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华夏田氏网,传承田氏文化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田氏论坛  【田氏家谱共享数据库】
    站点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栏目 - 田氏才艺
     
    帅士象(田世荣)中篇小说《大悍匪传》连载·第五回 百年匪巢同类大战
    作者:田氏网   访问量:1450    添加时间:2019-11-17 18:59:49
     
    作者寄语:中篇小说《大悍匪传》是一个表达智慧与美德,探索宇宙真理的一个佛教题材小说。系《今古传奇》杂志主编王博士2018年约稿。作品10.5万字,修改后以《大宋棋匪》之名,6.8万字篇幅发表于《今古传奇》杂志2019年9月第五期(全年六期,每期发五位作家五部中篇小说),这是我在《今古传奇》杂志发表的第二个中篇(第一个中篇《大明棋王》以8万字篇幅,发于2015年三期头条,并获集团全国小说征文一等奖)。今将未修改之全部篇幅《大悍匪传》与宗亲们分享,感受智慧与道德、文学与故事之美,乞多指教。帅士象,真名田世荣。四川绵阳市安州区人,现就职区委宣传部。三部文史著作共二百余万字,分别获得三个省级一等奖。目前著有七部长篇童话,一百余万字,均未发表;今年写有一部史诗性历史电影剧本,亦石沉大海。人生很努力,人生也很失败!不过心安,享受过程的快乐!

      

    大悍匪传


    帅士象


    第五回  百年匪巢同类大战

     

    蜘蛛洞离竹疙瘩洞约二百里,在一深山的顶峰之中。蜘蛛洞是一个有五百多年历史的大匪巢,周围几百里内的二十八个土匪洞,世代都受他们的保护。

    湘西,与竹疙瘩洞势均力敌的,便是这蜘蛛洞土匪。

    匪首田金斧,家传土匪王,他们家已经有十九代做土匪的历史了。田金斧长得精神干练,眉毛与一尺多长的胡子,雪白飘逸,不像土匪,倒像老学究。其实当土匪的老大,并不是上去冲杀,干的也是脑力活。

    与其他土匪不同的是,他爱读书。洞里藏了上万册各代书籍。

    田金斧号称自己是战国七雄齐王田荣的第六十七代嫡传子孙。在洞中,他供着历代田氏齐王的画像,田荣、田横、田广等。

    他经常给众匪们讲一个田氏祖先以仁德得齐国的故事。

    他说,想那齐国,本是周朝开国功臣姜子牙的封地。姜子牙天下智慧仁德无比,但是他的子孙们,却不是了。越到后来,智慧与仁德,离贤能的姜氏诸王越来越远。齐国传位六百余年,到了齐康公的时候,我的先祖田和为齐国之相。齐康公无慧无德,沉溺酒色,不想治理国家,喜欢奸臣奉献的玩乐,还要残害忠臣。先祖田和看着齐国衰败,战乱不停,人民痛苦,暗生取代齐君之心。田和本来已经深得文武百官拥戴,便开始笼络民心。他让家臣对国家贫苦人民,开仓借粮。这开仓借粮,其中藏有一个天大秘密,就是大斗借出,小斗收回。几年之间,田和散尽家财,却得到天下民心。于是时机成熟后,受百官之请,请齐康公禅让王位,田和成为齐群。但我先祖,也不是无仁无义之王,他给齐康公一座城池,万亩良田,让他世代有能力祭祀齐国姜氏历代先君。我先祖田和,心在人民,并不另改国号,仍旧取名齐国。战士有功则奖,减轻赋税鼓励人民耕种,任贤除奸,所以齐国比姜子牙后人治理时,强大无数倍,成为战国七雄之一。周天子周安王非常认可先祖田和对齐国的治理,封田和为齐国诸侯,名正言顺地成为齐王。

    田金斧讲完,对众匪说:“所以我与先祖历代齐国田氏诸王一样,以仁德为主,对大家是否奖惩分明,公正平等?”

