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华夏田氏网,传承田氏文化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田氏论坛  【田氏家谱共享数据库】
    站点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栏目 - 田氏才艺
     
    相关田应诏部分电文
    作者:田氏网   访问量:1475    添加时间:2019-11-24 0:18:44
     

    与田应诏相关部分电文



    田应诏致统率办事处电

    (民国五年二月四日)

    统率办事处钧鉴:

        华密、据芷汀傅知事电称,晃且无兵。尸被敌占。现国军已派机关炮队前往救援。惟麻阳文昌阁系湘西重要门户,恳迅添派重兵扼驻,湘民幸甚,大局幸甚等因。查此次滇、黔叛逆,计画迅速,滇[黔]军兼程前进,半月以前即抵湘边,攻守两策,布置完备。惜国军部伍太大,辎重甚多;又值船少水枯,进行迟滞。若能舍舟就陆,计日早抵湘边,谅不能为敌先发所制。晃县若果确失,麻阳可危,湘西一带必受影响。诏所部兵单械少,挡凤县一面尚难支持,何能分兵援麻!前所计画一切,暨诏困难情形,业已迭电在案。事处危急,恳电马司令由陆拨队,兼程前进。现该司令所部殷营长已驻麻阳江口,距县城三十里,请饬该营长克日入城。能固麻阳,湘西即可支持。飞电详呈,不胜迫切待命之至。田应诏叩。支。印。[来源北洋政府陆军部档案]

    致统率处等密电

    (民国五年二月五日)

    北京统率处暨陆、参两部钧鉴:

    华密。滇逆甫经发难,其时诏知黔省势必风靡,曾两电注重沅、晃,请派得力军队扼守。现江旅长抵沅日久,尚未分兵驻守晃县,以致敌人乘虚占据,远近震摇。应诏忝守湘西,晃县虽非奉令担任,然亦系湘西区域,使该县生灵遭此涂炭,何以对国家?何以对桑梓?晃县已失,沅城危险,况麻阳又飞紧告急。该处现仅驻诏军百余人,万难支持,矮电催江旅长转饬殷营长前进救危,该营长已抵江口三日,离该县城三十里,不知何故稽迟不进?查麻阳一地关系重要,一旦有失,芷、凤两县势必在包围之内,如此则交通断绝,全湘震恐,应诏一人不足惜,其如湘西生命何?其如大局何?国军刻到,地势扼要恐未熟悉,乞飞电江旅长迅催殷营先固麻阳,并电马司令国军、汤将军驻凤湘军,即行开进,以固全局。特飞电谨呈川仍军情现状并乞示。田应诏叩。歌。印。[来源北洋政府陆军部档案]

    田应诏致统率办事处等电

    (民国五年二月十八日)

    北京统率处暨陆参两部钧鉴:

        华密。麻阳于铣日失守。因芷江危急,分兵往援,行至芷、麻交界之齐天坪,被黔寇包截,不能前进,国军退回江口。麻阳因兵分散,势力单薄,以致首尾不能照应,加以子弹告罄,后无援军,且司令大军仍驻辰溪舟中,仅派高营长一营援麻,行抵高村,闻该县失陷,停军不动,殷营一营力不能持,遂与援芷之军退回高村。此麻阳失守之实在情形也。

       查此麻阳战事,国军困难,由于地理不熟,处处受敌包抄。山路崎岖,皮鞋布靴,举步艰难, 兼之万山重叠,枪炮难有效力。黔寇之所以战胜者,因生长山地,草履赤足,跋山越岭,进退敏捷。又用白兵数万,短刀相接,亡命争先,国军势挫于摄,麻城失守。

        麻城既失,芷江恐难扼守。辰溪虽驻大军,一旦黔寇直入,恐有措手不及之势。恳请钧座迅电马司令弃舟就陆,择地驻军,堵塞黔寇出路。一面分派大军攻得麻城,图取铜仁,使敌首尾失应。不独芷江之危可解,而麻、晃、会、洪等处,亦可收复。诏所部篁军,仅能扼守凤县方面,枪弹缺乏,恨无进攻之能力。前电屡请湘将军发给子弹,至今未到,倘若早蒙发给,亦可为国军后盾,万不致仅守一圆。现麻阳既失,凤凰已成孤立,松桃方面又无重兵守,倘黔寇乘虚攻入,四面逼来,力何能支!即或奋力图守,而辰、泸不通,饷源必致于断绝。如凤凰再有疏虞,湘西不堪设想;能固凤凰,而乾、永亦可无虑,即日后国军进攻,亦不致面面受敌。伏乞钧座查核情形,准由就近拨发枪枝千杆、子弹二十万,以备攻守之用。势处迫切,不胜待命之至。湘西镇守使田应诏叩。巧。印。[来源南京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

    田应诏致统率办事处电

    (民国五年三月十四日)

    统率处钧鉴:

        华密。顷准辰、沅道尹吴跃金万急电称,据永顺车知事飞报:大庸会匪与永顺会匪结合,烧杀抄抡,张旗鸣号,希图大举,万分急险,恳飞速派兵前往剿捕,盼切等情。查永、庸匪势猖獗,亟应扑灭,以免贻害。昨据探报,芷江黔寇即已勾结芷县土匪数千,希图抵御国军。永、庸之匪,亦难免如此。惟诏处因逼近火线,万难分兵往捕,拟恳饬驻来凤国军就近移扎大庸、永顺,俾资镇慑,庶免逆军或有勾窜,扰及辰、灃后路,有碍国军进行。事机迫切,恳迅赐施行。再,麻阳国军进窥铜仁,连日相持于麻城下,胜负未决,想因芷、麻逆军援应尚可互通之故。闻国军范师长现已在途,拟恳令速进,直指芷江,俾分寇势,使彼此不能相顾,则麻阳之寇必可不攻自解矣。并呈。田应诏叩。盐。印。[来源南京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

    田应诏致统率办事处电

    (民国五年三月十八日)

    统率处钧鉴:

        华密。莜日二电所呈各节,计蒙钧览。此次黔省附逆,系少数扰乱军人伙胁所认[致],黔中人民鲜有不悲愤者也。现据驻.铜探报,城中寇兵全数开赴麻阳,勒令商会筹款,招募人五百,月给口粮六串。其城内实属空虚,人民更为惊惶,纷纷迁入凤属乡间。又接松桃绅、商、学各界暨知事来函称,检查铜仁商会函件,又至凤交易商民,皆谓民等何辜,遭此茶毒,哀求应诏勿举簞兵攻入境内。并谓诏父兴恕前以钦差大臣督办全黔军务时,哀我黔黎,恩德犹在人口,当时有再造黔疆之语,劝诏继承父志。阅闻之下,心实不忍。当由诏函复安慰外,恳请钧座电饬攻黔各军司令,先行出示安抚,或另简大吏宣布皇仁,并抚恤湘边难民,免致流离,毋任泥首。谨此电闻,伏乞代奏示遵。田应诏叩。巧。印。(辰州)   [来源南京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

    田应诏为黔军攻克麻阳芷江等地告急请速派援军添发枪弹密电

    (民国五年三月十八日)

    北京统率处暨陆、参两部钧鉴:

        华密。麻阳于铣日失守,因芷江危急,分兵往援,行至芷、麻交界之齐天坪,被黔寇截击,不能前进,国军退回江口。麻阳因兵分散,势力单薄,以致首尾不能照应,加以子弹告罄,后无援军,马司令大军仍驻辰溪舟中。仅派高营长一营援麻,行抵高村,闻该县失陷,停军不动。殷营一营力不能持,遂与援芷之军退回高村。此麻阳失守之实在情形也。查此麻阳战事,国军困难,由于地理不熟,处处受敌包抄,山路崎岖,皮鞋布靴举步艰难,兼之万山重叠,枪炮难有效力。黔寇之所以战胜者,因生长山地,草履赤足,跋山越岭,进退敏捷,又用白兵数百,短刀相接,亡命争先,国军势挫于摄,廠城失守。麻城既失,芷江恐难扼守,辰溪虽驻大军,一旦黔寇直一[下],恐有揩手不及之势。恳请钧座迅电马司令弃舟就陆,择地驻军,堵塞黔寇出路;一面分派大军攻得麻城,南取铜仁,使敌首尾失应,不独芷江之危可解,而麻、晃、会、洪等处亦可收复。诏所部章军仅能扼守凤县方面.枪弹缺乏,恨无进攻之能力。前电屡请湘将军发给子弹,至今未到,倘若早蒙发给,亦可为国军后盾,不致仅守一?(隅]。现麻阳既失,凤凰已成孤立,松桃方面又无重兵防守,倘黔寇乘虚攻入,四面逼来,力何能支?即或奋力固守,而辰、泸不通,饷源必致于断绝。如凤凰再有疏處,湘西不堪设想。能固凤凰,而乾、永亦可无虑,即日后国军进攻,亦不致面面受敌。伏乞钧座查核情形,准由就近拨发枪枝千杆、子弹二千万,以备攻守之用。势处迫切,不胜待命之致。湘西镇守使田应诏叩。巧。印。[来源北洋政府陆军部档案]

