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华夏田氏网,传承田氏文化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田氏论坛  【田氏家谱共享数据库】
    站点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栏目 - 田氏才艺
     
    帅士象(田世荣)中篇小说《大悍匪传》连载·第八回 武进士单挑竹疙瘩洞
    作者:田氏网   访问量:1450    添加时间:2019-11-28 10:50:43
     


        作者寄语:中篇小说《大悍匪传》是一个表达智慧与美德,探索宇宙真理的一个佛教题材小说。系《今古传奇》杂志主编王博士2018年约稿。作品10.5万字,修改后以《大宋棋匪》之名,6.8万字篇幅发表于《今古传奇》杂志2019年9月第五期(全年六期,每期发五位作家五部中篇小说),这是我在《今古传奇》杂志发表的第二个中篇(第一个中篇《大明棋王》以8万字篇幅,发于2015年三期头条,并获集团全国小说征文一等奖)。今将未修改之全部篇幅《大悍匪传》与宗亲们分享,感受智慧与道德、文学与故事之美,乞多指教。

        帅士象,真名田世荣。四川绵阳市安州区人,现就职区委宣传部。三部文史著作共二百余万字,分别获得三个省级一等奖。目前著有七部长篇童话,一百余万字,均未发表;今年写有一部史诗性历史电影剧本,亦石沉大海。人生很努力,人生也很失败!不过心安,享受过程的快乐!



    大悍匪传


    帅士象




    第八回  武进士单挑竹疙瘩洞


    田虎豹搞定鹤鸣书院的事后,回到了竹疙瘩洞。望着湘西大好河山,他想着有那么多无助的老弱残疾,那么多的病人,那么多的辛苦棋士,那么多的读书人等得到了他们的帮助,内心真是大快。现在,他是真正体会到了董玉莲对他反复提及的无相布施的快乐。善念很美。作恶成为一种习惯,也让坏人快乐;行善成为一种快乐,更让好人快乐。当然,一个人,应该选择后者。

    与巴飞猿等几兄弟大摆了三天酒宴庆贺各种好事成功后,田虎豹于酒醒后,坐在那里细细寻思,看还能做几件什么给予不求回报的更大好事。

    七太保前来向他报告,山下一伙官兵,前来打洞。

    原来,武进士释道友奉马太尉之命,率兵前来攻打竹疙瘩洞。

    让田虎豹没想到的是,释道友竟然一个人来单挑竹疙瘩洞。并且,经过一系列交手之后,武进士竟然在洞内掀起了轩然大波。

    释道友有何能耐,敢一个人来打竹疙瘩洞?列位看官不急,让我细细道来。

    北方辽国与宋朝之间,因为要改一个字,辽国辽兴宗要将宋朝每年给予的岁币,由“赠”改为“纳”,宋仁宗大怒。堂堂大宋,给你点银两仿佛济穷,都是给了你天大面子,你岂能要让恩人作臣?所以宋仁宗盛怒之下,选全国精兵,令马太尉为帅,北征辽国。

    这个时候,北方有强大的辽国、辽国的女婿国西夏。此时的辽国十分强大,人口近千万人,时常保持百万大军,是三大国中实力最强大的。宋朝因边界太广,除了东、南、西要镇抚外,要与北方的西夏、辽国同时开战,且在几年内连吃几大败仗,此时实力反而不如辽国。但辽国与西夏开战,西夏与辽国开战,辽国与宋朝开战,西夏与宋朝开战,你胜我败,我胜你败,真是打得不亦乐乎。

    此时,辽国是辽兴宗在位。辽兴宗虽然是皇帝,但辽国向来都是作为皇太后强势的萧氏摄政,大权都在母后萧氏手里,辽兴宗手里并没有多大实权。但萧氏摄政专权时,做得有些过份。辽圣宗在位时,规定的一些贪官污吏,永不再用。萧氏因为其中多有自己的亲戚,竟然违背先帝遗命,重新启用。这让辽兴宗很不爽。更可怕的是,萧氏看辽兴宗不顺眼,要另立新人为皇帝,废辽兴宗。当有人密报了萧太后的这一阴谋后,辽兴宗怒不可遏,率兵杀进内宫,强行剥夺了萧太后的实权,将她赶出了帝都。