    土匪们总是回答:“谢谢大王,您与历代齐王一样智慧仁德,对我们极好。”

    田金斧哈哈长笑,他就喜欢大家这么赞美他。

    山下的稻谷金黄,即将收获的时候,蜘蛛洞迎来了一件大喜事。在外游历学习武功达六年之久的大公子田兵法,终于回来了。

    田金斧大喜。他细看儿子,与过去的鲁莽孟浪完全不同,宁静地站在他的面前。而看他整个人的气质,已经完全是一位武林高人的样子。

    田金斧问:“我儿这些年,游历何地,武功可有收获?”

    田兵法说:“禀告父亲大人。孩儿这些年,去武当,上少林,奔昆仑,徙西域,北入匈奴故地,再到燕赵侠义之地,去山东沧州,登临泰山,南下江淮各地,与八十九人比试武功。”

    “结局如何?”

    “五十胜,三十七平,两败。”

    “两败给谁?”

    “少林一败,沧州一败,都是掌门。”

    “天外有天,天下高人太多。”

    “所以我不满意自己的武功,于是沿八百里秦川入蜀的金牛道,进入四川,到达成都,最后上了峨眉山。在峨眉山,我遇见了自己的恩师,在那学习了三年。”

    “哦,我儿遇见了什么样的恩师?”

    “都说峨眉雄秀,其实世人并不知道,峨眉真正厉害的地方,在于他是道教五斗米教的发源地。”

    “五斗米教?”

    “对,父亲。汉朝的时候,巴蜀一带,流行淫祀原始巫教而害人。道教老子的信徒张道陵,本是沛县人,带领两个弟子由北入蜀,创建了五斗米教。所谓五斗米教,即信众交纳五斗米即可入教,从此学习道家教义,受到道教的保护。张道陵传授老庄正派道教思想,让信众远离淫祀原始巫教,过上了思想健康的生活。张道陵在蜀地设有二十四个治所,后来称为道家二十四仙山福地。其实二十四治所,就是道教的二十四个分会,便于组织民众传道。所以道家思想在巴蜀已经流行近千年,并扩散到全国各地。而蜀地最雄秀的峨眉山,则是道教的主要聚集地,有数百道观,分布在峨眉山上下百余里各个峰峦之间。至于里面的道教高人,更是无数。”

    田金斧点点头:“那是自然!”心极向往。

    田兵法继续说:“我上峨眉山后,终于打听清楚,峨眉山上此时有道教的四大流派,其中以峨眉太极境界最高。所以我去挑战峨眉太极的第九任掌门,虚月道人。”

    “他肯定厉害无比?”

    “但是我一见他的时候,大出我的意外。”

    “为何?”

    “他的弟子们,一个个仙风道骨立在他的身后。而虚月道人,则是一个个子非常瘦小,身高只有徒弟们一半的老人。甚至他手中的拂尘,也是袖珍型的。于是我想,这峨眉太极派,怕是一个骗子云集的地方。”

    “我儿为何如此想?”

    “我当时想,如此一个干瘦的老人,怎么可能是我的对手?十个回合,不,三五个回合,我就会让他在弟子们面前丢丑,一败涂地。然后,我就回洞。”

    “结果可能不妙。”

    “父亲,岂止不妙。我这事得到的经验是,不要轻视面前的任何一个对手。特别是当对手是与众不同的异人,外形上根本不可能是你对手的时候,你更得当心。”

    “这是常识。”

    “可我这时忘记了常识。我当时应该有起码的常识,虚月道人如此干瘦,却是峨眉太极的掌门,必有非凡之处。我们行礼后交手,我扑了上去,但是我的面前找不着虚月道人。”

    “他在哪里?”

    “我不知道他在哪里。他的徒弟们知道他在哪里。”

    “在哪里?”

    “虚月道人的太极穿花妙步,游弋如龙,让他始终在我的身后。”

    “天啦。”

    “就是说,他要杀我,我已经死了几次。”

    “那是。可是,这干瘦的老道,是如何做到的?你武功本来就高,还游历了几年,应该更高。他是不可能始终绕到你身后的。”

    “所以我想,他只能就在我的身后。我闪电般后纵腾翻,想看着他,伸出铁爪一把抓住他,将他摔死在地上。结果让我目瞪口呆。”

    “怎么了,我儿?”

    “结果虚月在我抓住他时,借我之力,将我在空中绕了三圈,然后一下抛了出去,我重重地摔在千年古松上,落下躺在地上不能动弹。这是峨眉太极的至高武学,借力打力,以不可能成可能。”

    “败了!”

