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田氏动态| 田氏渊源| 田氏族谱| 田氏宗祠| 田氏宗支| 田完学会| 田氏名人| 田氏功德| 田氏文化| 寻根认亲| 田氏论坛| 留言
当前位置: 田氏宗支
分享到:

思州田氏历代诏敕录
 
时间:2018-8-3 13:48:12 访问量:410 来源:田荣兴 田氏网 辑录:田家祥

 

田宗显后裔,或称黔南田氏、思州田氏,隋唐以来世守黔思,明永乐间始废田宣慰设贵州省,而诸长官司仍承袭至明清民国,后以科举或行伍出身而名垂青史者亦代不乏人。隋唐间,开黔抚夷,助唐灭梁,卜筑思州,保境乱世。两宋间,安定交趾,击退戎金,逆战蒙元,驰援鱼城。元明间,远征缅越,开通云贵,平息苗疆,血染彝方。清民间,提督川陕,巡抚贵州,光复南京,鏖战倭寇。满门忠烈传千秋,铁血丹心照汗青。今谨录历代诏敕,以怀先祖励后生。
 
隋文帝开皇二年,授田宗显黔中太守。
“二年壬寅,奉诏征才,隋臣苏威保题荐之,授黔中太守知黔州事。”《黔南谱》
 
唐高祖武德四年,诏田惟康征梁帝萧铣。
“诏孝恭与李靖率巴蜀兵顺流下,黔州刺史田世康出辰州道,会兵图铣。”《新唐书》
“丙戌,黔州刺史田世康攻萧铣五州、四镇,皆克之。”《资治通鉴》 
 
唐高宗永隆年间,授田克昌思州义军兵马使。
“唐高宗时卜筑思州,能以恩威服夷民,()上嘉之,授义军兵马使。”《黔南谱》
“维思维州,实古黔中,田氏世领,肇唐永隆。”《田祐恭墓志铭》
 
唐玄宗开二十三年,加田公荣思州节度使。
“开元十七年八月贡宝马方物。二十三年加思州节度使,升中书侍郎。”《黔南谱》
 
宋真宗大中祥符三年,敕田承文安宁交趾。
“三年庚戌,奉敕安宁交趾,将军号为田老虎,远近无不畏服。”《黔南谱》
 
宋神宗元丰元年,命田仕儒讨泸南,上曰神兵。
“元年戊午秋,命讨泸南叛寇。奏公之文有曰:‘思之义兵,聚如云,散如鸦,用偏架之弩,射无不中,中无不死。’(皇)上曰:‘神兵无以加也’《黔南谱》
 
    宋徽宗政和八年,田祐恭战退吐蕃,被诏赴阙,宣和元年再诏朝参,赐金带器币。
“政和八年,救石泉军至白沙寨,战退(吐蕃)戎兵,被召赴阙。宣和元年,授泸州兵马铃辖,再承诏朝参,加忠州团练使,赐金带器币等物,宠赉优隆。”《田祐恭墓志铭》
“升石泉为军,调思黔土军以讨,大破之,边境贴然,蜀赖其惠。”《四川通志》
“田氏被召赴京师,拜伏进退不类远人。(皇)上大悦,厚锡田氏。”《夏总干墓志》
 
    宋高宗建炎绍兴年间,田佑恭保蜀退金抚彝,赐金带玺书等,赠少师思国公,并赠十字宗派。
“建炎二年,公统兵收王辟,复收郡县,蜀赖以安。绍兴元年,再赐金带金币。已而桑仲郭希叛于兴山,图蜀与王辟同而军势倍之,公复统兵击破。三年,金人侵犯梁洋,公既至,金人望风退走。七年,朝廷以公抚循彝民,备见勋劳,赐玺书金带。二十四年,以疾薨于正寝,赠正任保康军承宣使,赠七子恩泽,乃命子汝端袭守。后以两郊大礼,恩赠开府仪同三司少师思国公。”《田祐恭墓志铭》
“迄炎宋时,佑恭公显于黔,知思州军民事赠少师思国公,并赐十字宗派,子孙承世”《凤凰谱》
“后军将王辟叛,陷归州,钤辖田祐恭击败之。”《宋史·高宗纪》
“绍兴元年,知思州田祐恭奏状乞于黔州立小院以安僧众,敕赐集福院。”《舆地纪胜》
“绍兴七年二月丁未,田祐恭令再任,仍敕赐金带及敕书奖谕。”《建炎以来系年要录》
“田祐恭,二十五年赠正任保康军节度使。”《宋会要辑稿》
 
