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华夏田氏网,传承田氏文化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田氏论坛  【田氏家谱共享数据库】
    站点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栏目 - 田氏才艺
     
    帅士象(田世荣)中篇小说《大悍匪传》连载·第六回 官兵恶战竹疙瘩洞
    作者:田氏网   访问量:1431    添加时间:2019-11-23 23:58:52
     

    第六回  官兵恶战竹疙瘩洞


    冉雪梅与李梦笔在外办事的时候,竹疙瘩洞由田虎豹与巴飞猿守着。

    闲来无事的时候,田虎豹让巴飞猿去打了四套剑。每套由两把剑组成,一把八斤重的宝剑,由最好的精钢打造而成;一把则是十六斤重的铁剑,未开刃,练习用的。

    巴飞猿不懂田虎豹要做些什么。

    而田虎豹在洞内,天天飞舞那把十六斤重的铁剑,一个人在那思考,飞舞,反复练习。他对巴飞猿说,所以用十六斤的重剑练习,如果十六斤已经很好,八斤更好。

    巴飞猿不知道他练习的是什么剑。

    “大哥,你练的是什么剑啊?我怎么一点也看不懂?”

    “两个月后,你再来问。现在先不要打扰我,我好好领悟一下。”

    “好的。”

    两个月后,巴飞猿对着痴迷练剑的田虎豹说:“大哥,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你练习的是什么剑吗?”

    “我想,这种剑法,是可以成立的。”田虎豹没头没脑地说。

    “什么剑可以成立?”

    “一剑斩。”

    “什么叫一剑斩,没听说,是何门派武功?”

    “目前世间倘无此门派。”

    “大哥创新的剑法?”

    “是的,贤弟。”

    “那么,一剑斩,是什么意思?总不可能是一剑杀人?”

    “正是一剑斩人的剑法。”

    巴飞猿大惊,说:“大哥,这不可能吧?你看哪一对将军厮杀,不是大战几十回合才分出胜负,甚至大战几百回合,还不分胜负的?即使历史上最厉害的将军,最快的也要几个回合才能斩敌。”

    “但历史上有没有凶猛的将军一刀斩敌的?”

    巴飞猿想了想:“有!”

    “比如?”

    “关云长大将军,不是一刀就可将敌将的人与刀,一刀劈为两半吗?”

    田虎豹:“这正是我悟‘一剑斩’的原因。你想,如果我悟出来,能够教给我们的兄弟,以后在战场上的威力,是不是更加巨大?”

    “那是,大哥。但,一剑斩人,可能吗?”

    “所以我在悟。”

    “结果如何?”

    “我觉得‘一剑斩’,完全是可以成立的。要练成一剑斩,其心法、眼法与身法,与我们平常学的不同。”

    “有哪些不同?”

    田虎豹将一把八斤重的剑给巴飞猿,自己拿着他已经飞舞如风的十六斤重剑,对他说:“我们比划几招。”

    巴飞猿拿起了剑,他不信田虎豹能够赢他。

    “你进攻!”田虎豹说。

    巴飞猿也不客气,使出自己最好的剑法,向田虎豹杀去。

    只一下,真的只一下,巴飞猿感觉腹部胸部被斜着划了一剑,重重地倒在了地上。

    “真能‘一剑斩’?”他站了起来,有些不信地问。

    “这肯定是一招,对吧?”

    “的确只有一招。”

    “‘一剑斩’心法与平常不同,其要诀是,在自己被斩前先斩掉对手。”

    巴飞猿非常吃惊,从没听说过:“大哥,这是啥意思?”

    田虎豹:“抱着必胜的信心,在敌人斩掉自己之前,先斩掉对手,其实也就是让对手永远死在自己之前,让自己活下来。”

    巴飞猿叫好:“太妙了!”

    “眼法也与平常不同,眼法的要诀是,以不看对手而看对手。”

    “这个我真的不懂。”

    “就是不实看对手,而是意看对手。比如我们双眼不正视对手,而侧看对手,其实是用眼睛的全部意看着对手的一切举动。不看反而是全看,全看反而是残看。”

    “不太懂。”

    “以后我教你时,你慢慢体会。”

    “好的,大哥。”

    “身法也与平常的不同。‘一剑斩’的身法要诀是,未进而进,佯而未佯。”

    巴飞猿有些头痛地问:“大哥,何意?”

    “身体的动作最为关键,通常是后发制人,看着身体没有前进进攻,而暗中是在找机会,闪电般扑上去进攻,一剑斩;身体的佯攻动作极多,给对手造成种种错觉,只要抓住他一个错觉,发出真实的进攻,就完全能够一剑斩。”

    “极有道理!”

    “‘一剑斩’的勇气是所有武功中最峰巅的。”

    “如何最峰巅,大哥?”