    “就是败了。败得心服口服。我爬了起来,拜虚月道人为师。庆幸的是,他愿意收我为徒。一学三年,略知皮毛。”

    田金斧说:“我儿可否现场展示?”

    田兵法指了指体重超二百斤的一个胖大土匪说:“你来。”

    胖匪不干,众人大笑。

    田兵法说:“不会伤着你。你尽管扑向我,痛下杀手。要是你胜了,奖励白银三十两。”

    胖匪一听有奖,就不管了。站好身形,握紧双拳,怒吼一声,扑了过来。

    田兵法接着他的手,身子一侧,顺势一拖一拉,胖匪立即像一个大肉团一样腾空而起,在一丈远的地方摔下来,痛得哇哇大叫。

    众匪们亲见奇迹,方知天下武学,真的高深莫测。

    田金斧说:“兵器呢?”

    田兵法说:“我给大家耍一套峨眉太极剑。”

    众匪看着田兵法的峨眉剑,觉得一点也不过瘾。缓慢柔软,好像无着力点,一点也看不出他的威力。哪像他们抢劫杀人时,一刀砍下去,力量大得万斤巨石都会砍开。

    田兵法耍完剑,用剑将洞内一个二百斤的石狮,平挑在剑尖上,一动不动。田金斧与众匪,这才知道峨眉太极剑的厉害。他们知道,这需要多大的内功,才能让剑身直硬,挑起这二百斤石狮。

    田兵法讲述表演完毕,田金斧便让欢迎大宴开席。这次大宴,杀了一百只鸡,一百只鸭,一百条鲤鱼,十只羊,十条猪,三头牛。二十多个洞的山大王,与云集在洞里的各洞土匪,约一千多人,开始吃喝。

    一张用几十个半块树木钉成的长条桌上,正中坐着田金斧,两边坐着二十多个大小洞窟的匪首。田兵法坐在父亲右边的上首;右边上首,是蜈蚣洞洞主樊天阳。他的实力,仅次于蜘蛛洞。

    桌上全是酒肉。

    大家狂吃狂喝。

    喝到一半的时候,大家有了醉意。田金斧站了起来说:“兄弟们,我们应该去做一件大事。”

    大家问:“什么大事?”

    田金斧:“分一笔猛财。”

    “什么猛财。”

    “各位大王,你们可能也听说过,竹疙瘩洞与我蜘蛛洞势均力敌,数十年两不相犯。但是最近他们来了位八十万禁军教头田虎豹,听说接连打下樊家庄与鲍家庄,收入有数千万两。”

    樊天阳说:“这两个庄,我们多次想打,但是打不下。他们能够打下,的确厉害。”

    田金斧说:“我儿不归,我没这念头。我儿学成归来,峨眉太极非常厉害,绝对不在田虎豹之下。所以我有了这念头,我们起兵攻打竹疙瘩洞。至少要他分我们一半,三千万两。给,则不打。不给,则灭了他们,六七千万两,不,八九千万两,全部都归我们。”

    有匪首说:“要这么多钱做啥?钱多可不是好事。”

    田金斧一笑,说:“钱多你还愁啊?湘西地方已经连续三年干旱,百姓命悬一线的家庭很多。我们拿出其中的三四千万两,帮助几千家庭,不好吗?”

    “好!”众匪齐吼。这个是出兵攻打竹疙瘩洞的最好理由。

    田金斧问田兵法:“我儿觉得如何?”

    田兵法说:“好!”

    田金斧说:“那么就这么定了,各洞留下守洞之兵外,全部精兵五日后集结,攻打竹疙瘩洞。”

    这时,蝙蝠洞洞主,号称湘西土匪中主意最多的冉玉蟒说:“强攻未必有把握,里应外合,才有九成胜算。”

    田金斧问:“此话怎讲?”

    冉玉蟒说:“里面必须要有强力内应。”

    “但是里面没我们的人。”

    “可以派人去。”

    “如何办?”

    “我听说竹疙瘩洞在广招天下侠义之士,像训练魏武卒那样在训练精兵。不如我们派几个人混进去,最后成为内应。”

    “有这样的人才么?”