    宋孝宗乾道年间,田汝端赠正任刺史,诏田汝弼、田祖周与转一官。
“乾道八年,武功大夫兼阁门宣赞舍人致仕田汝端赠正任刺史。淳熙元年诏,知思州田汝弼依田汝端例,特与转一官。十一年诏,承节郎思州石南知堡田祖周转一官。”《宋会要辑稿》
“尔世禄边藩,以扞西土,义不从逆,效顺于朝。朕惟宠嘉之,进阶三等,锡以多仪。其服恩荣,益隆报称。”《育德堂外制.田祖周授武德郎》
  
宋理宗嘉熙宝佑开庆年间,田兴隆逆战蒙军,田应寅连年捍御、驰援鱼城,诏各转官。
“嘉熙元年夏四月丙午诏曰,沔州诸镇将帅昨以大元兵压境皆弃官遁,夔路钤辖知思州田兴隆独自大安德胜堡至潼川逆战数和,虽兵寡不敌而忠节可尚,特与官一转。”《宋史》
“宝祐二年秋七月己酉诏,思播两州连年扞御,其守臣田应寅、杨文各官一转。宝祐四年五月甲辰,元兵屯大理国取道西南将大入边,诏以银万两使思播结约罗鬼为援。”《宋史》
“开庆元年秋七月癸亥,以知思州田应寅知播州杨文守御勤劳,诏各官一转。”《宋史》
“圣旨宣谕:‘田应寅所陈可行,以大理敌狡穴并力驱之,名义甚正’。欲得荆蜀思播共出兵三万,有此兵力、有此粮饷、又有此三万人之大将,方可用其说。”《可斋续稿》
“纽璘,朝(蒙哥汗)行在所,还讨思播二州。癸亥,帝崩于钓鱼山。”《元史》
“峰顶有寺曰护国,宋绍兴间,思南宣尉田少卿所建。”《明万历合州志.钓鱼山记》
“英雄才略暂临夔,泛绿依红诧小儿。肯同稠人认毛遂,甘从走督得神师。鱼城人喜景星出,象滪猿惊仙仗移。七十老肥怕趋走,峡江亭上倍临歧。”《送田使君都统离夔赴合州》
 
宋恭帝德祐元年,加田景贤福州观察使,入卫临安。
“九月辛未,加田景贤福州观察使、杨邦宪利州观察使,趣入卫。”《宋史》
“敕!国家多艰,正远臣敌忾之秋。节义天闲,特嘉良效忠之志。趣提师而入援,爰进律以示褒。具官某,性行端纯,器资果毅。附众威敌而兼文武,如穰苴之善兵。御训嗣事以考度程,若弘正之济美。奕世守封疆之固,一心坚忠孝之传。愤猃狁之肆凶,率熊罴而奋勇。朕方驰羽檄以召勤王之士,尔乃飞驿书而励报国之忱。击楫誓,请缨冠,往救平原为金城之倡,恨未识真卿之贤河西。布玺书之明尔,用锡窦融之宠。陟崇阶于亲卫,隮峻秩于廉车。汝捍我于艰,其援桴鼓而进功,多有厚赏以须赐旄鉞之荣。”《四明文献集.田谨贤特授亲卫大夫福州观察使依旧知思州兼御前诸军都统制诰》
 