    田应诏致统率办事处电

    (民国五年三月二十一日)

    统率处钧鉴:

        华密。顷据永绥副将函称:据四川秀水县张知事函称,酉阳属龙滩于阴历二月八日夜被匪占据,约二三百人,快枪七八十枝,声言三次革命,勒令该处盐商助饷十万,并出示。由酉窜秀伪司令系李善波,带队官即会匪陈占敖、陈立之等。现在该县人心惶恐,哀词恳请救援。拟开驻螺螄董两队前往救援,又虑该地适当黔冲,请由诏处拨兵两哨赴螺防守等情前来。正商办间,又据绥靖镇周瓒万急飞函称,奉将军翰电开永、庸匪事各情,当派张哨长率兵前赴永顺。兹据兵士向洪斌回称,十九日该县探报,匪已离永城不远,午后果蚁扑而至,约千余人。至昏暮,该县竟悬白旗,欢迎匪党入城,车知事已逃,张哨军不知下落,并王村失陷,匪势已二千余人。业商宋、高两副将抽调各处军队,图攻永顺。惟螺螄董最关紧要,务恳派兵飞速防守等情。查匪势猖獗,应诏已料其必至于此,尚恐黔逆裹胁,为患更大,除饬巡防三队管带李凤鸣率带兵士一队及白兵一队前往螺螄董一带驻扎,以防松、秀边境外,其永顺方面尚恳转知范师长饬令于原派一营外,再加派一营,一面由大庾进攻,以薄永顺,一面饬辰州国军奉令剿永者,迅速由北河开拔前往,并绥、乾、古各协营合力兜剿,庶收夹击之效。目前镇箪处此既防逆军,而绥、乾、古各营,一有匪警皆纷纷来告,现既调兵赴绥、松、秀一带,深虑空虚,不得不筹兵填防,城中所余仅二三百及新招之白兵无枪者,亦多派出各乡缉匪。逆军探报频来,环顾湘西,焦灼万状,谨电陈,乞核示。田应诏叩马。[来源北洋政府统事办事处档案]

    田应诏为中德绝交愿征练队伍开赴前敌与傅良佐等往来电

    (1)田应诏致傅良佐电

    (民国五年三月十七日)

    北京。陆军部傅次长钧鉴:

        华密。昨奉微电,中德断绝关系,战祸谅在目前。计已电陈,愿所部五千,并召集前二十旅退伍乡兵,约计万人,身赴[前]敌。希将敝部编为先统部队,俾三厅子弟为国增光,克尽厥职。想我公为国为乡,必能俯如所请。特闻。谨覆。应诏叩。筱。印。

    (2)田应诏致大总统等电

    (民国五年三月十七日)

    北京。大总统暨陆参两部钧鉴:

        华密。寒电敬悉。自欧战发生,全球震撼。我国人民,稍有知识者,莫不知其影响所及,必牵动东亚和平之局。我政府久拟整练海、陆各军,以备抵御。无如国基未固,而南北战事又生,元气已伤,民心未靖。加之财政奇绌,掣肘诸多,方冀欧事和平得之,早纾战祸。讵德政府恃其骄狼[狠],破坏中立,封锁海港,涂炭华民,见者伤心,闻者切齿。矧我军人,痛愤尤深。想我政府夙存辑睦邦交之心,必有弭患无形之策。倘德政府翻然侮悟,共守和平,不仅东亚之幸。今读钧电,我政府对于德邦已属仁至义尽。而孰意悍然不顾,蔑视我国,著著逼紧,如再让步,国何能立。此次衅由彼开,列国当能共谅。而我政府力持镇静,更见??邦交。果其相见以兵,凡我军人,自应尽其天职,一致进行。应诏久忧国弱,负籍东瀛,投身陆军。毕业回国,于西蜀淮北办理军校,日以强国御侮为念。光复南京时,所统二十旅,均系湘西健儿,南北统一,解散归农。现镇算所部五千,又系乡中子弟,勇敢耐劳。且训练数年,谅能效命,一旦战争骤起,召集退伍旧部,约集八千之众,率赴前敌,挞伐骄虏,张我国威。秣马厉兵,静待后命。湘西镇守使田应诏叩。筱。

    (3)田应诏致各部院各省督军等电

    (民国五年三月十八日)

    北京各部院、各省督军、请转各镇守使、各师、旅长钧鉴:

        昨奉京电,内开,德人骄横各节,此政府不能不预筹武力,以为对待。查年来我国元气凋伤,财政奇穷。设战端一开,军实无着。凡所人民,自应激发天良,毁家救国。诏曾电请政府,率所部军赴前敌,并愿将家产变充军饷。所部官兵同伸义愤,自出发日起,亦请停止薪饷,祈领公家伙食,藉纾财力,而为军民倡。伏冀各省同胞,痛念国艰,一致进行,或免危亡。临电迫切,无任盼教。湘西镇守使田应诏叩。巧。印。

    (4)傅良佐复田应诏电

    (民国五年三月十九日)

    凤凰厅。田镇守使鉴:华密。筱电已转陈执事。壮怀深为揆座所嘉许。编队一节,俟必须时再达。良。皓。印。

    (5)田应诏致大总统国务院等电

    (民国五年三月二十六日)

    北京。大总统、国务院暨陆参两部钧鉴:

        华密。院号电敬悉。所示各节,谨当遵守。我国与德断绝邦交,仍取和平主旨。仰见谋国深虑,钦服无任。惟外患日深,设不乘时筹防,将来欧战告终,或加入协约,或战事骤生,均赖武力,以为后盾若再因循,噬脐何及。忆前欧战剧烈,日争青岛时,早知战祸必波及我国,特于前总统任内,请各省添练国民军为战时补充,作征兵先导。使果实行,今已得兵数百万。一旦召集,或可备用。惜未蒙采取,徒唤奈何。现宜急起直追,赶办未晚。拟再申前请,分区征练国军。每区练兵三千,缩短期限,改为三月。全国约分八十区。所需薪饷约四百六十余万,计可得备战兵二百四十万。查我国现有之兵不过百万,设有战事,损伤必巨。临时召募,何能驱战。与其临渴掘井,何若未雨绸缪。伏乞钧座,俯如所请。查照前案,通饬施行。应诏频年办理军官团。毕业学员,已有三百余人。请由湘西区域首先训练,并恳拨发练兵三千之饷,五万八千元,以资进行。可否之处,迫切待命。湘西镇守使田应诏叩。宥。印。[来源北洋政府陆军部档案]

    田应诏关于王文华要求双方认定以麻阳等县为执行停战地点等情密电

    (民国五年四月十七日)

    急。常德熊宣慰使鉴:

        凤密。顷准贵州右翼司令官王文华咨称,内略谓贵使与熊使力主和平,双方停战,为国苦衷,曷胜钦佩。惟兹虽暂停进攻,而战线上两方相距太近,倘敌人仍复背约,一时两军再见,衅由谁启,转觉两不分明,负两使热诚,且于全局不无影响。查湘西一带,皆在贵使镇守范围,两军错杂防守,熊使尤不便宣慰。拟请由贵使主持,须前敌两军各退,认定麻阳、沅州、黔洪一带,作两师执行职务地点。等语前来。弟思若能如来咨所称办法,则于桑梓之邦,既便耕作兼便商务,地方种种受福不浅。除复王司令称已电我公核夺,亟应仰恳我公如何设法,或须电请中央,抑或就近商周、范各司令示复,以便遵守。再,凤凰现在米价日昂一日,大有荒歉之象,袁明翼虽解谷来辰,即使到算,估计恐不敷尚多。查芷、麻虽经兵燹,然闻各富户谷米囤积未售者尚多,若一经停战,各出粜买民食,尚不至维艰。且两县百姓逃暖,-时亦无民待拯。惟凤邑素仰给芷、麻,一旦事平,芷、麻自救其乡,则凤凰民食毫无所出。弟意省谷-项,拟请我公主持,不如多运先给凤凰,而于芷、麻随后少给,示意盖有米之乡得之未见十分之益,而无米之地受之则感莫大之恩,桑梓食德。合并奉恳。乞速电袁先解谷赴算。统希示复。应诏叩。筱。[来源熊希龄档案]

    田应诏关于与黔军停战双方认定以麻阳等县为执行职务地点密电

    (民国五年四月十九日)

    北京统率处暨陆、参两部钩鉴:

        华密。前接熊宣慰使来电:以双方协议停战一月,请由应诏就近知照双方司令。当经录电咨行:去后。兹据黔军司[令]官王文华咨覆内开:查湘西一带皆在贵使镇守范围,两军错杂防守,熊使尤不便宣慰,拟请由贵使主持,须前敌两军各退过铜仁州,认定麻阳、沅州、黔阳、洪江一带作两使执行职务地点。至停战规约,应候川中议结,以归统一。即希示覆。等语。查湘边自军兴以来,城社为墟,四民失业,贫者流而为匪,富者无家可归,被灾之惨,目不忍睹。现虽停战一月,而匪盗蜂起,势成蔓延,影响所及,大局堪危。且值此停战之期,两军犹复增兵,不独启旁观之猜疑,致生意外之事谇[变],而彼此营垒相望,尤恐因无意识之交涉,复起衅端。而查芷、麻一带战地,横尸遍野,积血成渠,当此春夏之交,热气薰蒸,易滋疠疫。加之湘、黔边境山岚瘴气,触处皆是,在土著之人尚所不免,况南北气候不同,国军远道跋涉,益以战守辛劳,尤易感受,一经传染,防卫綦难。昔日俄之役,病死之人较战死之人为多,是其明证。近闻驻麻国军沾染时症者不乏其人。可否乘屡胜之时停战期内,允照黔军来咨所议,约与远退,俾和局易于观成,而边民亦蒙福不浅。除电熊宣慰使外,特电谨闻。敬候示复。田应诏叩。效。印。[来源北洋政府陆军部档案]

    田应诏为镇簟军扩展及湘西米盐问题函

    (民国五年年六月月?日)

    秉三老哥阁前:

    艳日曾由辰州转发一电,内述帝制取消,大军不久必将北归,陶葵举全军兵溃,仅余二百余人,已不足用,将来剿匪,必赖镇算生力军。惟军务既息,所有算中新招兵队,恃军需局加饷五千元以为月饷者,势必随而取消。愚意以为公宣抚湘西,将来必用算军随行从事,较他军自行指挥。且妄揣此次南北调和,必属公与唐少川、伍秩庸诸公。且陶葵举往日驻扎沅州,种种行为,应在洞鉴。面此次军溃从敌,全军枪铖,均以资盗。计不如趁此时机,我公倘身与和约或不与议,而别有筹划之法,即將镇算军队扩张势力,优谋饷械。至新招之兵,若军儒局果撤,津贴无著,拟请设法即由湘省以陶葵举之军饷拨为新招算军之军饷。其平日所驻防之地,如沅、晃、洪江一带,即以此数队算兵填驻。如此,则箪军之势力既稍可扩张,而湖南即财政支细,亦不必格外筹饷。盖往日沅、靖、绥、长,本属镇篁范围,而算军驻防沅州一带,又我公往日意旨。我公素欲为桑梓保安全扩利益,及此时望尽力一一谋划也。此电计日当已邀览。旋于三十日接奉宥日尊电,所称算兵无械,大致与弟呈统率处电彼此相符。嘱电请中央一节,弟前于致尊电后,当曾拍电统率处,言土匪猖炽,各县纷纷请兵,算兵虽有数千,枪械不过二千枝,一旦欲分兵以剿办各县之匪,势必不敷应用,请电鄂厂拨发。等语。旋奉统率处径日复电,已知照王将军矣。祈即由我公将匪势如何紧急,如何雷枪弹甚急,措词速电王将军为盼。再,盐、米两宗,凤凰素仰给芷、麻之米,自芷、麻遭难,凤凰米价难平。今得公大力,湘西共拨皇仓谷三万石,迩民食德,当同声感戴。惟是须与凤凰知事约计,镇算需米约在三千石之谱,而三千石之米,计谷当约在六千石,若先行备价运算,恐算城现无此能力筹出此款,且于救荒之意,亦未甚允洽,未知能否派人将此谷先行运解来算,俟粜卖后,再将谷价归原。如何之处,恳即酌示。至食盐一项,奉示作为采办军盐为名,甚善。惟运油[盐]至常,现在河道稍通,商家已自行装载下驶,若由官务令至常兑换盐斤,势必不愿。故日来情形,较常又不相同。弟意此次刘哨弁,既已由常运来盐八千斤,咋据阙管带国璋至算面称,亦言与辰州盐局交涉已好,每月由辰运盐赴算,由算军辰州行饷内将纸币拨付盐局,似较常运费稍省,而算城最苦纸票,借此亦可消纳。又每纸币一千文,乃著价一千,亦为兵士增若干利益。且日来川盐源源而来,想系取消帝制黔路稍松之故,抑未可知。弟意似如现在情形,则运盐一项,且从缓议,公意以为如何?田季勤、胥敬斋、杨裕三,均已到草。日来据报,永顺、王村一路,匪已四散。昨、甘三四,闻匪有攻扑乾城之信,已抵三炮台、双塘各处,抢去乾协枪枝数杆。闻警后,当派兵前往镇慑,幸已逃置。倘战事能息,则湘西匪类,似非彻底究办, 能净绝根株,免终酿巨祸也。现值请饷员晋省,谨此布臆,即请公安,并乞垂示不尽。

                                          姻弟田应诏谨启

    再,此次凤、泸开通河道,使算军饷原不至断绝,地方得以安全,实系敝署参谋陈渠珍之功,前者无由设法奖叙,此时拟请我公随机代为一谋奖励,可否?弟诏又启。              [来源熊希龄档案]

    鳳凰田應詔胡學伸來電

    民國六年十二月七日到

    熊秉三先生:

    頃據湖南行營轉尊電,飭將湘西赴援各軍收回原防,以弭匪患等因。詔、伸原擬本日出發,接奉後,當停止後方各軍,并電追前頭出發七團,一律暫行停止進行。詔此次所以興師,固由大局所激,亦因湘省陡陷無政府地位,詔兩人所部全傣鄉兵,餉源所絮,命脈全在省垣,湘省一旦糜爛,算中以兵餉無出,人心岌岌摇動,是以再三籌商,不得不率以東下,以免桑梓生事。兹奉尊電,既以停進,惟所有營屯兩標,每月行坐兩餉,湘省能否擔任無缺。緣此次召集編制,并各軍出發沿途旅費軍用,悉由籌借地方財政,羅掘殆空。萬祈我公轉電程頌雲兄,設法償補,俾地方不致受累,詔、伸得釋重負,不勝企構,盼覆。至芷江一帶, 已將後方未出發巡防七隊,劉春華率兩隊前往,并令傅游擊鴻章馳赴鎮懾矣。并聞。篁居遥遠,大局情形望随時電示,以安人心。應詔、學伸叩。支。[来源熊希齡先生遣稿]

    常德田應詔周則范來電

    民國七年五月二十日到

    大總統、國務院、陸參兩部、督軍、省長.議會、鎮守使、陸巡閱使、唐督軍岑西林.張敬輿先生、盧護軍使、張季直先生.孫中山、伍秩庸、唐少川、譚組安汪精衛、吴蓮伯、胡展堂先生、海軍總司令、總指揮.熊秉三、梁任公先生.熊總司令.章太炎先生鈞鑒:岑、張、盧三公巧電,并貴陽劉督軍卅電,讀悉之餘,欽佩莫名。值此外患日迫,内訌不休,國本動摇,危在旦夕,倘再相持不下,不特春耕失望,城竈丘墟,將人不亡我,而我自亡矣。言念及此,能勿痛心。伏冀我大總統暨愛國諸公等,毅力主張,休兵息戰,為國救民,激發忠良,俾大局早為解决,安内禦外,雙方進行,不勝迫切待命之至。田應詔、周則范叩。先。[来源熊希齡先生遣稿]

    刘显世转田应诏请川滇军速即拔队东下密电

     (民国七年七月一日)

    毕节唐联军总司令,渝王总司令鉴:威密。顷接田凤丹自辰州拍来请转一电,文日:贵阳刘督军并请转唐联帅、王总司令钧鉴:前巧电请援,因张敬尧分兵三路进攻永顺,以图辰州,谢军兵力单薄,万难抵御。周军防堵安、叙,方兵力不能抽分,设永顺告警,辰、沅必不能守,湘西必危,西南大局,不堪设想。前承派胡旅应援湘西,计日必须一月,恐不及待。务恳迅催拔队东下,以救危局。查现时敌军主力集中南昌,兵力雄厚,恐川、滇联军,一时难于攻下。不如抽调奇兵,迅由涪陵出酉秀,会合湘西各军,以全力规复常、丰、长、岳,势必牵动金沙,双方进攻,指顾可下。西南局势,垂手建成。临电迫切,伏祈鉴核。应诏叩。等语。特闻。世。东未。印。

    [唐继尧批语]王部正编援军,所陈计划亦不错。酌复数语。

    [来源云南省长公署档案]

