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华夏田氏网,传承田氏文化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田氏论坛  【田氏家谱共享数据库】
    站点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栏目 - 田氏才艺
     
    田世荣《 大羌故事》连载之八 20200319
    作者:田氏网   访问量:1470    添加时间:2020-3-19 20:02:17
     

    作者写在前面的话:

    《大故事》上、下部,共80余万字,20169月出版,201712月荣获四川省社会科学一等奖。是届,全省仅两部作品获一等奖。

    由于是四川社会科学院专家们集体所评奖项,本奖的份量与意义可想而知。

    与宗亲们分享内容,系我历时三年时间,查阅大量资料撰写,为上部1——273页内容。

    获奖的原因,可能是本书策划的胜利。创作此书开始,由于面对众多族历史著作,感觉观点不一,并且优劣难分,难以论证。因此,我的观点是,本书决定以“故事”形式,讲述七千余年族历史。重在以信史为前提,提供族线索与信息。至于是否真伪,则渴望读者去论证。本书的目的重在讲述族历史故事,普及族历史。这个观点得到本书执行主编粟海先生的认可。

    编写此书初衷,是我的恩师粟海先生的强烈愿望。2014年,恩师倘在北京作文化事业,他母亲系北川人,他多年研究族历史,有强烈愿望编写一部族历史著作。他委托我与黎健先生共同策划。最后,提纲数易其稿,形成了独特性与高度性,开始编写。

    粟海先生委托我聘请了作家团队、摄影家、画家团队。创作团队达十余人。

    历时两年,初稿始成。

    粟海先生带队,七上成都,将此书请教族研究专家张善云教授,得到巨大肯定与指导。我进行了全书增删、总纂,反复修改,最后定稿。

    全书最后发行近两千套。


    羌故事


    田世荣 


    3、启——家天下创始人


    大禹的内心,是不想破坏神圣伟大的禅让制的。他可能内心想都没想过会让儿子启来继位。所以,当他想把帝位禅让给皋陶,诸侯反对,而皋陶过早去世后,就确定把帝位传给皋陶的儿子——伯益。

    所以这样做,是舜帝让他作为大禹的助手,在大禹治水与征服三苗时,伯益建立了大功。

    有哪些大功呢?

    伯益在治水过程中,发现了生长在水里的稻谷,十分适合在低洼的水田里生长。是伯益让大家学会了如何种植水稻。丰富而芳香的水稻,成为南方温暖气候人们的主食。而且,伯益还发现,南方一些地方,竟然可以种二季水稻甚至三季水稻。稻米成为人们的主粮之一,相传至今。那时人们对伯益的感恩,是可想而知的了。

    伯益还教会了北方的人们凿井。伯益在治水过程中,发现了地下水存在的客观事实。如何让地下的水在旱季也能为人所用?挖一个垂直的深坑不就行了吗?伯益的发明,就是今天的井。井对农耕的生活与生产,那可是有巨大帮助的。

    伯益在帮助大禹征服三苗时,也建立了大功。三苗是大禹前的尧舜两帝都征战过的,为什么不服?大禹即使消灭了他们的主力,他们也未必在心里服。伯益提出了“德”治的方法,建议大禹要恩威并施,才能真正地征服三苗。大禹听从了他的建议,对战败的三苗施行了许多德政,从而彻底消除了南方数百年来的动乱与不安。

    伯益在政治上也很有建树。作为大禹忠实的助手,大禹的忠实崇拜者,他希望帝国永远繁荣,所以他通过观察与思考,发现了许多政治智慧。他曾告诫大禹,作为一国之主,凡事要有前瞻性,要虑事周全,作好许多不测的准备。不然,没有前瞻性,一旦凶与祸来临,根本无法应付,国家因此会遭受重大损失,甚至有亡国之祸。不要违背法则、制度,这是管百姓的,同时也是约束百官与自己的。一旦违反了这些,国家一定会混乱无治。不要过度游乐享受,奢侈的生活首先会毁了自己,然后一定会毁灭国家,因为奢侈的生活肯定是建立在百姓的痛苦上的。不要为了老百姓的称赞,而违背内心与规律去做一些根本不应该做的事。治国不能懈怠,政事不能荒废,谦虚会受到益处,自满能导致失败,要选贤任能、除奸去邪。等等。