元世祖至元年间,招谕田景贤,改设宣慰司,征缅甸安南,赠义敏侯。 
“至元十二年十二月己亥,昝顺言,思州安抚田景贤未知顺逆,乞降诏使之自新,并许世绍封爵,从之。十四年五月乙卯,诏谕思州安抚使田景贤。”《元史》
“至元十五年再围重庆,逾月拔之,绍庆、南平、夔、施、思、播诸山壁水栅皆下。景贤等请降诏禁戍卒,毋扰思播之民,从之。十六年,赐思州田景贤所部军衣服及钞有差,命嘉定以西新附州郡及田、杨二家诸贵官子,俱充质子入侍。十八年,改思州宣抚司为宣慰司,兼管内安抚使。”《元史》
“至元十九年,诏令亦溪不薛及播、思、叙三州军征缅国。二十一年,敕发思、播田杨二家军二千同征缅。三十年,遣使督思播二州及镇远黄平,发宋旧军八千人从征安南。”《元史》
“上天眷命皇帝圣旨。谕思州宣抚使田景贤、播州宣慰杨邦宪。国家攻取用兵,古今常事。至于小事大,弱事强,犹豺之畏狼,狼之畏虎,自然之理也。向者,朕师次郢,彼贾似道常遣使来贡,愿以罢兵为请。以我太祖高皇帝之后诸昆弟俱在,未经协谋,遂难愈允。朕即位之初,追翼前言,乃遣翰林侍读郝经往彼处,若执而不归,积有年岁。命左丞相伯颜帅师万伐,已于甲戌年十二月十四日飞渡大江,东极海隅,西抵嘉定泸叙,以至马湖乌蒙阿永吕告蛮夷皆降。凡此诸城,皆望风款附,岂非天乎!诸新附官属,皆对换品级印授,军民安堵。汝等亦既闻之,今欲加兵于汝。缘我祖旧制,不先遣使开谕则行掩击,此例未尝有也,兼督宣抚亦以此奏请,今就令督宣抚持玺书宣谕尔等。若效顺入朝,官品世爵一一仍旧,军民秋毫无犯。或执迷不悟,完尔城垒,修尔戈矛,以区区之见扶已亡之宋,是尔不知天命也。大兵进讨,毋贴后悔!故兹昭示,想宜知悉,故敕!”《遂宁马家谱.至元十四年敕诏朝元圣旨》
“朕混一诸夏,奖励群臣,有能明向背之,几曾不靳褒恤之典。某官家传将略,职在藩方政。于王师压境之时,独审泰山累卵之势,全一郡生灵之命,为四川降附之先。谓宜尽瘁于邦家,乃齐志于泉壤。夫义莫重于效顺,敏莫著于有功。活千人者封,既追索于侯服。如九原可作,尚图报于宠光。可!”《养蒙文集.思州田景贤赠义敏侯制》
元成宗元贞元年,田惟城朝觐,赐名喇哈不花。
“元贞元年二月戊子,思州田葛剌不花等来朝。”《元史》
“加龙虎卫上将军,侍卫亲军都指挥使,佩三珠虎符,赐名喇哈不花。”《黔南谱》
 