    辰州田應詔等來電

    民國八年五月十二日到

    熊秉三先生鈞鑒:

    鳳密。湘西軍興,再閱寒暑,自昨年扼守辰、沅,土匪朋興,强敵外逼,人民驁惴,日未遑安。雖經詔等竭力分應,終以兵單地廣,營護難周。幸得黔軍慨然開赴,作我應援,在前方既遏厥敵焰,於内地兼撲其匪氛,五谿慶初安,就事而言,為功巨。且盧旅長治軍有方,紀律尤為嚴肅,對於駐辰各軍,即紳商民,亦無不和愛備至,節制之師,有口同稱。數月以來,應詔等因獲資其兵力,并抽調所部協助清鄉,為地方痛除疾苦,正謀治安。現正相與極力進行,再越時日,耕種不至失時,閻閻必得盡安,庶足聊救應詔等之失,而上副我公愛護桑梓之深心。乃昨奉電調盧旅回黔,報紙飛傳,群情惶懼,在劉公固以和局成立可期,官兵久勞於外,不妨調歸安息,愛將愛士,可敬可懷。無如湘西土匪遍地,又當此農忙之時,萬一黔軍言旋應詔等兵難密布,又何能於此期間--律肅清,以造人民永久之福,功增一簀,時值千金。除由應詔等協同地方士紳同電挽留外,竊念我公關懷民瘼,一言之重,逾於九鼎,務懇詳切迅電劉督軍,准留盧旅全營,仍駐沅陵,以顧大局,而安湘邦。臨電無任迫切待命之至。田應詔、張學濟蕭汝霖、林德軒、胡學伸同叩。虞。[来源熊希龄档案]

    辰州田應詔來電

    民國八年六月二十六日到

    熊秉三先生鑒:禡電敬悉。湘西財政困難,餉項不濟,諒在吾兄洞鑒之中。陳總司令此次剿匪芷江。因一時餉項無出,不得已就錢糧項下先行預支,并非格外派捐。弟年來鑒於民困已深,從不敢以派捐擾民,案所共知。刻以匪禍,不能不加剿辦,人民忍痛一時,大局稍定,自當免除。久後吾兄自知,特復。詔叩。敬。[来源熊希齡先生遣稿]

    辰州田應詔等來電

    民國八年七月十日到

    軍政府各總裁、各部長、政務會議處、參隶兩院、李參謀長.莫督軍.馬林兩總司令.李督辦.方總指揮、陸總裁.唐總裁、譚聯帥、馬總司令熊督軍、朱總指揮、總司令.劉督軍、于督軍、孫總裁唐總代表、南方各分代表、孫伯蘭先生、湖南善後協會、湘事維持會、湘南公民會、省議會、熊秉三先生、林民政長、馬司令.羅、李、劉.吴各司令,張總監并請送永興宋、廖二旅長,賀.葉.唐.瞿各團長,唐參謀長、仇亦山,唐、蕭、雪張岳、高諸先生暨各公共團體、各報館均鑒:迭接湘南各電,憤悉程潛通敵賣湘,無良無耻--至於斯,言之殊堪爰指。今雖愧遁,罪豈容寬,應請軍府分電西南護法各省,查拿嚴懲,以儆反側等語。竊我湖南頻年兵戰,全局大政所擊,總不可無人,譚公組安仁深望重,治湘有年,成績昭著,現各護法之師無一非舊部屬,威德所被,遐邇畏懷,應請軍府勉日委湘南各軍總司令職,藉資鎮懾,而拓鴻圖。又趙師長是次首義誓師,勞苦勳高,近事維持,為力尤鉅,亦請同時授以湘南總司令之職,以利統率。現除由湘西南各軍聯同公推,請其先行就職外,諸公諒表同情,懇即加電推戴,無任籲禱之至。田應詔、張學濟蕭汝霖、林德軒、周則范、周偉、胡學紳叩。魚。

    田应诏等反对王揖唐任议和北方总代表电

    (民国八年八月十六日)

    (衔略)奉政务会议复电开:“安 福派举王揖唐要求议和总代表如何对付,希即电示”并奉唐联帅文电,事同前由,各等因”。应诏等捧读之下,发指眦裂。王揖唐为非法国会议长,又操纵安福系卖国辱权,罪恶昭著,今若假以议和之名,复行揽断之实,则前此南方无数牺牲,竟为奸人抹煞其中,失败因不待言,关系更为重大。应请军府暨护法诸公一致坚持,勿任嚣张。应诏等当誓心沥血,以从其后,临电愤切,伏惟垂察。

    田应诏、强学济、萧汝霖、林德轩、胡学绅叩。铣。印。

    [来源长沙民国八年八月二十四日《大公报》《湘西将领致唐总代表等电》]

    田应诏等要求拒签和约通电

    (民国八年?月四日)

    [衔略]国界所竖,主权必争。青岛事关领土,近以索退未还,人心愤激,宣言泣血,要以终始。乃复恶耗传来,云将签字,亿众奔号,誓死不能承认。查青岛之存在与否,非仅山东-省问题,实全国存亡绝大关键。且我前值加入战团,此件实为元因。至日与德从事战争,计亦有言,决非利我土地,今竟以扶义者一变而为暴行,谓为友邦,其谊安在。况此欧战告罢,和会继开,存亡继绝,可谓公理之战胜。而乃施我独不照此,皆我国人[人字衍]之人,能不据理力争者。如彼强权是逞,抗议难回,则仍乞我诸专使坚持到底,且相约我客[全]国父老昆弟发愤为雄,以作外交上之后援。我辈军人,惟知与国生死,愿速弭阋墙之争,努力从戎,同心御侮,以维国难。凡我国人,幸垂明察。田应诏、张学济、卢焘、萧汝霖、林德轩、胡学伸叩。支。[来源熊希龄档案]

    与湘绅反对张敬尧出售湖南纺纱厂通电

    (民国八年九月十日到)

    军政府各总裁、各部总次长、参众两院、莫督军、马总司令、陆总裁、唐总裁、谭联帅、熊督军、杨省长、刘督军、陈省长、孙中山总裁、孙伯兰先生、章太炎先生、湖.南善后协会、熊秉三先生、张季直先生、各巡阅使、各督军、各省长、吴师长、各省议会、各商会、各报馆钧鉴:湖南第- -纺纱厂,竭地方之财数百万,建筑宏敞,机器完善,民国五年由湘省议会议决,官督商办,六年七月湘商已与政府订约承办。本年张敬尧将该纱厂机件出卖与鄂人李素云,经湘省议会与各界人民迭电力争,项闻又有实卖他商之说。以湘政府历年所经营,掷同破甑,-售再售,有如孤注,财产无发展之余地,实业无提倡之特权,生计金融永沦黑狱,万劫不苏。闽等同系湘人,安能束手待毙,敬乞诸公一致电张收回成命,如其深闭固拒,则无论何人承卖,闽等矢不承认。谨电布陈,伏希谅察。谭延阎、赵恒惕、林支宇、林修梅、张翼鹏、吴剑学、宋鹤庚、廖家栋、鲁涤平、罗先闽、谢国光、刘梦龚、李韫珩、田应诏、周则范、周伟、张学济、萧汝霖、胡学绅、林德轩同叩。[来源《熊希龄先生遺稿4电稿四》]

    与湘绅反对张敬尧以全湘官矿抵押外债通电

    (民国年八月二十七日)

    军政府各总裁、参众两院并转湘籍议员诸公、唐总代表、熊秉三先生、湖南善后协会、陆总裁,唐总裁、谭联帅、莫督军、李参谋部长、马总司令、鄂军李总司令.赣军彭总司令、刘督军、熊督军、杨省长、于督军、张会办、黎联军总司令、柏总指挥,豫军王总司令送城口王总司令、唐总司令、陈省长、方会办、吕总办、李督办、各省议会、同乡会、报馆钧鉴:前张敬尧擅将湖南纱厂暨长沙新河马路拍卖抵押,延岡等业已迭电通告全国,所有湖南全省各项公产,未经正式议会通过,无论何人私相授受,我全湘人民誓不承认。顷闻张氏又以全湘官矿,托英工程司葛某抵押洋一千万元,订约二十余条,殊堪发指。湘省频年兵燹,公私荡然,一线生机,厥为矿产。如所闻确实,是吾湘三千万人民生命已绝,誓必筹所以对付之策,决不能任其专横无忌,断送吾湘也。应请军政府急电北廷,严饬张氏,立即停止各项私约,并乞诸公一致反对, 以全湘产,而戢奸谋。无任迫切待命之至。谭延闾、赵恒惕、林修梅、张冀鹏、林支宇、宋鹤庚、廖家栋、鲁涤平、谢国光、罗先阎、刘梦龚、李韫珩、吴剑学、李仲麟、张辉瓒、萧昌炽、陈嘉佑、周则范、田应诏、张学济、萧汝霖、林德轩、胡学绅、周伟叩。沁。[来源《熊希龄先生遺稿4电稿四》]