    正是因为伯益有这些优秀的修养与才能,大禹认为,能替代自己的,只有伯益。

    大禹去世后,伯益虽然得到了名义上的禅让,但他也像历代先贤一样,谦虚地避让在偏僻的地方,希望启当帝王。

    历史在这里发生了转弯。

    这时的百姓,不再像过去一样去找伯益,而是去找启了。

    当舜帝把帝位禅让给大禹时,大禹希望舜帝的儿子当帝王,所以他躲在偏僻的地方。但百姓来找他,大臣来找他。舜帝的儿子也觉得不如大禹,最终大禹有了帝位。

    此时,人们不再像过去一样,人们不是去找伯益,而是来找大禹的儿子启。百姓来找他汇报事,请他裁决事;大臣来请示如何展开工作,等等。

    伯益虽然有功劳,但是,他的功劳,永远不如大禹。在大禹巨大的功劳上,伯益成了大禹影子中的一个微不足道的人。

    百姓与大臣的内心,无法容忍有人要夺走他们对大禹家族造福万世的尊敬。他们认为,既然没人可以超过大禹的功德,那么,帝位当然应该由他的儿子启来承袭。

    更主要的是,启从小也随父亲在江淮治水,也作了大量贡献,也有真实本事。启个人也觉得,他有能力继承父亲大禹的帝位,有能力治理天下。

    历史在这里出现了尴尬:伯益是正宗受禅让的帝王,但许多百姓与大臣感念大禹功德,不臣服他。启虽然是大禹的儿子,他却不是大禹指定的继承人,但许多百姓与大臣拥护他。

    双方谁也不愿意退出历史舞台。

    于是,最终解决的结果,就是两人在双方拥护者的支持下,发动了一场生死相搏的战争。显然,只有最后的胜利者,才是帝位真正的拥有人。

    战争经历了六年,波澜起伏。

    开始,启的生力军,与伯益军队的战斗中勇气非凡,打了几个漂亮的大胜仗。伯益的军队,一再溃退。

    双方在一处险要地方僵持下来,形成了拉锯战。

    拉锯战对启相当不利。

    因为伯益是一个成熟的政治家,他与大禹在征服三苗时,就积累了丰富的战争经验。何况,他掌握着国家的军队主力。支持他的人,在道理上占了绝对上风:既然先贤都是禅让帝制,那么启,你仅仅因为是大禹的儿子,就想摧毁这神圣的禅让制?

    谁有道理,大家一听便知。

    所以,民心渐渐地偏向了伯益一边。

    在一次关键性的决战中,伯益终于全面击溃了启的军队,大败启,并活捉了启。

    如果伯益狠一点,在当时就杀了启的话,中国的历史,就会出现另外的流向。如果他狠一点,他有一百个理由可以杀掉想破坏禅让制的大禹的儿子。但是,出于伯益的仁德,出于他对大禹的万分崇拜与尊敬,他是不可能杀掉启的。他将启软禁在自己的大营中,好酒好菜招呼着。他希望启最后能被他感化,同意这已经是事实的禅让,放弃许多疯狂的想法,像丹朱与商均一样放弃一切,让他踏实地当上真正的帝王,唯一的陛下。

    但是,启的大将军们可不这么想。

    战败的将军们聚集在一起,商量着前程。他们并不是一败涂地,没有东山再起的机会。在东方,还有个支持他们的强大部落有扈氏。如果启能得到有扈氏的支持,肯定是可以杀个回马枪,打败伯益的。

