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田氏动态| 田氏渊源| 田氏族谱| 田氏宗祠| 田氏宗支| 田完学会| 田氏名人| 田氏功德| 田氏文化| 寻根认亲| 田氏论坛| 留言
当前位置: 田氏文化
分享到:

范仲淹重书《太尉沂国公(田弘正)墓志铭 (作者元稹)》
 
时间:2019-1-31 19:27:52 访问量:399 来源:田传灿 田润生 田氏网 辑录:田家祥

中书令太慰沂国公田弘正墓志铭
 
长庆二年(唐穆宗年号,公元822年)某月某日,司礼氏持第一品 弩已下,备卫,椎钲鼓鸣铙箫笳笛,前导我沂国公积洎(ji)韩国夫人郑氏合葬墓。先是沂国嗣子乞予铭墓石。
按沂国公姓田氏,讳兴,字弘正,平州卢龙人。曾祖,官至郑州别驾;延恽,官至安东都护府司马,沂国既贵,赠尚书右仆射;官至银青光禄大夫相州刺史中丞,沂国既贵,累赠至司空。公,本讳,司空次子。幼敏隽,年十八,为魏博衙前都知兵马使。自是魏剧地剧职,尽更之,由太子宾客沂国公累加殿中御史、侍御史中丞、秘书监。元和七年(唐穆宗年号,公元812年),同节度副使步射之,众皆隶焉。魏帅季安卒,子怀谏始十余岁,恶辈树之,不累月,魏法大坏。一旦万众相叫噪,皆曰:「田中丞当为帅」,公曰:「叱叱止止。」众曰:「何谓也?」公曰:「尔辈牵制孺子犹一累,吾焉能受?尔辈即欲受吾使,用我乎?」皆曰:「诺。」公曰:「孺子之家敢有辱者死,擅杀人者死,掠财者死,天子未命敢有言吾麾节者死,讫吾:世敢有不从吾忠孝者死,汝辈可乎?」皆曰:「可。」公乃状其事于先帝,先帝大悦,降工部尚书魏、博、相、卫、贝、澶六州节度支度营田观察处制,刻节以授之。而又赐缗钱、赦死罪、复租入。公乃献地图,编口籍,修职贡,上吏员,凡魏之废,不关于有司者悉罢,军司马已下,皆请命于廷,然后斩暴乱,叙劳旧,除僭异,弛禁闭,家家始以灯火相会聚,亲戚吉凶通吊问,出入封无所诘。魏之人,老者闻见平时多出涕,少者不知所以然,百辟四方皆奉贺。明年,锡嘉名,莹铟年加仆射,十三年,子功于蔡,加司空;十四年,帅师克东平,加司徒平章宰相事,八月,朝京师,乞侍从。先帝付以山东,加侍中实封,以遣之。十五年,会上新即位,成德表帅,上曰:「非吾勋贤,莫可入者。」转中书令以往焉,是日命子布节度河阳以张之。公既入镇,去就事法犹在魏,魏之人相与立石乞文于陛下,陛下诏臣为文以付之。先是瀛之乐寿、博野入于镇,公乃奏归之。
长庆元年(唐穆宗年号,公元821年)七月,幽州乱,公即日命将悉帅麾下集于境,镇人初受制,未惯用于王,是月二十八日潜作乱,公薨于师,年至五十八。天子震悼,罢五日朝,册赠太尉,下诏征天下兵,且命子布脱 总魏师以自报。兵势未合,布冤愤自杀,遂罢讨。三年,镇人归其丧,诏葬有加焉。
 

呜呼!魏之法虐切疑忌,诸将以才多死者,公既为刺史子,又多才好读书,识理乱形势,孝友信义,士众多附服,官望已重,不宜免,然而晦养谨慎,不下二十年,讫无祸,用是建大勋,更大镇,模样声名,施于后世,身以忠殁,子以孝殁,累累在坟下者,如公几何人?公若干男、若干女,子,终魏博节度使,子,凤翔府少尹,子某将军,子某某官,子某某官。女邵氏、某氏妇。近世勋将,尤贵富者言李、郭,然而汾阳、西平,犹不得父子并世为节制,公与子布同日登将坛,诸子洎伯季,龟涡银,被腰佩者十数人,不亦多乎哉!铭曰:

 

忠乎仁乎?可以用于彼,而不可用于此乎?何魏人之不我以异,而镇人之不与我为徒?化苌宏而为血,辨青屐于苇蒲。感异物之先兆,岂人力之能图。送横之客歌《薤露(xie lu)》,吁嗟沂公今已乎。
 