    “我既然在说,就有人。”

    “真有这样的人?”

    “我那里最近收留了一对双胞胎兄弟。他们武功高强,力大无比,还会许多异术。若是他们去投奔竹疙瘩洞,第一百天,保证拿下田虎豹,助我们办成大事。”

    田金斧一听,大喜。他说:“你若真有这样的人才进去,我们成功可能性极大。”

    “我明天即派他们投奔竹疙瘩洞,去前每人先赏黄金三十两。至少给他们两个月时间接近田虎豹。擒贼先擒王,我要他们从出发开始的第一百天,他们先暗算了田虎豹,我们再准时在山下发起进攻。如此里应外合,定能成功。不存在道德不道德的,我们反正是为那几千户贫困的灾民。”

    大家都说好计。于是众匪开怀畅饮。

     

    两天后,在通往竹疙瘩洞的道路人,走着一对双胞胎兄弟,他们各背着一对铁鞭,健步如飞。他们身高都在一米八以上,结实无比,力大无穷。哥哥叫冉松,弟弟叫冉柏。冉玉蟒为什么说他们有异术,派他们去一定成功?

    原来,他们家传是湘西一带著名的赶尸人,以赶尸为业。这份职业听上去恐怖阴森,但收入特别高。大家略微一想就知道,既然是赶尸人,一定有不外传的法术。

    冉松两兄弟,的确有许多法术。

    他们在投奔冉玉蟒以前,已经赶了十几年的尸。

    湘西一带,在外地做生意的人多。某个商人在千里之外死了,家人就请冉松兄弟去赶尸。既然是商人家,给的银子自然多。可以说赶一趟尸,半年的吃喝就不用愁了。兄弟俩一年接几个活,就吃喝受用不尽。

    投奔冉玉蟒前,冉松接了个赶尸的活。雇家是个家有百万的商家,大公子长期在成都做药材生意。这年隆冬,得病突然死了。老爷给了冉松三倍的银子,让他将大公子的尸体,从成都出发,赶到重庆,再搭船沿长江而下,在湘西地界下船,赶回老家入土埋葬。

    冉松就来到了成都。

    冉松先到湖南会馆,将死了早成硬人的公子,用绳子绑好身体,靠在墙上。当着众人的面,用一大袭的黑布罩好。然后,关好门,让大家回避,不要看。

    第二天一大早,冉松打开门,来到黑布前,三声皮鞭响,喝道:“瘟丧听好,听我号令,赶回湘西,入土为安。若听我令,一路平安;若不听令,鞭挞全身,让你吃尽苦头。若是明白,抖身为证。”

    罩着黑布的尸体抖了一下。

    冉松皮鞭再次三响:“闲杂人等,快快避开。瘟丧回家,让开大道。走罗!”

    于是冉松在前走,尸体在后面一跳一跳地跟着走。

    走出会馆,走到大街。大街上的人看见有人赶尸,马上回避让开,害怕撞了鬼,沾了晦气,几年灾祸不断。

    看着跳过去的尸体,好事的成都人在茶馆里相互问话:“你说怪了,这尸体就是死人。死人怎么会跳着走路?”

    “赶尸的人本事大,有法术。”

    “啥法术?”

    “不知道。”

    “到底有没有法术哟。”

    “要是没有法术,你把死硬了的黑狗赶一下试试?”

    大家一想那神秘莫测的法术,不知道有多高深,又生怕说多了鬼神知道惹祸,就缄口不语了:“说其他的,说其他的。说发财的事多好,说尸体做什么?我呸!”

    冉松赶着公子的尸体,出了成都,在成都平原上,朝重庆那边的长江方向走来。

    平原大道上,冉松只是一边挥响着皮鞭,一边说:“前面阳光大道,瘟丧随我走好。”

    尸体便一跳一跳地跟随他走。

    赶尸也有个规矩,十里一歇。半柱香的时间后,再走。

    要是进入了山路,冉松一边挥着皮鞭一边告诉尸体:“前面十步要上坡了,前面二十步要下坎了,前面九步要拐弯了,拐弯后前面就是直路。”

    尸体跳着爬坡上坎转弯,就不出一点事。

    有时不小心在爬坡下坎时绊倒在地,冉松再把尸体扶起来,继续走。

    到了黄昏的时候,遇见客栈,就赶着尸体进去休息。

    那时的客栈,都有专门为赶尸人准备的特别房间,通常都在客栈最偏僻的地方,为他们准备有房间。那房间平时阴森森的,连店小二都不愿过来服务。

    冉松进了房间后,尸体靠在墙上,驼子店小二过来服务。因为食宿费用是其他房间的双倍,老板一般派有残疾的店员来侍候。

    冉松说:“来两盆洗脸水。”

    “是。如何吃?”