    “大险无险。这个需要巨大的勇气,一剑斩,最危险。但是在最大的危险中去寻找敌人的破绽,一击而胜,反而最无危险。在无危险中懈怠,反而最危险。”

    巴飞猿只好抱拳说:“有道理,道理太深。我只有以后慢慢请教大哥了。”

    “那是,以我的武学基础,都一直在悟。一剑斩,成功以后,必是武功一流中的一流,绝学中的绝学。很厉害,但很困难。”田虎豹说。

    此后,巴飞猿天天与田虎豹在那切搓与研究“一剑斩”。慢慢地,巴飞猿悟出了这种剑法的巨大威力,内心对大哥更加佩服。

    这一天,田虎豹与巴飞猿正在研习“一剑斩”的时候,哨兵官前来报告,约有三千官兵,已经在山下扎寨,准备进攻山洞。

    田虎豹一笑,与巴飞猿去看前来进攻的官兵。

    原来,荆湖南路节度使管大公,在田虎豹率领众匪攻下樊家庄与鲍家庄,杀了该杀的人,将所有财富洗劫一空,震惊了湖南境内的事发生以后,管大公飞报皇上宋仁宗,请求派兵围剿。皇上下旨,命荆湖南安抚使冯一雄将军,节制三个州的兵马都监,各派一千精兵,前来围剿竹疙瘩洞的土匪。

    在皇帝看来,区区一窝土匪,他大宋三千精兵,难道还会打败仗?

    冯一雄有了这些精兵,心中也有了底气。要知道,三位兵马都监陈成诚、张擒、朱雪峰,个个都是与辽国、西夏打仗有功提拔起来的将军,都有万夫不挡之勇。而冯一雄觉得,他比他们三个还要厉害。竹疙瘩洞的土匪虽然厉害,但未必是他们的对手。

    冯一雄在洞下三天,也不进攻,而是与三位兵马都监,在研究如何一举捣了匪巢。

    田虎豹率领兄弟们在上面严阵以待。

    第四天,几声炮响,冯一雄率领三位将军,及三千精兵,在洞前众匪平时的演武场,摆下阵势。冯一雄此战主要是试探匪首的武功。如果阵前交战,一对一,能够先擒拿下匪首,其他小匪,将不攻自破。

    田虎豹与巴飞猿率领洞内的全部兄弟一千八百人,列阵对待。

    双方也不多骂,庆州兵马都监陈成诚手持丈八蛇矛,纵马出来。多少胡人英雄,死在他这杆矛下。他的兄弟们说,即使当年的张飞与他决战,输的极可能是张飞,而不是陈成诚将军。

    巴飞猿舞动狼牙棒,杀了出来迎敌。

    两人也不多说,开始大战。三十个回合还是平手,八十个回合后,陈成诚毕竟是战场历练出来的将军,一身真功夫。田虎豹看得清楚,巴飞猿处在下风,渐渐不敌。

    他打了个口哨,巴飞猿卖个破绽,回马就逃。

    “哪里逃!”陈成诚纵马闪电般追了上来。

    田虎豹闪电般迎了上去。但见田虎豹双手持着马缰,长枪挂在马上,也不抽出身上的佩剑,直奔陈成诚。竹疙瘩洞的兄弟们担心地呐喊着,这分明是一双赤手,要去对付一根丈八蛇矛。他们怕田虎豹被杀,这是多么好的大哥。

    田虎豹与陈成诚电光石火般擦马而过。突然,陈成诚从马上栽了下来,身上狂喷鲜血,死在地上。而田虎豹则高高地将剑突在空中。

    竹疙瘩洞的兄弟们高兴地呐喊欢呼。

    巴飞猿擦着额头上的汗说:“一剑斩,的确厉害!”

    朱雪峰见自己的亲家被杀,大怒,手持方天画戟杀了上来。田虎豹毫不畏惧,一剑斩在陈成诚将军身上试验成功,他信心大增,策马迎了上来。也是擦马而过,田虎豹剑一挥,可怜朱雪峰将军一招未出,同样被田虎豹一剑斩死于马下。

    众匪狂呼。

    冯一雄大骇,心想这匪首厉害,一剑让他损失一位将军,两剑两人,他自忖也不是对手。不战而退,是不可能的,取胜的把握完全没有,但,只得硬上。于是他对唯一剩下的兵马都监张擒说:“只有死战报国!”