    与湘绅反对张敬尧出售湖南纺纱厂通电

    (民国八年九月十日到)

    军政府各总裁、各部总次长、参众两院、莫督军、马总司令、陆总裁、唐总裁、谭联帅、熊督军、杨省长、刘督军、陈省长、孙中山总裁、孙伯兰先生、章太炎先生、湖南善后协会、熊秉三先生、张季直先生、各巡阅使、各督军、各省长、吴师长、各省议会、各商会、各报馆钧鉴:湖南第- -纺纱厂,竭地方之财数百万,建筑宏敞,机器完善,民国五年由湘省议会议决,官督商办,六年七月湘商已与政府订约承办。本年张敬尧将该纱厂机件出卖与鄂人李素云,经湘省议会与各界人民迭电力争,顷闻又有实卖他商之说。以湘政府历年所经营,掷同破甑,一售再售,有如孤注,财产无发展之余地,实业无提倡之特权,生计金融永沦黑狱,万劫不苏。阊等同系湘人,安能束手待毙,敬乞诸公一致电张收回成命,如其深闭固拒,则无论何人承卖,闽等矢不承认。谨电布陈,伏希谅察。谭延阎、赵恒惕、林支宇、林修梅、张翼鹏、吴剑学、宋鹤庚、廖家栋、鲁涤平、罗先阀、谢国光、刘梦龚、李韫珩、田应诏、周则范、周伟、张学济、萧汝霖、胡学绅、林德轩同叩。[来源《熊希龄先生遺稿4电稿四》]

    与湘绅反对张敬尧以全湘官矿抵押外债通电 

    (民国八年十月十日)

    岑总裁、伍总裁、林总裁、参众两院、唐总代表、熊秉三先生、陆总裁、唐总裁、谭联帅、莫督军、李参谋部长、马总司令、鄂军李总司令、赣军彭总司令.刘督军、熊督军、杨省长、于督军、张会办、吴师长、黎联军总司令、柏总指挥,豫军王总司令送王总司令、唐总司令、陈省长、方会办、吕督办、李督办、各报馆钧鉴:前闻张敬尧将湖南全省矿产,私向英工程司葛某抵押,延闾等已于沁日通电反对,计荷察及。顷据确报,张氏将全湘矿权抵借外债三千万元,只待实业厅察议草约呈复,即实行。复与美商结约,合办白铅炼厂",先交定银二十万元,是张氏盗卖湘产,私借外债,均已证实。使矿权私售,吾湘沦胥,即在旦夕,生死相关,决难坐视。应请军府一面急电北庭,勒令废止此项私约,一面电英、美两使、转饬英、美商人,勿与签字。声明未经湘议会通过,凡张氏私订之约,一概不能生效,并望诸公-致主持, 以伸公愤。如果张氏悍然不顾,必欲肆其敲剥,即系有心挑衅,和局破坏,咎有攸归。延闽等保卫桑梓,职责所在,惟有尽其力所能及,图最后之对付而已。迫切陈词,伏维鉴察。谭延阊、赵恒惕、林修梅、张翼鹏、林支宇、宋鹤庚、廖家栋、鲁涤平、谢国光、罗先阅、刘梦龚、李韫珩、吴剑学、李仲麟、张辉瓒、萧昌炽、陈嘉祐、周则范、田应诏、张学济、萧汝霖、林德轩,胡学绅、周伟。蒸。

    [来源《熊希龄先生遗稿4电稿四》]

    与湘绅反对张敬尧非法选举湘教育会通电

    (民国八年十月十三日)

    军政府岑主任、各总裁、各部总次长、参众两院、陆总裁、莫督军、马总司令、鄂军李总司令、林镇守使、沈总司令、李督办、林督军、陈省长、方总指挥、谭督军、李省长、唐总裁、熊督军、杨省长、刘督军、唐总代表,南方各分代表、孙总裁、章太炎先生、孙伯兰先生、熊秉三先生、湖南善后协会、各省省议会、教育会、各报馆钧鉴:

        湖南省教育会本届改办选举,照章应由该教育会旧干事员筹备,通知全省各分会并各教职员,依法选举,纯属民意机关,不受政府干涉,张敬尧忽委道尹为湖南省教育筹备长,代办选举,蹂躏教育尊严,违反法定手续,剥夺人民自由。经该教育会长陈润霖等呈请收回成命,张敬尧悍然不顾,倒行逆施。以教育会职权而论,本有取得法律上建议政府之权,今反以政府而建议措置教育会之权,与迫胁解散,亦何以异,逞一人之强权,流学界之祸水,是而可忍,何事不为。此种非法选举,延闾等誓不承认。敬恳诸公主持法律,一致赞同,临电无任跤祷。谭延闽、赵恒惕、林支宇、林修梅,张翼鹏、宋鹤庚、廖家栋、鲁涤平、吴剑学、罗先闽、谢国光、刘梦龚、李韫珩、李仲麟、萧昌炽、贺耀祖、叶开鑫、唐生智、矜惟臧、张振武、刘硎、周则范,田应诏、张学济、林德轩、胡学绅、萧汝霖、周伟。覃。

    [来源《熊希龄先生遺稿4电稿四》]

    辰州田應詔等來電

    民國九年四月九日到

    熊秉三先生惠鑒:伯衡兄來,述及賑務辦法,我公所主張,詔等極為欽佩,懇積極進行為禱。田應詔、張學濟、蕭汝霖、林德軒、胡學伸仝叩。庚。[来源熊希齡先生遺稿]

    辰州盧濤田應詔張學濟來電

    民國九年四月二十九日到

    熊秉三先生鑒:宥電敬悉。南北内部均極紛擾,濤等自當維持地方現狀,剿匪保民,對各友軍融洽感情,他非所計。謠言電多,概置不理。餘由伯衡詳達,特復。盧濤、田應詔、張學濟叩。儉。

    与湘绅讨伐张敬尧通电

    (民国年九月卅一日)

    军政府岑总裁、林总裁、各部长、参众两院、莫督军、陆总裁、谭联帅、唐总裁、刘督军并转王总司令、熊督军、杨省长、陈省长、吕督办、方会办,于督军、张会办、黎总司令、蓝总司令、唐总代表、孙伍总裁,林、吴、王、褚议长,孙伯兰、章太炎先

    生,熊秉三先生、吴师长、李师长、范师长、冯旅长,各省督军、省长、各护军使、各镇守使、各总司令、各师旅团长、各省议会、各教育会、各商会、各报馆、各省同乡会钧鉴:护法讨贼,中更言和,南北顿兵,于兹三载,国人忍苦饮痛以待者,实愿双方以良心之主张,解决时局,稍纡国难,共救危亡。乃卖国贼怙恶不悛,阴以不和不战之谋,甘作自杀自亡之计。凡在有识,皆知和局无望,劳师糜饷,徒苦民。至其拍卖国产,断送主权,窃拥重兵,排除异已,倒行逆施,无所不至。年来学生工商罢工辍课,遍于全国,而吾辈号称军人,坐视沦胥,稍有人心,能不愧死。延阊等目睹国家存亡危急,黎民惨痛颠连,愧惭愤厉,已非一朝。徒以尊重和平,隐忍未发,而张敬尧当议和之时,日日备战,购运枪弹,增编兵队,招纳叛亡,杀戮无辜。近更借口接防,由衡、宝节节进逼我军,人民流离,土匪四起,怨责交乘,忍无可忍。延阎等为救国救乡计,严施正当防卫,拼命一战,而义无反顾。上为国家攘除奸凶,中为乡邦拯救焚溺,下为个人保存人格。欲求促进和平,必先排除障碍,救国讨贼,矢死不渝。在湘北军夙持正谊,救国心同,我全国父老昆弟,讨贼之志,谁不如人,谅鉴此心,共申大义,特电宣言,伏维垂察。谭延阀、赵恒惕、宋鹤庚、廖家栋、鲁涤平、林支宇、张翼鹏、贺耀祖、唐生智、叶开鑫、赵口深、口臧、张振武、刘口、夏斗寅、唐义郴、王得庆、谢国光、罗先隽、萧昌炽、李韫理、刘梦龙、吴剑学、李仲麟、张辉瓒、陈嘉祐、唐急阳、郭步高、蔡巨猷、田镇藩、罗茂口、刘叙彝、赵镇南、田应诏、张学济、胡瑛、林德轩、萧汝霖、胡学绅同叩。卅一。[来源《熊希龄先生遗稿4电稿四》]

    田应诏望促成议和致粤沪各总裁暨参众两院电

    (民国九年七月二日)