宋枢密副使参知政事范仲淹 重书

(田润生抄录自《大湖田氏宗谱》)
 

供稿:田传灿  田润生 

 

【编者注:本文和《全唐文》中记载稍有出入,搜索两篇如下供参考:】

 
故中书令赠太尉沂国公墓志铭 (元稹)
 
长庆二年某月某日,司礼氏持第一品弩,备卫,椎钲鼓鸣铙箫笳笛,前导我沂国公洎某国夫人某氏,合葬于某县某乡某里某原。先是沂国嗣子肇乞予铭墓石。
按:沂国公姓田氏,讳某,字某*,平州卢龙*人。曾祖璟,官至郑州别驾;祖延恽,官至安东都护府司马,沂国既贵,赠尚书右仆射;父庭玠,官至银青光禄大夫、相州刺史中丞,沂国既贵,累赠至司空。
公本讳兴,司空第某子。幼敏隽,年十八,为魏博衙前都知兵马使*。自是,魏剧地剧职,尽更之,由太子宾客、沂国公累加殿中御史、侍御史中丞、秘书监。元和七年,同节度副使,步射之众皆隶焉。魏帅季安卒,子怀谏始十馀岁,恶辈树之,不累月,魏法大坏。一旦万众相叫噪,皆曰「田中丞当为帅」,公曰:「叱叱止止。」众曰:「何谓也?」公曰:「尔辈牵制孺子犹一累,吾焉能受?尔辈即欲受吾使,用我乎?」皆曰:「诺。」公曰:「孺子之家敢有辱者死,擅杀人者死,掠财者死,天子未命敢有言吾麾节者死,讫吾世敢有不从吾忠孝者死,汝辈可乎?」皆曰「可。」公乃状其事于先帝,先帝大悦,降工部尚书魏、博、相、卫、贝、澶六州节度支度营田观察处制,刻节以授之。而又赐缗钱、赦死罪、复租入。公乃献地图,编口籍,修职贡,上吏员,凡魏之废睿不关于有司者悉罢,军司马已下,皆请命于廷,然后斩暴乱,叙劳旧,除僭异,弛禁闭,家家始以灯火相会聚,亲戚吉凶通吊问,出入封无所诘。魏之人,老者闻见平时多出涕,少者不知所以然,百辟四方皆奉贺。明年,锡嘉名;莹铟年,加仆射;十三年,子布功于蔡,加司空;十四年,帅师克东平,加司徒、平章、宰相事,八月,朝京师,乞侍从。先帝付以山东,加侍中实封,以遣之。十五年,会上新即位,成德表帅,上曰:「非吾勋贤,莫可入者。」转中书令以往焉,是日命子布节度河阳以张之。公既入镇,去就事法犹在魏,魏之人相与立石乞文于陛下,陛下诏臣稹为文以付之。先是瀛之乐寿、博野入于镇,公乃奏归之。
长庆元年*七月,幽州乱*,公即日命将悉帅麾下集于境,镇人初受制,未惯用于王,是月二十八日潜作乱,公薨于师,年至五十八。天子震悼,罢五日朝,册赠太尉,下诏征天下兵,且命子布脱六咀芪菏σ宰员ā1势未合,布冤愤自杀,遂罢讨。三年,镇人归其丧,诏葬有加焉。
呜呼!魏之法虐切疑忌,诸将以才多死者,公既故为刺史子,又多才好读书,识理乱形势,孝友信义,士众多附服,官望已重,不宜免,然而晦养谨慎,不下二十年,讫无祸,用是建大勋,更大镇,模样声名,施于后世,身以忠殁,子以孝殁,累累在坟下者,如公几何人?公若干男、若干女,子布,终魏博节度使,子肇,凤翔府少尹,子湍某将军,子某某官,子某某官。女邵氏、某氏妇。近世勋将,尤贵富者言李、郭,然而汾阳、西平,犹不得父子并世为节制,公与子布同日登将坛,诸子洎伯季,龟纟呙金银,被腰佩者十数人,不亦多乎哉!
铭曰:
忠乎仁乎?可以用于彼,而不可用于此乎?何魏人之不我以异,而镇人之不与我为徒?化苌宏而为血,辨青屐段蒲。感异物之先兆,岂人力之能图。送横之客歌《薤露》,吁嗟沂公今已乎。
                                                   (录自《全唐文》)
濡霖附注:
1、元稹(779-831),唐朝官员、著名诗人。。字微之,河南(河南府,今河南洛阳)人,出生于长安靖安坊祖宅。北魏昭成帝拓跋什翼犍十世孙。《田弘正墓志铭》为其所撰。
2、姓田氏,讳某,字某:即田弘正。田弘正(764年-821年),本名兴,字安道,平州卢龙(今河北卢龙)人,唐朝中期藩镇,魏博节度使田承嗣(田季安之祖)堂侄,田季安族叔。长庆元年(821年)七月,成德都知兵马使王庭凑集结牙兵作乱,田弘正全家及其部属、将吏等三百人一同被杀。田弘正死时终年五十八岁,唐穆宗下诏追赠其为太尉,赐谥“忠愍”。
3、田季安(781-812),字夔。魏博节度使田承嗣之孙,雁门郡王田绪第三子。唐朝后期藩镇、军阀。嫡母嘉诚公主(唐代宗李豫之女),生“母微贱,公主命为己子,宠冠诸兄。”妻元氏。元氏也是北魏皇族后裔。
4、平州卢龙:唐代治今河北卢龙县,辖区含今秦皇岛市、迁安市、迁西县等地。
5、幽州乱:长庆元年七月十日夜,幽州士卒囚幽州节度使张弘靖于蓟门馆,杀韦雍等数十人。次日,士卒后悔作乱,向弘靖谢罪,弘靖不答。士卒以为弘靖不予赦罪,因请奉朱克融为节度使。
6、长庆元年、长庆二年:分别为元821年、822年。长庆,唐穆宗李恒年号,共计4(821年正月~824年十二月)
转自:阚东逝水的博客: blog.sina.com.cn/liyundongshishui