    现在他们得救出启。

    如何救出被伯益大军层层包围的启?大军师出了个主意。

    大军师决定成立一个八人营救队。最勇猛的大将哲镐,负责断后;最优秀的车夫,负责驾车。

    他们一行人来到了伯益的大营。表面上,他们是感于伯益的仁德与威猛,来臣服的。伯益相信了他,并完全不相信他们可以在大军中救出启。

    但大军师真的十分厉害。一个月后,当伯益相信了他们,一切都放松的时候,在一个暴雨的晚上,他们来到了软禁启的营帐。

    大军师代替启,睡了在帐中。

    启换上了普通士兵的服装,上了早已经装备好的马车。

    他们在黑夜与暴雨中,溜出了伯益的营帐。

    优秀的车夫,熟练地驾着马车,在大地上狂奔。大将哲镐与启同在车上,准备反击一切前来追杀的人。

    其他的几员大将,则在另外一辆车马上殿后,紧紧相随。

    负责看守启的大将素丙,看见有两辆马车离开大营在如此暴雨闪电之夜飞速离去,他立马想到了大军师一行人来的诡异。当他看见是大军师代替启在大帐中酣睡时,他一切都明白了。

    他一斧结束了大军师的性命。然后,提着大斧,带着手下近百亲兵,追杀了上来。而且,马比车快,半个时辰,他们就咬住了启的车。

    后面车上的将军们,跳下来,就地阻击大将素丙的亲兵。他们以一当十,杀得素丙的亲兵人仰马翻。

    素丙避过他们,闪电般追到了启的车前。

    在当时,猛将哲镐,是排名天下第三的勇士;素丙虽然厉害,却是排名天下第五的勇士。当下躲在车上的哲镐,看得清楚,纵身跳向骑在马上的素丙。素丙大斧无法施展,急忙丢了大斧,拳掌相击,才避开哲镐致命的几剑。两人从马上滚落下来,在暴雨的泥地上,素丙用自己不擅长的腰刀,对哲镐最擅长的双剑。结果中想而知,交手不到十个回合,素丙就被哲镐一剑刺穿了胸膛,永远凝固在几千年前暴雨大作雷电交鸣的夜晚。

    其他的人,见素丙被杀,立即掉头逃窜。

    启就这样被几大勇士,在绝对不可能被救出的情况下,成功逃离。

    启得到了有扈氏的支持,立即有了复仇的实力。有扈氏是同族,他们深感大禹治水留下的恩德,决定要帮助启得到天下。

    双方再战,伯益的军队处在下风。

    连续几年,伯益打了几个相当悲惨的败仗。

    在大禹去世后的第六年,伯益终于被启率领的大军战败,启捉住了伯益。

    启再没有给伯益机会,他干净利落地将伯益斩首。并将追随伯益的各种势力,杀的杀,流放的流放。面对启的强势,天下震撼。

    启再大赦天下,对民广施恩德。

    百姓们正感受着大禹治水带来的恩德之中,他们再受启的恩德,谁,还对他继承帝位有什么反对的意见?

    于是,在天下人一致的拥护下,启,在公元前2070年,正式登上了帝位。

    中国几千年的家天下,从此开始。

    但是启也没有想到,几年以后,有扈氏竟然发动叛乱,有扈氏大首领之一姒豹公开对他叫板,让启必须恢复禅让制。他说,只有禅让制,才是天下最公道的帝位继承法。这是先贤们传下来的好传统,任何个人也不得取缔。

    有扈氏大首领姒豹率众叛乱的根本原因,却是另外的。

    有扈氏帮助启打败了伯益,启登上帝位后,启对诸侯的分封,让有扈氏一帮大小首领不服。为什么?启分封的标准,当然是功劳最大的分的土地最大,最肥,最繁华。启自然将追随他一生的文臣武将们,分封在首都的周边,这是巩固帝位的稳固措施。在启看来,有扈氏一帮将领,虽然帮他打败了伯益,但是与他上百文武重臣相比,也仅仅只占了一份功劳。何况,启内心也顾忌有扈氏的强大,对自己以后的统治有威胁。所以,启对有扈氏大小首领的分封,与他们的期望值,相差太远。

    有扈氏人便不服。

    他们一齐聚集到有扈氏大首领姒豹的身边,说启的不是。开始他还听不进去,但时间久了,他觉得大家也说得有道理。他内心觉得,启对他们是不太公正,对他们分封的土地与官位,与他们打败伯益的巨大功劳,是不太相称。

    姒豹问,那,如何解决这个问题?难道我们再去向启要官位与土地?