元仁宗延佑年间,田茂忠母子因平宋济隆及卢犇蛮,赐名晃忽不花,觐见受诰命。
“宋隆济蛇节作乱,起湖广河南四川三省兵与田杨二氏军马会云南省兵收捕。”《招捕总录》
“播南卢崩蛮内侵,诏赛因不花暨思州宣慰使田茂忠率兵讨之。”《元史》
“壬寅岁,其母守节,宋隆济叛。公十岁,愿从大将致讨之,其母代公督率部僚饷运不乏,明年贼平。延佑四年,黄平南蛮卢犇叛,新部黎鲁亦啸聚劫掠。诏公宣抚之,遂隆置戎而还。七年庚申,贼复叛,诏公与杨汉英等诏讨之。分兵五路进,贼大怯,部蛮争援,公渡绝策应还获全师而还,授资德大夫,赐名晃忽不花。明年冬,上觐,赐宴太平殿,同太夫人皆语坐,皇后语曰,盛年守制,偕子来朝,忠节可嘉,入宫厚賚,赐诰命思封顺邑夫人。时隆冬,赐衣一袭,金彩四纯,鞅蛮弓矢一具,赐官术有差。”《遂宁马家谱.田茂忠墓志铭》
“国家外建藩屏以靖远人,责其宣布怀柔之惠,能使恩威并流而一方清谧者,稽于国典,可不赏劳乎?具官父某官某,尚膺朝宠,勤庸服官,戳力小心,不闻有过,乃教忠于嗣息,得袭庆于世家,兹朕所不忘者也。故命追褒异数,阶秩一品,有灵在幽,尚迪尔后。比属有司考礼于恤典矣,而妇人之贵尝视其夫子焉。况有鹊巢汝坟之懿,融行于其闺门衽席之间者乎?具官母某氏,女仪柔婉,来嫔辨族,相其宗事,珩璜有节,又能笃生令子,服胙以列国。其尚歆承休宠,利尔后昆,以延馈祀之无已哉!朕以孝治天下,凡人臣之亲,悉命因其,班班之次,功庸之等,以为宠数之异焉。具官祖父某官某,昔备官使,辑绥边氓,颇著惠怀,有誉南服。夫天之施仁,于物无间,朕敢不法天已哉!宥密有司,阶品为贵,启尔后人,保兹终吉。先王制礼,妇人之义,饮食衣服,祭祀而已,非有与于外事也。然或妇道母德,可以表率宗族,而成其夫子者,顾宜有以显贲也。具官祖母某氏,早躬组训紃,克遵女戒,作配令族,柔闲有仪。惟时闻孙,捍我边圉,膺被爵禄,光宠于时,而尔可不疏封乡国,以广彤管之训乎?赞书在门,其告泉壤。”《国朝文类.思州军民宣抚使田晃忽而不花赠二代制》
 
韩宋小明王龙凤十一年,思南宣慰田仁智、思州宣抚田仁厚归附吴王朱元璋。
“六月己丑,吴置思南宣慰使司。时思南宣慰使田仁智,遣其都事杨琛来归款,并纳元所授宣慰使印,王曰:‘仁智僻处遐荒,世长溪洞,乃能识天命,率先来归,诚可嘉也!’俾仍为思南道宣慰使。七月乙丑,思州宣抚使田仁厚遣使如吴,献其所守之地,吴改宣抚司为思南、镇西等处宣慰司,以田仁厚为宣慰使。”《明太祖实录》
 
明太祖洪武年间,田儒铭开通云贵大道,敕赐三品服色,任沱江宣抚使,奉敕封五子世爵。
“洪武元年,田儒铭奉调助剿周文贵于鄱阳湖,有功凯旋,招服中林验峒筸子坪五寨朗溪平头都坪万山等处蛮夷,冠服辰蛮,招降夷洞,开通云贵大道,敕赐三品服色榜文一道,诰封忠顺大夫,任沱江宣抚使。五年壬子,奉敕封五子世爵,各降信印承袭,茂文五寨直隶司,茂武万山筸子司,茂弼平头著可司,茂良中林验峒司,茂能朗溪蛮夷司。”《黔南谱》
“洪武五年六月,以四川思南府宣慰司水德江等十三长官司及镇远州隶湖广,其五寨长官司隶辰州卫。七年六月,辰州卫遣人送五寨长官田文来朝,贡马及方物,诏赐袭衣文绮并以敕命授之。七年九月,置思南宣慰司平头著可及沿河佑溪二长官司,厥栅、朗溪二蛮夷官。”《明太祖实录》
 
明太祖洪武五年,思宁宣抚田惟载朝觐,会同馆病故御祭。
“田惟载,思南民籍,明氏时授怀远将军。洪武四年六月,大军平蜀,田惟载赴京朝觐。五年,将宣抚司改设思宁进忠长官司,授长官职事。会同馆病故,有同去头目邢仕安告蒙礼部,奏令男田茂常承袭。”《土官底簿》
“圣旨差礼部主事壬慥至会同馆御祭,文曰:“洪武五年壬子岁二月二十四己卯日辰,中书省奉圣旨差礼部主事壬慥同该官等,钦祭于思宁长官司长官田维载之灵位前泣而言:义勇天性,代守边城。来朝京师。上眷优锡。封授官爵,期其福禄。奈何一疾,遂使长逝。深蒙圣恩,俾世承袭,装船载送,送尔乡里。谨具牲醴,灵其有知,服此嘉宠。哀哉尚飨!”《金竹山谱》
 