    掌握全国大权的辽兴宗为了显示自己的强大,与西夏开战,更主要的是与大宋开战。本来,此时的辽与宋是结盟的友好国家,不可能发生大战。但辽兴宗就是带着大军,在宋朝边境与宋军连续打了几个小小的胜仗。宋仁宗为了息事宁人,希望双方和好。辽兴宗的条件是,在澶渊之盟的基础上,每年再增加白银10万两。澶渊之盟是辽、宋两国打了四十多年仗,不分胜负的情况下,于1005年结成的友好同盟。澶渊之盟规定,宋每年给辽赠送银10万两,绢20万匹。本来,每年再增加10万两银子,也是小事。但狂妄的辽兴宗为了显示自己的强大,自己占主导地位,要宋改一个字,将“赠”改为“纳”。

    一个“纳”字,改变了事件性质。宋仁宗想,我本来不与你北方蛮子一般见识,花小钱换和平,认你作朋友。现在,你要我“纳”,我大宋皇帝,岂不成了你的儿臣?

    是可忍孰不可忍!宋仁宗派马太尉为帅,率领10万大军,兵分三路,与辽国辽兴宗率领的大军决战。

    马太尉亲自率领6万大军作中路,与辽兴宗中路的8万大军决战。

    马太尉为了确保此次大仗能胜,挑选了全国的各地精兵。在将军方面,他将全国最好的十大将军,调入部下。八十万禁军教养教头,更是带了六十余人。今年恰好是武进士考试年,他将其中最好的十三位武进士,全部纳入帐下。这近百名将领,个个都有万夫不挡之勇。加上手下10万大军,一半都是长年征战的将士,作战能力强。马太尉想一仗大败辽兴宗,打败他的嚣张气焰,滚回草原去当他的草大王。

    两国军队在边界永清县相遇,摆开阵势决战。

    大军决战,主要因素是在阵上交战的大将。让马太尉没想到的是,辽兴宗派出辽国第一猛将耶律兵风,几天下来,就让马太尉及宋兵心惊肉跳。

    耶律兵风是助辽兴宗从萧太后手里夺回大权的第一功臣,也是辽国的第一猛将。身经百战,出入十万人阵中,如入无人之境。这家伙身高两米零二,手使一柄99斤的大斧,骑一匹高头大马,此马比一般的马大一个身子,辽国马中之王,力大无穷,奔驶如风。

    双方交战的第一天,耶律兵风手使大斧,连斩了马太尉手下两名将军,三名教头。

    第二天,又斩了五名教头,一名将军。

    第三天,耶律兵风斩了武状元李蛟龙,两名将军,三名教头。

    马太尉真的是心惊肉跳,对方一将未损,他已经连损十几名将领。他高挂免战牌,坐在大帐中,与军师众将商议对策。

    他说:“耶律兵风如此勇猛,军师可有良计?”

    军师说:“此人刚猛无比,必须斩之。否则,辽兵锐气太盛,再有计谋,也难以取胜。”

    马太尉只得问:“明日哪位将军敢去应战?”

    众将军与教头们,无人应答。大家心里有数,耶律兵风,武功远在他们之上,完全没有取胜的把握,只能白丢性命。

    “禀报太尉,未将明日前去试试,或可斩耶律兵风于马下。”

    马太尉大喜,一看,说话的是青年武进士释道友。大喜之下,又有些失望。在他看来,武进士们与百战的将军们相比,只能算是雏鸟。他有些失望,问:“将军可斩耶律兵风,将大振我大宋兵威,我定在陛下面前为将军请功。不过,将军有何妙计?”

    释道友说:“明日我需要两名八十万禁军教头助攻,在我左右两翼,我居中。三将同时取耶律兵风,我定可取他性命。”

    旁边的将军们,个个心中冷笑。众教头们,也不相信释道友有这能耐。所以当马太尉问谁可助释将军助攻时,竟然无人吱声。

    沉默良久,终于有两位年轻的教头起身,建功心切,表示愿意助释道友一臂之力。

    马太尉大喜,当即另设一席,拿出珍藏美酒,与三人共饮,商议明天大战耶律兵风的事。

    第二天,马太尉亲自率领大军摆开阵势,释道友与两位教头出马,迎战耶律兵风。但见三将冲向耶律兵风,辽国猛将毫无惧色,挥斧拍马呐喊杀来。

    释道友在马上手挺长枪,双目意看耶律兵风,专注于内心,拿出师傅松柏子传授的最上乘心法——他心通,清楚地知道了耶律兵风此时的内心在想什么。辽国猛将此时内心是这么想的,先斩了左边的南蛮,再斩另边的南蛮。中间的这个,像是个嫩娃娃,最后一斧送他回老家!