    张擒挥刀指挥三千将士杀了上去。

    一场恶战。竹疙瘩洞的一千八兄弟,对三千官兵,丝毫不落下风。他们平时吃得好,天天练兵。一身是劲,精通两至三门武艺。除了田虎豹的田家枪法以后,好多都是江湖豪杰,他们本来都是武林高手,可以一对十甚至几十。兄弟们天天在一起交流,各种武功揉在一起,竹疙瘩洞的兄弟们,感觉自己个个都是武林高手。他们有以一敌十的雄心,自然有以一敌五的真本事。更厉害的是,田虎豹和三位首领商量,在这些兄弟中,选出十八太保,个个都是千人敌,甚至有万人敌者。一位太保负责统领一百多兄弟,除了练兵还是练兵。十八太保相互比赛,越来越不得了。三位兵马都监的精兵,其实都是地方兵,并不是沙场上苦战出来的雄兵,平时养尊处优惯了,主要怕死,自然不会拼死进攻。所以三千精兵,反而落在下风。

    激战一个时辰,三千精兵仅剩八九百人,张擒也受了重伤。冯一雄看见倒在地上的土匪极少,自己的兄弟们死伤最多,土匪们越战越勇,官兵越战越怕。他想,照此拼下去,要不了两个时辰,必然全军覆没。于是他传令退兵,带头逃跑。土匪们也不追赶,只在后面呐喊嘲笑。

    冯将军简直不敢相信,来时威风凛凛三千精兵,如今只带得几百残兵败将,内心惶恐心惊胆战地逃了回去。

    荆湖南节度使管大公听得败将冯一雄的哭泣叙述,冯一雄当然是用了最大添油加醋法,说田虎豹如何如何厉害,所以兵败归来,自己差点就战死了。管大公大惊,连忙写本奏报宋仁宗,请派猛将与大军速速前来,剿灭竹疙瘩洞的土匪。务要灭了湘西土匪们的威风,不然湘西的土匪,要在湖南反天。他这个节度使麻烦事小,扰乱了皇帝的太平天下事大。

    宋仁宗大惊,在殿上问道:“谁可代我去剿灭这丢失了国宝的田虎豹?”

    百官一听是田虎豹,著名的八十万禁军都教头,西夏第一猛将都死在他的枪下,谁敢去惹这个麻烦?所以都在那默不作声。

    宋仁宗道:“马太尉!”

    马太尉:“臣在。”

    “爱卿想想,可派谁去剿灭这田虎豹?”

    “陛下,臣荐一人为将,率兵一万,定能剿灭田虎豹。”

    “谁去合适?”皇帝大喜。

    “陛下可派诸卫将军秦金箭为将,再挑选些将军,率领一万大军前去。”

    “秦金箭行否?”宋仁宗知道这个将军,从没上过大的战场,也没什么大的功劳,他也不知道他如何当上这从四品将军的,所以特意问马太尉。

    “秦金箭熟读兵书,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有万夫不当之勇,为臣帐下几大爱将之一。陛下若能再听臣一建议,保证秦金箭只胜不败。”

    皇帝大喜:“爱卿有何建议?”

    “八十万禁军教头中,有三人从来都是田虎豹武功上的苦手。若能让他们随秦金箭为将,前去征讨,绝对只胜不败。”

    宋仁宗非常高兴,能除去这心头之患,他全部答应:“准奏。凡你手下兵将,任他挑选。得胜归来,论功行赏。”

    “谢陛下!”马太尉心中也十分高兴。原来,这秦金箭是他姐姐的儿子,是他的亲侄子。虽然侄子没有什么出众的功劳,却升得快,有他这个舅舅嘛。马太尉为了让侄子爬得更快,让他去立这一功。一个土匪洞,带一万人,他再亲自挑选猛将相助,不成功那才是怪事。

    “陛下,万万不可,万万不可呀。”突然,一人高叫,出班启奏。

    大家一看,原来是御史中丞,须发皆白的卫皓天。只见他对皇帝说:“陛下,臣不需要一万大军,只需要一张口舌,一兵不带,即可征服田虎豹。”

    仁宗一听,问:“爱卿有何妙计?”

    “臣与田虎豹过去十分熟悉,深知他对陛下的忠心。上山为寇,不得已而为之。当今国家,正是用人之际,何不招安于他,赐他五品将军,或从四品将军官名,让他率领手下精兵,前去北方某一属地驻守,抗击西夏或者辽国大军。国家不损一兵一卒,不浪费大量粮草,又得一支精兵,岂不一箭数雕?”

    马太尉说:“卫御史,此等奸贼,必杀之以扬我国威,奈何你对陛下说出招安二字?欺我大宋无人么?”

    卫御史正要驳他,宋仁宗说:“马爱卿,既然这样,可双管齐下。卫爱卿随大军前去,先招安。若招安得成,一切固然好。若不成,再大军剿灭。”

    马太尉只得道:“臣遵命!”