    (衔略)顷奉盐、江两日通电盥读之余,惶悚无既,寤寐思维,一得之愚,有不能已于一言者,慨自国会非法解散、诸公蒙犯霜露,披榛南来,军府成立,始与北廷势成对峙,号令出于一方,瞻仰遍于西南。以吾国之势力,慑奸人险诈,意非真诚,藉故迁延,乘机挑拨。我?事诸公亦以意见分歧,始则条件提出,各有主张;继则形式推迁,竟成涣散。议席一言不提,代表去而不返,嗣见西南团体,诚不可侮,军阀武力,终无所济,北方明达将士,怵于外交之险阻,更烛内奸之阴私,非谋国家统一,不足以对外;非与西南携手,不能谋统一;非促进和局,无所谓携手。国危民困,偃踵三年,法立功成,期于一旦,时机既熟,奚容错过。至此党与彼党勾结,彼系与此系交亲,无论为奸人拨弄,抑或确有闻知,但问和议告成,于国计民生是否确有裨益,则个人权利与私人感情,何在不可以牺牲?如失机不图,由分散而至于解体,再言救国,其谁信之?夫一木易榷,众矢难折,我西南之局势也。设因此而违反南北明达将帅之好意及国人之心理,则是延长奸人卖国之时期,并授强邻割地之佳会。揆之诸公初衷,宁无违反,况遇事迟回,弊窦丛生,虽有圣智,恐无良策以善其后矣!万望协力同心,独弃小嫌,本爱国之始衷,乘易逝之时会,促和局之速成,续国脉于将断,民国前途,实利赖之!应诏待罪行间,卑位何敢高论,然心所谓危,不敢不掬诚敬告。临楮彷徨,不知所云。田应诏叩。冬。各等语,时危势迫,公等或建国元勋,或在野名流,或舆论中坚,爱国血忱,夙极佩仰。万希一致主张,同声婉劝,则国家幸甚!田应诏叩。冬。[来源上海《民国日报》一九二0年七月十一日《公电辰州田应诏通电》]

    致袁世凯申

    (民国一年六月十二日)

        南京留守统辖南方各军黄兴为申报事:窃查宁垣前次赣军肇乱,所有当场拿获官佐士兵,当经审讯明白,分别惩办,业将办理情形电呈在案。惟查赣军第十四旅旅长邓文辉、二十七团团长董福开、二十八团团长张惟圣等,身为将校,督促乖方,依律论罪,实无可逭。彼时因该军队滋生事端,未便任其驻扎宁垣。随令该旅长邓文辉等开回原省,妥善解散去后,接即电咨江西李都督烈钧派员将该旅长邓文辉等仍送来宁,归案讯办。旋由李烈钧都督将该旅长等先后解送到宁,经于五月二十五日令知第三师师长陈懋修为审判长,本府军法局长陈登山为司法官,第二十旅旅长田应诏为审判官,组织临时军法会审,在府中开庭,详细研讯。 兹据报称,业于五月二十九日审理终结。查讯邓文辉身充第十四旅旅长,据供事前既知军队有暴动消息,即应督饬团营,严密防范,消患无形。乃该旅长竟于其时赴沪,催取军装。虽据供称,曾往师部请假,然未得师长许可,辄贸然前往。实属疏于任务,咎无可辞。董福开身充二十七团团长,据供该团枪械无多,十一夜赣军暴动之时,该团兵士,因该团长督率各营官长尽力防范,确未外出。迨后该团长往师部报告请兵,是夜住宿参谋部,未回团部,该团兵士遂乘间外出。查留守府及各军师旅拿获该团兵士,实繁有徒,可见该团长如能在团部始终镇慑,该团兵士或不致出外滋生事端,实属处理疏略,意图诿卸。张惟圣身充二十八团团长,当时赣军滋事,最先暴动即系该团一营三连兵士。既不能防范未然,至乱事发生,该团长竟藏匿附近人家,实属畏葸无能,有玷职守。均应按律惩办,以肃军纪,而儆效尤。惟查该军队均系洪江会匪、市井流氓杂凑成营,平日毫未受过善良教育。到宁以前,沿途既形骚扰;抵宁以后,冲毁团部、营部,枪击官长之事,亦复时有所闻。该旅长、团长等到差未久,纵尽心训练,亦不熊使顾梗之兵骤然丕变。此又该团长、旅长等之不无可原者也。现赣军已经解散,该旅长等亦已撤差,可否免予深究,抑或分别酌予停委期限,以示薄惩, 而儆将来之处,懋修等未敢擅专,检齐供词,呈请核示前来。查邓文辉、董福开、张惟圣三员,事前既毫无觉察,临时又疏于防范,以致全旅哗变,扰害地方。现在各省军队林立,设统兵官长人人不负责任,将来贻患,何堪设想。若照该审判长等所拟,仅予撒差停委,殊不足以振军纪,而昭平允。亟应一并革除军籍,以做顽儒能。 除通咨各省都督查照外,理合申报大总统查核备案施行。中华民国元年六月十二日。[来源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藏《北京政府陆军部档案》]

    为阻郭人湘致熊希龄电 

    (民国二年九月二十四日)

    特。万火急。北京熊总理鉴:谨密。闻郭使运动赵春廷、田应诏诸人联名电极峰,欢迎郭来,意殊叵测。湘军已裁妥,伍又已来,汤任查办。实无再须郭至,望公设法。

    闿。敬。印。[来源《熊希龄先生遗稿2电稿二》]

    汤芗铭致统率办事处电

    (民国五年二月四日)

    统率办事处钧鉴:

        华密。据湘西镇守使田应诏江二电称:江夜二时,据黔边管带唐世钧飞报,黔寇步兵营长程云来函转告前来,查阅逆函语多激烈悖谬,并云南通州兵变,两广、闽、浙、陕、甘一体响应,西蜀国军与战败溃,当此迫不容缓之时,请决定方针,勿存徘徊观望等语。除勉励该管带严加防管,并饬约束士兵,不为浮言所动等情当覆电奖外,略云:唐世钧不为逆函所惑,既深明大义,亦由该镇使忠诚素著有以感致,殊为嘉慰。现在各省均极安谧,顷得四川陈将军东电,川军大捷,毙贼甚多,曹将军部队已抵泸州,张司令军已抵重庆,望力持镇静等语。又据该镇守使电称:又接驻铜仁黔第二团团长云人陆[卢]焘函,语多悖谬,一并赍陈等情,当覆以逆党惟以造谣煽惑为长技,望仍激励官兵,益坚心志,努力勋名,毋为浮言所动等语,合电上闻。汤芗铭叩。支三。[来源南京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

    致鳳凰田應詔張學濟等電

    民國五年七月一日

    鳳凰田鎮守使、辰州張道尹暨張伯衡、張葆元兩君,常德廖道尹均鑒:  

         鳳密。宣密。屢接湘西父老函電,皆謂北軍退後,方慶更生,不閫周則范擁兵洪.靖;鳳丹分兵麻溪;闕營長移駐辰州;黔軍仍據晃州。而芷黔亦與鳳丹合守黄海樓,練勇保靖、龍、桑,永順全陷匪鄉,周襄生按兵不理,容川駐紮辰州,分防乾、古洗溪。計二十七縣内,稱兵者六、七,非僅統一為難,而鳳丹與容川尤勢不相下,容川前在乾州獨立時,局田兵斃其十餘人,此次鳳凰餉船過辰,張軍又復開槍禁阻,以報前怨。暗潮迭起,恐非地方之福等語。希齡聞之,不勝詫異,目睹天下滔滔,競争權利,國家大局,將為漁人所獲,本已焦灼萬狀,不暇喋喋於諸君之前。而祖宗邱墓所在,又與公等至戚,兼以吾鄉父老子弟痛苦顛連,瘡痍未復,潛焉心傷,不得不作最後之忠告。公等試思,五月以前,湘西各屬之兵灾、匪禍,其惨狀猶在目前,吾輩坐視不救,已愧非人。今幸天心厭亂,得此閑暇,正宜同心協力,痛剿土匪,以安良善,以贖吾輩遲誤之愆。詎宜擁兵據地,自快私圖,使我兩路十餘年來,道義患難,純樸固結之團體,一旦為公等所破裂,豈非至鳥可痛可悲之事。且此次政變,項城以權詐私利,遭兹失敗,報應昭昭,不爽毫釐。其次如陝西之陸廷章,廣東之龍濟光,專務武力,大拂人心,覆轍相尋,敗不旋踵。吾人所得此眼前殷鑒,亟應戒慎恐懼,以濟時艱,矧可演蝸角之争,啟鬩牆之禍,貽笑大方,自取滅亡乎?黔桂義師近在咫尺,公等若不釋嫌修怨,恐此區區之權利,亦未必可以永固也。李自成之凶暴,尚不肯殘其鄉土,公等皆號稱為人道而戰者,毋亦烏李自成所藕笑耶?公等若聽希齡之諫,望即化除私見,劃清區域,分緝匪盗,撫戢流亡。永、沅兩屬,屬之鳳丹;辰、靖兩屬,屬之容川,定計會剿,使無逃竄,庶可以見江東父老而無愧。切勿稍違天理,致遭公敵也。戇直之言,幸為鑒納,并乞電復是幸。希齡叩。東。[来源熊希齡先生遺稿]