    当他们冲向耶律兵风时,释道友一看他的大斧砍向左边的教头,知道耶律兵风不会在此时进攻自己,他下一个攻击对象是右边的教头,因此他有宝贵的一点时间。在电光石火的那一瞬间,他放心地将枪闪电般刺进了耶律兵风右臂金甲相交的空隙,刺穿了耶律兵风的右臂。

    耶律兵风大叫一声,大斧落在地上。强大的耶律兵风,顿时成了一只待斩的羔羊。释道友丢了枪,抽出宝剑,闪电一剑,辽国第一猛将耶律兵风的巨大人头,落在地上直滚。

    辽兴宗还没回过神来,马太尉不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大好机会,指挥大军全面掩杀了上来。

    马太尉手下的将军与士兵,见不可一世的耶律兵风死于马下,士气大振,呐喊着杀了上去。辽兴宗手下的剩下的一百多将军,15万大军,士气顿时低落,无心恋战。双方厮杀了一个时辰,辽军阵脚溃乱,败下阵来。

    辽兴宗看见大军溃败,下令撤军,辽国大军顿时败逃北归。几十匹马拉着北归的大车上,辽兴宗想,看来这个“纳”字,暂时弄不成了;宋仁宗这个儿皇帝,也暂时当不成了。

    得胜的马太尉大喜,当晚设宴庆功。他要弄清楚,释道友是如何杀了耶律兵风的。在他看来,释道友也没啥特别的厉害之处,没战几十个回合,怎么就会一枪刺穿耶律兵风的手臂,让他瞬间失去了战斗力。他是如何完成了这个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释道友只得说:“我用了师傅传授的上乘心功——他心通。弄清了耶律兵风的内心,知道他暂时不会进攻我,让我有时间有机会,所以就杀了他。”

    马太尉非常有兴趣地问释道友,他心通是一种什么功夫?真有这种功夫?

    释道友说:“当然有。”

    于是,他向马太尉,讲了他师傅松柏子传授他他心通的故事。

    释道友的师傅,原是宋朝从三品的高官,作谏议御史方面的职务,叫李清风。他虽然是儒士出生,却是坚定的道家教义奉行者。在他的阅读经验中,他知道,道教最早产生于周朝,老子李耳创建。

    因此,他觉得道家学说,才是治国之根本,其他的都为次。

    李清风知道,事实上的道家学说,在治国历史上,也创造了罕见的奇迹。

    道家的根本,讲究“无为而治”。所谓“无为”,并不是什么也不做。无为而治,核心就是国家不要对百姓有太多约束,让百姓放开去干,在实际中发挥他们的聪明才智,做好传承与创新的工作,去大量创造物质财富与精神财富。只有在最底层的百姓,才知道如何面对土地、江河、山林等去生产。高高在上,很多情况不了解却指手划脚,这种约束形成的桎梏,就是枯竭与毁灭。百姓富了,国家就富了,天下自然就得到最好的治理。

    无为而治,在本质上也是国家对百姓最大限度的给予。

    历史上的刘邦吕后,汉文帝汉景帝,都是根据这一学说,开创了代代盛世。不论是五代十国,还是隋唐南北朝,用道家学说治理国家的,都曾经长时间繁荣强大。

    这就是李清风崇拜道家的理由。

    他非常反感于佛教。在他看来,天下寺庙太多,僧尼太多,僧院的杂役太多,僧产太多,又逃避国家的税收。佛菩萨的金身、宏伟的庙宇,从民间吸引了大量的财富,浪费极大。佛教不但对国家的强大没有多大帮助,反而与皇帝争财富。甚至许多秃驴,还以庙为据点,吃饱喝足起淫心,暗害良家妇女。所以,他坚决反对佛教。

    李清风为了将天下数量庞大的人从佛教中唤醒,决心写一篇透彻的《驳佛论》。你不从道理上说透佛教的危害,没人从中蓦然惊醒。

    要写出透彻的《驳佛论》,李清风必然要阅读所有的佛教经典。从汉唐开始,有大量的天竺僧人来中国传播佛教,中土也有大量优秀的僧人去天竺取经,所以宋时,已经有系统完整的佛教经典。