 

《进田弘正碑文状》《故中书令赠太尉沂国公墓志铭》
之《元稹评传(一九八)·吴伟斌撰著》
 
我们还应该在这里特别指出,元稹不仅对制诰文体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而且在其他的奏状碑铭等文体中始终坚持早年主张的“直笔”精神,竭力主张禁“虚美”绝“瑰辞”的观点,并付诸于实际的行动。如长庆初年的《进田弘正碑文状》就主张“叙事直书”、“不隐实功,不为溢美,文虽朴野,事颇章明”的原则,文云:
臣伏以陛下所以令臣与弘正立碑,盖欲遣魏博及镇州将吏等并知弘正首怀忠义以致功勋。臣若苟务文章广征经典,非唯将吏不会,亦恐弘正未详,虽临四达之衢难掩万人之口。臣所以效马迁史体叙事直书,约李斯碑文勒铭称制,使弘正见铭而戒逸,将吏观叙而爱忠。不隐实功,不为溢美,文虽朴野,事颇章明。
而正是在元稹奉穆宗之命撰写的、事关李唐大局的《沂国公魏博德政碑》中,以马迁笔法用朴野之文将李唐与河朔数十年错综复杂的历史叙述一清二楚,满含情感盛赞田弘正以“六州之地”归顺李唐朝廷反对河朔叛乱藩镇的所作所为,其文云:
始安禄山以玄宗四十三年盗幽州兵,劫击郡县,逾关据京,天下掉挠。肃宗征之,海内甫定。而夹河五十馀州或服或叛,更立迭夺,废置、征伐、朝觐、赋入之宜皆自为意,五纪四宗容受隐忍。田承嗣始有魏、博、相、卫、贝、澶之地,承嗣卒,以其地传兄子悦,悦传绪,绪传季安。既而季安悍诞淫骄,风勃蛊蠹,发则喜杀左右,渐及于骨肉,往往顾妻子曰:“安用此?”由是内外惴悸。妻元氏因人不忍移置他所,馀一月乃卒,是岁先皇帝元和之七年八月也。季安子怀谏始十馀岁,众袭故态,名之为副大使,而家臣蒋士则逆虐用事。士众不分服,日夜相告曰:“田中丞兴博大孝敬于军谨廉,读儒家书好言君臣事,傥可依倚为将帅乎?”闻者皆踊跃,一朝牙旗下众来捧附,兴仆地不肯起,众亦不肯去,乃大言曰:“尔辈即欲用吾语,能不杀副大使,且许吾取天子恩泽洗汝痕秽,使千万众知君臣父子之道,从我乎?”皆曰:“诺。”遂杀蒋士则等十数人,以兴知留后事,移怀谏于外,明年归之朝,盖七年之十月四日也。兴乃图六州之地域,籍其人与三军之生齿,自军司马已下至于郡邑吏之废置,尽献于先帝。
先帝诏兴以工部尚书长魏、博、相、卫、贝、澶之地,仍敕司封郎中知制诰裴度使于兴,且以钱一百五十万缗赐其军,曲赦管内,使百姓一年勿复事,问耆羸赈乏困诛褒殛之不以法者。魏之人相喜曰:“归天子乃如是耶!”兴又悉取魏之僭服异器人臣所不当为者斥去之。先帝曰:“兴吾六州善心者田兴也,使兴弘吾至正不亦可乎!”因名曰弘正。先是魏诸宾犹仆役也,将卒无畏避。弘正始求副节度以下于朝,至则迎迓承奉,虽功勋将莫不乘者避谒者趋,付授咨度,始用宾礼。先是诸将之外有权者莫不拘劫妻子以为固,四方之来聘问者莫不防碍出入以为密。士吏工贾限其往来,人多惧愁稀复会聚,至是皆旷然矣!魏之人又相喜曰:“人之生不当如是耶!”