明太祖洪武九年,思南宣慰田仁智入谢,九江驿病卒御祭。
“洪武九年八月庚戌,思南宣慰使田仁智入觐贡马及方物。诏赐仁智及其下各有差,仁智入谢,更赐织金文绮三十疋帛如之。上谕之曰:‘汝在西南,远来朝贡,其意甚勤。朕以天下守土之臣皆朝廷命吏,人民皆朝廷赤子。汝归善抚之,使得各安其生,则汝亦可以长享富贵矣。夫礼莫大于敬上,德莫盛于爱下。能敬能爱,人臣之道也。’仁智辞归,至九江龙城驿病卒,有司以闻。上命礼部遣官致祭,敕有司送其柩于思南。”《明太祖实录》
“维大明洪武九年丙辰十二月戌朔,皇帝遣国学生铁处义致祭于思南宣慰田仁智之灵:尔昔知天命,保境来归,已替授尔官职,世守本土。今者亲贡方物,甚嘉尔诚!岂期回至中途,偶疾而逝,深用悯伤。朕特遣官持礼祭奠,尔其享之。尚飨!”《黔南谱》
 
明成祖永乐十一年,废思南思州田氏宣慰,设贵州布政司,五寨朗溪等长官司仍旧。
“上命刑部正其罪,谕户部尚书夏原吉等曰:朝廷初命田琛田宗鼎分治思州思南,正欲安其土人,乃皆为土人之害。琛悖逆不道,构扇旁州,妄开兵衅,屠戮善良,抗拒朝命,已正其罪。宗鼎尤为凶骜,绝灭伦理,罪不可宥。其思州思南三十九长官司,宜加意抚绥,可更置府州县,而立布政司总辖之,其原设长官司及差税悉仍旧。所当行之事,卿等详议以闻。”《明太宗实录》
“正统元年正月,贵州乌罗府朗溪蛮夷司土官田仁泰等遣人贡马,赐彩币等物。”《明英宗实录》
 
明世宗嘉靖年间,朗溪土司田兴邦平熄苖患,敕封昭信校尉云骑尉,赠武略将军。
“镇筸苗夷荼乱,印江失守,掳邑令以去。邦公挺身率土兵直捣巢穴,计掳渠帅,斩获甚众。荷蒙宠命,赐以褒章,敕封昭信校尉云骑尉,赠武略将军”《黔南谱》
“二十六年九月丁巳,上曰:兹苗久叛,已有成命促两省守臣协心剿平,何乃玩愒至今?反致虏将戕官,猖獗愈甚。王学益故违明命,怠误军机,假以建议支吾,坐视苗患。姜仪李熙既提兵莅境,顾漫无筹策,恣寇纵横,又不明举贵州失期之罪,并宜重治。但念地方事,宜姑从宽,学益法仪熙各停俸任事,其失事参将苗恩等,土官田兴邦等,亦俱停俸戴罪杀贼,两省官仍遵前命,即合兵进剿,务克期荡定,若以前偾事,各巡按官以实参奏,俱执赴京重治。”《明实录世宗实录》
“三十一年九月辛丑,总督湖广贵州兵部右侍郎张岳,以擒获首恶地方事宁奏报,诏三省巡按御史核实功罪,籍具以闻。是年八月,乌朗土官田兴邦等斩吴黑苖,囊首以献。黑苗初有众百余,悍鸷冠诸部。自多故来,凡恶酋有名称者,咸屠刈无所漏脱,苖患自是遂熄。”《明实录世宗实录》
 