    李清风开始阅读《心经》《金刚经》《无量寿经》《法严经》《法华经》《楞严经》《大藏经》等佛家经典。心有所得,写入《驳佛论》中。

    并且,他经常与佛家法师辨论。

    让他气愤的是,每一次他与佛教法师辩论的时候,那法师还不是佛家的著名代表,他都大败而归。

    十年过后,他基本上读完了佛家的重要经典。他与当时著名的法师都进行过宏大的辩论,十六场输了十五场。

    奇怪的是,《驳佛论》写不出来了,他反而入魔般迷进了佛教学说。

    三年后,以家中父母多病,为子当尽孝为名,他坚决地向皇帝辞去了官职。

    然后,他更加坚决地告别了家人,到一个并不出名的小庙中,剃发出家。

    他仅带了一个中年厨子林怀兵跟随他,照顾他的生活。只有李清风知道,他以自己的清廉正直征服了前来暗杀他的林怀兵,作了他的仆人,林怀兵是天下第三剑客。

    李清风取名松柏子,不佛不道,让人不解。

    五年后,林怀兵早晨打开山门,发现有一个小包裹放在门前。里面一个婴儿,在不停地啼哭。慈悲的松柏子,让林怀兵收养下来。

    释道友对马太尉说:“这个小孩,就是我。”

    马太尉敬了他一杯,释道友继续讲下去。

    “我的到来,让他们十分欢喜。因为有一天,林怀兵突然对师傅说,师傅,你快来看!”

    松柏子过来问:“什么事大惊小怪的?”

    林怀兵说:“师傅,你看他的双手!”

    “师傅一看,睡在摇篮中的我,只有几个月,双手举在脑袋两边睡觉。而我的双手,竟然都是拇指压在中指的指甲上,如莲上的佛菩萨那种坐禅指法。”

    马太尉说:“你吹牛吧?”

    “当然是真的,以师傅的修养,不会骗人。所以师傅对林怀兵说,天下一切,都有因果。此子来到世间,自然有他的使命。从此,他们待我如亲生儿子。”

    马太尉点点头。

    释道友继续讲下去。

    在我有记忆起,就记得师傅松柏子教我《四书》《五经》等儒家学说,道家学说,诗词歌赋等。林怀兵教我十八般武艺。十二岁以后,师傅开始教我佛家学说。

    我在这方面天赋过人,许多佛家经典,过目不忘,仿佛早已经知道。

    在我满十六岁那天,师傅开始教我学习佛家的各种神通。我不懂神通,问师傅啥叫神通?师傅让林怀兵在一丈远将一柄短剑甩向他的胸口。我大叫一声,以为师傅必然胸口中剑死在地上。谁知师傅手一扬,接住了剑,交给我看。

    我一看大惊失色。原来剑已经不是剑,剑身已经挽成了一朵花。

    既然神通如此厉害,我就专心跟师傅学起了神通。

    从那以后,师傅才将他为何辞官离别家人,到小庙为僧的秘密,慢慢告诉了我。我对师傅的变化,印象非常深刻。

    师傅为了写出透彻的《驳佛论》,最后终于精通了佛家经典。他总是辩不过各大法师,就思考法师们的学说有没有道理。还真是有道理,觉得法师们的道理大于他的见识。

    最后,他终于明白,原来佛家智慧,真的要优于道家智慧许多。

    从天竺来的僧人,总是说中土的老子西出函关后,《史记》中记载不知所终,其实是到了他们天竺,成为佛祖释迦牟尼的师傅之一。老子在天竺教化了他们,他们再反过来回报中土。所以在佛家经典中,有《老子化胡经》。这一点,道家与佛家都承认。

    为什么说佛家要优于道家呢?

    松柏子进行了多方面的比较。啥事怕比较,一比较,优劣自然分出。

    学说比较。佛家的主要学说,是“四无量心”与“六波罗蜜”。佛祖释迦牟尼一生提倡“四无量心”,为大慈、大悲、大喜、大舍。而“六波罗蜜”,则是在修行成佛途中的各大菩萨们必须修炼的境界,分别是“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般若”。“四无量心”与“六波罗蜜”,充满大爱、大慧、大德、大舍等无上境界。

    最重要的是,在佛家发源地天竺,有许多的王子与国王,舍弃一个个国家,一生专心来做这些大给予的事。

    天下哪家学说,有这么高的境界?

    而道家的主要学说,则是“道法自然,清静无为”,松柏子觉得,这种境界的给予,要比佛家小一些。

    归宿比较。佛家讲究三生三世,过去、现在、未来,灵魂轮回。恶的灵魂在轮回中渐渐磨灭粉碎,万劫不复。善的灵魂不断提升,最后得到罗汉、菩萨直至成佛的好报。这解决了怕死的人类的信仰问题,因为行善灵魂可以不断升华变好,可以鼓励人活着时多帮助人,死后因为会到更好的去处而不怕。这让人感觉到死后的温暖,甚至是渴望去死,而不是恐怖。道家追求长寿成仙。成仙则永生,可是现实中,多少道人可以飞升成仙而去?许多皇帝修道都无法飞升成仙,更别说普通百姓。成仙在现实中残酷的失败,生命没有灵魂,仅此一生,让松柏子感受到道家没有佛家那样对生命的温情关怀。