    最智慧的姒星说,大王,也不是那样。我们不如让启恢复禅让制。我们一直听说,启不想禅让了,想在他五个儿子中间,找一个继承人。

    姒豹点点头,他知道这是真的。有一次他在与启喝酒的时候,醉中的启,无意间吐露了他内心的这个烦恼——启不知道选哪个儿子才好。

    他问,如果让启恢复禅让制的话,你们推荐谁接受禅让?

    姒星说,难道不应该是功劳盖世的有扈氏大首领姒豹您吗?

    姒豹内心一动,心想,如果启真能这样的话,对他们就比较公平了。

    他嘴上连忙说,我哪有这个德能,可以接受禅让?

    姒星说,那大王放眼一望天下,天下谁人,还可能在才能、武功、仁德上可以超过您的?

    有扈氏大首领姒豹嘴上无言,但他内心真是这样认为的,他难以抑制内心的欢喜与渴望。

    几个月后,姒星等人,正式写出奏章,向启进言,请他恢复禅让制。

    启嘴上说思考一下再说,但他内心,根本不想恢复禅让制。有父亲大禹的功劳,有自己与伯益辛苦战斗才得来的帝位,更主要的是,启就认为,天下再没有人有他家对千万百姓有那么大的贡献。所以他觉得,这天下,当然就应该让大禹的血脉一代代继承下去。其他的任何家族,都没有资格当帝王,一统天下。

    何况,他有五个儿子。他选五个儿子最优秀的将帝位传下去,不就对了?

    所以,启没有回答姒星们的建议,要让天下禅让给功劳巨大的有扈氏大首领姒豹。

    在以后的两年时间,姒星邀约了一帮大臣,一再对启建议恢复禅让制,而禅让的唯一受益人就是姒豹。启这时总是用其他话题引开姒星的建议。最后一次,姒星非要启回答这个问题。启用斩钉截铁的声音回答他说,为了天下百姓的安宁,不可以。

    于是,有扈氏大首领姒豹率领的叛乱,在第二年的麦收以后,就发生了。

    启举全国之兵,在首都以外八百里一个叫甘的地方,与有扈氏军队展开大战。

    在战斗开始之前,启在大军面前慷慨激昂地发布了战争动员令。他大声地对文武百官与将士们说:“嗟!六事之人,予誓告汝:有扈氏威侮五行,怠弃三正,天用剿绝其命。今予惟恭行天之罚。左不攻于左,汝不恭命;右不攻于右,汝不恭命;御非其马之正,汝不恭命。用命,赏于祖;不用命,戮于社。”

    但是,大小九阵下来,启的军队大败,败得连启都不敢相信。但是,他的军队,的确只能撤退以保存实力。

    有扈氏大小首领们的军队,本来就十分强悍好战,加之有丰富的军事作战经验。何况,他们觉得他们让启恢复禅让制,天经地义,自己是仁义之师。加之姒豹如果得到天下,他们可以得到的重要官位与分封好地的诱惑,作战勇猛无比。启的军队,根本抵挡不住。

    在首都五百里的地方,有一道天险,启让自己的军队死战守住这里。如果有扈氏人攻占了首都,他的统治也就结束了。

    在天险面前,有扈氏军队也毫无办法。双方就这样僵持了下来。

    在首都的启,开始反省自己。更主要的是,他对自己过去一些错误的做法,做了检讨。他励精图志,开始改变自己的形象。

    启最大的爱好就是喜欢歌舞。他不但自己参与舞蹈,而且还亲自编写音乐。传说《韶乐》就是他亲自创作的。他在皇宫里废除了歌舞,不再让自己沉醉在靡靡之音的醉生梦死当中。

    他不再在皇宫里面举办大型的酒宴,与百官们挥霍了。曾经在很长时间,这是启最喜欢的生活方式。得到帝位庆祝几次是可以的,但是经常这样,皇宫外央的百姓,就不满意了。启禁止这些以后,在皇宫开展节俭之风,他自己带头吃粗茶淡饭。