    散朝之后,马太尉将八十万禁军教头中的另外三个都教头全部叫来,他们平时都是田虎豹武功上的苦手,让他们协助秦金箭前去剿灭田虎豹。特别是三个都教头中的陈剑川,白面乌须,长有一双细细的菩萨眼,也使一杆长枪。与田虎豹进行过十番比武较量,虽然无法打败田虎豹,但十次至少七次占了上风。比武下来,田虎豹对马太尉说,人间的确有苦手天敌一说。我的苦手天敌,就是这陈剑川。

    马太尉另给秦金箭又专门挑选了五位多次北抗西夏辽国的猛将,加上这三位教头,另外派三十员副将,一万大军,双保险中的双保险,浩浩荡荡向竹疙瘩洞杀来。

    竹疙瘩洞的布防十分严谨。在必到竹疙瘩洞的三条路上,李梦笔都设有暗哨。前三十里一重,十里一重,五里一重。所以秦金箭的一万大军还没有到达竹疙瘩洞的时候,田虎豹早召集兄弟们,在演武场上布下阵势,静待官兵大队人马的到来。

    第二天半上午的时候,秦金箭的队伍,才来到竹疙瘩洞前,布下阵势。

    洞里的兄弟们即使个个有本事,也没见到如此的大队人马前来进攻。但见官兵们从后面层层涌来,仿佛一眼望不到头。

    这边,田虎豹率领巴飞猿、李梦笔、冉雪梅、十八太保及一千余兄弟,以及前来援助的冉兵法等大小土匪又一千兄弟,排成阵势。

    那边,秦金箭率领陈剑川等三大八十万禁军都教头、五大将军、三十多员偏将,一万官兵,列成阵势。

    田虎豹不见官兵出将叫阵,却见一须发皆白的老者,策马走了出来。此人正是皇帝招安大使卫皓天。

    卫御史说:“田虎豹贤侄,可还认得老夫?”

    田虎豹一听声音极熟,一看,正是与父亲十分熟悉,与他也十分熟悉的卫皓天,便说:“原来是卫御史大人。不知御史大人至此,有何事?是为朝庭大军作参谋剿灭我等的吗?”

    卫御史一笑,说:“非也!非也!老夫特来给将军送富贵功名!”

    “此话怎讲?”

    “田虎豹将军,举国皆知,你武功了得,力斩西夏第一猛将。至今如此,有你的苦衷。陛下深知你的忠心,所以特派老夫为招安大使,特赦免你等,全体无罪。召你等兄弟,为国家军队,吃朝庭俸禄。封你为正五品将军,你以下的兄弟们,均有封赏。招安之后,你等全体官兵,到北方边境驻扎,抗击西夏或者辽国,由你选择。立下大功,更有封赏,将来位列三公,也不是没有可能。如此扬名天下,光宗耀祖,不比你在此为匪,强百倍千倍?”

    李梦笔一听,觉得有理。他怕田虎豹同意,所以偏头看了田虎豹一眼。

    田虎豹纵马在阵前走了两圈,然后停下,对他说:“如御史所言,我与兄弟们抗击胡人,立下大功,封做大将军,光宗耀祖。然而即使如此,又能为天下人做些什么?”

    卫皓天一听,说:“将军所言,老夫不明白。为国建功,光宗耀祖,不是一名将军最大的追求吗?”

    田虎豹:“非也!非也!我现在才明白,能给天下人做些什么,多做些什么,或许才是一个人活在这世界上的乐趣与意义。即使我以后能为国家大将军,很多事,我也作不了主。而我现在虽然为你们所谓强盗之山大王,许多事,我却可以作主。招安是我初来山洞的想法,现在我根本不想被招安。我现在拒绝招安。”

    李梦笔一听田虎豹的说话,一块石头落下地。他可以作主做的事,对面的官兵们不懂,他们几兄弟却懂。所以他十分高兴,心情平静起来,准备大战。

    卫御史说:“你再三思!我请秦将军再给你半个时辰想想!要是你同意招安,我们马上成为一家人,一团和气,就地大摆宴席。要是你拒绝招安,贤侄,秦将军可率领的是京城精锐,一万大军啊!要是打起来,你们绝对不是对手,到时玉石俱焚!”

    田虎豹说:“便想三天也拒绝招安!伯父的好意,我领受了!但绝不接受招安,即使我们注定战败。”

    卫皓天还要说什么,秦金箭已经喝住了他,让人将他拉马下山,护送回京。

    秦金箭策马出来,对田虎豹说:“别人怕你,我不怕你。这次不杀你等强盗土匪片甲不留,不捣毁老巢,不将你等斩尽杀绝,我绝不收兵!”

    竹疙瘩洞的兄弟们一听,十分愤怒,在那暴风雨般怒吼:“杀杀杀!杀杀杀!”