    目的比较。佛家讲究度已度人,先帮助自己,再帮助他人,帮助他人是一个人成为圣人的最终目的。这非常伟大,简直无法比较。而道家讲究个人长寿,道家可没在经典中像佛家这样大讲特讲以度已度人,“舍”与“布施”为首要。从这一点上,松柏子觉得,佛家要高于道家许多。

    神通比较。在修炼个人的神通中,佛家说六神通,道家说十神通。六神通比十神通简洁,但却包含了十神通中最重要的神通,境界更高。在修炼神通的方法上,佛家只有一法,即禅定而得神通。可是道家修炼神通的打坐方法,却有十二种。十二种好难学,一种是不是最方便?

    释道友说,师傅松柏子通过大量比较,最后得出结论:道入中土为孔圣,道入西域为尼佛。道、儒、佛,本是一家,根本是道家。但是,佛教是老子李耳入胡教化后悟出的道教的高级形式;中土的道教在李耳入胡后,一千多年来发展不大,一直处在当初阶段;至于儒学,孔子亲自向老子请教,儒学的大量内涵,来自道家无疑,属最低层。因此,道、儒、佛三家的境界,儒家仅是皮毛,道家是血液,而佛家才是骨髓。

    好学问的人,总是追求最高境界的学问,这就是李清风为什么变成了松柏子的原因。释道友对马太尉说。

    关键的东西释道友没说,所以马太尉问:“你的神通,是如何练成的?”

    释道友继续对马太尉讲故事。

    松柏子首先相信,神通肯定在人类身上存在。首先是传说。河上公在汉文帝拜访他的时候,不对皇帝行礼。汉文帝不爽,说天下之大,啥都是我的,连你也是我的,你为何不拜本帝?河上公马上拿出神通,悬空一丈余高,说,陛下,我悬在这里,天地都不沾,还是不是你的呢?汉文帝大骇,知道河上公是异人,反而马上拜他。河上公这才将他最精髓的黄老之术传授与他,让汉文帝开辟了史上盛世“文景之治”。没河上公这一悬浮的神通,可能盛世难现。始祖达摩一苇渡江的神通,那是无数人见着的,这在几百年前,这传说可能不是虚编出来的。

    松柏子相信神通的存在,是他亲眼见过一些真人真事。一个人在市井之上,上身赤裸,双臂无任何遮挡物,却可以变出乌龟、蛇、鲤鱼等。乌龟、蛇、鲤鱼就在两丈远的竹篓中,搬运了,那里面就没有了。松柏子亲自请到家里让他变一次,依然如此。松柏子要学,那人不教,说异人相传,告诉他一生必须不婚,每天够吃即可,更不可泄露天机。他派人将传说中的西藏密宗一位大喇嘛请到家中,亲自让他在他家的后花园带领三徒弟练功,看有什么破绽好写《驳佛论》。最后大喇嘛与后面三徒弟中的两徒弟悬浮空中一人之高,久久不落下来。他有次奉旨暗访,竟然在闽西某大庙中看见一巨大怪事。方丈师弟圆寂,端坐不动,圆寂的师弟自己从体内冒出三昧真火(体内的三昧真火,即使在佛法深厚的高僧大德中,亦鲜有人修炼而成,但绝对存在),将肉体与衣服烧成灰。怪的不是烧成灰,怪的是大家看见高僧血肉成灰,僧衣成灰,却不摊成一地,而是坐在那里,宛如灰的雕塑,五官清晰可见,一动不动。高僧圆寂时说,七天之后,他才会轰然倒下,七天之内显示佛家神通,让四方信众瞻仰,皈依佛门。松柏子不信,去看时,真的如此。他暗暗守在那里,七天之后,方丈做完法事,说声“够了,去吧”,那成灰的衣服与身体,立即轰然倒下成一堆散乱的灰,僧人收瓮入塔。一切都是真实的,绝无伪造痕迹。

    松柏子大惊失色。

    从此,松柏子日夜苦恼。他苦恼的是,这些神通的存在,让他不认识自己了。他本以为自己聪慧无比,结果他知道自己愚蠢无比。他觉得在神通面前,他是如此平凡,如此普通,简直像一条虫子一样。他想,高僧看一条虫子,虫子不知道自己可怜,高僧却知道虫子可怜。

    佛家无边的内涵与宇宙间的终极智慧追求(即六波罗蜜的“般若”追求),让松柏子觉得是天下最大的学问。而佛家神通的显现,让他感觉凡人肉体之神秘。他觉得,如果他不学透佛学,有所建树;自己不学会神通,让自己有些神通,他真白来人间一趟。人生收获这些,比作十朝宰相都好,那些都是过眼烟云。

    这就是他弃官辞家到小庙学佛静修的秘密。

    春夏秋冬,松柏子天天在小庙里专心修炼神通,舍道家十神通,而修佛家六神通。

    马太尉打断他问:“你说道家十神通,都是哪些?”