    启也恢复了他早已经放弃的民间暗访,了解百姓的疾苦。现在,他大张旗鼓地率领百官到民间去访问老百姓的疾苦,特别是一些战死将士的家属。启对他们除了赠送财物,还减免他们的一些税赋。这让天下百姓迅速恢复对了大禹家族的好感,无条件支持启。

    启用贤能的人当官,近贤才远小人。天下有能之士,顿时倾心拱服。

    启最重要的一招,就是把帝王节约出来的财物,国库里面多余的财物,全部拿出来,慷慨地犒劳与奖励手下的将军与士兵。对有战功的将士的提拔,也异常慷慨起来。犒劳与奖赏,让他军队的士气顿时与过去成了两样。

    一年以后,在增加了大量兵源,启觉得准备好了的时候,他打开城门,率领将士与有扈氏大首领姒豹率领的军队决战。启坐阵强大的中路大军,向前推进,坚固的阵法让有扈氏军队节节败退。启再指挥两翼大军协助作战,重赏之下,启的将士十分勇猛。有扈氏人在过去的两年中并没有什么进步,他们还一直沉浸在启的军队不堪一击,只能躲在城里当缩头乌龟的虚幻想像之中。

    结果,有扈氏大军大败。

    启手下三猛将合力擒住了姒豹。

    启不接受他的投降,也忘记了他曾经帮助他打败伯益的巨大功劳,干净利落地斩首了姒豹。

    考虑到历史上有扈氏人曾经反抗过大禹,大禹率领军队与他们作战,吃过很多苦头,启决心消灭这支强悍的部落。启将战败的有扈氏人全部沦为奴隶,分封给手下有功将士。而将士们,将这些奴隶用于耕种与游牧,过着非人的生活。有扈氏人从此退出了历史舞台。

    在争夺帝位的斗争中,启还与儿子武观产生了骨肉相残的悲剧。

    既然与有扈氏产生了那么多的斗争才赢得了天上,启是绝对不会再将帝位禅让出去的。他要在五个儿子中选择一个最贤能的,然后把帝位传给他。

    但是选谁,他一直难以决定。

    他内心有些倾向于第三子武观。因为武观长相不但像爷爷大禹,而且十分聪明,对文武百官也尊敬,对百姓也体贴。他经常将家里用不完的东西,特别是食物,拿出去周济百姓。更主要的是,他对奢侈的生活,一点也不向往。

    其他四个孩子,虽然也有可取之处,但都有追求享受的毛病。启知道,一个帝王如果喜欢享受,一定会对国家带来灾祸。这个,他有前车之鉴。

    但是有一天,他去寻找武观议论治国之策的时候,武观不在。他在武观的家里四处散步,突然听到了一间屋里的门内有人说话。

    他站了下来细听,听见是武观与他手下一帮家臣,在说继承帝位的事。他听见武观说,我是父皇五个儿子最优秀的,最有资格继承帝位。但是我是第三子,可能轮不上我。要是真轮不上我,奈何?

    一个人说,您不是常对我们说,自古成大事者,必须采用霹雳手段,无毒不丈夫。您是第三子,如果前面两个哥哥都发生了意外,不在了,您的把握是不是就大了?

    武观说,绝对不可。

    有人说,但万一也这样谋害您呢?

    武观沉默了一下,说,这倒是。

    另一个人说,那么我们这些做家臣的,就帮助主公来治好这个心病,如何?