    孙文为商请任命田应诏、周则范为湘南靖国军第一,二军总司令致唐继尧的密电

    (民国六年四月十二日)

    华节唐元帅鉴:

        申密。据覃君瀝民电称:湘西各军已改靖国军,与溪黔川一致行动,暂守常德,乘机进攻;并请任田应诏为湘南靖国军第一军总司令,開则范为第二军总司令,特此电间,如尊意赞同,即请尊处通电发布任命状,由军政府发给。孙文。侵印。

    唐继尧批语。此间已派专员前往接洽,俟得复后再发表。先拟复;.一面以?云名义电询田、周,如果已改,此间当加委。[来源云南省档案馆]

    张敬尧为冯玉祥请以王正雅所部移驻桃源事与国务院来往密电

    (1)张敬尧密电(民国七年七月二十三日)

    北京大总统、国务院、参陆两部:天津曹经略使,武昌张总司令钧鉴:

         统密。顷据冯旅长玉祥养电称:顷接密探报告,辰州于巧、皓两日开军事会议,议决组织湘西军政分府,以卢涛[焘]为军政长,张学济为民政长兼财政长,田应诏为军事总指挥,计其人数约在二百[万)有余,枪枝亦不下万杆,已预备反攻。等情。查敌逆积极准备反攻,迭经电禀在案。今已组织伪政府,反攻计划已定,彼众我寡,攻守悬殊,若敌由桃源、德[衡]山两路同时夹攻,职旅腹背受敌,兵力太单,诚恐顾此失彼,王镇守使若能移驻桃源,临时援应自易,兵力既厚,获益匪浅,请早日规定,以免应付无术,补救无及,湘西之幸,亦大局之幸也。旅长为有备无患、筹划万全起见,谨再渎恳,伏乞钧裁。等情。逆党祸国之心,至今未已,兹虽势穷力蹙,犹思死灰复然。除电王使令与冯旅长就近互商,审度情形,酌移桃源,并竭力防范逆谋外,理合电呈,伏乞睿鉴。张敬尧叩。漾。印。

    (2)国务院等复密电

    致长沙张督军电七月廿七日

    长沙张督军鉴:

         统密。漾电悉。敌在辰州组织军政府,准备反攻,王使移驻桃源一节,已令与冯旅长互商酌办,尽筹甚善。顷准鄂督转陈冯旅长来电,事同前因。当复以敌情紧急,王使应否移驻桃源,关系地方情形,中央未便遥断, 应转告该旅长就近禀承张督察夺办理。等语。希即查照,院、参陆部。感。印。[来源北洋政府国务院档案]

    致辰州盧旅長等電

    民國九年四月二十六日辰州盧旅長、田鎮守使、張道尹并轉張伯衡兄鑒;頃接茶陵復電稱:“删電奉悉。田、張處早已融洽,吴軍駐洪,亦極相安。目前南北紛擾已極,自當遵照保持現狀也。”等語。特達。目前報載謠言甚多,湘西真情究屬如何?望詳示。希齡叩。宥。

    与赵恒惕等反对岑春煊自行取消军政府通电

    (1920年11月8日)

    各报馆钧鉴:湘军护法兴师,牺牲至巨,渴望正当之解决,以奠永久之和平。对于西南,惟知主张正谊,服从公理。对于北庭,从未私相接治,自丧人格。顷见岑、陆、林诸人通电,自行取消军府,甚为诧异!军府为西南集合体,岑、陆、林等个人行动当然不能代表西南,延阎等决不承认,用特郑重宣言。一:湘军主张当与西南护法各省一致,一切问题须由公开和会解决。二:湘人实行自治,以树联省自治之基,不受何方之干涉,亦不侵略何方,如有横加侵略者,必以正当对付,为此布闻,惟希鉴察。谭延闽、赵恒惕、宋鹤庚、廖家栋、鲁涤平、林支宇、张翼鹏、田应诏、周义彬、吴剑学、张耀瓒、谢国光、罗先闾、萧昌炽、李韫珩、李仲麟、陈嘉祐、蔡钜猷、田镇藩、刘叙彝、陈渠珍、卿衡、贺耀祖、叶开鑫、唐生智、赵鉞、瞿维臧、张振武、刘铨、郭步高,冬。[来源民国九年十一月八日《申报》]

    赵恒惕当选省长之正式报告请省议会发给当选证书

    (民国十一年九月二十八日)

    湖南省长选举总监督彭允彝昨致省议会函云:

    径启者:敝所依湖南省省长选举法第七条通告贵议会,于八月二十日、二十一日、二十二日举行省长预选。计开票结果:第一日赵恒惕得一百三十三票,熊希龄得一百十五票,谭延闿得八十七票;第二日李汉丞得八十九票,田应诏得七十六票,彭允彝得六十五票;第三日宋鹤庚得八十票。均依法得票过出席议员二分之一以上,为候补当选人。当经依同法第十三条电告各分所,并依同条规定通令于九月十日举行决选。现汇集各县报告决选结果,除酃县因匪患不克举行外,计七十四县依同条之规定,于预选后一个月内,同时举行决选。计自八月二十二日预选结果日起,至九月二十三日期已届满。其各县电报所载,出席议员已逾各会议员全额四分之三以上,决选票数亦逾全省县议员总额五分之三。依据省宪法第四十七条及省长选举法第二十二条,省长选举法施行细则第一条、第四条,赵恒惕得一千五百八十一票,为省长当选人。相应依据省长选举法第二十三条,函请贵议会查照发给当选证书,并检送各预选当选人所得决选票数一览表,以备查阅云。[来源民国十一年九月二十八日长沙《大公报》]

    蒋总司令欢宴各代表群英毕至

    庆北伐胜利蒋总司令丁园设宴

    高汉声等要人参加李宗仁报告.

    南京通信:自革命军北伐胜利,关于粤闽苏浙皖黔等省已完全隶于国民革命军旗帜之下。其西北军及晋豫鄂湘赣川?各省区军事要人拥护革命军,表同情于北伐及反共者均正在进行中,纷纷派遣代表来宁,作军事政治党务上之重要接洽。蒋总司令于八日晚全城提灯庆祝胜利,声中在丁园设宴招待,计有西北军代表宋良仲、唐佛哉、刘干臣,山西代表刘朴忱、建国军高等顾问徐瑞霖,军需处长邓建侯,云南代表李子?、张西林赵铁桥,湖北新编第十军代表(夏斗寅派来)鲍准,湖南特务员何雪竹、田应诏;由前敌来宁之第七军军长李宗仁及其他与有接治之各要人及代表葛静岑、王槐三、方本仁.林特生、宋阜南、丁鹏九、蒋绍昌、张又莱、张文白、吕志伊、高汉声、李伯英、吴亦生、黄介民、蔡道扶.俞蕴兰等,及首都各机关领袖均陪席,济济一堂,宾主谈极欢洽,各表示竭诚合作。李宗仁报告皖北战事胜利经过,至为详尽,均谓乘机进取,北强南服,可传檄而定也。[来源民国一六年六月十一日《申报》]

    湘省军官请一致反对补签德约

    参众两院均鉴。顷闻北廷将与日人直接交涉,补签德约,鲁人愤慨,方在力争。此事前经我国专使徇全国人民之公意,拒绝签字,若任佥壬颠倒变换,竟尔补签。凡有人心,所同愤慨,应请军府严诘北廷,并请诸公一致反对,义声所播,庶戢奸谋。若卖国诸贼,怙恶不悛,愿与诸公共讨之。谭延闿、赵恒惕、林修梅、林支宇、宋鹤庚、廖家栋、鲁涤平、谢国光、罗先闿、刘梦龙、李仲麟、李理珩、吴剑学、张训鹏、张辉赞、萧昌炽、陈嘉佑、田应诏、张学济、林德轩、萧汝霖、胡学仲、周则范、周伟。叩沁。

    [来源民国一二年九月七日《惟民》第五号]

    省议会预选省长第二日

       中路彭允彝得六十五票当选,西路田应诏得七十六票当选,南路李汉丞得八十九票当选。           民国一一年八月二十二日

        昨上午八时,省议会开第一次临时会第二次大会,预选省长。

    各界男女来宾莅会参观者不过二百人,无第一日之踊跃,外宾席空无一人,各法团监视代表亦多未到。议员等时出时进,交头接耳,延至九时,尚不足法定人数。刘宗向、徐元玉催请议长开始投票,林议长谓他们多未进场,故无四分三人数出席,不能投票。刘等请查签到簿,如到足法定人数,即可举行投票,届时他们自然进来,如此坐等,则去去来来,恐竟日亦难足数。林议长比查签到簿,实已到一百六十人,即宣告投票。