    释道友说:“道家十大神通,一为善知他心智神通。二为无碍清净天眼智神通。三为宿住随念智神通。四为知尽未来际劫智神通。五为无碍清净天耳智神通。六为无体性智神通。七为善分离一切众生言音智神通。八为诞生无量色身智神通。九为一切法智神通。十为入所有法灭尽智神通。”

    “佛家又是哪六神通?”

    “一为神境通,又作身通、身如意通、神足通。即自由无碍,随心所欲现身之能力。二为天眼通,能见六道众生生死苦乐之相,及见世间一切种种形色,无有障碍。三为天耳通,能闻六道众生苦乐忧喜之语言,及世间种种之音声。四为他心通,能知六道众生心中所思之事。五为宿命通,又作宿住通,能知自身及六道众生之百千万世宿命及所作之事。六为漏尽通,断尽一切三界见思惑,不受三界生死,而得漏尽神通之力。”

    “十种厉害还是六种厉害?”

    “师傅说,六神通与十神通有相同的地方,如他心通、天眼通、天耳通等,但又有不同的地方。总的来说,佛家六种神通,境界大大高于道家十大神通。”

    “哦!”马太尉有些疑惑。

    释道友说:“道家练习神通有打坐十二法,而佛家只有禅定一法。一法当然优于十二法,十二法复杂难以体会掌控修炼,因此师傅选择禅定一法练习神通。最后,竟然真的练出了一些神通。”

    “真的?”马太尉一下来了兴趣,“你师傅是如何练习的?”马太尉都心动了。

    “这里先要解决一种认识。”

    “什么认识?”

    “道家说,‘神其来舍’。说的是人的身体比如一个房子,而神通在房子外,房子好了,可以居住神通了,宇宙间的神通就进来了,于是一个人的神通就出现。一句话,道家认为神通从人的身体外来。”

    “佛家如何说?”

    “佛家讲禅定得到神通。禅定从内心做起,因此神通是从内心禅定后得到的。这里面有两个字,一个是禅,一个是定。只禅得不到神通,要定才能得到神通。禅定的最大功夫,在于一个‘定’字上”

    马太尉有些着急:“到底神通是从外来还是身体内本来就有的?”

    “我师傅修炼的是禅定,从身体内的修炼得到。只要禅定一法,即可得到神通。”

    “如何才能禅定?”

    “就是心无杂念,专心坐禅。长期如此,神通自然从身体内出现。”

    “不可能!”马太尉一拍桌子,认为释道友在骗他。

    “其实也难。”释道友一笑。

    “我就说没那么简单。如何禅定?快说!”

    “坚持禅定三要。一要心静身不动,专心于定;二要去除一切妄想烦恼,纯粹清净;三要身心虚空茫茫,与天地宇宙虚空为一体,宇宙即你,你即宇宙。也可以简洁地说成‘心无旁鹜,一心打坐’。”

    “每次多长时间?”

    “或一二个时辰,或三四个时辰,或闭关三四天,或一两个月,或半年数年,皆可。但须不间断,天天月月年年坚持。”

    马太尉喝了一大口酒,说:“的确太难。我们世俗之人,杂事万千,肯定办不到。”

    “但师傅的神通就是这样修炼出来的。”

    马太尉哼了一声。

    “我也是这样修炼出来的。”

    马太尉突然问:“你修炼出来哪些神通?”

    “有他心通,天眼通与天耳通暂时未修炼出来。还有一些其他的小神通。”

    “那你不继续在庙里修炼,出来考武进士做什么?”

    “师傅毕竟原来是朝中大臣,忠君之心仍在。因此师傅说,有神通而不能报国,等于没有。所以他让我先出世,为国效力。在俗世间历练之后,再回去修炼,定能得到大神通,大觉悟。我对考武进士没把握,但正如师傅所说,以我的文治武功,一定能考上。还真考上了。没想到,有幸成为太尉的手下,可以为国效力。”

    马太尉突然严厉地说:“你有他心通,因此杀了辽国大将,那你知道本太尉此时心里想些什么?”