    武观沉吟了许久,说,这也许是最好的办法。

    再一个人说,不可,主公。这可是天下最不德的事,宁愿不作帝王,也不能害两位殿下。要知道,害人可能最终是害自己。

    武观说,那么就让喜欢美色与歌舞的两个哥哥中的一个当帝王?那可是天下人的灾难。我这么做,不是为了我自己,是为了天下苍生百姓。

    立即就有一片人附和。

    启大怒,一脚踢开了门,抡起里面的木棍,将一帮人打得抱头鼠窜。

    盛怒的启,才知道武观所做的一切,都是虚假的,不过是做给他看,最终是想获得帝位。

    启认为,武观是自己最奸的奸子。

    启将武观远远地放逐,安置到西河,即现在山西南部河汾一带,当了个小诸侯。并对他说,没有他的召唤,永远不准回来。

    武观来到西河,哪里肯寂寞就范。除了他的家臣等一大帮人追随他外,他不断招兵买马,训练精兵。他本有相当不错的名声,所以一些侠客义士,也纷纷地聚集到他的旗下。慢慢地,他建立起诸侯中一支强大的军队。他在等时机成熟的时候,杀进首都,从父亲手里强硬地夺到帝位的继承权。

    四年以后,他听说启重病在床。他生怕启因此去世,将帝位传给他人,所以马上发动叛乱,率领大军从西河杀向首都。

    阻挡他的数关大将,哪里敌得住他?纷纷被杀。武观攻城略池,简直如入无人之地。

    启听说后,心急如焚,立即命令大将军彭伯寿,率领本国人马及统辖全国精兵,阻止武观的进攻,平定天下。

    彭伯寿,姓篯名寿,大彭国国君,为大彭国开国之君篯铿(即彭祖)的后裔。当时,他是夏国中最具有军事才能的大将,东征夷人,西征戎人,南平苗人,立下了汗马功劳。彭伯寿接到启的命令后,迅速在首都北面三百里的地方,阻击住了气势汹汹的武观大军。

    彭大将军的人马此时占据优势,他的军事经验远比武观丰富,双方的胜负其实已分。几仗下来,彭大将军的军队取得了优势。在接下来的决战中,国家军队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武观带着一帮家臣剑客,狂逃了一千多里,被彭大将军率领的勇士们追上,全部生擒。

    彭大将军斩杀了其他的叛逆,将武观带回给了启。

    启不忍杀害亲子,将他打入大牢。

    但其他的儿子可没闲着,不知道是哪一个儿子,竟然在武观的食物中放入了毒药,武观中毒而亡,死于狱中。

    这场父子兄弟为了帝位骨肉相残的悲剧,以武观的死亡而结束。

    最后,启将帝位传给了谁?

    待续

    供稿:田世荣


    相关评论  
    暂无评论

    登陆评论!


    上一条信息: 田世荣《欢喜赋》(征求意见稿)连载《卷五》 20200319       

    下一条信息: 田氏寻亲信息汇总20200319




    图片新闻
    田氏家族姓氏图腾
    田氏家族姓氏图腾
    田维华《贵州建制史新论》出版
    田维华《贵州建制
    【祭文】壬辰年华夏田氏祭祖祭文
    【祭文】壬辰年华
    田普和许世友的老照片
    田普和许世友的老
    田慧中和他的“田氏脊柱骨刀”
    田慧中和他的“田
    郓城田氏返故土拜祖敬拜始祖仪式:田绪科宣读《拜祖文》
    郓城田氏返故土拜
    热门信息
    ·  中国趣姓及人数最多和最少三个姓氏
    ·  最新最全田姓名字
    ·  田氏香火神龛对联选录
    ·  徐悲鸿《田横五百士》 赏析
    ·  国艺书画馆:田氏家族及其作品欣赏
    ·  田纪云:我是怎样步入中南海的
    ·  中国最原始的十二姓氏及姓氏宗法
    ·  从副总理(田纪云)故居所想到的
    ·  田氏家族姓氏图腾
    ·  《冯谖客孟尝君》原文、注释及译文




    Copyright @ 2019-2020 华夏田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田氏谱务垂询:13616327059 家运   点此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投稿邮箱:13206324978@163.com   田氏家族微信群
     田氏网备案号:鲁ICP备15019233号
    田氏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