    田虎豹笑首说:“听听,我的兄弟们答应吗?闲话少说,是你我决战,还是你派人上阵厮杀?”

    秦金箭鄙视地一笑:“与你动手,还要本将军亲自上阵?随便派几个猛将,就可杀得你等片甲不留,抱头鼠窜。”

    秦金箭手一招,三十员偏将中三员武功最好的将领,纵马杀了出来。李梦笔一看,杀心顿起,立即拍马迎了上来。李梦笔以一敌三,处在下风。他找个空档,拍马便走。三员偏将不知是计,要立头功,拍马追了上来。五十米之内,李梦笔连续打出十八支飞箭,三员偏将全部中剑,石头般从马上滚了下来。

    秦金箭一笑,并不心慌。手一招,五员将军中的两员,纵马出来叫阵。这两人可是身经百战的大将,都有万夫不挡之勇。但见巴飞猿与冉雪梅拍马冲出,一对一杀了上来。

    洪彬将军看见自己面对的是一员女将,心中不屑,手中的大斧,舞起来都感觉没力气。他觉得杀此女匪,有辱自己英名。

    蒋超将军看见自己面对的匪首,更为可笑。这家伙舞着一支狼牙棒,长得怪里怪气的,一身蛮力地杀来,一看就笨得不得了。不过他还是有杀心,知道这就是竹疙瘩洞的二当家,著名匪首巴飞猿,杀了算一件功劳。不过,与西夏或者辽国那些他杀死的将军相比,这匪首,根本算不了啥。那些人是猛虎,巴飞猿最多算一只野兔子。蒋超将军看见舞着狼牙棒杀上来的巴飞猿,在离他两丈远的地方,突然甩了狼牙棒,赤手空拳地冲了上来,他十分惊讶,心想这土匪要做啥,是吓得手忙脚乱慌了神兵器都丢了,还是来白白送死?他还没从惊异中回过神来,巴飞猿早已经冲到他的面前。蒋超将军的大刀还没有砍到对方的脖子时,巴飞猿早已经抽出宝剑,闪电般的“一剑斩”,将蒋超斩于马下。

    巴飞猿在空中高高地举着剑,策马小跑一圈,竹疙瘩洞的兄弟们一齐喝彩。

    冉雪梅见丈夫得手,扭头拍马而逃。洪彬将军大喊一声“哪里逃”,要为蒋超将军报仇,杀了土匪婆,追杀了上去。冉雪梅反身使出飞钉绝学,瞬间三十多枚飞钉打来,洪彬将军防不胜防,身上顿时冲了十几钉,落于地上。冉雪梅回马过来,一刀砍得洪彬将军的脖子上,鲜血狂喷,结果了性命。

    秦金箭见连折几员将军,鸣金收兵。

    他想回大帐好好想想,让大家好好休息一下。他想与众将商议停当,还真不能小瞧了这窝土匪,明天高度重视,骄兵必败。然后大家养精蓄锐,明天一举灭了匪巢。

    第二天,秦金箭在前,八十万禁军三大都教头在后,其他将军在更后一排,后面是一万大军。战鼓齐鸣,在那叫阵。

    田虎豹率队迎敌。

    都教头腾大勇,手持双锏,从秦金箭后面,纵马而出。

    巴飞猿对田虎豹说:“等我去杀了他!”

    田虎豹对他说:“今天看来是三大禁军都教头与我决战。他们个个的武功,都不在我之下,甚至还胜过我,你去是白丢性命。看我如何迎敌!万一不济,你等率领兄弟们撤入洞中。”

    巴飞猿不知深浅地说:“大哥,让我去试试!”

    田虎豹吼道:“听命!”

    大家见田虎豹从没如此严肃过,知道今天战斗的激烈与严峻,所以便不再说。

    田虎豹提枪杀了上来。两人也不多说,大家在禁军当教头,相识十几年,知根知底,嘴炮没用,只有在兵器上分高下。

    田虎豹与腾大勇厮杀的激烈程度,纵是那些身经百战的将军,也没见过。两人大战五十回合,不分胜负。腾大勇喝着“着”,双锏搜空猛打了过来。但扑了一个空,大惊失色,连忙拍马撤出战阵。他知道,刚才脖子上在这盲区没中田虎豹的枪,是田虎豹饶了自己一命。腾大勇想,自己在京城泡了这几年,有时在酒色上花了许多时间,是不如田虎豹在匪巢里精进了几年。武功已经不是过去的平手,是自己退步了,落在了田虎豹的下风。

    都教头兰鲲鹏手舞纯精钢叉,杀了上来。在八十万禁军教头中,大家一致公认,他与田虎豹的武功,水平在一个档次。有一次众人集三百两银子赌他们胜负,结果两人大战了九百多个回合,共三天时间,还是平手,平分了银子。田虎豹见兰鲲鹏杀了出来,更不多话,杀了出来。他今天想占点兰鲲鹏的上风,所以杀起来特别专心,兴趣浓厚。但是八十多个回合以后,兰鲲鹏在马上悄悄对他说:“还是平手,我撤!”然后佯败,拍马撤回了本阵。

    秦金箭就把唯一的希望,落在了田虎豹的苦手陈剑川身上。他双目放光地对陈剑川说:“剑川将军,一切全拜托你了!”