    “来两斤牛肉,半只鸡,半只鸭,两斤酒,两碗面。”

    “好嘞!”

    赶尸的人就是吃得,而且一般要双份。驼子也问过老板,赶尸的人,为什么要双份?老板骂他,那尸体走了一天的路,不吃第二天还有劲走?

    驼子想想也是,从此不再多问。

    驼子将一切送齐后,不再过来。

    房间内,那蒙着黑布的尸体抖动,冉柏从里面钻了出来。说:“哥,好累好饿!”

    所谓赶尸的秘密,就此揭破。原来赶尸的人,从古至今都是两人合伙。黑布里的尸体,是绑在木架上的。里面必有一人,背着尸体走。这就是为什么赶尸人要在前面,向尸体报上坡下坎的原因。

    至于一跳一跳的,是伪装。人面前,鬼只能跳着走。要是四下无人,那鬼就像人一样,健步如飞了。

    两兄弟也不多语,洗脸吃饭喝酒。完毕之后,全天劳累,早已经困乏无比。两人倒头大睡,自然醒来,天已经大明。

    吃罢早饭,付了店钱,就是冉柏在前面挥舞皮鞭引路,冉松在里面背尸体走了。只有两人轮换背尸,才可数十天行走,最后完成生意。一个人,是万万不能做赶尸生意的。

    二十多天后,他们来到了重庆下边的长江边。寻找两三天,讨价还价,船老大终于答应他们给三倍的价钱,把尸体放在木船最偏僻的杂货舱里。

    兄弟俩十分高兴,天天船板上玩。看着清波,吹着清风,两边高山,蓝天白云,远离尸体,船帮着运尸体直奔湘西,好不快活。

    这艘船比较大,上面有四十五个客人,还有一些货物。

    这天,一个赌局,强烈地吸引了兄弟俩。

    原来,当中一个大胡子作庄家,在那甩骰子玩。参与的人不少,大家有输有赢,十分热闹。这种好事当然少不了两兄弟,他们也拿些银两,换成小钱,与大胡子赌着玩。

    第一天他们输。

    第二天还是输。

    但是第三天,他们的手气都特别地好,大胡子庄家输,其他的人也输,就他们俩赢。要到天黑收摊的时候,大胡子全输光了。

    大胡子说:“兄弟,还我五两。我输了二十多两,那是我购货的全部本钱。你们还我五两,我买个教训,以后做正经生意,再不涉赌,从头做起。”

    冉松倒是想还,冉柏坚决不同意:“我们正大光明地输,正大光明地赢,干干净净的。愿赌服输,所以,我们不可能还。”

    大胡子说:“我哀求你们!”

    冉柏说:“绝对不行。”他挡回冉松给的五两银子,坚决不还。

    冉松也没办法,钱是他们兄弟共有的。

    大胡子只得恨恨地倒在一角睡觉。

    四天后,冉松到达他们要下船的地方。他们去杂货舱,想把尸体搬下去再赶。哪里还有尸体?冉柏心里念头一闪,寻找大胡子。哪里还有大胡子?他在前面的码头早下船了。结论只有一个,他们得罪了大胡子,大胡子一定知道他们的底细,趁他们不备,将那公子的尸体,在晚上丢进长江了。

