既然你有如此雄心壮志,好。现在,我教你一个幽默态度,来面对你现在天天要用橡皮筋骚扰的所谓爱情。”

    鱼龟生:“什么幽默态度,有用吗?”

    “当然有用。”

    “好,你说说,我试试。”

    “现在对她,你可以用‘螃蟹美不过极乐鸟’的幽默态度来对待你用橡皮筋与子弹偷袭与骚扰的女孩,你可能一下就超越了这件事。”

    “‘螃蟹美不过极乐鸟’的幽默态度?什么意思?”

    “你想,如果你以后在首都工作,你有那么多机会遇见从全国和世界各地云集来的优秀美女,她们像一只只美丽的极乐鸟;知道极乐鸟吗?这是世界上最美丽的鸟,一些皇帝为了得到极乐鸟美丽的羽毛,甚至派将军带着军队在森林里去捕捉,极乐鸟美丽的羽毛比黄金还贵。如果你的命运注定是要在首都生活在一只极乐鸟美丽的羽毛下,你现在何必心甘情愿让自己的爱情,被乡村小水沟里一只你认为美得不得了的雌螃蟹,那其实是非常粗糙的肚子压死?难道,没有见过大世面的鱼龟生,真的要栽在一只平凡粗糙的螃蟹身上,毁了自己的大好前程,让自己永远见不到未来首都那只属于自己的极乐鸟,最后成为他人的极乐鸟?”

    鱼龟生哈哈一笑,说:“哈哈哈!有道理!老师,谢谢你,我的心病完全好了。”

    (未完待续)

    供稿:田世荣


    相关评论  
    暂无评论

    登陆评论!


    上一条信息: 田世荣《欢喜赋》连载之十一 学宫子/著       

    下一条信息: 田维华《七律·紫荆赞》




    图片新闻
    田氏家族姓氏图腾
    田氏家族姓氏图腾
    田普和许世友的老照片
    田普和许世友的老
    田慧中和他的“田氏脊柱骨刀”
    田慧中和他的“田
    田维华《贵州建制史新论》出版
    田维华《贵州建制
    郓城田氏返故土拜祖敬拜始祖仪式:田绪科宣读《拜祖文》
    郓城田氏返故土拜
    【祭文】壬辰年华夏田氏祭祖祭文
    【祭文】壬辰年华
    热门信息
    ·  《冯谖客孟尝君》原文、注释及译文
    ·  徐悲鸿《田横五百士》 赏析
    ·  最新最全田姓名字
    ·  田氏香火神龛对联选录
    ·  田纪云:我是怎样步入中南海的
    ·  中国趣姓及人数最多和最少三个姓氏
    ·  田氏家族姓氏图腾
    ·  国艺书画馆:田氏家族及其作品欣赏
    ·  从副总理(田纪云)故居所想到的
    ·  中国最原始的十二姓氏及姓氏宗法




    Copyright @ 2019-2020 华夏田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田氏谱务垂询:13616327059 家运   点此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投稿邮箱:13206324978@163.com   田氏家族微信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13206324978          举报邮箱:mistertian@163.com 
     田氏网备案号:鲁ICP备15019233号
    田氏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