    陈剑川点点头,拍马杀向田虎豹。

    为什么陈剑川是田虎豹的苦手?两人的武功水平与武学修养,都差不多。但是陈家枪略优于田家枪的地方在于兵器。田虎豹的兵器,是一二千年传下来的正宗的长枪。但陈家枪略有不同,怪在陈剑川祖传下来的枪头靠枪缨三分之一的地方,有两条半尺长的金链,一边一根。旁人都不知道两条金链的妙处,以为是枪上败招,因为有这累赘,意味着速度与枪法受到影响。更主要的是,不知道金链的妙处在哪里。可是,陈家枪从陈剑川前八代先祖传下来,杀敌无数,建功无数。田虎豹与陈剑川比武的时候,就是受制于这两条金链。开始田虎豹也不知道两条金链的妙处,比武多次下来,他顿时明白了。陈剑川有绝招叫“金蛇缠”,就是靠这两条金链。在刹那间缠绊了对手的兵器,只需要让对方慢一点,陈家枪便会直捅对方胸膛。只是这“金蛇缠”,不是普通人能够用得出来的。陈剑川所以成为田虎豹的苦手,就是这“金蛇缠”的厉害。

    两人在阵上厮杀,分外小心,因为都知道对方的厉害。对于田虎豹来说,陈剑川是他的苦手与天敌,“金蛇缠”真的非常厉害,一招可以制敌。而对于陈剑川来说,平时的比武,与这真实的厮杀不同。他事先听得说田虎豹练成了“一剑斩”,他也怕这绝招用在他的身上。

    两人大斗了一百二十回合,不分胜负。秦金箭不明白,陈剑川是田虎豹的苦手,到底苦在哪里,他没看出来。所以他亲自擂鼓,鼓励陈剑川杀敌。

    陈剑川一边使枪,一边对田虎豹说:“我们本是兄弟,知道你被太尉陷害。我们武功差不多,分不出胜负。但你面对一万大军,硬战肯定不行。不如你佯败,撤回洞中,另用良策。”田虎豹说:“谢谢兄弟。”便虚晃一枪,拍马便逃,佯装失败。

    秦金箭见陈剑川取胜,大喜,指挥大军杀了过去。

    竹疙瘩洞的众匪,一边抵抗,一边撤回洞中。秦金箭今天要一鼓作气拿下竹疙瘩洞,所以指挥一万大军,不惜一切代价,掩杀了上去。

    正当众匪撤回竹疙瘩洞,官兵攻进了洞口,秦金箭号令大军杀进洞中,将众匪斩尽杀绝的时候,突然,从竹疙瘩洞中,狂喷出一百多道火焰,将前面的二千多官兵,烧成一片火海。原来,这是李梦笔指挥兄弟们,用一百多个“猛火油油柜”阻挡攻上来的官兵。自从在攻打鲍家庄“猛火油油柜”发挥了巨大作用后,李梦笔成了这方面的专家,研究并进行改良,制造出了更厉害的“猛火油油柜”。更可怕的是,因为有钱,竹疙瘩洞里的“猛火油油柜”,储藏得多到可以阻止数万大军的进攻。

    看着官兵在火海中被烧得哭爹叫娘,无水可救,死伤遍地,秦金箭鸣金收兵,兵退五里,再作商议。

    秦金箭在大帐里想了许久,知道这“猛火油油柜”实在厉害,想出一计。当天晚上,他让军需官在几十里的城里,购买了一千块门板,一千床棉被。第二天早晨,他让官兵吃得大饱,然后将所有的棉被,在小河里泡透。如此铺在门板上,下面两个士兵抬着,两个士兵进攻。轮番作战,看他土匪洞里,有多少“猛火油油柜”!他准备以消耗战的方式,用尽土匪的“猛火油油柜”,然后再攻上去。

    第二天,竹疙瘩洞下面全是一片移动的“水被盖”,花花绿绿的非常好看。让秦金箭感动奇怪的是,他们已经攻到离洞20米的地方了,上边还没有“猛火油油柜”发威。带队的将军发一声喊,大家冲进了洞里。

    一旦进洞,“猛火油油柜”发挥不了威力,七千大多军,还打不过二三千土匪?