    江水万里,永远也找不回来。

    两兄弟交不了差,只得去投奔了匪首冉玉蟒。冉玉蟒是他们的远房亲戚,收留了他们。

    两人走进竹疙瘩洞,说了在山下赌输了钱,杀了人,闯了大祸,前来投奔田虎豹的事。李梦笔听了后,收留了他们。

    从此,冉松冉柏两兄弟,天天加入了竹疙瘩洞艰苦的练兵当中。

    一个月后,田虎豹发现,有一对双胞胎兄弟,身材高大不说,而且训练十分刻苦,就来到他们面前,亲自指导他们的训练。两兄弟大喜,从此更加卖力。

    以后,他们一见了田虎豹,就缠上去请教功夫,很得田虎豹喜欢。

    两个月后,田虎豹就将他两兄弟编入自己的侍卫队,保护自己。竹疙瘩洞的四大首领,都有一个二十人左右的侍卫队。

    在冉松冉伯进入竹疙瘩洞的第九十天时,田虎豹突然得了一种怪病。平时好好的他,突然又吐又泻。三天后,肚子胀如鼓,在床上乱翻,疼痛无比。然后,出现只能吃一点、满嘴腥臭、额热、面红、全身发烧的现象。拉不出大便,肚痛无比。甚至还出现倒在地上发羊角疯,口吐白沫的状况。平时威猛如虎的人,此时像一张单薄的黄纸一样随风飘荡,脆弱到了极限。

    一连几天如此,任何药都治不好。巴飞猿急得不知所措。

    第六天的时候,冉雪梅回来了。她一见田虎豹得了如此怪病,皱紧眉头。她想,莫非有异人潜入了竹疙瘩洞,害我大哥?

    她让厨子敲了一个鸭蛋,只煎蛋清成块。她在雪白的蛋清上插了一颗银针,放入田虎豹的嘴里。半个时辰取出来,雪白的蛋清与银针,全成黑色。

    冉雪梅对田虎豹说:“大哥,你中了蛊毒。”

    田虎豹大惊:“什么蛊毒?”

    “有人在你的饮食或茶水里,放了蛊毒。”

    “我对饮食非常小心,从来没发现不干净的东西在里面,我怎么会中蛊毒?”

    冉雪梅说:“下蛊毒的人,必是你亲近的人。下量少,次数多,你当然看不出蛊毒了,不然他们怎么会成功?”

    “那么,我中的是哪种蛊毒?”

    “极像毒蛇之蛊。”

    “我最怕蛇了。下毒的人,如何有这种蛊毒?”

    “大哥,这蛇蛊制作,十分隐秘。先找好有毒蛇成堆的地方,然后杀一只七斤重的大红鸡公,丢到那个地方。十五天后,再去取那公鸡。此时的公鸡,早已经被毒蛇吃光了肉,毒蛇的牙为吸骨髓,咬过鸡骨百千次,鸡骨已经是奇毒无比。做蛊的人取回后,念以咒语,施以法术,辗成粉末,就做成了蛊粉。只有蛇蛊之毒,才有大哥身上的这种特征。他们一定是每次少量投毒汤中,你难以查觉。七日之后,就中蛊毒。”

    田虎豹摇头叹气。他没想到,身边还有害他的人。

    巴飞猿急道:“老婆大人,如何治大哥?”

    冉雪梅说:“知道中了蛊毒,就是小事。在山下药店去买些雄黄,水沟边扯些菖蒲,厨房里拿些大蒜,我煎一锅水,大哥三大碗过后,蛊毒全消。”

    大家一听,松了口气。

    果然,田虎豹一天喝了三大碗之后,症状消失。第二天三大碗后,就好了。只是身体虚弱,需要调养几天。

    巴飞猿冉雪梅李梦笔,没花多少功夫,就抓住了下蛊毒的人,冉松冉柏兄弟俩。因为田虎豹新添的侍卫只有他们两人,他们有接近田虎豹的各种机会。不是他们,还会是谁?

    冉松冉柏一审即招。当然是他们干的。冉玉蟒说他们有奇异之术,就是他们会做蛊毒会下蛊毒,这与他们家传赶尸的职业有关。

    巴飞猿大怒,要杀他们。田虎豹阻止,叫关进大牢,让他们反思三个月后再处理。

    冉氏兄弟为了感谢不杀之恩,就道出了冉金斧冉兵法与他们预约的百日进攻竹疙瘩洞的计划。他们正是在预约一百天的前十天对田虎豹下蛊毒,让他失去战斗力,好让冉兵法他们击败竹疙瘩洞。失去了田虎豹的竹疙瘩洞,绝对处在下风。

    田虎豹马上命令全洞做好迎敌准备。

     

    与冉氏兄弟预约的一百天,冉金斧与冉兵法,带领蜘蛛洞等大小数十洞一千余匪首及土匪,来到了竹疙瘩洞下面。他们排开阵式,要打败竹疙瘩洞,抢走数千万两金银。

    田虎豹与巴飞猿四大首领在前,兄弟们在后。

    田虎豹问:“各位英雄兴兵来此,所为何事?”