明熹宗天启年间,广西道监察御史田景新授都察院右都御史。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言路之重而难也,擘划大计存乎诚,砥柱波流阙乎品。唯得端亮纯贞之彦耽,立墀陛间,审固不挠,克光厥职,肆有显庆,宜其首承之。尔广西道监察御史田景新,学术湥宏,器资光洁,巍科初擢,巌邑载更,声蜚汾晋之间,名功殿廷之上。爰崇师锡,简置宪台,而尔屹矣无阿,爵然不滓,衡平而参国论,朝端共谅其赤诚,斧断以触官邪,侪辈亦惊其铁面,直乃躬以对于天下,祗厥官以事余一人。夫尔黔乡,山峭气郁,盘束深固。维尔嬗其奇秀,瑞于皇家,俾朕明目达聪,去稂莠以卫嘉谷,尔与助焉。兹用覃恩,授尔资政大夫,都察院右都御使,锡之诰命。于戏!国家置柱史十九以循吏,谓其能行之能言之也。尔既行之有绩矣,坚尔英志,尽尔言懋哉。朕且允迪其德以大振中兴之志。”《黔南谱》
“天启五年,广西道试御史田景新言,自逆奢作难,叛安踵之,张我续以察处之官,内倚王安,外结刘一燝周嘉谟,始而贿买河南巡抚,继而营川贵总督。乃奢焰方张,宜进不进,今奢贼逃匿,宜追不追,致水蔺联合,迄今蜀难未平,黔祸益烈...上命该部查明具覆。”《明熹宗实录》
“田景新,贵州人,泰昌间以进士知高平县,宽平简易,清驿递,减租赋,为徳于民甚厚,未几调阳曲,民立祠祀之。”《山西通志》
 
明崇祯元年,原兵部职方主事田景猷赠太仆寺卿。
“皇帝敕曰:夫荩臣执干戈以卫社稷,九死何辞!乃功欲献于麟阁,而数足穷于鹏赋,忠谋弗售,惨祸巨膺,豹略犹存,龙章特锡,赐尔兵部主事田景猷。间年通籍职方,简在金龟幛内,中军雅志,横戈紫塞。痛赤子之罹殃,悼生灵之涂炭,化毒雾为冷风,转肃杀为煦日,沐鐡枕戈,只手奔驰于箐瘴,刮肠沥血,丹忱宛化,其凶锋拨鵉,坡之华选,蹈虎穴之危机,慷慨成仇,间関赴难,薄禄未沾,寸心徒赤。伤哉!其人已不可复作矣。爰稽国典,用佩皇恩,兹特封尔中议大夫,赠尔太仆寺卿,廕一子入监,袭之诰命。于戏!幸羽林之有后,千秋忠孝为模,仗华衮之归来,百代英魂不冺,庶其忻服,视此明伦。崇祯元年戊辰四月二十日敕。”《黔南谱》
“天启三年癸亥,公奉敕抚水西。四年甲子正月,殉难。崇祯元年戊辰,朝廷悯殉难诸臣,立祠致祭,赠王三善兵部尚书,阴一子指挥佥事,世袭九年,赠太保,田景猷太仆寺卿,封忠义大夫,阴一子,恩监生。御赐忠臣庙门对:魂飞天上乾坤老,血染疆场草木香。”《黔南谱》
“田景猷,贵州思南人。天启二年,甫释褐,愤邦彦反,疏请赍敕宣谕。廷议壮之,即擢职方主事。贼方围贵阳,景猷单骑往,晓以祸福,令释兵归朝。邦彦不听,欲屈景猷,日陈宝玩以诱之,不为动。贼乃留景猷,遣其徒恐以危祸,景猷怒拔刀击之,其人走免。羁贼中二年,至是遇害。具仰赠光禄卿,景猷太常少卿并录其一子。”《明史》
 
清嘉庆十年,田宗贵钦命川陕提督封护国将军,请旨赐得后十字派。
“大清嘉庆十年,田宗贵请旨赐得时丰荣贵永世裕德泽长十字,与前十字联为轮转”《宜宾南溪大观谱》。“思南府田氏祠堂公议字派,祖派兴应景维茂、仁宏大宗庆,后补派时丰荣贵永、世裕德泽长”《岑巩衙院谱》。“康熙五十七年,思南府祠堂公列后十字派”《广西天峨谱》。
钦命川陕提督封护国将军三十七世田宗贵墓,道光四年建,在今重庆巴南区石龙镇。
 