        选举总监督彭允彝亲率管理员等在台上监督所有唱名。签到投票等办法,俱照昨日办法。直至十一点钟,始行投票。林议长报告,谓本日共到一百六十一人,继续宣告开票。

        第一次开中路票,共一百六十一张。计彭允彝得六十五票,宋鹤庚得五十一票,仇鳌三十四票,王隆中三票,周震鳞二票,范源濂、曹典球、曾继梧、李执中、宋鹤庚与吴家瑛女士各一票。林议长宣告彭允彝得三分-一以上票数当选。

        次开西路票,计一百六十一张。田应诏得七十六票,林德轩六十三票,覃振十二票,李执中六票,曾继梧、李汉丞、覃“正”与陈俶女士各一票。是田、林二人俱得三分一以上之票,但田比较最多,林议长宣告田应诏当选。

    次开南路票,共一百六十一张。李汉丞得八十九票,冯天柱三十一票,程子楷十四票,宾步程六票,刘揆一四票,聂其杰、李翰丞、陈淑各二票,李执中、肖度、胡兆麟、彭允彝、冯天“桂”、唐群英女士、陈俶女士、李汉“臣”各一票。其余尚有三票,一日“呜呼痛哉”,一日“衡山”,一日“烟鬼”。林议长宣告李汉丞得三分-以上之票当选。乃摇铃散会,时已一点钟。[来源民国一一年八月二十二日长沙《大公报》]

    四川陆军速成学堂

    清末四川的军事学堂。1908年开办于成都,其前身是四川军事讲习所。先后由钟颖、徐.孝刚、田应诏、吴钟镕等担任会办。设步、骑、炮、工、辎5种兵科,开设中、外文、科学和兵学。教育方式模

    仿日本:士官学校,并聘不少日人为教习。先后共招两期,学生200余人,学制1年。学生毕业后多分发在新军第三十三混成协充任见习或排官,少数分到其他军事学堂任学长。后来在川军中独树一帜,形成“速成系”,重要将领有杨森、刘湘、王瓒绪、潘文华、唐式遵等。1910年停办。[来源中国军阀史词典]


    附:

    田应诏,号凤丹,生于光绪二年(1876),其父亲原贵州巡抚田兴恕去世时,他才满周岁。因母亲溺爱,少年时放荡不羁,喜弄拳棍,常与无赖少年为伍,斗鸡跑狗,惹是生非。后渐悔悟,发愤图强,投身革命。

    1903年,考入湖南武备学堂将弁班。因外国教官欺侮同学,他义愤难填,怒打教官而被除名。不久,得其父故交时任湖南巡抚赵尔巽的

    帮助,赴日本留学。先入振武学堂,继入陆军士官学校,并结识了孙中山,加入同盟会。1908 年毕业回国,获清政府颁发的步兵科第二十名举人头衔。继入四川,任陆军小学及陆军速成学堂总办。刘湘、刘文辉、邓锡侯、杨森等民国军界巨头,都曾是他的学生。后到南京,任第9镇34标第三营管带。武昌起义时,南京急起响应,攻克不下,田应诏自任敢死队长,率部攻占雨花台,继而攻克南京。南京光复,孙中山就任临时大总统,他被提升为第二十旅旅长,戍守南京。

    袁世凯篡权后,撤销二十旅,田应诏返回故里,任湘西镇守使兼辰沅道尹。他在湘西举办军官团、军士教导队,整顿军队。设立男女学校,发展地方文化教育事业。还创办工厂,兴办农业等。

    1916年,袁世凯称帝,封他为一等轻车都尉,他拒不赴任。1917年, 响应“护法”,被孙中山晋升为中将,任湘西护法联军第一路军司令,成为有名的护法将军。

    功成名就之后,他闲散疏淡,挥金如土,且嗜鸦片。1920年,把军队及地方职权交部下陈渠珍管理,自己旅居长沙、武汉、上海等地,悠闲度日。1928 年回到凤凰,每日听戏品茶,喝酒聊天。1932年农历十二月,病逝于凤凰,终年56岁。



    田应诏一生钟情于绘画和唱戏,因为喜欢京戏,在南京时,专门娶了一个唱戏出身的小妾,整日陪他唱戏听戏。还将外地戏班,请进凤凰,教唱京戏。凤凰后来京剧盛行,地方戏剧发达,也与他此举有关。话说20世纪20年代初,湘西镇守使田应诏家中,新收了一个7岁的小丫头,乳名玉妹。家住何处,父母姓甚名谁都不清楚。因为水灾,玉妹跟父母和兄弟一家5口流浪到了凤凰。开始,母亲因病去世,襁褓中的弟弟因没有奶吃而饿死。父亲以卖水为生,玉妹与哥哥乞食街头。后遇到王老太太,出钱三吊将玉妹买走,留在老太太身边做丫鬟,改姓王,取名秋香。

    这老太太有女嫁湘西镇守使田应诏。有一次,带秋香去探亲,女儿见秋香长得乖巧伶俐,便将她留在身边,改名秋霞。

    田应诏喜欢听戏唱戏,经常在家中演唱,秋霞跟着学舌,竞学得像模像样,田应诏于是决定送她去学戏。秋霞开始拜云中雷学戏,定期6年,取艺名云艳秋。艳秋生性聪明,接受能力很强,学戏很快,深得师傅喜爱。1923 年在汉口时,艳秋改认云中雷为义母,从师徒关系发展为母女关系。

    1924年,云艳秋在武汉、南京等地学戏。一次,凤凰王老太太要她回去,准备卖进妓院。云艳秋坚决不从,并得到义母保护,从而避免进入火坑。

    1929年,云艳秋在重庆正式登台演出,年仅14岁。四川一军阀欲强娶为妾,经义母设法推脱后趁机逃回汉口,师徒俩相依为命。云艳秋爱好学习,转益多师。除跟义母学戏外,还拜汉口董其山为师。1930-1933年, 又到上海拜李琴仙、吴凤春为师。业精于勤,云艳

    秋在京剧舞台崭露头角,声名日盛。先后搭李桂春、李万春班,与言菊朋、韩素秋、陈瑶华同台演出。曾在上海黄金大戏院为周信芳先生配戏。她戏路较宽,技艺精湛,深得同行好评。后嫁麒派老生陈鹤峰,并参加上海连台本戏活动。后又得京剧大师梅兰芳指点,技艺大进,声名更甚。

    京、沪、武汉、重庆等地,都留下她的足迹,成为江南一代名伶。

    20世纪30年代末,云艳秋已自领剧团成为台柱子,经常到南京演出。有一次,凤凰在南京工作或学习的一些人相约去看其演出。看得高兴时,齐声用凤凰话喝彩叫好。云艳秋知道是凤凰同乡,散戏后请到后台,设宴招待,共聚乡情,在凤凰同乡中,传为美谈。

    熊希龄赠田应诏联

    晚觉文章真小技      早知富贵有危机

    供稿:田维亮

    相关评论  
    暂无评论

    登陆评论!


    上一条信息: 一个将军世家的三代传奇--田兴恕、田应诏、田景祥       

    下一条信息: 关于华夏田氏网改版征求意见建议的公告




    图片新闻
    田氏家族姓氏图腾
    田氏家族姓氏图腾
    田维华《贵州建制史新论》出版
    田维华《贵州建制
    【祭文】壬辰年华夏田氏祭祖祭文
    【祭文】壬辰年华
    田普和许世友的老照片
    田普和许世友的老
    田慧中和他的“田氏脊柱骨刀”
    田慧中和他的“田
    郓城田氏返故土拜祖敬拜始祖仪式:田绪科宣读《拜祖文》
    郓城田氏返故土拜
    热门信息
    ·  中国趣姓及人数最多和最少三个姓氏
    ·  田氏香火神龛对联选录
    ·  最新最全田姓名字
    ·  徐悲鸿《田横五百士》 赏析
    ·  国艺书画馆:田氏家族及其作品欣赏
    ·  田纪云:我是怎样步入中南海的
    ·  中国最原始的十二姓氏及姓氏宗法
    ·  从副总理(田纪云)故居所想到的
    ·  田氏家族姓氏图腾
    ·  《冯谖客孟尝君》原文、注释及译文




    Copyright @ 2019-2020 华夏田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田氏谱务垂询:13616327059 家运   点此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投稿邮箱:13206324978@163.com   田氏家族微信群
     田氏网备案号:鲁ICP备15019233号
    田氏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