    田虎豹没有中蛊毒,失去战斗力,让冉玉蟒大为惊讶。冉金斧也悄悄问他:“你的手下,看来没有得逞。”

    他说:“应该不会。”冉玉蟒纵马出来说:“我看你不是田虎豹,是假装的吧。”

    田虎豹说:“我当然是真的。”

    冉玉蟒说:“我不太相信。”

    田虎豹心中一想,哈哈大笑说:“看来,派人来下蛊毒的,便是你了。兄弟们,押上来。”

    冉松冉柏兄弟,五花大绑地被推了出来。

    冉玉蟒大惊,知道他们失手。

    冉雪梅笑道:“他们暗中对大哥下蛊毒成功,大哥很吃了些苦头。幸好小时候我们村子里,有一位老人教过我如何化解各种蛊毒。你们卑鄙无耻的阴谋,失败了。”

    冉玉蟒脸红地退了回来。如此不光明的手段,也是无脸见人。

    冉金斧出来说:“我们今天来,只为一件事。湘西连续三年大旱,民不聊生。听说你攻打樊家庄与鲍家庄,得了六七千万两银子,不,上亿两金银。我们大小数十洞义匪,替湘西数千家百姓着想,要你分一半银子出来,送给他们。”

    田虎豹一笑:“你们要多少?”

    “至少三千万两。”

    巴飞猿大怒。冉雪梅冷笑。李梦笔已经拿了几把飞剑在手。田虎豹却是哈哈大笑:“既然你们想做好事,为何不去打恶霸豪强,得三千万两不义之财?”

    “你们不是替我们打了吗?”

    “那是我们竹疙瘩洞的兄弟们流血换来的。”

    “闲话少说,你们分与不分?”

    田虎豹说:“我们竹疙瘩洞的兄弟,就是不怕强,不怕死。要分三千万两,你们赢了我们再说。”

    冉金斧说:“好!如何打?”

    田虎豹:“在我的兄弟们中,你随便点三个人,他们用棍,不取你兄弟们的性命。然后,我随便点你们十五名兄弟,他们用真刀枪,我的兄弟以一敌五。要是我的兄弟们败了,算你们赢一场。第二场你选你的两员大将,与我兄弟巴飞猿、李梦笔分出高下。第三场,让你们当中最高的高手出来,与我决战。要是你们赢了两场,整个竹疙瘩洞,包括兄弟我们这一千多号人马,都是你们的。如此可算公平?”

    “非常公平。”

    “请你点我三位兄弟出来。”

    冉金斧内心有些高兴。他想,他们是不可能以一敌五成功的。所以,他选了一个大块头,也有意选了两个看上去十分瘦弱的小个子,出来迎战他的十五个兄弟。

    李梦笔则是随便挑选了他们十五个小匪出来。

    以三对十五,竹疙瘩洞与蜘蛛洞,开始厮杀。

    才看了十眼,冉兵法便知道,这十五个人,绝对不是那三个人的对手,虽然他们使的是真刀枪。别说以一敌五,便是以一敌十,这三个人也是绝对取胜。所以一阵厮杀之后,十五个人全倒下了,那三个人,威武地站在操场当中。

    土匪们大惊,才知道像魏武卒那样训练出来的战士,真的非同小可。

    田虎豹一笑:“进行第二场?”