    释道友灿然一笑:“神通不窥私事,仅用于正大光明。所以我没有探视太尉的内心,也永远不会,自然不会知道太尉与他人的内心想什么了。”

    马太尉一笑:“如此甚好。”但心里一想,此人真有他心通,就厉害无比。本太尉内心有那么多秘密,断不可留他在身边。

    班师回朝,马太尉在皇帝面前大赞释道友的勇猛与功劳,仁宗大喜,赐释道友正五品宣正大夫之职,赏金银无数。这个封赐,连升六级,是罕见的。

    马太尉趁机道:“陛下,湘西土匪田虎豹等两败官兵,湖南震撼。何不如让释道友将军挟征辽之威,率领大军,灭了竹疙瘩洞土匪,以显陛下天威?”

    宋仁宗说:“释将军以为如何,可否代朕出征,为朕分忧?”

    释道友说:“臣万死不辞,愿为陛下肝脑涂地!”

    按照马太尉的想法,还是给释道友拔一万大军,将军随他挑,只要能够消灭田虎豹等人就行。一旦释道友真立了功,将他调至岭南某路去作将军,离自己远远的,大家都安全。

    释道友却不要那么多人马,说只带一千人马,及其中将校即可。

    马太尉大惊:“上次一万人马,损失三千多。你一千人马,行么?”

    释道友:“我此次前去攻打,攻心为上。真若进攻,别说一万人马,五万也奈何他们不得。打不赢就跑,大队人马撤了又回,不是他们几百年生存的法宝么?”

    马太尉想想,那也是,就不再多言。

    一个月后,释道友率领一千人马,驻扎在离竹疙瘩洞十里远的地方。然后,他带着两名八品校官,来到竹疙瘩洞前。

    守洞的九太保问:“来者何人?”

    释道友:“宣正大夫释道友将军。”

    “你们只有三人,莫非要三人攻打竹疙瘩洞么?”

    上面的土匪顿时大笑起来。

    释道友:“不是三人攻打竹疙瘩洞,而是我释道友一个人单打竹疙瘩洞。”

    上面的土匪们又大笑起来。九太保说:“别说你一人单打竹疙瘩洞,上次一万大军,也没打下竹疙瘩洞。你看,我们今天,不是活得好好的吗?”

    释道友:“你且看我如何单打竹疙瘩洞。”

    早有人去通报。田虎豹与巴飞猿、李梦笔、冉雪梅在一起议事。他们一齐来到洞前。

    田虎豹问:“将军真是一个人单打竹疙瘩洞?”

    释道友:“正是。”

    “我且问你,你一个人如何攻打?”

    “我心里明白,真要攻打你们竹疙瘩洞,便是十万大军,也奈何你们不得。所以,我凭几种本事,征服你们。”

    田虎豹一听,哈哈大笑:“将军成名甚晚,我也知道你杀辽国大将耶律兵风的事。不过,纵使你杀得了他,却打不过我。”

    释道友一笑:“所以要来试试。我一个人,与你一个人,比遍十八般兵器再说。如果我败一种武艺,自然走人,让我单打竹疙瘩洞一事,成为天下的大笑话。你看如此公平否?”

    田虎豹说:“佩服!非常公平!我同意!”

    两人再不多说,开始比赛十八般兵器的武艺。

    第一天,刀。单刀、双刀均大战,平手。

    第二天上午,剑。平手。下午,戟。平手。

    第三天,斧、钺、钩、叉四种兵器全天比较,大战二百回合,平手。

    第四天,鞭、锏。平手。

    第五天,锤、戈、镋、棍、槊。平手。

    第六天,棒、矛、钯。平手。

    第七天,枪。枪是两人都擅长的兵器,都想在此分出胜负,所以大战了近四百回合,还是没有分出胜负。

    两人的七天比赛,看得山上所有大小土匪发呆。他们从没见过有人比试十八般武艺,而前八十万禁军教头与武进士释道友,一一给他们展示。

    十八般武艺比试完毕,释道友问:“我可败了?”

    田虎豹只得承认:“我们平手。”

    释道友说:“然后我还有其他手段,可能略胜你们一筹。”

    “什么本事?”