    让秦金箭意外的是,他此次不战而胜:洞里竟然已经没了一个土匪。

    怔了怔,秦金箭大喜。他知道,田虎豹虽然厉害,毕竟是土匪。他们知道敌不过大队官兵,逃跑了!

    他立即让人准备火把。半个时辰后,他对将校说:“带足火把,率兵分头追击。见洞钻洞,一走到底,务要追杀到土匪。”

    当下将校发现有五六十个分洞,每洞百人,执着火把追杀下去。一个时辰过后,几十路人马全部回来,报告无法追击。因为这些洞,要么在几里之外是死洞,要么设有机关暗器射杀了许多弟兄,要么设有滚木与石头砸得兄弟们人仰马翻,损失不小,不敢再追击。

    秦金箭一声冷笑,说:“先不追击,先寻找洞里的宝藏。他们打下了樊家庄与鲍家庄,这洞里少说也有几千万两白银。挖洞千丈,也要把金银找出来。”

    这个大家喜欢。官兵们在纵深几里或几十里几百支洞里反复寻找,找了几天,哪里有一两金银藏在里面?

    找了几天,听说一两金银都没有找到,只找到了几万斤玉米、土豆这些粗粮,秦金箭大怒,要杀带头搜寻的将官,认为是他们隐藏私吞了。陈剑川对他说:“将军,想那田虎豹,如何聪明,怎么可能把几千万两藏在这洞中?定是存进了天下几十号钱庄,成了银票,随时带在身上。”

    秦金箭想想有道理,便不再让官兵在洞中寻找金银财富。

    在商议如何捣毁竹疙瘩洞这百年匪巢的时候,秦金箭想了一个毒计。他对众将军说:“这帮土匪,一定还藏在深不可测的洞中,我们难以寻找。不过,我有一计,保证让他们死在洞中,或者一个个半死着逃出来,让我们斩杀。”

    邓克北将军说:“将军有何妙计?”

    秦金箭说:“我听说这地方盛产一种小的辣椒,叫朝天椒。别看它小,只有小指头的一半大,可是他的辣性,却是普通辣椒的十几倍甚至数十倍,听说它可以辣死人的。明天派人去山下数县购买一万斤上来,和着上万斤稻草,几十台风车,将燃烧的毒烟,用风车往洞里深处吹。不怕这洞几十里上百里有成千上万个相互串连的洞,也不怕土匪们躲在有人造石门隐藏的洞中。烟胜水,高低曲直,无处不进。这不就毒死他们了?”

    将军们一听,连叫好计。

    陈剑川对秦金箭说:“将军,此计是否毒辣了点?”

    秦金箭冷笑道:“我心却喜!能够消灭这股悍匪,除去地方一大祸害,我想,陛下与马太尉,肯定都十分高兴!”

    众将便不再多言。

    三天后,一切准备停当,秦金箭让人把上万斤朝天椒铺在稻草上,一直铺到竹疙瘩洞的深处,一一点燃,然后几十台风车一齐搅动。火借着风势,燃烧极旺,浓烟滚滚。官兵闻着倒卷出来的毒烟,倒在地上翻滚哀嚎。搅着几十台风车的官兵,全在咳嗽流泪,个个直喊受不了。秦金箭看着几十台风车最后将烟全部吹进了洞的深处,他想着田虎豹等悍匪此时定然在隐密的洞里捶胸顿足,在毒烟之中,求生不得,求死不得,最后一个个倒在地上被活活辣死,他十分开心,在那哈哈大笑。

    秦金箭还有一个心计,若见周围几里十几里外有烟冒出,说明那是出洞,再去那里堵截剿杀。结果,烟只往深处去,却不在周围任何一个地方冒烟。

    让秦金箭失望的是,没有一个土匪被熏个半死逃出来投降,逃出来的东西,反而吓得官兵们四散奔逃。原来,有上千毒蛇,受不了这烟的毒辣,从洞里逃了出来。其中有三条已经是巨蟒,三十多米长,腰身有水桶般粗。它们张着血盆大口冲出来,迅速向山下奔逃。秦金箭看了,感觉巨蟒身上自带云雾,他背上的寒气嗖嗖直冒。

    这毒烟足足燃烧了一天一夜。秦金箭对将军们说:“即使洞中有十万大军,也全被毒死了。我们可以说是大捷!”

    撤兵之前,秦金箭还让人将竹疙瘩洞里所有的睡房、灶房、储水缸等,用火药全部砸毁。竹疙瘩洞完全是面目全非,别说不适宜土匪再住,就是蝙蝠今后也不敢住在里面。

    做完这一切,秦金箭率领余下的七千大军,班师回朝。

    宋仁宗听秦金箭禀报完毕,龙颜大喜,秦金箭官加一级,赐金银绸缎无数。其他将军教头,俱有封赏。

    三个月后,马太尉接到荆湖南路节度使管大公报告:悍匪田虎豹,重占竹疙瘩洞,手下兄弟超二千人。请太尉速派大将,再度围剿!