    冉兵法挑选了众匪中两个武功最高的人出来,他们分别是冉玉蟒的副将与蜘蛛洞仅次于他的悍匪。这些年来,他们经历了所有的恶仗,伤痕累累,两人都杀了不少人。

    两匪骑在马上,一个使铛,一个使方天画戟,杀了过来。这边巴飞猿与李梦笔,也杀了出来。四人在操场上厮杀,杀声震天。神奇的是蜘蛛洞的悍匪,竟然打掉了李梦笔的兵器,也躲过了他的九把飞剑,让李梦笔战败归阵。而巴飞猿看见李梦笔败了,大吼一声,将冉玉蟒的副将打落马下。两洞竟然杀了一个平手。

    这个结局,田虎豹没有想到。他以为两兄弟可以完胜的,看来对手也有些实力。

    所以他提枪纵马出来,说:“两场我们一胜一平,第三场决战分出胜负。谁来与我决战?”

    这还用说,冉兵法没等父亲发话,握着峨眉剑,纵马出来,迎敌田虎豹。

    决战之际,田虎豹内心大惊。老实说,他从没遇见如此飘逸诡异的剑法,剑从各种意想不到的角度攻来,随时可能一剑封喉。他从三次危险的剑式中逃出来,才知道今天可能遇见了平手最大对手之一。所以他内心顿时万般警觉,拉开距离,发挥长枪的优势,绝不近战。冉兵法的峨眉剑虽然厉害,对方如果不近战,就发挥不了优势。田虎豹内心高度重视对手,使出平生绝学,与冉兵法大战了三百多个回合。最后,他使出家传最顶级绝学“九式缠龙式连环枪”,挑飞了冉兵法的峨眉剑,将他的马刺伤。冉兵法重摔在地上,被马压断了一条腿,不能动弹,闭眼受死。

    田虎豹并不杀他,泰山般骑马立在练兵场,等冉金斧派人将他救了回去。

    田虎豹问:“谁胜谁败?”

    冉金斧说:“我们败,你们胜。谢谢您不杀我儿之恩。”

    “还想要三千万两?”

    “不敢!”

    “但是我们可以给你们三千万两。”

    这下是冉金斧与冉玉蟒等人大惊了:“为何?”

    田虎豹一笑:“你们赈济灾民的仁义之心,极好。你们可以攻打几个罪大恶极的恶霸,在他们那去取三千万两。我们要做的是,协助你们攻打,那是必胜的。”

    冉金斧一听,大喜,说:“如此最好。田将军果然宅心仁厚,德高望重,众望所归。兄弟们,我们从今开始,归顺竹疙瘩洞。大家下马,叩拜竹疙瘩洞四大首领。”

    众匪一齐叩拜在地上。

    田虎豹巴飞猿李梦笔冉雪梅连忙下马,请他们起来。巴飞猿吩咐杀十条猪,三头牛,搬几十坛酒出来。湘西数十洞土匪喝酒吃肉,进行数百年没有的结拜大欢喜。


        【未完待续】

    供稿:田世荣

    相关评论  
    暂无评论

    登陆评论!


    上一条信息: 田绍日诗文20191116       

    下一条信息: 田氏家族微信群最新汇总和建议(持续增加中)




    图片新闻
    田氏家族姓氏图腾
    田氏家族姓氏图腾
    田维华《贵州建制史新论》出版
    田维华《贵州建制
    【祭文】壬辰年华夏田氏祭祖祭文
    【祭文】壬辰年华
    田普和许世友的老照片
    田普和许世友的老
    田慧中和他的“田氏脊柱骨刀”
    田慧中和他的“田
    郓城田氏返故土拜祖敬拜始祖仪式:田绪科宣读《拜祖文》
    郓城田氏返故土拜
    热门信息
    ·  中国趣姓及人数最多和最少三个姓氏
    ·  田氏香火神龛对联选录
    ·  最新最全田姓名字
    ·  徐悲鸿《田横五百士》 赏析
    ·  国艺书画馆:田氏家族及其作品欣赏
    ·  田纪云:我是怎样步入中南海的
    ·  中国最原始的十二姓氏及姓氏宗法
    ·  从副总理(田纪云)故居所想到的
    ·  田氏家族姓氏图腾
    ·  《冯谖客孟尝君》原文、注释及译文




    Copyright @ 2019-2020 华夏田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田氏谱务垂询:13616327059 家运   点此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投稿邮箱:13206324978@163.com   田氏家族微信群
     田氏网备案号:鲁ICP备15019233号
    田氏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