    “可让李梦笔连打我九飞剑,我不还手,看是什么结果。”

    大家一听,全部大惊。要知道,李梦笔的飞剑,在多次实战中,取人无数性命。不还手,便是铁人,怕也难免被插死。

    田虎豹一笑,便让李梦笔迎战。

    李梦笔纵马出来,内心全是愤怒。还没有人敢如此藐视他,这人今天是来找死了。

    两人在洞前演武场上,对面相视。释道友驻马不动,李梦笔策马杀来,双手起处,九把飞剑,先后飞向释道友身体各个要害。

    释道友却是不动。微闭双目,双手翻飞。但听一片奇妙声响,释道友身上一处飞剑没中。九把飞剑,全部落在地上。

    更让人震惊的是,九把飞剑的剑身,全部被释道友的双手意挽为花朵,落在地上。

    竹疙瘩洞四大首领大惊。如此异人,他们别说见过,听也没听说过。

    田虎豹心知遇见了罕世高手,问释道友:“你要做啥?”

    释道友一笑:“能否请我等三人,去竹疙瘩洞内吃一回酒肉,我有些话要说。”

    “将军请。”

    释道友随田虎豹等人,进入竹疙瘩洞,在仁义厅前坐了下来。

    早有备好的酒肉在那里,刚坐定,酒肉就摆了上来。

    旁边宽大方凳子上,有一个装了十斤好酒的陶罐,释道友把它提在桌上。

    陶罐的口,有小碗大。释道友双手将陶罐的口,轻轻地慢慢地合在了一起。释道友说:“我让此罐酒倒不出来,如此封口。埋于地下,十年后取出来,必是上好美酒。只有另取一罐来喝。”

    巴飞猿等看见如此神功,目瞪口呆。

    释道友对田虎豹说:“对,我把陶罐捏不碎,一般人都是捏碎,不可能轻轻地捏在一起的。你刚才心里想,为什么我捏不碎陶罐。是不是?”

    田虎豹一笑。

    释道友说:“我有两个师傅,一个是教我佛学的松柏子,一个是教我武功的林怀兵,他老人家据说曾经是天下第三剑客。你刚才心里想,这家伙在哪学的功夫,师傅是谁,是不是?”

    田虎豹再一笑,双眉皱了起来。

    释道友哈哈一笑,说:“我是人,不是鬼。你刚才心里想,这家伙是谁,是人是鬼?”

    释道友给田虎豹敬第一碗酒,对脸上表情怪异的他说:“这门功夫,并不神秘,只是你们没练过而已。你们若练,一定比我练得好。这种功夫,可以读出你们心里的想法,对你们心中将要产生的一切想法,全部知道。此门功夫佛道两家都有,叫‘他心通’。千年历史上,佛道两家,练成神通的高人无数。西藏的许多大喇嘛,可以腾浮空中,慢慢飘过无桥的江面。你刚才是不是在想,这家伙练的是什么鬼怪功,如此厉害,竟然可以知道我内心的一切想法?”

    田虎豹吃惊地说:“什么,他心通?纵是我在京城呆了那么多年,见识无数,也没见过这门功夫。这门神功,是如何练出来的?”

    释道友大喜,这正是他要的机会。他说出一番话来,让田虎豹瞬间就动了解散竹疙瘩洞众匪的心。


    供稿:田世荣

    相关评论  
    暂无评论

    登陆评论!


    上一条信息: 田氏墓表及寿志事略       

    下一条信息: 田氏寻亲信息20191128




    图片新闻
    田氏家族姓氏图腾
    田氏家族姓氏图腾
    田维华《贵州建制史新论》出版
    田维华《贵州建制
    【祭文】壬辰年华夏田氏祭祖祭文
    【祭文】壬辰年华
    田普和许世友的老照片
    田普和许世友的老
    田慧中和他的“田氏脊柱骨刀”
    田慧中和他的“田
    郓城田氏返故土拜祖敬拜始祖仪式:田绪科宣读《拜祖文》
    郓城田氏返故土拜
    热门信息
    ·  中国趣姓及人数最多和最少三个姓氏
    ·  田氏香火神龛对联选录
    ·  最新最全田姓名字
    ·  徐悲鸿《田横五百士》 赏析
    ·  国艺书画馆:田氏家族及其作品欣赏
    ·  田纪云:我是怎样步入中南海的
    ·  中国最原始的十二姓氏及姓氏宗法
    ·  从副总理(田纪云)故居所想到的
    ·  田氏家族姓氏图腾
    ·  《冯谖客孟尝君》原文、注释及译文




    Copyright @ 2019-2020 华夏田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田氏谱务垂询:13616327059 家运   点此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投稿邮箱:13206324978@163.com   田氏家族微信群
     田氏网备案号:鲁ICP备15019233号
    田氏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