    马太尉目瞪口呆。他想,那么厉害的辣椒毒烟,竟然没把洞里的土匪,全部毒死?现在看来,可能是一个也没有毒死!

    马太尉拍着桌子骂道:“这些土匪,当时躲到哪里去了?”

    原来,对竹疙瘩洞了如指掌的巴飞猿,当天晚上带领洞中的所有兄弟,朝洞的深处撤离。大半的兄弟,在四十里外的几个叉洞走了出去,潜入城镇,像普通人一样住店喝茶吃酒,待官兵撤离后再从正道回竹疙瘩洞。田虎豹、巴飞猿与一大帮精英,则躲在八十里一个叉洞里面。这是一个天坑,巨大无比。从上面下来,有近千米,所以从无人敢下来,即使是当地最厉害的采药人,也不敢下来。天坑里面,树木丛密,花草丛生。更重要的是,天坑的四面,全是巨大的石穴,冬暖夏凉,可住千人。而洞中的清泉,甘甜爽口。世人不知的地方,竟然是真正的神仙洞府。巴飞猿早就让人在此储备了一年的粮食与美酒,以备不测。

    十几天后,巴飞猿派人回去侦察,官兵早已经撤走。

    一个月后,田虎豹、巴飞猿带领兄弟们,重回竹疙瘩洞。重建居室与灶台火房,那是何等容易的事情。几天之后,仁义厅焕然一新,竹疙瘩洞又恢复了原貌。

    布防完毕,田虎豹笑着对巴飞猿说:“小队官兵来,打败他们;大队官兵来,就撤退。官兵一走,又重新回来占洞为王。哪有大队官兵,经常来打土匪的?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湘西这地方,有上百年几百年的土匪洞。也明白为什么有些人家,可以一二十代当职业土匪。为什么呢?因为这样的土匪,当起来十分安全,也十分快活。”

    几大首领听了,一齐在那哈哈大笑。


    作者寄语:中篇小说《大悍匪传》是一个表达智慧与美德,探索宇宙真理的一个佛教题材小说。系《今古传奇》杂志主编王博士2018年约稿。作品10.5万字,修改后以《大宋棋匪》之名,6.8万字篇幅发表于《今古传奇》杂志2019年9月第五期(全年六期,每期发五位作家五部中篇小说),这是我在《今古传奇》杂志发表的第二个中篇(第一个中篇《大明棋王》以8万字篇幅,发于2015年三期头条,并获集团全国小说征文一等奖)。今将未修改之全部篇幅《大悍匪传》与宗亲们分享,感受智慧与道德、文学与故事之美,乞多指教。帅士象,真名田世荣。四川绵阳市安州区人,现就职区委宣传部。三部文史著作共二百余万字,分别获得三个省级一等奖。目前著有七部长篇童话,一百余万字,均未发表;今年写有一部史诗性历史电影剧本,亦石沉大海。人生很努力,人生也很失败!不过心安,享受过程的快乐!


    供稿:田世荣


    相关评论  
    暂无评论

    登陆评论!


    上一条信息: 青海省田氏联谊会会议纪要       

    下一条信息: 帅士象(田世荣)中篇小说《大悍匪传》连载·第七回 育人杰豪舍千万两




    图片新闻
    田氏家族姓氏图腾
    田氏家族姓氏图腾
    田维华《贵州建制史新论》出版
    田维华《贵州建制
    【祭文】壬辰年华夏田氏祭祖祭文
    【祭文】壬辰年华
    田普和许世友的老照片
    田普和许世友的老
    田慧中和他的“田氏脊柱骨刀”
    田慧中和他的“田
    郓城田氏返故土拜祖敬拜始祖仪式:田绪科宣读《拜祖文》
    郓城田氏返故土拜
    热门信息
    ·  中国趣姓及人数最多和最少三个姓氏
    ·  田氏香火神龛对联选录
    ·  最新最全田姓名字
    ·  徐悲鸿《田横五百士》 赏析
    ·  国艺书画馆:田氏家族及其作品欣赏
    ·  田纪云:我是怎样步入中南海的
    ·  中国最原始的十二姓氏及姓氏宗法
    ·  从副总理(田纪云)故居所想到的
    ·  田氏家族姓氏图腾
    ·  《冯谖客孟尝君》原文、注释及译文




    Copyright @ 2019-2020 华夏田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田氏谱务垂询:13616327059 家运   点此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投稿邮箱:13206324978@163.com   田氏家族微信群
     田氏网备案号:鲁ICP备15019233号
    田氏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