滑以水害闻于朝,请移河于卫之四十里,且役卫工三万馀,诏弘正议之。皆曰:“坏吾地役吾人以利他邑,古无有也。”弘正曰:“魏于滑信彼此矣!朝廷何异焉!”不时兴工以教人让,魏俗丕变先帝多之,以右仆射就加焉!十三年又加司空,以子布之会蔡有劳也。是岁李师道烧河阴惊洛邑阴通元济,诏弘正诛之。明年破贼五万于东阿,进收郓之阳谷,距其城四十里营焉!二月壬戌刘悟斩师道,加司徒平章事,复归于魏。其年八月朝京师,先帝待之有加焉!乞留不获,诏加侍中以遣之。又明年陛下以成德丧师,诏弘正入焉!初王武俊以战朱滔功得有赵地,传子孙凡三十九年矣!至承宗为卢从史李师道所诖误,先皇帝征而赦之者再,忧畏戚恧不克来觐。既而闻陛下天覆海深悉包悉受,乃果自信将朝有时。未行会病,将殁以志付其弟承元听命于朝。陛下语宰相曰:
 “弘正在魏,吾何患焉?”即日内出五诏,诏弘正为中书令节度于镇,且诏父子皆为帅以大其威。十一月甲寅成德献状曰:“弘正自去魏,魏人哭之镇人歌之。”奉宣诏条除去僭异,犹魏政也。且臣闻之德之至者有二政之大者有三,三政:一曰仁,为惠政;二曰法,为善政;三曰谦,为和政。二德:一曰忠,为令德;二曰孝,为吉德。今弘正献魏博六州之地,平淄青四代之寇,入镇冀不测之泉,可以为忠矣!祖考食宗庙,父子分土疆,兄弟罗轩冕,可以为孝矣!始初山东键闭束缚,泳而游之歌而舞之,可以为仁矣!始初山东逼越废怠,裁而制之举而用之,可以为法矣!始初山东傲狠侵地,德以让之功以助之,可以为谦矣!谦法仁孝,资之以忠,不曰德政,谓之何哉!
而在作于长庆二年的《故中书令赠太尉沂国公墓志铭》中,诗人同样以“直笔”的风格客观叙述田弘正的一生。在元稹的笔下,一个忠于李唐朝廷的地方方面大员出现在读者的面前,给人以感奋,而田弘正最后被害的结局又让人潸然泪下。元稹同期还有类如的几篇墓志铭,如《刘颇墓志铭》、《李建墓志铭》、《薛戎墓志铭》、《张奉国墓志铭》、《崔倰墓志铭》等等,所有这些元稹都奉行“直笔”精神马迁笔法,为后代留下了可信的弥足珍贵的历史资料。
转自:吴伟斌的博客blog.sina.com.cn/gudianwenxue602

 

 


上一条:故中书令赠太尉沂国公墓志铭 (元稹)
下一条:田世荣新作《幽默精神》首发连载(六)

没有相关信息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 田氏论坛 | 友情链接 |
华夏田氏谱务办 山东枣庄田家湾 谱务垂询:13616327059 家运 点此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华夏田氏网 鲁ICP备07020004号 【点击查看所有田氏家族QQ群】
站长:家祥 13206324978 投稿QQ misterti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