清咸丰同治间,田兴恕逐石达开授贵州提督巡抚钦差,杀洋教士论戍新疆,助左宗棠平定回乱。
“田兴恕,字忠普,湖南镇筸人,年十六,充行伍。咸丰二年,从守长沙,贼屯湘江西岸,军中募敢死士夜惊贼营,兴恕请行,夜浮小舟往,潜燔贼营,贼骑数百追之,泅水免。巡抚骆秉章奇之,委充哨官。五年,从克郴州。六年,领五百人,号虎威营。咸丰八年,克崇仁、乐安、宜黄、南丰,积功至副将,加总兵衔,赐号尚勇挚勇两巴图鲁。九年,石达开窜广西,遂移军靖州防黔边,命署贵州提督,督办贵州军务,增军盈二万。石达开由广西入贵州,诏授钦差大臣,命援省城。师至,部署省防,督军赴定番迎剿,贼弃城而走。同治元年,罢钦差大臣。会法国教士文乃尔传教入黔,因事龌龊,兴恕恶其倔强,杀之,坐褫职。”《清史稿》
“又谕,田兴恕身起行间,不数年间,经大行皇帝擢至提督,近因江忠义简授贵州巡抚,一时未能到任,复令暂署抚篆,宜如何殚竭血诚力图报效!”《清实录同治朝实录》
“案有清一代青年督抚,以田兴恕二十四岁任贵州巡抚为最年少。”《粤客谈咸丰七年国耻》
“田后以杀洋人论戍伊犁,士卒感其恩,从之去者数百人。时左文襄征回,攻循州不能下,田至自请愿任破州,一战下之。文襄奏其功,得释罪免戍归。”《清代之竹头木屑》
田应诏,田兴恕子。1903年考入湖南武备学堂将弁班。因外国教官欺侮同学,他义愤难填,怒打教官而被除名。湖南巡抚赵尔巽送留学日本,入振武学校,继入陆军士官学校,结识了孙中山,加入同盟会。19087月回国,清政府授予步兵科第二十名举人头衔,任陆军小学及陆军速成学堂总办,刘湘、刘文辉、邓锡候、田颂尧、潘文华、杨森等都是他的学生。后携眷赴江南,是时,应诏自请任敢死队,率部攻占雨花台。南京光复后,孙中山就任临时大总统,应诏被提升为二十旅旅长,卫戊南京。袁世凯执权后,经总理熊希龄周旋,回镇故里,任湘西镇守使,后又参加了护国、护法运动。田应诏在凤凰设立国画专科学堂,后来凤凰成为“画乡”,出了黄永玉等许多著名书画家。
田景祥,田兴恕孙,田应诏子。空军军官学校14期,19416月去美国受训,19433月完成学业,获空军少尉军衔。回国抗日,在桂林编入14航空队中美混合联队28中队,为陈纳德将军“飞虎队”队员。194489日,随队驻防恩施,在鄂西对日空战时,首次击毁敌机一架,自己也中弹负伤。后随队驻防桂林、零陵、芷江、安康等地,参加轰炸日军机场、军列、军舰,迎击日轰炸机等战斗33次,共击毁敌机5架,获航空委员会颁发的三星星序奖章,又获美国政府授的航空奖章。1949年去台湾,曾任空军上校、飞行大队长等职。
 
清咸丰年间,田兴奇、田兴胜平乱牺牲,分赠提督、总兵,赐谥号。
“田兴奇,湖南凤凰厅人,隶田兴恕虎威营。咸丰十年,从兴恕剿贵州苗匪,兴奇领虎勇二千人至石阡,战龙潭,斩贼伪元帅韩成龙、覃国英,尽平其营。越二日再攻,贼走马坪,斩获甚众,并拔出被掳老穉男女三千馀口。捷闻,赐冲勇巴图鲁名号,加总兵衔,仍驻石阡。六月击贼双溪,中伏死之,诏赠提督衔,谥刚介。”《清史稿》
“田兴胜,亦隶兴恕部下。咸丰十年,松坪黄号贼众五万,连营三十馀,兴胜等即时裹粮疾进,悉锐攻之,贼倾巢出拒,官军奋击败之。有伪扶明王者,悍酋也,手斫败退,贼挺身来抗,兴胜自与搏战,殪之。十一年,粤匪大股窜贵州境,逼近省垣,兴胜随兴恕往剿,屡战皆捷,克定番,解城围。偕岩宝等进攻土地关,与贼战於赤土,贼败走,贼首仰天燕断后。兴胜追之,将及,以乘骑饥疲,驰骤过猛,一蹶而毙。贼回队围之,徒步格斗,杀悍贼十馀人,身受多创,血流如注,犹抵死相持,力竭殁於阵。照总兵例优恤,谥武烈。”《清史稿》
 
 
附数铭序,以为后记:
 
呜呼!我国家待边臣若田公者亦云厚矣,付千里之地俾世其爵,虽在重褥仍俾之恩宠繁缨役,宁不感激而忠报哉。自隋唐以来,据大邦而有宗社者,烟消冰释,磨减无遗。田氏子孙迭为相令数百年,荣贵华显视昔愈盛。非忠于所事,永遵令猷者能乎哉!——元礼部尚书曹元用
 
前人而有轨范,万世之下可遵循。后人而有光华,万古之上愈显赫。故箕裘绵永,与天地同悠久。夫天下古今之姓氏者多矣,岂尽能前后相盛也哉!惟此田氏,以才学荐于隋,黔中大治。以平贼宦于唐,南服镇静。以武功著于宋,交趾畏服。至本朝肃清海宇以来,思王虽云万里外,田氏子孙尤以抚民得膺宠锡,而读书之士竟斌斌焉!英雄奇特,何代无之,与工轮争华彩,与迅雷争轰烈,与山川争流峙,其前后相盛也乎!——明云南按察司佥事姚学礼
 
    帝王封建列辟,盟之以带砺,赐之以圭璋,原以酬庸报功。在昔,南蛮猖獗顽梗化外,而田姓诸公辟疆拓土控半壁于西南,剿贼平凶服群蛮而一统。往往川楚外郡每助援而多功,即以交趾外荒且奉勅勘定保安。番部罔不畏威而怀德,夜郎天末尽属抒忱而纳赋。所以先祖之武功赫濯,故子孙之文运丕昌。由前而论,尚有世承封爵绵山河之邦砺者,绍宗功于既往。由今而观,更喜群功仕业而夺乡会之科名者,光祖泽于将来。勿谓田氏之族,不足夸美於中州,而人文之盛,尤当擅长于海内,卓哉!世族如兹之箕裘绵远弓冶流徽,讵有忝于帝王封建之遗意也哉!——清督黔学使张大受
   
 公元二〇一八年四月十八日
四十一世田荣兴辑录
上一条:(湖北随州)田氏家族宗谱续序
下一条:思州田氏与宋蒙钓鱼城之战

·思州田氏与宋蒙钓鱼城之战
·明太宗实录.废思南思州田氏宣慰设贵州等处承宣布政使司
·武烈思州八百年——思州田氏土司兴亡录 导读
·思州田氏土司顶袭宗图更新(附解说文字)
·思州田氏在湘西的后裔-凤凰县五寨司/竿子坪司世系及吉首花垣两县镇溪所人物
·思州田氏的族属:土家,苗,漢?
·思州田氏家谱(三)【郎溪司 入川分支 田勇提供】
·思州田氏家谱(二)【郎溪司 入川分支 田勇提供】
·思州田氏家谱(一)【郎溪司 入川分支 田勇提供】
·思州田氏(土司)名人辑录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 田氏论坛 | 友情链接 |
华夏田氏谱务办 山东枣庄田家湾 谱务垂询:13616327059 家运 点此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华夏田氏网 鲁ICP备07020004号 【点击查看所有田氏家族QQ群】
站长:家祥 13206324978 投稿QQ mistertian@163.com